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青春校园>平凡的故事>第三十九章

第三十九章

作品名称:平凡的故事      作者:王西木      发布时间:2015-12-16 14:36:45      字数:3960

  不用上学和考试的日子过得飞快,转眼秦众森参加工作的日子就轻松迈过了一百天。三个多月来,除了梦一样的头一个月,接下来的工作生活就略显平淡,波澜不惊。
  化验室窗明几净,干净漂亮,大门却经常紧闭着。秦众森踌躇满志,想着在化验室有一番作为,但是除了全省医药会议后接待了一两波客人后,对于化验室如何展开工作,副厂长牛宏只字未提,没有任何指示。秦众森有些心急,去了一趟副厂长办公室,还没容得他说明来意,牛宏就拿起桌上的一张红头文件,抢先说道:“小秦,你来得正好,局里在组织全面质量管理的普及培训,我跟刘厂长商量了一下,决定派你去学习。”
  秦众森接过文件,看了看,疑惑的说:“派我吗,我才工作没几天,什么都不懂呀。”
  牛宏微微一笑,说道:“不懂才要学习呀,你是大学生,理解能力强,学得快。”
  秦众森明白这个道理,只是为什么新来三个大学生唯独选择自己一个人去,他很想问问缘由,最终没说出口。
  参加完全面质量管理的培训后,秦众森马不停蹄又被派去参加了企业工商管理、企业《合同法》等诸多培训,成了名副其实的培训专业户。
  秦众森没有想到,毕业了,工作了,还要这样没日没夜的学习,只不过这种学习不似在学校,不需要考试,自由自在,倒也挺惬意的。
  更惬意的事接踵而至,滨海日报社在南屿岛举办了一个宣传报道速成培训班,在全市工厂培训新闻宣传通讯员,秦众森再一次入选。不过,这一次与他一起同行的多了一位,单月红也去了。
  能在风景迷人的南屿小岛免费吃住三天,又有美女同事相伴,吴建国羡慕得只有留口水的份了,但是他在全厂最忙碌的车间,这等美差事是落不到他头上的。
  吴建国在意的自然不是岛上的风景,而是单月红。单月红来的那天,他正好跟他的一药厂那个师姐约会去了,让秦众森先见着了,抢了先机。吴建国追悔莫及,他有些相信缘分,但并不就此放弃。
  单月红对吴建国的殷勤似乎不感冒,相反对木讷的秦众森更有好感。
  秦众森也很快意识到三人之间这种微妙的关系,他在心里这样认为,吴建国很喜欢单月红,而单月红怕被纠缠拿自己来挡箭,于是他时刻提醒自己跟单月红保持着距离,绝不去趟这汪浑水。
  从南屿岛回来的第二天,秦众森终于见到了抱病的厂长刘联伟。跟那次在海边见面相比,老太太明显苍老憔悴了,白头发也增添了不少,但是依然可以觉察到她的威严。老太太不在的日子,上上下下台前台后忙碌着都是副厂长牛宏的身影,但是厂里所有的人都能处处感受到老太太的存在,她依然是这个厂的指挥者,绝对的权威。
  刘联伟一回来,马上组织召开了全体职工大会。
  顶楼的大会议室里黑压压坐满了穿着制服的工人,一大半都是秦众森陌生的脸孔。
  刘联伟最后一个走进会议室,她的到来,喧闹的会议室一下安静下来了,这使得第一次参加会议的秦众森他们惊叹不已。
  刘联伟在主席位落座后,看了看手表,开口说:“病了几个月,耽误了很多事,在这里跟大家道歉一下。”
  牛宏马上接过话说:“大家热烈鼓掌欢迎刘厂长病愈归来,我们又可以在刘厂长的领导下续写工厂的辉煌。”
  会议室顿时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刘联伟安静地坐在上面,等到掌声平息,目无表情继续说:“还有两个月就要到年底了,今天召集大家来,主要是汇报一下今年的生产和销售情况,布置一下明年的生产销售的任务和计划。到今年三季度,我们工厂一共完成生产销售是1600万元,完成利润180万,比去年同期增长大约40%,相信最后一季度,通过全厂工作人员的努力我们一定可以超额完成去年制定的2000万产值和200万利润的目标。”
  厂长说完,副厂长牛宏紧跟着说:“这几年我们在刘厂长的带领下,工厂效益蒸蒸日上,产值利润逐年大幅度提高。明年局里给我们下达的任务生产和销售是4000万元,利润400万。一下增加了一倍,压力很大呀。”
  “我们不要怕压力,有压力,才会有动力。”干瘦的女厂长声音里充满了自信。
  牛宏拍手称道:“刘厂长说得好,设备科陈科长那边今年造好了四台机器,两台卖出去了,另外两台留着我们自己用。这样我估计明年我们的生产能力可以达到三千万以上,不足的部分我们可以请兄弟药厂帮助我们加工生产,四千万任务不难完成。”
  刘联伟连连点头,威严地扫视着大家说:“牛厂长说的是,大家还有没有意见?”
  没有人吭声。
  牛宏一看大家都不说话,刚想宣布散会,吴建国突然站了起来:“我有一个问题。按照我们的生产能力,只要开足两班,一年生产能力可以达到五千万。现在我们每天只有一班8个小时生产,如果增加到两班16个小时,完全可以不需要别人帮忙加工。刚才牛厂长说的要请别的厂加工,是不是没必要呢?”
  牛宏正在收拾桌上的东西,冷不丁吴建国这样一问,一时不懂作何回答。
  刘联伟一看副厂长吱吱唔唔,替他回答道:“这个问题我们不是没想过,我们的工人都是本地人,一天两班虽然钱多一点,但是他们不愿意这么干。我们忙的时候,也有加班,但是时间都不长。”
  “现在滨海打工的外地人也多了,我们在生产忙的时候,招一些临时工很容易,到了淡季让他们回家也是一句话的事。”吴建国信心满满陈述着他的设想。
  刘联伟脸上有些不高兴,但还是很耐心地解释道:“这个问题我们也考虑过,招工是容易,但是临时工不熟悉生产流水线,即使是培训一段时间,也难保证他们生产出来的产品质量,再说我们生产销售淡季旺季很难分,招一批换一批,这样折腾很不划算。我们合作的药厂工人都是有经验的,让他们代加工生产,我们很放心。”
  吴建国一门心思想着解决问题,没有注意到厂长脸上的不快,继续说:“其实我们的产品,现在工艺已经很稳定,工作流程也相当简单,只有配上几个熟练工,产品质量完全可以保障。交给其他药厂做,我们的利润损失太大了。”
  秦众森一看,吴建国有点忘乎所以,赶紧去拉扯他背后的衣襟。
  会议室有人开始交头接耳议论起来。
  “小吴这种为工厂着想的精神难能可贵,值得表扬。”刘联伟笑了,“今年我们厂分来了三位大学生,这是我们第一次接受大学毕业分配学生,他们给我们这家集体小厂注入了新鲜血液,更增强了我们工厂的活力,我们工厂更像换上了新装,相信我们厂一定会更欣欣向荣。
  刘联伟的讲话极具煽动性,三个更字一下把会议室的气氛带动起来了,群情激昂。
  吴建国愣在那了,哑口无言。
  刘联伟看吴建国不说了,友善地示意他坐下,接着说:“既然小吴把问题摆出来了,我就接着小吴的话多说叨几句。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能不能站高一些看远一些?这几年我们厂效益是不错,赚了不少钱,我们在追求更大的发展和奋斗目标的同时,我们是不是还应该为企业树立另外一种良好的形象呢?我们多做些有社会效益的工作,去帮助一些贫困亏损的厂家摆脱他们的困境。这样无形中也宣传扩大了我们工厂的形象,提高我们工厂的知名度。”
  刘联伟话音还未落,牛宏带头鼓起掌来。
  刘联伟满意地看了看副手,笑容满面地说:“不过今天我还是要着重表扬一下小吴,来我们厂才这么几个月,就有这种高度的主人公精神,值得我们所有人学习。小吴你们几个大学生都很年轻,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前途很光明,我们工厂的未来是你们的。”
  刘联伟伸出两个手指头,做出垂直向下的手势,继续说:“我不行了,老了,是下午六点半的太阳。”
  会场响起笑声。
  刘联伟显出疲惫的神态,靠在转椅上说:“不要笑,我是老了,精力不够用了。我早两年就想退下来,但那时上面派不下人来接手,小牛业务还不熟悉,还担当不起这副担子,所以不得不继续干下来。我今年五十八了,像我这种心脏不好的人,五十岁就可以退了。”
  牛宏忙着插话道:“刘厂长身体棒着呢,再干几年没问题,我这人业务水平不高,我希望刘厂长能够一直干下去,我甘愿一直当助手,一直辅佐刘厂长。”
  刘联伟赞许道:“小牛这两年干得不错,业务也都基本熟悉了,完全可以胜任了。”
  牛宏恭恭敬敬地说:“我还是那句话,希望刘厂长多干几年,继续带领我们前进。”
  刘联伟未置可否,转换话题说:“前几年,我刚到退休年龄,就有好几家外资企业的老板要聘请我去当老总,月薪最少两千元,还给房子,我考虑到工厂起步不久,还不稳定,暂时不能走,都婉言谢绝了。”
  牛宏拍着胸脯说:“刘厂长才不会为了两千块钱把我们抛下不管吧。如果真要您退休,如果上面信任我,让我当厂长,我一定会挽留您,我们工厂不能没有您这样的元老,我照样会聘请您当顾问,月薪也可以两千。”
  刘联伟连连摆手道:“这个我不敢享用。这几年工厂效益不错,平均每个人月工资都有五六百,在咱们滨海算是比较多的。不过,现在物价涨得这么快,这点工资实际上不算多,特别是现在房地产这么热,买一套房子要七八万,即使我们这样有效益的企业的职工,一月五六百,不吃不喝,也要攒个十年八年才买得起。这点钱就是杯水车薪,可现行的政策不允许我们多发钱发奖金给大家。”
  刘联伟说到这,俯身对牛宏说:“小牛,看来我们得好好研究研究,怎样给大家多发点钱。”
  牛宏马上附和道:“是呀,刘厂长说得对,这个问题是该研究一下。”
  刘联伟轻快地说:“这几年来大家工作都很辛苦,多发钱我看一点问题没有,但是我希望大家发了钱后,要回家躲在屋里去数,不要整天挂在嘴上,到处吹嘘。现在社会上红眼病的人很多,传到上面去了,上面出来干预,不让发了,吃亏的是咱们自己。”
  正副厂长一唱一和,说到多发钱,会议室一下又热闹起来。
  “我最后再啰嗦几句。”刘联伟严肃起来,“从今天开始,行政方面的具体事情,都由牛副厂长负责,大家有什么事找小牛就行,不要再找我了。小牛要放心大胆做工作。遇上重大的事情,我才来跟你们共同研究决定。我要抢在退休之前先清闲下来,否则哪天一旦退下令下来,我一下从整天忙忙碌碌到无所事事,会很难适应的,你们说是不是?”
  刘联伟征询问大家,却不等回应,就宣布散会了。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