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青春校园>平凡的故事>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六章

作品名称:平凡的故事      作者:王西木      发布时间:2015-12-13 23:16:36      字数:3118

  一场闹剧散场了。
  秦从林很开心,总算为室友了却了一桩心事。但是很快,秦从林身上的兴奋劲就散去了。他就是这样一种性格的人,热情来的快消失的也快。秦从林平静下来,就看到了还在屋里站着没动的黄幼红。
  作为一个外人,黄幼红一言没发,目睹了一晚上屋里发生的故事。
  秦从林本想安排黄幼红跟班上女同学一起回对面山上,但是她偏偏说今晚要回家住。这意图再明显不过,秦从林无奈亲自只好送她回去。
  两人一起下了楼,到了一个分路口,黄幼红突然停下脚步说:“我们去海边走走吧。”
  秦从林仰头望着天,一轮皎白的远月高挂在黑漆漆的天空中。已经很晚了,但是此时他却再没有那个心去拂女孩的面子。秦从林虽说自我感觉是那种没心没肺的人,但是他还是有些后悔今天跟女孩刚见面时的表现。尽管舒大堆还有胡然都提醒过他警告过他,他也下了决心,开始要躲避她,要远离她,但是疏远的办法不能这样简单这样粗暴,这样会伤到女生的。
  海边很近,出了南门过一条不宽的柏油马路就到了。
  黄幼红心情不错,似乎已经忘了先前的不快。看见沙滩,小女孩兴奋的脱去鞋子踩了上去,一路小跑到了海浪边。
  秦从林只好学着女孩的样子跟了过去。
  一阵海风吹来,秦从林感到身上一丝寒意。炎热的夏天终是过去了。
  黄幼红背着手,倒退着步入海里。海水漫过了她的脚裸,白色的浪花打在她纤细的小腿上,柔和的月光下,楚楚动人。
  秦从林的心不由颤动了一下,脑海里迅速闪过一个画面,冲上去牵起女孩的手,一起冲向大海的深处。
  看见秦从林发愣,黄幼红轻声地问:“你在想什么呢?”
  “没想什么。”秦从林醒过神来,掩饰道。
  秦从林很奇怪,刚才的冲动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每一次的冲动都是不可持续的,这或许就是喜欢和爱的差别吧。对于这个外人都觉得特别可爱的小师妹,秦从林的心里总缺了那么一点点恋人才有的激情。
  “你怎么了,突然变得这么沉默了,你是不是懒得理我了?”黄幼红在一旁又开口了。
  “哪里会呢?”秦从林一听那句口头禅又出来了,只是你换成我,人物发生了转变,不由觉得好笑。
  黄幼红有些不满地问道:“那你怎么不接我的电话呢?”
  “你什么时候打电话给我的?”秦从林佯装不知情。
  “下午,打了几次都找不到你。”黄幼红这回也顾不上掩饰了。
  “下午我不在宿舍的,”秦从林装作思考了片刻说,“你也知道了,今天是小云过生日,整个下午都在外面为生日聚会买这买那。”
  “哦,我还以为故意不接我电话呢。”黄幼红舒了一口气,信以为真。
  “这怎么可能呢,我干嘛要不接你的电话?”秦从林脸不改色,继续胡编道。
  黄幼红听了解释沉吟片刻,突然又说道:“几天不见,我觉得你对我的态度好像变了,以前你从来不会对我那样凶巴巴的。”
  小女孩终究还是记起走廊上受气那一幕,秦从林不得不又解释道:“你可能过于敏感了,可能我也着急了点,你说我们一班同学在宿舍里庆祝生日,你一个外人闯进来好像不合时宜吧,我是这么想的,所以态度强硬了点。”
  秦从林这样一说,黄幼红有些不好意思道:“我吃了晚饭回家,刚走到楼道口,碰巧遇上了詹师兄,他说你在张罗给一个女同学过生日,我当时只是想着过来看看热闹,没有想那么多合适不合适,让你为难了,我向你道歉。”
  这个詹老七嘴巴真是够贱的,这种话也能说,回去真想扇他几巴掌才解气。秦从林心里窜出一团火,却不好在女孩面前表露出来。“为难倒是不为难,只是今天晚上让你见笑了,看了一晚上我拙劣的表演。”
  黄幼红果然咯咯笑起来。
  秦从林很在意地问道:“真的那么好笑吗?刚才的表演是不是有点演过了,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像个小丑?”
  “没有了,”黄幼红停住笑,“我才认识你多久,都已经习惯你胡说八道了;你的同学都同窗好几载了,想必更是习惯了。我只是笑你,自己还没有女朋友,怎么就那么爱给别人介绍这个撮合那个女朋友男朋友呢。
  小师妹说的没错,这段时间你哪根神经发热了,整天想着帮这个帮那个介绍。“是哦,我这盐巴吃多了,咸的。”秦从林苦笑了一下说。
  黄幼红接着说道:“其实,我看出来,你这人很热心肠。那个张师兄喜欢那个女生,男生害羞,不敢表白,所以你才借这个机会,借这个热闹劲成全了他们一把。”
  秦从林惊讶地看着眼前的女孩,还真不能小看她了,小小年纪短短时间就看出了端倪。秦从林想到这,点点头说道:“是呀,马上就要毕业了,张师兄再不追求,就要出了这个村错过这个店了。”说完,忍不住又问道,“你是这么想的,你怎么看出来的?”
  黄幼红有些得意地说:“我一直看他们俩的眼神,女生应该是不讨厌男生,而男生很喜欢女生,你说是不是?”
  秦从林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他在心里盘算,这女孩看别人还是很准的,不懂得事情落到自己头上时会怎样呢?
  黄幼红没等到秦从林的回答,又问道:“如果是你,你很喜欢一个人,你会大胆主动向她表白吗?”
  秦从林一愣,反问道:“这个我也不知道,我没有想过。如果是你,你会怎样?”
  “我是女生,哪有女生主动呀。”黄幼红露出害羞的表情。
  秦从林呵呵一乐,见女孩双脚依然泡在海水了,便关心道:“上来吧,天冷了,小心别凉着。”
  黄幼红顺从地走上岸,快步走近秦从林,忽地只听她一声划破夜空的尖叫,身子突然倾斜过来。
  秦从林吓了一跳,赶忙扶住女孩,关切地问:“怎么了?”
  黄幼红左手紧紧抓着秦从林臂膀,弯下身去,右手捂住左脚脚板:“踩到尖石子了,可能破皮了。”
  秦从林搀着女孩,找了块干净光滑的礁石坐下来,捧起女孩受伤的脚看了看,皱了皱眉头说:“出血了,疼不疼?”
  黄幼红羞红着脸,从秦从林手里抽出脚,随手抓起一把细软的沙子在受伤的脚板上轻揉着,轻声说:“没事了,马上走路也没问题。”
  黄幼红说完,想要站起身,被秦从林一把拉住。“就在这歇歇吧,看看这圆月,听听这涛声,这意境多美呀。”
  大概是生日聚会上说了太多的话,此刻秦从林感到口干舌燥,只想安静地坐一会儿,发发呆。黄幼红却在一旁触景生情,有些伤感地说道:“小时候,妈妈就经常在月圆的时候带我来这坐着,一坐就要好半天,那时我常想,每次看到这圆圆的月亮,妈妈一定是想家了。”
  秦从林好奇地问:“你妈不是本地人吗?”
  黄幼红点头道:“妈妈是上海人,是知青,在闽西插队时认识爸爸的。”
  知青的故事听的看的多了,秦从林感兴趣地问道:“那你爸爸妈妈一定有一段很精彩的故事吧。”
  黄幼红似乎沉浸到一段往事中,娓娓道来:“爸爸说,那时妈妈很孤独,妈妈是资本家的女儿,出生不好,大家都远离她。”黄幼红一下沉浸到往事之中,娓娓道来,“爸爸第一眼看见妈妈就爱上她了。妈妈干完活经常一个人要去很远的村口的一口老井挑水,妈妈娇嫩的肩膀挑不动多少水,还会走一路洒一路。爸爸很想帮忙,却因为害羞不敢行动,所以爸爸就经常在太阳落山后,一个人静静地坐在窗口,日复一日,痴痴地看着妈妈一趟又一趟挑着担子从窗前经过。一天,大雪过后,爸爸看着看着,忽然看见妈妈脚下一滑,摔倒了,水泼了一地。爸爸想也没想,冲了出去,扶起妈妈。妈妈棉裤湿透了,在寒冷在北风中,冷得瑟瑟发抖。从此,爸爸每天多了一件事,就是每天收工后给妈妈跳水。后来他们就……”
  秦从林一下来了干劲,抢过话笑着说:“后来妈妈就成为你妈妈了,所以说机会是留给有心人的;后来爸爸也就成了你爸爸了,男人对女人献殷勤,那都是有目的的,都心怀了鬼胎。”
  黄幼红听了这一席话,睁大了眼睛问道:“是吗,你们男生都是这样心怀目的的吗?”
  秦从林马上意思到自己说错话了,有其父必有其女,父亲是这样一个多情的种,一定遗传给女儿了,在她面前说话还是小心为上。
  想到这,秦从林站了起来,看了看天空,说道:“夜深了,我们回去吧。”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