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青春校园>平凡的故事>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八章

作品名称:平凡的故事      作者:王西木      发布时间:2015-12-15 14:14:05      字数:3165

  这段时间来,华鹏举心里淤积了两团火。先是一直渴望的班主任落空了,后面紧跟着的是高明居然任命了那个交白卷的舒大堤当班长。两件事,都堵得他胸口难受。
  不过很快就有一件高兴的事突然来临了,一扫华鹏举心中的阴霾,让他紧蹙的眉头一下舒展开来。
  孟翊君来了。北大数学系孟翊君教授莅临南溪一中,顿时平静的校园像炸开了的锅。
  对于老同学的来临,华鹏举内心无比开心,脸上挂满了笑容。华鹏举忙前忙后,领着教授,又是拜见学校领导,又是参观校园。
  孟教授此行最大的一件事是考察和推荐学生,为来年的高考物色成绩优异的考生。学校领导自然很清楚,孟教授能亲临南溪一中选拔人才,让这个山区小县城的考生能与北大搭上联系,这完全是华鹏举个人的面子。
  这天晚上,在学校食堂,校长李宗生带着学校所有的领导,热情宴请孟翊君教授。
  老同学坐在一起,蓝玉立刻感受到两人之间巨大的反差。虽然年过半百,华鹏举却是一头黝黑的头发,说话浑厚有力,而身边的孟翊君已经满头白发,说起话来轻声细语,一副饱经风霜的模样。
  几杯酒下肚,华鹏举一改平日的刻板严肃,在桌上谈笑风生,他主动对蓝玉说道:“蓝校长,明天让你儿子人杰也去见见孟教授,看看能不能跟北大挂上钩,争取明年考试北大。”
  蓝玉一点思想准备也没有,听了摇头说:“以人杰成绩上北大有难度,希望渺茫。”
  华鹏举满怀信心地说:“人杰学习还是不错的,这几个月突击一下,一定能上。”
  知子莫若母,蓝玉心里很清楚,人杰成绩一向稳定,突击也起不到什么作用,除非临场超水平发挥,推辞道:“我看算了吧,他能上个重点院校我就满足了,北大就不指望了,再说数学也不是他的强项呀。”
  孟翊君听了两人一来一去的说话,插话道:“我这趟来,不光光是为我们数学系发掘人才,只要是小孩学习成绩优秀,高考成绩上了我们学校的录取线,我都可以推荐,挂上钩的,我们会优先录取。”
  华鹏举很得意地附和道:“是呀,就让翊君先面试一下人杰,有我这位老同学在,只要人杰加把劲希望很大。”
  校长李宗生在一旁也劝道:“就让小孩试试吧,能上北大,那是所有孩子的梦想。”
  众人这么一劝说,蓝玉不由的心动了。
  回到家里,蓝玉眉飞色舞,一五一十对儿子秦人杰说了,以为儿子听了一定会很高兴,没想到秦人杰听完后,面无表情,冷冷地说了一句:“您以为所有的人都能上北大吗?”
  蓝玉的高兴劲一下落到了冰点,很快冷静下来。以人杰的成绩还不足以考虑北大这样的一流大学,这只能给儿子巨大的压力。
  蓝玉这么一想,这件事就作罢了。
  孟翊君只在南溪呆了一整天的时间,考察了几名成绩优秀的学生,就匆匆回去了。
  校园又恢复了平静。
  齐一的小阁楼,下了晚自习,秦人杰一伙人又习惯地聚在这里。
  齐一听到了风声,问秦人杰:“听说这次华老师也推荐你去见孟教授了,你怎么不去呢?”
  秦人杰想起对付母亲的方法,呵呵一笑,如法炮制问道:“你以为我能上北大清华吗?”
  齐一大大咧咧地说:“先挂个号,管它能不能上,要是我肯定去试试运气。”
  “你就更不用去了,你能上重点就阿弥陀佛了。”舒大堤一旁打击道。
  “你别小看我,到时上给你看。”齐一不满地看了舒大堤一眼。
  舒大堤不再跟齐一纠缠,对秦人杰分析道:“其实,人杰不去是对的。这次人家北大教授本来只是来省城考察,硬被华老师拉到我们南溪来,人家是出于老同学的情面才来的,这就说明人家对咱们没有多少兴趣,所以咱们也别抱多大希望。”
  “这都是你自己凭空猜测人家。”舒大堤一口一个人家,齐一不高兴了。
  舒大堤毫不理睬齐一的话,继续说:“不管是不是我个人的猜想,你们用脑袋想一想,就算是人家专门为我们南溪一中来,华老师肯定也是首先考虑华志斌呀,他一定会叫他的老同学力荐自己的儿子呀,儿子才是重点,我们去了也只是陪衬。”
  秦人杰听了,不由地竖起了大拇指说:“你这脑袋瓜想得可够多的,有点道理哦。”
  “这回你可冤枉华老师了。”齐一反驳道,“我今天交作业本的时候,听到华老师同办公室的老师在私下议论,意思是华老师极力推荐的是梅文华。”
  秦人杰有些吃惊,追问道:“是吗?”
  齐一点头说:“我听说为了推荐梅文华,华老师压根没有告诉人家他儿子也要参加高考。”
  “这么说,华老师太伟大了。”秦人杰听了大为感动,“梅文华真要是能上北大,要感谢华老师一辈子。”
  “华志斌是咱们班学习最出众的,他考什么学校都不成问题。”舒大堤不以为然,“梅文华只有数学出色,其他都很一般,所以华老师做出这样的决定,只能说明他很睿智,谈不上伟大。”
  齐一讽刺道:“就你伟大,别人都渺小。”
  秦人杰一看舒大堤还在唱反调,便带着批评的口气说:“你就是对华老师有成见。不管出于什么动机,冲这一点,我就觉得华老师是一个很好的老师。梅文华一个农村来的孩子,华老师能这么关心爱护,这还不够吗?”
  “我听说梅文华对华老师感激涕零,答应一定要把其他科的成绩突击上去,绝不辜负华老师对他寄予的厚望。”齐一补充道。
  “这回要看梅文华是不是真的化感动为行动了。”秦人杰有些担忧地说,“叶老师也曾经苦口婆心教导他,不能偏科,要他重视其他功课,可我们这位未来的梅大数学家景润先生每回都是嘴上答应着,却总是不见实际的行动。”
  齐一不赞同秦人杰的观点,分析道:“我想北大的诱惑摆在他面前,他一定会改掉偏科的毛病。他真要是重视了,以他那么聪明的脑壳,什么学不好?”
  “那不见得吧,”舒大堤又提出不同意见,“其他都好办,就是他的英语基础太差,初中在农村中学,英语根本就没有好好学过,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迎头赶上?”
  齐一找不出理由反驳,硬生生反问道:“怎么不可能呢?”
  舒大堤一时哑口,看见坐在沙发上一声不吭的秦云虎,说道:“老虎,你过来评评理。”
  秦云虎坐着没动,懒懒地说:“我对你们说的这些没有兴趣。”
  秦人杰看这边争论得厉害,秦云虎却在一旁沉思,一定是在想别的事情,便好奇地问道:“那你对什么有兴趣?”
  “不懂你们有没有注意到呀,”秦云虎马上来了精神,“华老师这个老同学,就是孟教授跟华老师关系可能非同寻常。”
  众人一下好奇睁大眼睛,围在秦云虎的周围。
  秦人杰问:“怎么不一般呢?”
  “你们还记得我以前跟你们讲的华老师的故事吗?”秦云虎神秘一笑。
  秦人杰回想了半天,有些诧异地问:“你是说这个孟教授就是当年华老师的初恋情人?”
  秦云虎露出孩子般的笑容,反问道:“你说呢?”
  “我怎么知道?”秦人杰摇摇头。
  “你这是哥德巴赫猜想吧?”齐一开玩笑道。
  舒大堤附和道:“就是,老虎你凭什么这么说呢?”
  “孟教授大老远来看华老师,这就很不寻常了。”秦云虎开始摆理由。
  “这很正常呀,同窗四载,这次难得有这样的机会来我们省,过来看看老同学很正常呀。”秦人杰觉得这理由太牵强,不能成立。
  秦云虎继续找理由:“你们没看见华老师看孟教授那眼神,充满了柔情。”
  齐一笑道:“看见几十年没见的老同学,心情一激动,眼神柔情一点很正常,不能说明什么呀?”
  “还有,”秦云虎有点急了,“华老师带孟教授来我们班上学生见面的时候,好几次不留神说到孟教授的芳名,翊君两个字可不是随随便便说出口的。”
  秦人杰努力回忆着,点点头说:“好像是哦,一开始介绍完孟教授,本该说请孟教授给同学们讲话,他好像说成了请翊君给同学们讲话。”
  “这就对了,”秦云虎得意起来,“你看我们说到女同学都是连名带姓一起称呼,华老师只呼其名,这就意味深长了。”
  舒大堤这回也不反驳了,点头说:“我也回想起华老师好几次这样说,在这种公众场合下不经意说出口,说明他习惯这么说,由此推断他们关系可能确实不一般。”
  “你们太有才了,一个孟教授,让你们这样浮想翩翩,我自愧不如。”听完分析,秦人杰不由赞叹起来。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