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青春校园>平凡的故事>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五章

作品名称:平凡的故事      作者:王西木      发布时间:2015-12-13 16:02:42      字数:5474

  吃过晚饭,同学们陆陆续续聚集在男生宿舍。狭小的宿舍一下涌进这么多人,显得更加拥挤了。椅子不够,只好让下铺的男同学坐到自己床上。
  赵小云葛玲和陈闽敏三个女生是一起来的。赵小云跟往日平常一样一脸素颜,穿着也极为朴素。
  秦从林见状,忍不住批评道:“小云,今天你是女主角,怎么能这样蓬头垢面出来呢?”
  葛玲是大姐,又是班上的团支部书记,听男生这么说,马上站出来打抱不平道:“小云不过是没化妆而已,哪有像你形容的这么邋遢?”
  秦从林一咧嘴,不说话了。
  “其实,小云自然点或者是化点淡妆更好看的,用不着像菲菲那样浓妆艳抹。”胡然接过话来。
  还没等女生反应,秦从林跳了出来,指责道:“好你个胡然,菲菲不在,你就说人家坏话。”
  胡然辩解道:“我这是坏话吗,我这是形容菲菲美艳,跟小云是截然两种美丽。”
  “你就别把我扯进去了,我自惭形秽,哪里能跟菲菲比呀。”赵小云笑道。
  张良坐在赵小云边上,这是秦从林和胡然特意安排的,只顾着低头剥着花生,就着啤酒,他的酒量很小,生日聚会还没有正式开始,就已经喝的脸红红的。听了赵小云谦恭的话,张良很不以为然,冷不丁冒出一句诗:“欲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
  宿舍里一下安静了,大家面面相觑,等着下面的话,张良却闷下头,没有下文了。
  众人被张良搞得莫名其妙。秦从林清楚张良这话是说给赵小云的,但是也弄不明白为什么只有上句没有下句。张良平时还是健谈的,难道今天是因为紧张所致?还是已经喝酒上头了?
  秦从林还在胡乱想着,忽然瞅见詹天朗慌里慌张走了进来,走到他身边,在他耳边轻声的说:“外面有人找你呢?”
  秦从林有些惊讶地问:“谁呀?”
  詹天朗又贴到他的耳朵上说:“就是那天跟你一起跳舞的小师妹小橙子。”
  秦从林顿时怔住了,下午电话没找到人,这下直接杀到宿舍来了。秦从林很想埋怨詹天朗几句,一看满屋子都是人,只好把话咽回去,无奈站起身,走出宿舍。
  走廊上,黄幼红背对着宿舍的大门,看着对面山上女生宿舍上上下下来来往往的人群。听到动静,她转过身来,露出一丝尴尬的笑容。
  秦从林有些不客气地问道:“你来干什么?”
  黄幼红显然没有想到大师兄是这种态度,有些结结巴巴地回答道:“我听詹师兄说,你们在给人过生日,就跟着过来看看热闹。”
  秦从林心想这詹师兄还真是多嘴多舌,忍不住一股怒气撒到了女孩身上:“我们同学过生日,你凑什么热闹?”
  黄幼红猛地遭这一顿劈头盖脸数落,不由的眼眶一红,眼泪在眼睛里打着转。
  秦从林一下意识到自己做得有些过分,但是也有些惊奇,她并不是像往常一样生气,说出那句著名的不理你了或是懒得理你的口头禅,这反倒让他不知所措。
  就在两人僵持在走廊上时,赵小云出现了。赵小云看见实验课的老搭档有些慌张地走出宿舍,很是好奇,就跟着出来了。看到眼前这一幕,来不及了解黄幼红的来历,赵小云就走到她身边,质问老同学:“从林,你怎么了,惹人家生气?”
  秦从林这才回过神来,解释道:”我没惹她,她听说我们这有人过生日,想来看热闹,我觉得不妥。”
  赵小云心想这女孩跟秦从林关系一定很不一般,便不假思索地说:“既来之则安之,有什么不妥?今天是我的生日,我说了算。”
  赵小云说完,热情地拉起小妹妹的手就往屋里走。
  秦从林一看,没辙了,只好跟在她们后面回到宿舍。
  一会儿的功夫,宿舍里已经热闹非凡。大家喝着啤酒,高谈阔论。
  看见赵小云挽着一个陌生的女孩进屋,后边跟着一脸无奈的秦从林,宿舍里顿时又安静下来了,一个个露出好奇的神态。
  胡然一看,心想糟了,人来的不是时候。他这么想着,脸上却是不失机警,满脸堆笑说道:“哟,小师妹来了。”
  不明真相的同学还以为是赵小云挽着的是胡然的朋友,班长杜建军笑着问:“老二,你哪里来的小师妹呀?”
  胡然一看误会了,赶紧解释说:“这是老四的小师妹,她叫老四大师兄呢。”
  杜建军看了秦从林一眼,问道:“是吗?这么说小师妹是老四的朋友了。”
  葛玲看看黄幼红,又转向秦从林,笑着说:“准确说,是从林的女朋友吧。”
  众人哈哈大笑起来。
  黄幼红紧依着赵小云坐着,一脸羞红,低下了头。
  秦从林看着气氛不对,赶忙解释道:“你们误会了,我跟她只是一般朋友,才认识没几天。”
  “女朋友就女朋友呗,干嘛不承认呢,害羞了?”杜建军不以为然。
  “从林脸皮那么厚,也有害羞的时候?”葛玲也在一旁帮着班长说话。
  杜建军指着秦从林说:“我看他是故意装的,他最会装神弄鬼。”
  “你别说,从林金屋藏娇,今天一推出来,我眼睛一亮,这女孩娇小美丽,清新可爱。”葛玲一副大姐派头,品头论足。
  班长书记一唱一和,其他的同学也凑起了热闹,你一言我一句跟着起哄,一时间矛头都指向秦从林和他的小师妹。
  秦从林有口难辩,他明白无论怎样解释都无济于事,只可能越描越黑,干脆不说话了。
  黄幼红这时也有点后悔冒然闯了进来,面对这么多陌生面孔的玩笑声,脸红一阵白一阵,如坐针毡一样。
  胡然一看,苗头不对,秦从林刀山火海经历多了,怎么说笑都无所谓,这小师妹毕竟还是个刚入校门的小女孩,玩笑当真了可不好办。
  想到这,胡然站了出来,同样以玩笑的口气说:“你们都别说了,再说小师妹恨不得要钻桌子底下去了。”
  胡然这么一说,大家安静下来了,不再咬住秦从林说个没完。
  秦从林一看胡然帮自己解了围,马上揪住机会说道:“今天是小云的生日,主角是小云,你们可别混淆了主次。”
  众人一听,觉得在理,再调侃这位不速之客,就要冷落女主角了。于是,这段小插曲过后,大家纷纷调转枪口,端起各色各样茶缸杯子敬起酒来,祝贺赵小云生日快乐。
  赵小云不胜酒力,架不住男同学们如潮一样的敬酒,躲到了葛玲身后。
  “男同胞们,你们能不能绅士一些。”葛玲虽说也没有酒量,但是说话很有分量。话音一落,男同学们便都绅士了,都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把目光对准了她。
  葛玲眼瞅着宿舍里其乐融融,不由地动情道:“今天很开心,大家聚在这里给小云过生日,除了菲菲,都到了。四年了,这是我们第一次聚在一起为同学过生日,我觉得很有意义。这里要特别感谢从林这么有心,把大家召集在一起。”
  秦从林听了表扬,谦虚地回答道:“应该的,这不是我们伟大的班主任魏老师为了我们所有的人都有班干部的经历,让我做了这个末代生活委员,我自然要关心一下同学们特别是女同学们的生活了,绝不能辜负老师对我的栽培。”
  “给你个芝麻大的官,你就得瑟了。”秦从林一席俏皮话,赵小云听了忍不住笑起来。
  葛玲似乎已经习惯秦从林说话的风格,不加理睬继续往下说:“从林说的对,我有时会有种感觉,就是我们男女同学之间平时沟通走动的少了点。我们寄生虫专业是全校最小的一个班,总共才12个人。”
  “是呀,号称滨大12条虫子,8条公虫,4条母虫。”秦从林补充说明道。
  “什么呀,公虫母虫,你这也说得太难听了。”赵小云尖声抗议。
  “葛玲说的对,”书记开口了,班长杜建军觉得也应该表表态度,“我们人数这么少,按理更应该很团结互助友爱,我们这方面做得不好,我这个班长要检讨反省。大家对我们有什么意义,可以畅所欲言。”
  “那我就不客气了,”一直沉默寡言的陈闽敏这时开口了,有些挑剔的说,“我觉得你们男生眼光高,不爱搭理我们。菲菲说了,我们的十大歌手之一眼睛都是朝天上看的。”
  胡然咋一听自己被女生点名批评,赶紧申辩道:“我哪有。”
  秦从林心想胡然刚才给自己解围,赶忙打圆场说:“菲菲那是错觉吧,胡然个子高,地下又没有钱捡。”
  “就是。”有好友撑腰,胡然有了底气,“依我看还是你们女生傲气,菲菲谈了几个男朋友,全是外面的,我们这一窝人愣是没有一个她中意的。”
  “那是你没有主动追人家,你追一下试试。”葛玲笑了。
  胡然赶忙摇头摆手道:“人家有男朋友,我可不敢做第三者。”
  秦从林见状笑道:“哈哈,看来我们班不那么紧密团结,就坏在你们这两个姓胡的身上。”
  这本来是一句玩笑的话,但是居然赢得大部分人的赞同。秦从林有些得意,得意之余忽地生出一计,拉开了抽屉,拿出那张明信片说道:“今天收到一封明信片,很奇怪,既没有抬头也没有落款。”
  张良一听到明信片,不由浑身一颤,第一个抢过去看。宿舍里,其他没有看过的男生都好奇地凑到张良跟前,争相传阅,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秦从林微笑地转向在场的女生,问道:“想必你们已经知道明信片上写着什么吧?”
  葛玲赵小云都不吭声,陈闽敏明知故问:“我们怎么知道你的明信片写什么?”
  秦从林心想赵小云白天都承认了,她还在狡辩,不由地哈哈大笑道:“男生们都坐不住了,而你们三稳坐钓鱼台,说明你们很知情。”
  陈闽敏小嘴一撇说:“这是在你们男生宿舍,我们可不敢放肆。”
  秦从林觉得这话也在理,只好兜出底来:“小云都承认了,你们就别抵赖了。”
  陈闽敏看了赵小云一眼,就明白了,不再吱声。
  明信片最后传到杜建军手上,看了半天,疑惑问道:“这是什么意思呀?一只狐狸一串葡萄。”
  詹天朗不假思索回答:“这还不懂吗,狐狸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是酸的。”
  “这谁不懂,可是这里面有文章,有暗指,谁是狐狸谁是葡萄,你知道吗?”杜建军眼睛打着转说。
  “这哪里看得出来?上面什么也没有写呀。”詹天朗摇摇头。
  杜建军拍了詹天朗一脑袋说:“就你聪明,脑袋长到茶叶梗上去了。”
  詹天朗脑袋大脖子细长,班长形象的一句话,逗得大伙全乐了。
  杜建军转向秦从林问道:“老四一定知道内幕,赶紧揭秘一下吧。”
  “还是书记来揭秘吧,她知道的比我更多。”秦从林卖了个关子。
  葛玲一看大伙好奇的目光又集中到自己身上,开始解释道:“前几天,小云收到一张明信片,说如果没有人爱她,那全是她的错了。我们替小云气不过,就回了这封明信片。”
  杜建军又看了看手上的明信片,琢磨道:“这么说,葡萄是小云了,那狐狸呢?”
  张良正襟危坐,听了班长的问话故作镇定。
  秦从林看了不由暗笑,抢着回答道:“我想先别着急揪出狐狸来。我们的当务之急是完成魏老师的一个心愿。”
  “你这扯到哪去了?说狐狸怎么把老师搭进来了?”杜建军一肚子疑惑,秦从林却答非所问,着急道。
  秦从林不慌不忙,简单把开学前魏老师在宿舍与他的一番长谈叙述了一遍,最后煽情说道:“魏老师很希望我们在毕业之前,班里能成几对,今天我们应该积极响应魏老师倡导的新生活运动,让这只狡猾的狐狸吃到小云这颗甜葡萄,成就班上的第一对。”
  众人一看有热闹了,齐声喊好。
  赵小云羞得脸色绯红,大喊反对。
  杜建军看着宿舍乱作一团,有些责怪对秦从林说:“魏老师的愿望是好的,但是你这种做法有点乱拉郎配,乱点鸳鸯谱。”
  班长说完看着书记,希望从她那里获得支持,没想到葛玲却是赞同秦从林的。葛玲看看赵小云又瞅瞅张良,微笑地说:“我看挺好的,狐狸葡萄挺般配的。”
  秦从林一看葛玲的态度,心里顿时明白了,不由地怪自己太笨,试了半天也没有从赵小云那获得她对张良的态度,早该想到去葛玲那打探。葛玲跟赵小云同处一室,自然明白她的心思,这么说小云是认可张良的,这就好办了。
  毕竟是班长,嗅觉灵敏的杜建军很快回过味来,立刻改变了口风说:“书记说好,那我们就以热烈的掌声有请狐狸现身吧。”
  一阵热烈的掌声过去,却不见狐狸露脸。
  胡然等不及了,一只大手抓起张良的胳膊,硬拉道:“大家都等着呢,你还坐着干嘛?”
  张良耷拉着脑袋站了起来,尴尬地笑了笑。
  众人恍然大悟。
  杜建军看是张良,满意地点点头对秦从林说:“男女主角都到齐了,现在就看你这个主持人表演了。”
  秦从林谦虚道:“班长书记都在场,哪里轮得到我呀。”
  “当初宿舍里只有老师和你,”杜建军也开起玩笑,“魏老师可是拉住你的手说了,你办事我放心。”
  “这是毛主席他老人家说的吧。”秦从林怯生生地说。
  葛玲知道秦从林一定有什么目的,看着他说:“今天小云的生日是你一手操办的,我想你心里早已经有谱了吧,接下去怎么演,只有你心里最清楚,你就不要推脱了。大家说对不对?”
  自然是一片赞同声。
  秦从林一开始其实没谱,事情发展都这个地步,他才心里有点数了。
  秦从林装作勉为其难的样子说“:既然班长书记都让我来主持,本着秉承魏老师的心愿,今天我们就一起来督促完成这道命题作业。”
  “哈哈,有些意思了,还命题作业呀。”胡然知道秦从林鬼主意已经有了,马上附和道,“快说说,什么作业?”
  秦从林环视一下宿舍,在大家期待的目光中大声说:“我所说的这道命题作业就是,我们要一起命令张良同学在大学的最后一年必须跟赵小云同学轰轰烈烈谈一场恋爱。”
  话音一落,宿舍里沸腾了,大伙鼓掌拍桌子敲打饭盆,一齐喊好。
  赵小云脸上挂不住了,大声抗议道:“恋爱是自由的,哪里可以命令人家做?”
  张良心中暗喜,但是却装出不高兴的样子,嘴里嘟囔着:“没见过这么玩的,没见过。”
  众人却不由分说,把男女主角推到了一块,纷纷举酒庆贺,气氛不亚于闹洞房了。
  秦从林见等待已久的高潮终于来了,更加卖力地说:“张良同学,你愿意娶田晓云同学为女朋友吗?”
  众人听了,捧腹大笑。
  葛玲笑得直不气腰,指着秦从林说:“从林,你这张嘴巴真能胡诌,有娶女朋友的吗?”
  秦从林不作辩解,一脸严肃,继续说:“从明天开始,上课吃饭睡觉,你们都要在一起,请大家来监督。”
  又是一阵欢呼。欢闹声引来走廊上不少过往的同学驻足探头观望。
  等宿舍安静下来,杜建军乐哈哈纠正道:“这睡觉就暂时免了吧,咱们还是学生,没有那个条件。”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