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青春校园>平凡的故事>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二章

作品名称:平凡的故事      作者:王西木      发布时间:2015-12-17 16:03:41      字数:5326

  送走同学和弟弟,秦众森迈着小步慢慢走回工厂宿舍。
  走过大门,忽传达室里传出吴建国温柔说话的声音。“那就这样说好了,八点一刻,中山路电影院不见不散。”
  秦众森顺着声音往里一看,只见吴建国打完电话,撂下电话急匆匆就窜了出来。
  秦众森顺口问了一句:“约谁看电影呀?”
  吴建国一愣,掩饰说:“几个高中男同学闲着没事,约我一起看电影呢,推辞不过,只好去了。”
  解释完,吴建国看了看手表,着急走了。
  秦众森看着吴建国迅速远去的背影,开始对他的话怀疑起来,一大群男同学看电影,值得这么火急火燎?不对,听他电话机前说话的口气,对方肯定不是他所谓的男同学吧,很可能就是他那个一药厂的师姐吧?
  想到这里,秦众森忽然觉得怎么爱管起人家的闲事来呢,自己平时不是这个样子的人呀。大概是刚才跟同学和弟弟喝了不少啤酒,几杯马尿下肚,大脑有些不听使唤了。
  还是不对呀,吴建国不是在追单月红吗,怎么会撇开单姑娘,去约一药师姐呢?
  秦众森这么想着,到了楼上宿舍,便情不自禁往单月红房间方向多走了几步。姑娘房间的门居然半开着,房间亮着昏暗白炽灯,单月红乌黑的长发披洒在后背上,正坐在办公桌前低着头看着什么。
  秦众森看了不由一阵心动,鬼使神差般去敲了敲门。
  单月红听到动静,慌忙收拾起桌上的东西,随后又抓起手帕在脸上擦了一阵,许久才站起来转过身来。
  看见秦众森,单月红有些好奇地问:“是你呀?你没跟吴建国一起去看电影呀?”
  秦众森愣了一下,随即问道:“你怎么知道建国去看电影了?”
  单月红撇了撇嘴说:“他刚才来请我们呀,说找你不到,我也不想去,就回绝了他。”
  秦众森马上明白过来,心里想吴建国才不会请自己呢,他的目标就是单月红。原来他是在她这里碰了壁,才去约的别人。他倒是真行呀,留好一手,电影票一丁点都不浪费呀。
  单月红邀请道:“进来坐会儿吧。”
  秦众森这才发现自己一直倚在门边上,于是走了进去,走到书桌前,桌上放着厚厚的一堆信纸。
  单月红发现秦众森的目光落在信纸上,急忙走上前,把信纸收起来,放进了抽屉。然后转过身,靠在桌上,红着脸看着秦众森。
  秦众森借着酒劲,好奇问道:“男朋友的信?”
  “你怎么知道?”单月红害羞起来。
  “那么厚厚一沓纸,不是男朋友还能是谁呢?”秦众森轻轻一笑。
  “你真聪明!”单月红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
  秦众森明白了,单月红拒绝吴建国原来是已经心有所属,这个秘密是不是应该告诉他呢,免得他再做无用功。
  看见秦众森在沉思,单月红笑着说:“你在想什么呢,是不是知道我有男朋友了,很失望。”
  秦众森听了有些尴尬,幸亏自己是慢热的人,相处久了说不定也会喜欢上她,现在答案已经揭晓了,还谈不上失望。秦众森正在犹豫作何回答,忽然看见单月红有些红肿的眼睛,于是问道:“他应该是一个很体贴的男孩吧?对你很关心爱护吧?”
  “何以见得?”单月红好奇地问道。
  秦众森笑笑说:“我胡乱猜测的,你刚才哭过,我想一定是你读了他的信,感动得哭了。”
  单月红一听,眼圈又红了一半,有些伤感的说:“你们男人就是跟我们女人不一样。”
  这话很是唐突,秦众森一下没听明白,问道:“怎么了?”
  单月红不想解释,突然问道:“你晚上没有事吧?”
  秦众森想了想回答道:“没啥事。”
  单月红一听,拎起床上的坤包,十分利索地说:“我请你喝酒去,赏脸吗?”
  秦众森心中暗暗叫苦,自己已经喝过一场,喝不动了,但是人家姑娘家开金口了,怎么好拒绝?只好硬着头皮说:“要不,我请你吧。”
  单月红也不推让,很干脆地说:“那走吧。”
  两人出了工厂,单月红随手招了一部出租车,来到了中山路电影院边上的一家音乐小酒吧。
  秦众森暗想,吴建国就在附近看电影,如果遇见自己和单月红在一起,会不会郁闷死了?其实,也犯不着了,人家名花有主。
  单月红熟练地点好酒与小菜。
  酒吧人不多。很快服务生端来一瓶开好的红酒,单月红接过来,麻利地倒上酒,递给秦众森一杯。
  秦众森接过酒杯,双手握着说:“看你的架势,好像是这里的常客。”
  单月红端起自己那杯,优雅地抿了一口,五彩斑斓的灯光下,轻盈有些神情迷离地说:“遇上不高兴的事,心情不好的时候,我就会想到一个人来这里安静地坐上半天,喝喝小酒,解解闷气。”
  秦众森顺着她的话问:“这么说,你今天又有不开心的事?”
  单月红侧着头眼睛向远处瞟去,半天没回答。
  秦众森意识到说错话了,不好意思开口道:“对不起,我不该问你这个?”
  单月红收回了远去的目光,有些黯然的莞尔一笑说:“没事的,今天有你陪我,我很开心呀。”
  秦众森看出单月红笑容勉强,仿佛心事重重,不懂接下去说什么,干脆沉默不语了。
  看见秦众森不说话,单月红端起酒杯,碰了一下杯说:“来,我们干一个。”
  单月红说完一饮而尽。
  秦众森喝了一小口,放下杯解释道:“不好意思哦,我吃饭的时候陪着我弟弟还有同学喝了不少酒,我就不干了。”
  “没关系。”单月红大方地说。
  “谢谢理解。”秦众森舒了一口气。
  沉默了一阵子,单月红突然欠了欠身说:“你弟弟就是我头天来,在你宿舍碰上的那个帅小伙?”
  “是呀。”秦众森点头道
  单月红傲着头想了想,问道:“你弟弟在哪读大学?”
  “就在咱们滨海,滨大的。”秦众森答道。
  单月红哦了一声,顽皮地笑着说:“你们兄弟俩长得很像,不过说句实在话,你可不要生气哦,你弟弟比你帅,那天我看了他好多眼呢。”
  秦众森努力回忆那天的场景,摇头说:“是吗,我这么没有注意到?”
  单月红咯咯笑着又问道:“他一定很讨女孩子的欢心吧。”
  女孩爽朗的性格,一下感染鼓舞了秦众森,他也轻松起来,开玩笑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他应该是你喜欢的类型吧?如果没有男朋友,你会不会喜欢他呢?”
  单月红笑容凝固了,不置可否,过了一会儿,蹦出另外的话题:“你谈过恋爱吗?”
  秦众森马上脸红了,好在昏暗的灯光下,不容易被人发现察觉。
  秦众森不清楚自己算不算谈过恋爱,他曾与高中的一位女同学书信往来了一年多,最后因为距离的遥远,通信无疾而终。这段爱来得快去得也快,这段爱现在只藏在他内心深处,从来没有对人透露过半点,但是今晚在五彩斑斓的灯光下,在轻盈悠扬的音乐声中,在单月红有些期盼的眼神里,他没能控制住自己的话匣,完全向她敞开了心扉。
  听完秦众森的叙述,单月红猛地喝完了杯中的酒,黯然神伤感慨道:“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说完,单月红又倒满一杯酒,轻轻举起对着秦众森苦笑道,“为你无疾而终的初恋,干了这一杯吧!”
  一瓶酒很快就喝完了。大部分是单月红的功劳。秦众森见识过她喝酒时的豪气,也略知她的酒量,但是今天这样独自大口大口地喝,一定是心里藏着不开心的事。
  秦众森上了一趟洗手间回来,发现桌上又摆了一瓶新开过的红酒,单月红盯着那杯倒满的酒,目光呆滞。
  秦众森意识到事态的严重,赶紧坐下去抢过那杯酒说:“今天喝得很多了,别喝了。”
  单月红双手紧紧护着酒杯,幽幽说道:“我没事,这点酒对我来说小意思。”
  秦众森懂得闷酒更容易醉人伤人,有些心疼地劝说道:“这样喝下去,你会醉的。”
  单月红端起酒杯喝去一半,喃喃道:“醉了好,醉了就什么事都不去想了。”
  秦众森明白女孩心里有解不开的疙瘩,也许说出来就解开了,便小心翼翼地问道:“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说给我听听可以吗?也许我能帮上你。”
  “是吗?你怎么知道我有心事?”单月红脸上惨白一笑。
  “你不是刚说过不高兴的时候就爱来这坐坐喝喝小酒吗?”秦众森解释说,“还有你在宿舍哭过,我看出来了。”
  单月红把玩着酒杯,叹了一口气说:“唉,你们男人呀,真是难懂!”
  秦众森推断单月红一定是感情方面出了情况,有些不解地问:“你说的男人是指你男朋友还是所有的男人呢?”
  单月红没有回答,沉默了很久,直视着秦众森说:“爱情是女人之间的战争。爱情之战有点像政治,但是是软政治。考验是女人的软政治实力。男人在这场战役中,是不想做什么关键性决定的,男人想玩持久战!只是苦了所有多情善感的女人。”
  秦众森听完这番不着边际的话,一时不懂该说些什么,他努力理解着单月红这话的含义,依稀觉得在这场爱情里面似乎还有一个女人,单月红被这个女人击败了?
  “我以为我们再不会见面了,我说过我不会再见你了。”秦众森还在努力的分析判断,单月红又开口说起来,“其实你没有必要来看我。分开已经174天了,现在,平静悠闲的日子已经让我沉醉,有时候虽嫌过于单调寂寞,但是我知道自己是再也受不了那份动荡和不安了。许多时候的独处总让我回忆,往时的甜酸苦辣,心中却也是怅怅的,分不清谁对谁错,那时谁又能预料结局呢。”
  秦众森懵懂了,单月红怎么会这样的口吻对自己说这样的话?他很快明白过来,她醉了,把自己当作男朋友坐在她对面了,她在向她的男朋友倾述呢。分开174天,这么说他们分手了,按时间算分手在毕业的前夕?秦众森虽然很早就结束了恋情,但是也知道很多大学生恋情毁于毕业之际。
  单月红倒满两杯酒,碰了碰杯,又一饮而尽。
  秦众森只好端起自己那杯,也一饮而尽。他顾不得前面已经喝了酒了,这样做的目的可以分担一下,让单月红少喝一点。
  看见秦众森干脆起来,单月红对他竖了竖大拇指,继续说道:“我们之间也不用沟通什么,当初便是缺乏沟通。现在还沟通有什么用?我们真彼此真的很不了解。我们通了四年的信,我们在一起的日子少得可怜。信毕竟是隔着一层纸。一旦见面我们都觉得彼此非常的陌生。我常想这是不是一种幻觉。”
  秦众森明白了,原来她的恋情也是异地恋,也是鸿雁传书传递感情,不过他们传递了四年,几乎占满了整个大学的时光。
  “我们的将来本应是我们一直该想的问题,然而那时我们心里都明白,我们是在回避。直到那海市蜃楼在阳光下渐渐消失,我们才开始紧张,原来我们的根基是一片沙地,这么轻易就被别人摧毁了。”单月红还在继续呢喃。
  秦众森很好奇这个轻易摧毁他们爱情的女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但他知道这对自己来说也许永远是个谜。
  单月红又喝下一杯酒,接着说:“现在我们之间的这段感情已经结束了。再去探寻这段故事在我们两人心中留下的痕迹还有多少已经没有意义了。唯一能做的只能是对彼此良好的祝福。希望你能多接受教训。对我们来说难道不是一个教训吗。你说要来看我,我不需要了。你需要一个崇拜你,迷恋你的女孩,对你温柔体贴。”
  秦众森终于清晰了思路,他们分手半年,那男的又放不下她,要来滨海找她了。她真的不需要了吗?不需要她为何又要把那些信翻出来重温一遍?不需要她为何又会如此伤心喝酒?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这个人应该不会是谜吧?也许不久就能揭晓。
  还剩小半瓶的酒,单月红已经烂醉如泥。
  这下忙坏了秦众森。秦众森紧紧抓着单月红的臂膀,在酒吧保安的帮助下,来到路边拦出租。一辆接一辆的出租停下,看见不省人事的女孩后,又都扬长而去。
  进入冬季的滨海,微微的海风吹来,有一丝的凉意,但是此刻秦众森却是满头大汗。一百斤重的女孩,喝醉了,浑身无力,感觉比实际要沉上许多。秦众森死死扶住单月红的胳膊,女孩还是不时就会向下滑落。打不上车,寸步难行。秦众森一筹莫展。
  这样矗立在街头十多分钟,秦众森忽听有人喊他。巧了,原来是吴建国看完电影,陪着一药的师姐散步正好路过。
  秦众森顿时像盼来救星一样,大声说道:“建国你来得正好,月红喝醉了。”
  吴建国这才看清楚一旁满头乱发的单月红,一脸诧异的问道:“你们怎么在一起呀?”
  秦众森看出吴建国心里的妒忌,也顾不了这些了,求助道:“她醉了,打不到车,麻烦你帮忙一下,一起把她扶回去吧。”
  吴建国看了师姐一眼,师姐面无表情转过脸去。
  吴建国仔细看看单月红,狠下心对师姐说:“小兰,我们同事喝醉了,我得帮忙送她回去,你自己回去吧。”
  那个叫小兰的师姐一声不吭,气呼呼扭着身子走了。
  秦众森这才注意到吴建国的这个师姐脸蛋还算清秀,但是身材太走样了,比起单月红来说相去甚远,难怪吴建国更倾心单月红,而把这个小兰当作备选。想到这,秦众森不由地为这个师姐的际遇感动有些悲凉。
  “你还愣着干嘛,快扶她过来呀。”秦众森还在胡思乱想之际,忽听吴建国说道。
  秦众森定睛一看,吴建国已经蹲了下去,正等着他把单月红扶上背呢。此情此景,秦众森心里不由地泛起涟漪,这不是便宜了吴建国吗?很快,他就镇定下来,都什么时候了,还心存这样的私心杂念?现在最最关键的是如何把单月红送回家,对付喝酒了的女人,吴建国的这种做法是最行之有效的。
  秦众森一边心里骂着自己,一边将女孩扶上吴建国背上。吴建国双手抱住女孩两条腿,一使力站了起来。可是,单月红双手一点力气没有,差点又滑落下来。秦众森赶紧一手抓住女孩一条胳膊,另将一手掌按住女孩后背,这才稳住了。
  吴建国一边背着女孩缓慢前行,一边好奇的继续问道:“你们怎么一起跑去喝酒了?”
  秦众森清楚此时吴建国的内心一定如打翻了醋瓶子一样,便将来龙去脉如实告诉他,最后为了宽慰吴建国的心,他强调说道:“她来找我们喝酒,正好你不在。”
  吴建国听了秦众森这么一解释,似乎开心了一点,脚底下呼呼生风了。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