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青春校园>平凡的故事>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一章

作品名称:平凡的故事      作者:王西木      发布时间:2015-12-17 12:13:16      字数:3380

  下了班,秦众森刚回到宿舍,吴建国就紧跟着闪了进来。
  “听说你被新来的书记叫道他办公室去”了?吴建国有话没话兜了半天圈子,才绕道主题上来。
  “你消息咋这么灵通呀。”秦众森吃了一惊。
  吴建国笑道:“你前脚进去了,后脚全厂就都传开了。”
  “有这么夸张吗。”秦众森不免有些紧张起来。
  “反正我在底下车间都听说了。”吴建国回答道。
  “你千里眼顺风耳,谁能跟你比呀。”秦众森只好夸赞说。
  “听说林书记要提拔你做团支部书记,”吴建国不无醋意地说,“当官了,你要前程似锦了,恭喜你了。”
  秦众森没有想到谈话内容吴建国都已经一清二楚了,赶忙争辩道:“这算什么官,我想不明白为什么会选上我来做,我再三推辞不做,书记就是不答应。”
  “干嘛不做?”吴建国有些好奇。
  秦众森解释说:“太突然了,我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我向书记推荐你来做,这方面你能力比我强。”
  吴建国露出怪异的表情,愤愤地说:“我才懒得做呢。听说本来书记也要叫我去谈话,牛大炮死活拦住,说我工作很忙,车间里一大堆事。”
  秦众森听出吴建国话外之音,看来林古安不是没有考虑过其他人选,也许自己守着个没有多少事情做的化验室,才是出任这个团支部书记的最主要原因。
  吴建国张着嘴还想说什么,忽地门开了,秦从林闯了进来。
  等到吴建国走了,秦众森问弟弟:“今天怎么有空来我这?”
  秦从林摸着平平的肚子说:“肚里没油水了,想来你这打打牙祭。”
  秦众森知道弟弟三句话没有一句是真的,顺水推舟笑道:“你来的正好,今天又发奖金了。”
  秦从林高兴地说:“那太好了,赶紧把老舒也叫来吧。”
  秦众森不由地说道:“舒大堆跟我是同学,你们俩倒是更像穿一条裤子的。”
  舒大堆一呼即到。三个人在附近找了一家小餐馆。
  几杯酒下去,秦从林问舒大堆:“老舒最近忙啥呢?”
  舒大堆叹了一口气说:“我还能忙啥呢,还在仓库看大门呢。我们这种单位条条框框多,大学生见习期至少要坐满半年,才根据表现安排到各个科室岗位上去。我就老老实实扳着手指头过日子吧。”
  “看你惨的,说的像坐牢一样。”秦从林呵呵笑起来。
  秦众森问道:“半年,那也快了吧?”秦众森关心问道。
  “快的话就是元旦过后,慢就要等春节后了。”舒大堆绝望地说。
  秦众森端着酒杯说:“苦日子快要结束了,今天先庆祝一下。”
  舒大堆苦笑道:“这有什么好庆祝的,跟你没法比。”
  秦众森咂巴了一口酒说:“我也就比你在底下少呆了几天。”
  舒大堆羡慕地说:“你是春风得意呀,上班一个月就上电视露了两回脸,怎么跟你比?”
  秦众森脸红道:“你就不要老提这茬了,怪难为情的,那都是撞上的。”
  舒大堆得陇望蜀,继续说:“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说说最近有没有再撞上什么大运?”
  秦众森想了想说:“你别说,还有件事。”
  “啥事?”秦从林忙问。
  秦众森一五一十把自己被任命团支部书记的事讲述了一遍。
  舒大堆本是一句玩笑话,没想到真有故事,开心地说:“真让我说上了,好事呀,恭喜恭喜。”
  “就那么十几个人的团支部书记,有啥好恭喜的。”秦众森心情很矛盾,“再说了,是不是好事,你还别着急下评语。一开始,听到这个任命,我完全懵懂了,本能的反应就是推辞。”
  舒大堆摇头道:“推辞干嘛,要是我早就乐不可支了,恨不得马上走马上任。”
  “我们厂看来是人才太匮乏了,我们三个大学生成了香饽饽,大家都像抢宝贝一样在争抢。”秦众森感慨起来,“当初我选择不去一药,或许就是出于这种考虑,更容易出人头地,可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一天这么快来临,至少快得我没有做好思想准备。你们帮我参考一下,这到底是凶还是吉?”
  “你怎么会这样想,提拔你自然是好事。”舒大堆不假思索道。
  秦众森摇头说:“我冷静下来,想了一下午,总觉得不妥。”
  秦从林插嘴说:“老大,你这人就是顾虑多,患得患失。”
  “你们不完全了解我们厂里的事,现在工厂有些微妙。”秦众森没理会弟弟,继续说,“老厂长要退了,上级把一药的工会主席调到我们厂当党支部副书记,就是他要我当团书记。提拔按理是好事,但也不由自主把我卷进一场权力斗争中去了。空降的副书记如果接手厂长之职,那么我可能前途光明,而一旦是老厂长中意的副厂长接班,我在这个厂就可能日子难过了。我进副书记办公室不到半天,全厂的人都知道了,我怎么也撇不清这层关系呀。”
  舒大堤若有所思点头道:“这倒是个问题。不过,以我看来,在这么关键的时候,副书记空降,明摆着就是接班来的,那么你前程无忧。”
  秦从林不以为然,反对道:“不一定,我看不一定,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仙源制药厂现在是滨海的知名企业,效益很好,接班人的选择一定会慎之又慎,搞砸了谁都负不起这个责任。你说从外空降一个对工厂完全不熟悉的人来接班,那不是乱弹琴吗?再说工会主席是个无足轻重的人,既不懂生产也不会搞经营,能胜任一厂之主吗?”
  弟弟一席话,哥哥听了,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舒大堆赞同道:“老二,你这么一说,还真有点道理。”
  “依我看,空降过来的副书记只是起到一种制衡作用。”秦从林听了夸奖,更加来劲,“老厂长能力很强,一定是恃才傲物,这种人多半是不怎么听上级的话,但是上面也拿他没办法。现在老的要退休了,上面自然希望新的老实听话,最好的办法就是权力平衡。”
  舒大堆拍手称道:“你这一番分析得头头是道,我看你应该去搞政治,不然真埋没你了。”
  “呵呵,我这也是有感而发,理论摸到点皮毛,真是身在其中,也可能犯糊涂。”秦从林笑了。
  秦众森一听忧心忡忡说:“看来是我犯糊涂了,当初舍弃一药来仙源就是一场赌注,以我这个性格还是应该老老实实呆在大企业去。”
  “我早就说了,来仙源你是太冲动了。”秦从林嘴巴一撇说,“这是一个以一人之力发展起来的企业,这种发展不会有太强的持续力,随着这个强人的离去,神话将会破灭。”
  舒大堆看着秦从林慷慨激昂,赶紧泼水道:“越说越吓人了,众森怎么说也是提拔了,是高兴的事,被你说的这么瘆的慌,你看他脑门上都冒汗了。”
  秦众森抹去头上冒出的冷汗问道:“那你说我该怎么办?”
  秦从林意识到自己过头了,看了看兄长,又看了看兄长的同学,狡黠一笑说:“早点想出路吧,不然以后的赌注会越来越大,你的结果可能会像你同学的名字一样。”
  舒大堆不解问道:“我怎么了?”
  秦从林大笑道:“如果老大想继续在仙源赌下去,那就会像你的名字舒大堆一样,要输一大堆。”
  舒大堆跳了起来,挥拳向秦从林打去。两人打闹起来。
  秦众森苦笑不得,弟弟那边把事情说得那么严重,这边还能开启玩笑,于是说道:“大众广庭,请注意举止文明。”
  秦从林重新坐回座位,缓和口气说:“刚才说得严重了一点,谁当厂长,影响自然会有,但是事在人为,多想想应对策略,早做准备,有备无患。”
  舒大堆摆摆手说:“好了,这话题到此结束,喝酒吧。”
  “不去想了。”秦众森也附和说。
  舒大堆吃了一口菜,问道:“从林,说说你最近的情况。”
  秦从林平静地说:“这周学校课程全部结束了,下周准备上海实习了。”
  秦众森想起当初自己就在本地实习,羡慕说:“到底是重点大学,实习可以跑那么远去。”
  秦从林解释说:“滨大寄生虫专业在全国还是响当当的,我们有个学长在那里的寄生虫病预防所当领导,所以才有机会去大上海。”
  舒大堆一看不是他想要的答案,打断道:“这个我没有兴趣,我是想知道你跟那个小师妹进展的怎么样了?”
  “我跟她又没有什么?”秦从林马上申明道。
  “别瞒我们了,傻子都看得出小师妹喜欢你的。”舒大堆不信。
  “你这么说,我同学也这么说,害得我躲她躲得远远的。”秦从林无奈摇着头说。
  舒大堆关心问道:“这么说,你还是不喜欢她了。”
  “可能吧,没有特别心跳的感觉。”秦从林无精打采地道。
  秦众森直截了当地说:“不喜欢,就别惹人家。你这人就爱招蜂惹蝶。”
  秦从林马上振作精神,冲大哥敬了一个礼。“是,我听你的。”
  秦众森端出大哥的威风,严肃问道:“真听吗?”
  秦从林想了想有些为难道:“我保证绕着她走,可我不能保证她不缠着我呀。”
  舒大堆认真地说:“不想跟人家谈朋友,还是快刀斩乱麻,早点了结吧。”
  秦从林嬉皮笑脸回答道:“两位大哥说的是。不过,这不马上要去实习吗,我藏到茫茫上海滩去了,她总奈何不到我吧?”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