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青春校园>平凡的故事>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三章

作品名称:平凡的故事      作者:王西木      发布时间:2015-12-18 11:49:55      字数:3314

  第二天一上班,秦众森就被副书记林古安叫去接受工作。局里迎新有个唱歌比赛,要求各单位推荐选拔人员参加。仙源制药厂选送选手的任务,自然落到新任团支部书记秦众森头上。
  秦众森回到化验室,刚坐下来,单月红轻轻推开门,轻盈的飘了进来。经过一夜的休息,酒精都已经退去,她的脸颊又恢复到平日一样的红润。
  单月红双手捂住脸说:“昨天出丑了,脸丢尽了,多谢你把我送回来。”
  秦众森明白她的来意,但是他很想知道昨天那种情况下,她会不会有印象,送她回来的主要是吴建国的功劳,于是说道:“昨天多亏了建国赶到,他背你回来的,不然我一个人真的无能为力。”
  单月红惊奇地看着秦众森,努力回忆着,摇头说:“真的吗?我彻底失忆了。对不起,辛苦你们了。”
  秦众森从小就见识过三伯秦淮树酒后的德行,但是那是在酗酒状态下;昨天单月红喝的酒其实并不多,第二瓶还剩着一半呢,于是半信半疑问道:“真的不省人事,啥事都记不得了?”
  “我骗你这个干嘛?”单月红愣了一下,随后笑道,“你是不是占我便宜了,害怕我知道?”
  秦众森一下脸烧得通红起来,眼前这个女人现在这个模样,跟昨晚喝酒时真是天壤之别。
  下了班,秦众森饭也没吃,直接坐上公交车,去了滨海大学。前脚刚走进校门,就听到一声尖叫:“大哥,是你呀!”
  秦众森吓了一大跳,定睛一看,原来是弟弟从林那天带过来一起吃过饭的外文系小姑娘黄幼红。
  秦众森有些吃惊问道:“怎么是你?你这是要去哪呀?”
  “我家就在这附近,吃了饭来校门口溜达溜达,这么巧就碰上大哥了。”黄幼红看上去很高兴。
  秦众森也很开心,回应道:“真是太巧了,我难得来一趟你们学校,就遇上了你了。”
  “是呀,大师兄天天都在学校,反倒碰不上。”小女孩马上接过话说。
  秦众森心里有一点醋意,嘴上乐呵呵说:“我们家从林排行老二,你整天大师兄叫,那我这个老大往哪里放呀?”
  黄幼红想了想,顽皮一笑说道:“大师兄是学校里的称呼,在家里你是大师兄的大哥,我叫你大哥也没错呀。”
  “你这解释倒是挺有趣的,大哥大师兄两不误。”秦众森看着女孩天真的表情,点头说道。
  “谁让我先认识大师兄,后认识大哥呢。”女孩继续解释道,“如果先认识大哥你,大师兄就只好叫二师兄了。”
  听到这,秦众森一下紧张起来,忽地想起那天舒大堆唱的《迟到》那首歌,她也这么说是从林先到,看来自己确实是迟到了。
  “大哥你来学校是不是要去找大师兄呀?”看见秦众森不说话,黄幼红接着说,“我好久没见大师兄了,要不我陪你一起去看大师兄?”
  秦众森更加紧张起来,这女孩大师兄张口闭口挂在嘴上,看起来是打心眼里喜欢上弟弟了,麻烦的是弟弟明对人家却是模棱两可。
  秦众森使劲思忖着如果回答,他不怎样擅长撒谎,更不懂得怎样去拒绝人家,特别是面对的是女孩子。
  看见秦众森陷入沉思,黄幼红有些失望的说:“大哥你在想什么什么?你去找大师兄是不是有很重要的事情?”
  黄幼红这样一问,秦众森赶紧点头说:“是呀。改天我再带你去找他吧。”
  “改天,改天我自己去了。”黄幼红噗嗤一笑,“我们在一个学校,很近的。”说完,笑着挥手告别了。
  秦众森呆呆望着女孩远去的背影,愣住了。秦众森有些期待女孩能回过身来,回眸一笑,那将是多么美的一番场景。女孩很像日本电影里纯情的小女生,天真可爱,从林怎么就一点心没动呢?
  秦众森终究没能等到女孩转身,只好收起有些失落的心,向弟弟宿舍走去。
  秦从林正准备去食堂吃饭,猛地看见大哥来了,马上嬉笑问道:“稀客呀,昨天不是见了吗,今天怎么想到光临寒舍?”
  秦众森懒得回答,直截了当地说:“再去拿个饭盆,我也没有吃饭。”
  已经过了吃饭的点,食堂空空荡荡。兄弟俩去打了饭,找了一张干净的桌子坐下。
  秦从林狼吞虎咽吃起来。
  秦众森吃了两口,停下对弟弟说:“刚才在校门口碰上那个小黄。”
  秦从林头也没抬,问道:“哪个小黄呀?”秦从林埋头吃饭,头也没抬问道。
  “就是你上次带去我那个外文系的小师妹呀,一口一口叫你大师兄的那个。”秦众森解释道。
  秦从林这才抬起头来,咽了一口饭,心不在焉说道:“哦,你说的小橙子呀,她怎么了?”
  秦众森看着弟弟没当一回事,便告诫道:“我看她对你一往情深,你要是对她无意,早点跟她做个了断。”
  秦从林不以为然,笑着说道:“大哥,看你这个表情好紧张,你害怕什么?”
  “你严肃点,别把我们的话当耳边风。”秦众森拉下脸说。
  “其实你们都这样说,我也开始注意了,有意无意都在尽量躲她不见她。”秦从林多少要给大哥一些面子,收起笑容,正经说道,“这不,已经好久没见到她了。”
  “躲和不见不是办法,”秦众森摇头说,“你必须快刀斩乱麻,最好找个时间跟她直接挑明了。”
  秦从林又扒拉几口饭,有点犯难说:“这不好吧?她又没有明着说喜欢我吧,既然她没有开口说明,我就没有理由跟她挑明什么呀?”
  秦众森慢条斯理吃着,听了这话放心饭勺说道:“这种事情哪有女孩子先张嘴呢?事实那么清楚了,还需要她开口说明吗?”
  秦从林把饭盆往旁边一推,双手一摊无奈说:“她没有开口说,那我就没有办法回绝。”
  “等到她开口了,就晚了,难以挽回了。”秦众森急了。
  “玄乎,你们说的都太玄乎了。”虽然大家都这么提醒劝告,秦从林心里并没有完全当一回事,大声嚷道。
  秦众森打手势示意弟弟安静,继续劝说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你要想清楚。”
  “好了,不跟你争论这个了,”秦从林也打起暂停的手势说,“还是说说你自己吧,你自己有什么进展?”
  “那方面呀?”秦众森一下没明白弟弟说什么,问道。
  秦从林拿起饭勺在空中比划了一颗心说:“当然是爱情呀。”
  秦众森低头吃起饭来,边吃边说:“我才刚工作,我们单位小人也少,接触面那么小,哪里有合适的?”
  “远的不说,就那天那个叫什么单月双月红呀黑呀的那个,我看就挺不错的,你没有使把劲,把她拿下?”秦从林笑了。
  “什么乱七八糟,人家叫单月红。”秦众森明白弟弟所指。强调道,“她有男朋友。”
  秦从林哦了一声,很替哥哥惋惜。
  秦众森吞下一口饭,又说:“分手了。”
  “那机会来了。”秦从林马上又来劲了。
  秦众森看着弟弟表情变化丰富,心里暗乐,继续说道:“男的在外地,听说又要追过来了。”
  秦从林明白哥哥故意在逗自己,批评道:“你说话能不能不这么大喘气呀。”
  秦众森笑了笑,不说话了。
  秦从林开始打气鼓劲说:“管他回不回来追,现在你们站在同样的起跑线上,他伤害过她,说不定你的机会还多一点呢。”
  秦众森摇摇头说:“这个女人很难读懂,你别看她喝酒做事一派豪气的样子,她其实是很多愁善感的。我想她一定是很爱那个男的的,她看着他们四年来往来的信会掉泪,她会为了他去喝酒喝到醉,所以说女人千万别去看他们的外表。”
  秦从林沉默片刻,问道:“这么说,你要放弃了。”
  从一开始吴建国不断献殷勤,秦众森就思忖着不要介入进去;昨天晚上获悉了单月红有个断了又想续上的前男友,他更不想把自己卷入其中了。听完弟弟的问话,秦众森笑着说:“我从来也没有想过追求她呀,都是你自作多情。”
  “你是缺乏勇气。”秦从林叹了口气说,“其实,女人都是这样,都是这样一本书,或是一幅画。你看到这一页风光,你很难想象下面是何等景象。越是这样,你才越要迎难而上,去揭开下一页篇章。”
  “你可以做诗人了。”秦众森听得云里雾里,夸赞道。
  “诗人都是说胡话,我说的这些话难道不是真理吗?”秦从林摇头否定道。
  “不跟你啰嗦了。”秦众森知道说不过弟弟,不想跟他争论出什么结果,看了看手表,从口袋里摸出一沓钱递给弟弟,说出此行的目的,“厂里刚发了一些奖金,这里是两百块钱,你要去上海实习,那边开销大,你拿去那边花吧。”
  秦从林一下惊呆了,接过钱心里一阵温暖激动,这可是相当于两个月的伙食费,真是雪中送炭。有个拿工资的哥哥真好。
  秦众森难道看见弟弟发愣,趁着他还没有回过神,指了指桌上的碗勺笑着说:“我先回去了,这碗就留给你洗了。”
  秦从林看着秦众森走远,半天才清醒过来,晃了晃手中的钞票,看了看桌上的饭盆,忍不住摇头说道:“这点钱就把我收买了,碗也不洗了?”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