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青春校园>平凡的故事>第四十四章

第四十四章

作品名称:平凡的故事      作者:王西木      发布时间:2015-12-18 12:56:25      字数:3444

  滨海大学寄生虫专业全体学生在班主任魏老师的带领下,终于踏上了去上海实习的旅程。
  滨海到上海,有三种出行方式:飞机、火车和轮船。作为学生,坐飞机是不敢奢望的。剩下火车和轮船,时间都要三十多个小时,价格也差不多,但是轮船是卧铺,大部分人都没有坐过,所以魏老师在征求学生意见时,几乎全部的学生异口同声,投了轮船的票。
  轮船驶出不久就要经过台湾海峡了,太阳快要落下山去,火红的晚霞映在天空中。秦从林他们激动的站在甲板上向远处眺望,海峡对岸那些传说中神秘的岛屿就要出现在眼前了。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却被赶下了甲板,大失所望。
  秦从林最后一个磨磨蹭蹭回到甲板下的船舱,一群同学正围着胡然。胡然煞有其事地介绍着海上看日出的壮观景象,说得大家一个个又心动起来。
  一夜醒来,就在大家想站起来去看日出时,一个一个都动弹不得了。一场台风几天前才刚刚过去,但是海浪依旧很大,颠簸了一夜,大家的胃里早已经翻江倒海一般,一起身就头晕想吐,只好乖乖地躺回去了。
  就这样不吃不喝,又躺了一天一夜,终于在第二天的清晨抵达了上海。
  又坐了一个多小时的汽车,总算到了目的地,住进徐汇区龙华路的一家浴室里。说是浴室,其实也有几间客房。班主任魏老师单独一间,女生两人一间,剩下的男同学为了节省经费,只好统统住到紧邻淋浴房边上的一间大休息室里。
  休息室里临时摆着八张行军床,一个床配了一个小茶几放东西。条件虽然简陋,但是洗澡却方便之极,穿过一道木门就有热水,不用花上一分钱。所以,几乎是同时,男生们放下行李,就商量好似的一个个脱得精光,披着毛巾,像狼一样齐声嗷嗷叫着,冲进了淋浴房。八个喷头八柱热腾腾的水,在高亢的歌声、声嘶竭力的喊声中,倾泻下来,好不壮观,好不舒坦。
  洗去了一身的尘埃,秦从林感到轻松多了,开始觉得肚子饿了,正想拉上胡然上街去吃些早点,忽听班主任老师在门外大声喊道:“我可以进来吗?”
  秦从林探出头去一看,魏老师站在走廊上,赶忙说道:“魏老师,您站在外面干嘛,这上海不是咱们滨海,走廊上冷着呢,别冻坏您了,快进来吧。”
  魏老师微笑着说:“别说俏皮话,你赶紧看看他们都穿戴好没有?”
  秦从林一下明白过来,调侃道:“你都可以当咱们妈了,还怕这个?”
  魏老师板起脸说:“儿子大了,当妈的也不能什么都不顾忌吧。”
  秦从林一咧嘴,回头往屋里仔细看了看,随后很有礼貌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说:“儿子们都好了,您可以进来了。”
  魏老师一边走进房间,一边对秦从林吩咐道:“你上去把她们四个女生叫下来。”
  人员到齐后,魏老师开始布置起来,她首先指着中间那道门说:“你们男同学要注意,白天我们去预防所实习,这道门一定要锁好关好,免得外人闯进来。还有你们有什么贵重物品,最好是放到我屋里或者女生屋里。”
  秦从林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说:“我们也就这个头重要一点,但是我们每天两个肩膀都扛着他,寸步不离。”
  魏老师看了秦从林一眼,接着说道:“你们男生住的条件是差了点,我们经费有限只能委屈你们一下。”
  班长杜建军马上表示说:“我觉得挺好的,上海现在是冬天,这里洗澡特方便。”
  “这里是浴室,最方便的就是洗澡了。”魏老师点点头,“不过,我要告诫一下你们男生,别光着身子到处乱跑。你们这间大通铺,两个大门,四通八达,很容易闹笑话的。”
  “老师,您说的笑话是啥意思?”秦从林疑惑问道,“难道有人光着膀子让女同胞看到了?”
  在座的女生脸红了,男生人都笑了起来。
  魏老师盯着秦从林看了一阵,看得他直往后面躲去,这才说道:“还真让你说对了。上一届他们也住这里,就是个别男生不注意,光着身子,结果两个女生走错地方闯进来。”
  众人又都哈哈大笑起来。
  秦从林一听又往前凑了凑,指着外面那道门说:“编的笑话吧。不可能的,进来她们也会先敲门呀。”
  “她们是从浴室里面闯进来的。”魏老师指着里面的门说。
  “她们怎么可能闯进男浴室呢?”秦从林眼珠打着转说,“男女浴室她们都分不清吗,这不是丢我们滨大的脸吗?”
  “你还问题一大堆呀。”魏老师忍不住笑起来,“这个浴室晚上9点半就关门了,上班时间都是有服务员把门收票,所以不会有事。那天,是下班了,她们大概是想抄近道,结果灯光昏暗,男女浴室的标志又不明显,所以就误打误撞进来了。”
  “这种事情发生简直就是一个奇迹。”秦从林马上指出。
  胡然也附和道:“这种事件概率太小了,不可能再发生了。”
  秦从林一听有人帮忖,更加理直气壮说:“魏老师,您这是杞人忧天。”
  大伙一下热情高涨起来,围绕这个事情展开讨论起来,众说纷纭。
  “大家还是要注意一下,防患未然总不是坏事情。”魏老师提高了嗓门,大声说,“好了,我们闲话少说。今天我们先休息一天,缓解一下旅途疲劳,明天我们就要正式去预防所实习了。大家知道,我们有一位校友学长在所里当领导,所以我们才有这样的机会来到上海实习,所以大家一定要好好珍惜这样的机会,到了单位要虚心好学,认真配合师傅们的工作。要老老实实呆着单位里,别迟到早退,别三天两头到处乱跑。我们在这要呆上一个多月,我保证有时间让你们去找亲朋好友和同学的,我会安排好时间让你们去附近周边参观旅游的。”
  一听到有时间出去玩,房间里响起热烈的掌声。
  掌声平息,魏老师接着说道:“下面我就把明天分组分科室的名单公布一下。这次我们一共分成6组,到6个科室进行实习。第一组张良、赵小云到血吸虫室。”
  以前赵小云都是跟秦从林一组,这次魏老师安排张良跟她一组,其意图不言而喻。秦从林听了,马上带头鼓起掌了。赵小云看出老搭档在起哄,红着脸低下头。
  魏老师继续布置道:“第二组胡然、胡菲菲到疟疾室;第三组陈闽敏、樊仁到丝虫病室;第四组杜建军、葛玲到黑热病室;第五组秦从林、詹天朗到食源性寄生虫室……”
  老师简明扼要布置完,大家都饥肠辘辘了,三三两两结伴出门。
  秦从林、胡然和詹天朗一起找了一家小吃店,各自点了一碗混沌和生煎,狼吞虎咽吃起来。
  秦从林一边吃一边愤愤说道:“张老三娶了媳妇就忘了娘,这下不知道死哪去了?”
  詹天朗一阵淫笑道:“这还用问吗,肯定躲到见不得人的地方跟赵四亲热去了。”
  胡然很大度的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去了。”
  詹天朗糊涂了,问道:“你们一个说咱们是娘,一个又说他是娘,到底谁是娘呀?”
  秦从林白了詹天朗一眼,笑道:“问你娘去。”
  三个人都笑起来。
  过了一会儿,秦从林感慨说道:“魏老师今天这个分组意味深长呀。”
  胡然看着秦从林,得意地说:“你又遐想连篇。不会是没把一个女生分你一组,心里不平衡,吃我们醋了吧。”
  秦从林白了胡然一眼,回敬道:“我才没你那么小心眼。你没觉得吗,自从张老三和赵小四好上了,老太太心眼又动了,得陇望蜀,得寸进尺,还想再撮合几对。你看你们四组男女搭配,魏老师的意图暴露无遗,再明白不过。”
  胡然听完,使劲摇头说:“这怎么可能,乱弹琴嘛,我和胡菲菲绝对不可能的。”
  “哈哈,你们二胡组合,老太太念叨过不止一遍了。”秦从林笑起来,“第一组已经成了,你们是第二组,由此可见老太太对你们这组寄予的厚望。”
  “这是痴人说梦,痴心妄想呀,胡菲菲莫说有男朋友,就是没有我们也不合适。”胡然连着用了两个成语比喻道。
  “你就从了老太太,随她老人家的心愿吧。”秦从林玩笑道。
  詹天朗也插话说:“是呀,胡菲菲那么漂亮,你怎么就不动心眼呢?”
  胡然拍了詹天朗一脑袋瓜,问道:“这么说,你动心眼了?”
  “我哪敢,癞蛤蟆吃天鹅肉。”詹天朗忙不迭说。
  胡然开心的笑起来。
  “如果真要配对,还只有你胡然最配得上。”秦从林分析道,“只不过郎无情妾无意,都是老太太剃头挑子一头热。老三跟赵小云好上后,老太太曾私下接见过我,对我们促成他们很是夸赞。”
  胡然吃完混沌,揩了揩嘴,笑嘻嘻对秦从林说:“受到老太太的夸赞,值得庆贺,今天这顿就你请了。”
  詹天朗马上赞同道:“太好了,受表扬了,该请。”
  胡然瞪了詹天朗一眼,趾高气扬指使道:“老四请早餐,老七晚上你请大餐,叫上老三和他女朋友赵四小姐。
  詹天朗一听,马上不吭声了。
  秦从林不受两人干扰,继续唠叨道:“其实,两人没那意思,情不投意不合,我们就是后面再怎么推车也是无用功。我们只能起到催化剂的作用。像你们二胡,还有班长书记,都没有反应,那就一点用也没了,白忙乎。“
  胡然有些不耐烦了,嚷道:“咳,你也是,老太太爱怎么想爱怎么做,随她好了,你操那份闲心干嘛?“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