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青春校园>平凡的故事>第四十章

第四十章

作品名称:平凡的故事      作者:王西木      发布时间:2015-12-16 23:02:31      字数:4917

  散会后,秦众森回到宿舍,左思右想,深深被刘联伟掌控大局的气度折服,同时又为吴建国在会上有些异常的举动担忧。
  秦众森倒了一杯开水,就窜到吴建国房间,关上门,直奔主题说:“今天会上看你跟刘厂长牛厂长争执,真为你捏了一把汗。你干嘛要在会上说这些,我觉得没有必要呀。”
  “不就是反映情况吗,至于紧张吗?”吴建国一脸轻松。
  秦众森担心地说:“你没注意到,一开始老太太很不高兴,不过她很快就掩饰过去了,老太太真是高明呀,能说会道,处理事情手段很厉害。”
  吴建国赞同道:“这是自然,不然她凭什么把这个烂厂拉出火坑。”
  秦众森喝了一口水说:“牛大炮就差多了,你一句话就把他将住了。”
  吴建国不屑地说:“他就是徒有其表,看上去一表人才,实际上就是草包一个。”
  吴建国平日里在牛宏面前谦恭卑微,背地里却把他批得这么一无是处,秦众森不由地笑着说:“你怎么这么说牛厂长呢?”
  想着秦众森整天不在工厂上班,吴建国不无嫉妒地说:“你天天住宾馆搞培训,你不知道厂里的事,大家私底下都这么说。”
  “刘厂长怎么会选中他当副手呢,还对他这么放心。”秦众森好奇了。
  吴建国看了看紧闭的屋门说:“放心不放心不重要,只要有老太太在,工厂就会朝着既定的方向前进,仙源这面旗帜就不会倒。”
  秦众森点头道“:也是,老太太掌舵,就不会有事。”
  “我在车间,闲暇听工人讲,老太太刚到厂里的时候,大炮还是个工人,管仓库的。”吴建国接着说,“大炮老婆家很有钱,岳父是香港的大老板,虽又纳了一房,但是对留在大陆的原配很好很大方,经常回来看在滨海的母女。大炮老婆很漂亮,但是那个年代背着资本家女儿的臭名,没人敢要没人敢娶。大炮倒是眼光独到,凭着三寸不烂之舌赢得资本家女儿欢心,抱得美人归。改革开放,政策一变,大炮也华丽转身,阔绰起来。”
  秦众森咋一听,更加好奇,问道:“有这么好的老丈人,大炮还窝在这干嘛,自己当老板不是更好。”
  “他哪有那个本事,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吴建国看来骨子里压根看不起这位副厂长,继续搬讲他听来的故事,“说来也巧,老太太上任第一把火就烧到大炮身上。那天,刘厂长下去检查工作,刚到仓库,大炮正坐在仓库大门边上,向旁边的工友炫耀岳父从香港带来给女婿的价值一千多港币的精美防风打火机,打火机在他咔嚓咔嚓打个不停,引来工友无比羡慕。此情此景,老太太看了火帽三丈,要知道仓库里储藏着好几吨的酒精呢,万一一个火星点燃爆炸,后果不堪设想。老太太瘦小的身子当即朝前扑去,一把抢下大炮手里的打火机。当着所有工友的面,新来的女厂长把帅气高大的大炮痛骂一顿,骂的那个狠呀,大炮这样一个嘻嘻哈哈马马虎虎的大男人,居然被骂哭了。”
  秦众森的印象中,牛宏是那种天生乐观派的,于是说:“很难想象大炮哭的样子。”
  吴建国不作回应,继续说:“大炮回去越想越生气,从来没有哪个领导这样当众羞辱他。第二天,他就向老太太提出辞职不干。工作对他来说可有可无,钱他有的是。老太太却婉言让他留下。”
  “肯定是没放他走了,不然哪有现在的牛副厂长。”秦众森乐了。
  吴建国点头道:“是呀,老太太不知是怎样说服大炮留下的,这个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一年后大炮提了当车间主任,再过一年就升到现在的位子了。看来真的是不打不相识。”
  秦众森双手捧着茶缸,笑着说:“有趣。”
  吴建国分析道:“老太太很有眼力,选择大炮当助手是选对人了。我想厂里很难找到第二个这样的副手,甘当配角,死心塌地效忠。大炮有钱,钱对他吸引力或许不大了,而副厂长一人之下众人之上,这种地位对他来说曾经是可望不可及的,现在轻松得到了,他对老太太自然是感激零涕,百依百顺。他不是厂长的料,但是依附着老太太,做个不用自己操心的副手,还是乐在其中的。”
  “你说得有道理。”秦众森很佩服吴建国的洞察力。
  吴建国有些得意,继续说:“老太太要控制这里,找一个理想的助手很重要。老太太很自信自己的能力,可是又不能不考虑到自己的年龄,自己打下的大好河山,一定要找到一个合适的接手。”
  秦众森摇头起来:“这么复杂呀。”
  “这才是开始。”吴建国故作神秘,“我猜想过不了多久,在咱们仙源制药厂会有一场好戏上演,各路神仙就要粉墨登场了。”
  “哪里来的神仙,你这演西游记呀。”秦众森叫起来。
  “你想想,老太太都58了,超期服役好多年了。”吴建国很沉着。
  “会上老太太说了,小事她不管,只管大事,这就是退休的前奏,说明她已经安排好接班人了。”秦众森帮着分析道。
  “老太太自然希望大炮接手。”吴建国点点头,“你看他们俩在会上一唱一和,要偷偷多给大家发钱,小恩小惠让大家笑逐颜开,其实就是在争抢工厂内部的支持。我还听说老太太还要把自己滨海市优秀企业家的头衔让给大炮,争取更多外部支持的条件。老太太可谓煞费苦心,但是这件事不是老太太一个人能左右得了的,还有上级领导呢。现在仙源在滨海出名了,争抢桃子的人一定不会少。”
  秦众森听的有些头大,他对这些兴趣不大,于是说道:“管它呢,这些事还轮不到我们刚毕业的人头上,不去想它了。”
  “现在是轮不到咱们头上,”吴建国依然兴趣盎然,“但是你想想,我们这么个一百来人的小厂,恐怕漩涡也会把我们卷进去。”
  “危言耸听,我就不信,我们都还没有转正,也能波及进去?”秦众森连连摇头,表示不信。
  吴建国憧憬道:“难说,在仙源任何情况都可能发生,我期待着。”
  秦众森看着信心十足的同事,一时不知说些什么,过了一阵才想起自己来的目的,便开口问道:“你慢慢期待吧,我来你这只是好奇,你干嘛在会上发表那样一番言论?以你了解这么多情况,这里面一定有什么秘密吧?”
  吴建国想了想回答说:“这个还是不说了吧。”
  “你就别卖关子了,我对这个更感兴趣。”吴建国越不说,秦众森越是好奇。
  架不住秦众森软磨硬泡,吴建国松口了:“那我就说了,你可别在外面乱说。”
  “不会的。”秦众森举手保证。
  吴建国压低嗓音说:“我听个别老员工说,那家帮助我们代加工包装的小药厂,其实就是老太太弟弟家办的小作坊。”
  秦众森睁大了眼睛,怪不得会议室里那么健谈的牛宏听了吴建国的话会一时失语,刘联伟也是一脸不高兴,原来是这么一层关系。
  见秦众森不说话,吴建国接着说:“你还记得陈科长造的那些机器吗,有一半卖给小作坊了,卖的钱可能连钢板材料费都不够。”
  秦众森听得目瞪口呆。
  全厂大会开完,厂长刘联伟又很难看见她的身影了。这些日子,关于她退休的传言愈演愈烈,甚至有人已经给出了退休的确切日子,那就是年底就会宣布。
  看来退休是铁板钉钉,而接班人的人选也进入倒计时了。
  刘联伟力推的副厂长牛宏自然是最热门的最有可能的人选了。两天前,牛宏光荣当选滨海市年度优秀企业家,这顶光环无疑为他接任厂长一职增添了很重一块砝码。
  牛宏自掏腰包,置办了两桌酒席,宴请全厂中层以上干部,庆祝自己获得这一光荣称号,为自己大造声势。
  刘联伟没有出席。在这个最关键的时刻,秦众森不清楚老太太在做些什么事,但是他清楚老太太现在无暇顾及他的工作了。化验室已经搭建好了,但是迟迟没有进入正轨,没有开展化验工作,成了一个十足的摆设。秦众森不由的为自己的前景忧虑起来。
  就在牛宏对厂长宝座志在必得之际,局里突然空降了一个名叫林古安的人,出任仙源制药厂党支部副书记。牛宏傻眼了,工厂所有的人都惊呆了。看来,这厂长的人选有变数了。
  林古安是从第一制药厂工会主席任上调过来的,据吴建国师姐传过来的消息,这个林古安一药时就跟刘联伟关系剑拔弩张,局里为什么安排这样一个人来呢?秦众森自然无从所知。
  林古安高调地出现在仙源制药厂。这是一个年过半百,有些秃顶的小老头,逢人微笑,很有亲和力。
  林古安来的第二天,就把秦众森叫去他办公室。新来的党支部副书记满脸堆着笑容,示意秦众森坐下,亲自给年轻人倒了一杯水,然后轻轻地关上门。
  林古安在秦众森边上坐下来了,一番简单的拉家常后,他问道:“听说你本来是要去一药厂工作?”
  秦众森现在最害怕人家提这件事,脸一下涨得通红了。
  林古安似乎看穿了秦众森的心思,没有继续问下去,开始谈起工作来。“这次局里把我调来,主要是加强一下我们厂的党建工作。我们这个厂这几年效益不错,但是刘厂长只抓经济工作,唯经济利益是图,党的建设工作完全不顾,党组织在这里是基本瘫痪的。”停顿片刻,新书记继续往下说,“刘厂长在我们厂的这几年,没有发展过一名新党员,党员没有过过一次组织生活,没有政治思想工作,没有民主评议,大事小事统统一她说了算。这很不正常呀,我们虽说是集体企业,那也是社会主义的公有制企业,不能成为她刘联伟的一言堂,是吧?
  林古安越说脸上越严峻,秦众森一下傻眼了。一开始,他就惴惴不安,不明白新来的书记把他叫来,是何用意?现在听了这一大通道理,他更紧张了,这是领导层之间的事情,自己一个新分配来的学生怎好发表意见?莫非真的如吴建国说的,工厂要上演一幕好戏,自己要被卷进去了?这一天这么快就降临了?
  看见秦众森一声不吭,低头沉思,林古安又恢复了笑脸说:“刚才说的严厉了点,其实刘厂长抓经济工作是好的,关键是她只一手抓,我们社会主义的企业一定要经济工作和思想工作一起抓,才能更好更健康地发展。局里安排我来,就是要平衡一下工作的重心。我初来乍到,希望你们能支持我的工作。今天叫你来,是希望你担任工厂的团支部书记,把工厂的年轻人团结组织起来,更好地配合我们党组织的工作。“
  这是万万没想到的结果,秦众森一听,急忙站了起来,推脱说:“林书记,我从来没有做过这方面的工作,怕是不能胜任,辜负您的厚望。“
  林古安示意年轻人坐下,温和的口气说:“我很看好你的,我看了你的档案,虽说是没有学生干部的经历,但是我知道你的父母都是党员,都是干部,虎父无犬子吗?”
  秦众森听了觉得这道理有些可笑,自己并非一定不想做这个书记,只是工作才几天就担当此任,一怕众人不服,二也担心做不好下不来台,于是摇头说:“父母亲是党员干部,这个跟我没有关系,只是我才刚毕业,还年轻,才疏学浅,怕是担当不了这个重任。”
  林古安没有想到秦众森会再三推辞,便耐心做起工作来。“自古英雄出少年,刘胡兰8岁就参加儿童团,14岁就为党工作了。你都22岁了,又受过高等教育,这点工作还做不来?”
  秦众森听了不由脸红了,但是他还是继续阐明观点:“我怎么能跟刘胡兰英雄相比,我是想吴建国单月红他们也都是大学生,吴建国在大学还是学生干部,能力比我强,团支部书记他当比我合适吧。”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谁当这个团支部书记,我是深思熟虑的,岂能儿戏让来让去?”林古安有些不耐烦了,板起脸来。
  秦众森有些费解了,难道吴建国也不当这个团支部书记?吴建国一直在车间忙,没看见林古安召见他呀?
  见秦众森还是不表态,林古安严肃地说:“让你当团支部书记,这是组织决定的,你是共青团员就要无条件服从组织决定。”
  秦众森无话可说了。
  林古安看年轻人开始动摇了,便舒缓了口气说:“你放心大胆当,我会尽力支持你的工作。按照惯例,团支部书记享受单位副科长级别待遇,这个我会向刘厂长提出来。”
  秦众森见已无回旋余地,只好点头同意:“待遇不待遇倒无所谓,既然组织决定了,我服从。”
  “这就对了,我们这是为党工作,工作是第一位的。”林古安笑起来。
  秦众森小心翼翼说:“只是我从没有这方面工作的经验,您说接下去我应该怎么样开展工作,第一步怎么做?”
  林古安站了起来,轻车熟路地布置道:“第一步工作,你首先把全厂适龄的青年团员登记起来,组织开个会,选举一下团组织委员和宣传委员,把团组织框架搭建起来。”
  秦众森跟着站起身,想了想说:“这倒简单,厂里都是老工人,适龄的恐怕只有我们三个今年分配来的大学生,一个书记两个委员正好。”
  林古安拍了怕秦众森的肩膀,语重心长批评道:“年轻人,做事情不能这么想当然,这几年工厂还招了一些合同工,他们都是适龄青年。”
  “那接下来怎么做?”秦众森红着脸问。
  林古安走过去打开房门,回首对秦众森意味深长地说:“扶上马,牵一程,接下来的路就要你自己走了。”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