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青春校园>平凡的故事>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四章

作品名称:平凡的故事      作者:王西木      发布时间:2015-12-12 18:51:54      字数:4443

  张良寄出去的明信片很快就有了回音。同样是一张明信片,上面画着一串葡萄,下面一只狐狸仰望着葡萄,嘴角流着口水。
  第一个看到这张明信片的男生是秦从林,他是新一届的生活委员,班级的信箱钥匙他有一把,掌管着男生信件的收发。
  秦从林站在床边,饶有兴致看着这张明信片。
  胡然走了进来,见秦从林看得专注,伸过头来好奇地问:“看啥呢?这么开心。”
  秦从林把明信片递给胡然说:“你看看,这个画,有点意思。”
  胡然接过明信片,粗略地扫了一眼,问道:“这谁寄过来的,除了房间号,寄信人收信人统统没有呀。”
  秦从林反问道:“你这么聪明的人,看不懂吗?”
  胡然拿着明信片上下左右又看了一遍,摸摸脑门说:“我有点明白了,那天老三给赵四小姐寄了张明信片,说如果没有人爱她,就是她自己的错,这是人家反击了。”
  “对呀。”秦人杰一屁股坐到了床上说。
  “这么快就锁定目标了。”胡然把明信片扔到了桌上。
  秦从林坐在床上,晃动着两条长腿,不紧不慢地说:“这还不简单吗,小云是个安静的女生,外面没有多少熟人朋友,这种玩笑也只可能是咱们班的男生开的。”
  胡然点头道:“你分析得很有道理。不过,没有收信人,说明还没有查到真正的凶手。”
  “人家已经意图很明确了。”秦从林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但是不想马上点破。
  胡然低头又围着桌上的明信片转了半周看了一阵,自言自语地说:“我怎么没看出?”
  秦从林看着胡然紧锁的眉头,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笑起来。“那不是画着一只狐狸吗,咱们宿舍不就你一个姓胡的吗。”
  胡然听了,像触电一样浑身一颤,紧张地问:“你是说小云是怀疑我写的?这怎么可能呢。”
  看吓到同学,秦从林开心得露出了一排洁白的牙齿。“这怎么不可能呢。难道你不是狐狸?”
  “去你的,”胡然没有意识到对方在故意逗他,还在为自己鸣冤,“赵四真是这么想,那我就被老三害苦了,要替他背黑锅了。”
  “你应该高兴呀。”有人紧张,秦从林就越来劲,“你看她把你当作狐狸了,她其实是希望你把葡萄吃了。狐狸是聪明的,哈喇子是不会白流的。”
  胡然摇头说:“我对葡萄没兴趣。我不能背这个黑锅,我要去揭发是老三干的。”
  秦从林瞅着胡然被自己带到沟里了,不由地笑出声来。“看你急的,我逗你玩呢。赵四咋能怀疑你呢,笔迹一看就不是你的。你虽然帅,一手字却难看得不能再难看了,人家一眼就能看出来。”
  胡然这才知道被耍了一下,不过他并不生气,抓起明信片看了看,嘟囔道:“我写字有那么难看吗?”
  “有呀,跟鹰爪似的,我看了都怕。”秦从林得意笑起来。
  “去你的,”胡然踢了秦从林一脚,“管它好看不好看,不怀疑我就好。”
  “好了,不跟你扯了。”秦从林收起笑容,“今天好像就是赵四的生日,我想我们晚上给她庆祝一下,闹一闹。”
  胡然一听有热闹,马上赞同道:“你要请客,好呀。”
  “我哪有钱请客。”秦从林翻了翻空空的口袋说,“你去叫詹老七出点血。”
  “凭什么你请客老七出血呢。”胡然不满道。
  秦从林干脆利落说道:“老七是大款呀。”
  胡然想了片刻,摇头说:“要老七出钱不容易吧。”
  秦从林鼓劲道:“所以要你命令他呀。”
  胡然嚷道:“我哪能命令他。”
  秦从林马上恭维道:“你是校园十大歌手呀,是名人。我知道你给老七介绍了不少茶叶买主,你的话他不可能不听。”
  “我干嘛要叫他出血,给你拍赵四马屁,让你出风头。”胡然听了很开心,却不上当。
  “我也不是为了自己呀。”秦从林争辩说,“魏老师不是让咱们促成班上能成几对吗,我们晚上就趁小云生日高兴之际,让老三这只真正的狐狸吃到赵四的葡萄。”
  “你这话好有意境哦。”胡然一脸坏笑问道,“你说赵四的葡萄是紫色的还是红色的呀?”
  秦从林知道这家伙联想丰富,正色道:“你别想歪了。”
  胡然收住笑容说:“老三喜欢赵四我们都知道,这赵四对老三是啥想法我们不清楚呀。你有啥好想法?”
  “不管这些,”秦从林也没有想好,“到时候聚在一起,我们一起伺机行动,鼓动老三大胆表白就是了。”
  胡然一拍秦从林肩膀,大声说:“好,现场发挥是你的强项,我支持你。”
  秦从林继续说道:“一会我去一趟女生宿舍,叫她们晚上一起来咱们宿舍。你和老七负责采购,买点花生瓜子和啤酒。”
  胡然问:“要不要准备生日蛋糕?”
  秦从林想了想,说道:“我看不要了,老七会心疼死的,再说老三不就是最大的生日蛋糕吗。”
  “哈哈,你的想法太妙了。”胡然又拍起手来,随后手掌在桌上一横,做了个切蛋糕的动作,“到时我们就把老三送到赵四的蒸板上,让她把老三卸成八大块。”
  两人正商量着,忽听楼下有人高喊秦从林电话。秦从林一听,兴奋的脸庞一下僵住了。
  胡然一看秦从林脸色变了,警觉地问道:“你的电话,又是那个外文小师妹吧?”
  除了黄幼红还能是谁?那天舞会后胡然说的那番话虽然有点耸人,但是细想一下还是有点道理。既然对人家没有太多意思,干脆就少去碰人家。小女孩的意思你哪里猜的透呢?
  胡然看秦从林陷入沉思,赶紧劝告道:“你要是真不想跟她谈恋爱,就不要再去惹她了。”
  秦从林听了点头道:“那你去说我不在。”
  秦从林推掉了电话,也不敢在宿舍久留,正好趁此机会去一趟女生宿舍,于是简单收拾了一下,匆匆下了楼。
  女生宿舍就在对面的小山上,占据着全校风景最佳的位置。里面可以俯瞰美丽的校园,向外远眺是一望无际湛蓝的大海,海上船帆点点。
  秦从林敲门进去的时候,胡菲菲背着门在照镜子,赵小云还穿着睡衣正从上铺爬了下来。
  赵小云落地了,笑着说:“我们的大管家来了,给我们送粮来了。”
  秦从林笑嘻嘻地问:“是呀,你们是不是特别巴望我来呀。”
  胡菲菲一边梳头一边笑道:“我们又不缺粮食,应该是你是不是特别想借这个机会上我们女生宿舍吧。”
  “我才不愿意呢,上个楼还得登记半天,麻烦死了。”秦从林装出一脸不开心的样子。
  胡菲菲梳完头,又拿着一只画笔描着眉毛说:“山上风景独好,当然不能让你们男生到处乱窜。”
  秦从林看着胡菲菲在脸上忙着不停,开玩笑道:“菲菲,你这打扮得花枝招展,又是要去约会吧。”
  “你就这样形容菲菲呀。”赵小云乐道。
  胡菲菲讽刺道:“他语文学的太好了。”
  秦从林一点不谦虚,接过话说:“哈哈,我就是语文学的好。菲菲,你这是要出门吗?”
  赵小云反问:“还用问吗?”
  秦从林想起正事,赶紧对胡菲菲说:“晚上我们准备在男生宿舍聚一下,给小云庆祝一下生日。”
  “哟,你们怎么搞突然袭击呀,”胡菲菲惊叫起来,“我晚上都跟人约好了。”
  “推掉就是。”秦从林说得很轻巧。
  胡菲菲有些为难,连忙说:“推不掉呀。小云,不好意思哦。回头我给你买个生日礼物。”
  “你忙你的。”赵小云很大方。
  胡菲菲拥抱了一下室友,嘱咐说:“我要走了,把空间留给你们,你们好好聊哦。”说完拎着小包,开门走了。
  赵小云有些好奇地问:“你们怎么知道我生日呀?”
  “张良知道呀,他一直惦记着你的生日呢。”秦从林看着屋里只剩下他们俩,找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
  赵小云马上警觉地问道:“这么说,明信片是张良写的了?”
  秦从林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问道:“什么明信片?”
  赵小云坐了过来,问:“你不知道吗?”
  “我真不知道呀,明信片怎么了?”秦从林一脸茫然的样子。
  赵小云仔细看着秦从林,忽然笑起来。“你不用装了,我才不信你不知道。张良写了一张明信片,嘲笑我没人要。“
  秦从林见隐瞒不住,便顺着赵小云的话问:“你这么确定是张良写的。”
  赵小云点头道:“我们四个女生经过分析,字迹比对,一致认定是他干的。”
  秦从林竖起拇指,夸张地称赞道:“你们简直就是福尔摩斯,破案水平太高了。”
  赵小云不屑地说:“这还用福尔摩斯来破案吗?”
  秦从林问道:“今天我们也收到一张明信片,那一定是你画的吧。”
  “那是菲菲的主意,闵敏画的。”赵小云噗嗤一声笑了,半点不隐瞒。
  秦从林一脸严肃地说:“既然你们知道是张良干的,收信人就要写张良呀,搞得胡然紧张的半死,以为给张良背黑锅了。”
  赵小云有些好奇,问道:“是吗,他怎么会以为我们怀疑他呢?”
  秦从林解释说:“你们不是画了只狐狸吗,他姓胡呀,他以为你们这是含沙射影呢。”
  “你们真好笑,姓胡就是狐狸吗?”赵小云忍不住笑起来。
  秦从林附和道:“哈哈,他就一根筋。”
  赵小云停住笑,盯着秦从林说:“不对吧,一定是你把他往沟里带。”
  “你怎么能这样说我呢,我可没那么坏。”秦从林一甩头,否认道。
  “我猜想一定是你,我们一起合做实验这么久了,你那点小聪明我还不知道。”赵晓云不信。
  “谢谢你这么看得起我。”秦从林只好点头承认。
  赵小云起身找出那张明信片递给秦从林,说道:“说实话,我们一开始也怀疑过别人,但没有人怀疑胡然。”
  秦从林接过来,看也没看就问:“是吗?”
  赵小云分析道:“胡然那么帅,又是校园十大歌手,整天都是跟外系的人玩在一起,对我们都不怎么搭理,怎么可能写这东西给我们。”
  “你们可能误解胡然了,”秦从林听了,赶紧为好友辩护道,“他还是很热心的,今天张罗你的生日,他也是很卖力的。”
  赵小云有些惊讶问道:“是吗?”
  秦从林点头说:“是呀,他和詹天朗负责采购食品,他这人外冷内热。”
  赵小云沉默了片刻说:“我总感觉他跟我们好像不是一条道上的人。”
  秦从林有兴趣了,问道:“那谁跟你是一条道上的呢?”
  赵小云不作正面回答,看了秦从林一眼说:“反正你也不是。”
  秦从林一看是机会,顺着女孩的话说:“是呀,我和胡然都属于那种学习不用功的人。我觉得张良书读得那么好,应该是你那条道上的人吧。”
  “我自己都不过生日的,今天你们这是怎么了,干嘛想着给我操办生日呢。”赵小云没有回答,转了话题。
  “是这样,这不是魏老师体恤民情吗,提拔我做了生活委员,”秦从林振振有词,“生活委员顾名思义就是要照管班上同学特别是女同学的生活,所以本委员新官上任第一把火,就烧到你身上了。”
  “这理由太冠冕堂皇了,我怀疑这里会不会有什么阴谋呀。”赵小云来回摇着头。
  秦从林清楚他嘴里的大道理没有人信,自己之所以这么卖力为赵小云庆祝生日,除了明着是想成全她和张良的好事之外,暗里还有一个实验课的原因。由于学号紧连着,一入学的每次实验课他们都是一组;后来变成自由组合了,他们也习惯了在一组。这让喜欢赵小云的张良耿耿于怀。
  秦从林想到这,有点动情地说:“你刚才提到我们一起合作实验那么久,其实我知道每次实验都是以你为主完成。我贪玩,实验前几乎都没怎么没有预习过,只能给你打下手。现在,马上就要毕业了,给你庆祝这大学里最后一个生日,算是这些年对你给我的帮助表示感谢。”
  赵小云听了点点头,满意地说:“这个理由听上去,倒还合情合理。”
  秦从林追问道:“没有阴谋吧?”
  赵小云被问得有点不好意思,过了一会才干脆地说道:“有人出钱为我庆祝生日还不好,有阴谋也不怕,难道你们还能把我卖了。”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