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青春校园>平凡的故事>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三章

作品名称:平凡的故事      作者:王西木      发布时间:2015-12-11 19:23:44      字数:4352

  胡然极具感染力的模仿逗乐了在场所有人。
  欢笑过后,秦从林邀请蔡丽丽跳舞,临走时他对着胡然张良使了一个眼色,小声说:“你们俩要好好表现哦,小橙子交给你们了。”
  秦从林带走蔡丽丽,是想给胡然张良他们创造机会。秦从林嘴上说要把黄幼红介绍给胡然张良,其实他是清楚的。张良心有所属,是不能指望的。胡然才是他的真正目标,胡然的帅气相信一定能迷倒小女孩,这回黄幼红没有不喜欢的道理了。秦从林突然想到把黄幼红介绍给胡然还有一个更深层次的缘由,那就是胡然现在正在跟女老师玩暧昧,作为胡然的同班同宿舍的最好的同学兼朋友,秦从林觉得自己有义务把他从泥潭中拉出来,而黄幼红是他移情别恋的不错人选。
  胡然对秦从林的意图心知肚明,但是他并不领情。相反,胡然似乎一开始就看出了一些端倪,等秦从林身影在舞池中消失了,胡然转头问黄幼红:“你大师兄为什么叫你小橙子,你的名字里也没有这个意思呀。”
  “他就爱胡说八道。”黄幼红撇撇嘴说。
  胡然故作沉吟状说:“哦,你算幸运了。”
  “为什么?”黄幼红听了很有兴趣。
  胡然见事情正朝着自己的设想发展,便继续往下说道:“小橙子是我见过的你的大师兄取过的外号里最好听的外号了。”
  黄幼红问道:“他专爱给人去外号?”
  胡然煞有其事地说:“那多了去了,而且他最爱给女同学取外号,什么赵四小姐呀,胡汉三呀。”
  黄幼红露出惊讶的表情:“女生取胡汉三?”
  胡然添油加醋说道:“是呀,人家女孩子长得很漂亮的,他硬是给人去这么个凶神恶煞的外号。”
  黄幼红皱着眉头说:“真恶心。”
  张良书卷气更重,不明白胡然用意,看着胡然这样攻击同学,站出来辩解道:“你别听胡大师兄乱说,很多外号其实是他们俩共同的杰作,不能全部栽赃到你的大师兄头上。”
  黄幼红不听张良解释,顺着胡然的话说:“坏事总少不了他。”
  “你说的太对了。看来你对他很了解呀,以后远离他一点。”胡然有些得意了。
  黄幼红这回却没有更激烈的反应了,很平静地回应道:“他也就是嘴巴上说说而已。”
  胡然心里有数了,诋毁起不到作用,这女孩八成是对秦从林有意。
  胡然正思忖着怎么回答黄幼红的话,张良在一旁有些着急道:“老二,老四叫我们好好表现,你这样罗里吧嗦干嘛,还不请小橙子师妹跳舞呀。”
  黄幼红一听,慌忙推脱道:“我不会跳。”
  “我们可以教你呀。”张良似信非信。
  “我笨,学不会。”女孩依旧摇头。
  “学跳舞很简单的,女生跟容易。我来教你吧。”胡然听着女孩推来推去,很绅士做出邀请的动作。
  黄幼红还是婉拒道:“我学不好的,你们叫别人吧。”
  秦从林蔡丽丽跳了几支舞回来,看见胡然黄幼红他们仍然站在原地,便朝胡然责怪道:“你们怎么回事,我们都跳了好几曲,你们还在边上看热闹呀?”
  “哈哈,这要问你的小橙子师妹了。”胡然笑起来。
  秦从林问黄幼红:“是吗,干嘛不下去呢?”
  黄幼红扭捏道:“我不会。”
  秦从林似乎不信,说道:“不会可以学呀。”
  黄幼红摇头说:“学不会。”
  秦从林笑道:“大学都能考上,还有学不会的。”
  黄幼红娇嗔说:“就是学不会。”
  舞曲声又响起了。趁着众人注意力集中在黄幼红身上,詹天朗不失时机邀请蔡丽丽走了;胡然见状,对张良使了使眼色,两人也都闪身去边上邀请舞伴跳舞了。只剩下秦从林和黄幼红。
  秦从林又问了一句:“怎么不下去学呢。”
  黄幼红有些不耐烦说:“不是说了,学不会。”
  秦从林心想哪有学不会的道理,找了个台阶说:“你跟他们第一次见面,可能不好意思,要不我先教你,等你会一点再让他们带你跳。”
  黄幼红歪着头想了一阵,点头了。
  舞池里,秦从林搂着黄幼红,随着音乐翩翩起舞。秦从林正视着前方,黄幼红脸色微红,避开秦从林的目光。
  跳了半曲,秦从林感觉到黄幼红并非她自己形容的那样不会跳舞,便问道:“你会跳舞呀。”
  黄幼红羞涩点点头,回答说:“只会一点点,以前只跟丽丽跳过一两次。”
  秦从林一听,马上说:“那下一曲,你跟他们跳吧。”
  黄幼红摇摇头,红着脸说:“我跟他们不熟呀。”
  秦从林微笑道:“跳一下就熟了。”
  黄幼红仍是摇头拒绝道:“我不习惯。”
  秦从林的眼睛离开了舞伴,环顾左右,忽然看见舞池中陶醉的蔡丽丽,心想这一对好姐妹性格却是完全不一样,于是很有感触地对黄幼红说:“你太矜持了。你看丽丽多好呀,活泼大方。”
  “你是不是喜欢丽丽呀,我看她也挺喜欢你的。”听着男生夸赞闺蜜,黄幼红不免有些失落。
  秦从林目光又回到黄幼红脸上,仔细打量道:“你也开始胡说了,我哪里会喜欢她。”
  黄幼红躲开了秦从林的眼光,问道:“那你干嘛要先请她跳舞。”
  秦从林解释说:“我这不是要带个头吗。怎么,你吃醋了?”
  “我才懒得吃醋。”黄幼红露出不屑的表情。
  “呵呵,”秦从林干笑一声,继续说道:“我也是把机会留给你呀。怎么样,我这两个同学,你喜欢哪一个?”
  黄幼红不吭声了,脸上露出不开心的神情。
  五颜六色的灯光下,秦从林突然觉得黄幼红这撅嘴的模样反倒更可爱了。胡然见了一定会喜欢的,他天生就喜欢有些小资的女生。
  转了几个圈,黄幼红仍是闭着小嘴,秦从林忍不住追问道:“你倒是说呀,喜欢哪一个?”不等女孩回答,便想当然地说,“我觉得你可能会更喜欢胡师兄,他长得帅,歌又唱的好,喜欢他的女孩跟在他屁股后面一大堆。”
  “你又说脏话,我不理你了。”黄幼红没有理会前面一大堆赞美的话,却抓着最后一句话计较起来。
  “好了,我不说了。”秦从林愣了一下,继续追问道:“我只要你回答,喜欢谁?”
  “你自己不会想吗?”黄幼红一歪头。
  秦从林摸不清女孩心思,忙于解释道:“我哪里知道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类型的人,胡师兄张师兄各有千秋。”
  黄幼红看着秦从林一副认真的模样,若有所思说道:“我也不知道呀,以前我喜欢一种类型的,但是现在可能变了。”
  “是吗,小女孩的心思说变就能变吗?我有点不信哦。”秦从林没能明白。
  黄幼红听了,突然大声说道:“你就是个混蛋。”
  “你怎么了,说的好好的怎么发脾气了。”秦从林愣了,着急问道。
  黄幼红很快恢复了原来的音量,懒懒地说:“没怎么了,就是懒得理你。”说完,突然一松手,撇开秦从林,走出了舞池。
  秦从林追了过来问:“我哪里又得罪你了。”
  “你没得罪我。”黄幼红头也不回,往舞池外面走去,“以后你别再在我面前谈给我介绍男朋友了,行不行?”
  秦从林纳闷道:“为什么呢,你不是都答应得好好的吗。”
  黄幼红不快地说:“不为什么,我还小,不想这么早找男朋友。”
  蔡丽丽詹天朗早已经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两人有说有笑,像是一对老朋友。
  看着黄幼红秦从林一前一后走回来,蔡丽丽好奇问道:“小红,你们怎么不跳了?”
  黄幼红简单的回答道:“不想跳了。”
  这跟没回答一样,蔡丽丽笑着问:“是不是大师兄又胡说八道了。”
  “你可别冤枉我哦。”秦从林急忙说。
  黄幼红用手扇着脸,掩饰道:没他什么事,就是不想跳,天太热了。
  蔡丽丽听了,马上转头对詹天朗说:“詹师兄,你能不能去小卖铺买几瓶可乐给我们解解渴呀。”
  詹天朗很痛快答应了一声,乐滋滋跑开了,不一会拎着四支可乐瓶回来,分发下去一人一瓶。刚喝几口,胡然张良也回来了。
  “老七,你也太小气吧。我和老三没有可乐呀。”胡然见状,很是不满。
  詹天朗尴尬一笑回答道:“我身上钱不够。”
  张良叫道:“你钱不够,谁信呢。谁不知道你是班上的小财主呀。”
  詹天朗拍了拍口袋说:“今天真没钱了。”
  胡然张良哪里会轻易相信,一块上去抱住詹天朗,开始搜身。
  秦从林站在一旁怡然自得喝着可乐,一边观战一边对两位女生解说道:“詹师兄家里有一整片山的茶园,每次来学校都带很多茶叶来卖,是我们名副其实的土财主。他们这是打土豪分田地呢。”
  说话间,胡然搜到一张十元的钞票,高举过了头顶炫耀说:“好你个老七,还想蒙混过关。师妹们,你们想吃什么尽管说?老七请客。”
  舞会结束了。
  送走女生,秦从林马上问胡然:“你觉得这个小橙子不错吧。”
  胡然点点头说:“还行吧,长的有点像日本小女生。”
  “喜欢吗?喜欢的话我帮你们撮合撮合。”听到赞扬声,秦从林一下来劲了。
  胡然看了秦从林一眼,警惕地说:“你想干什么?赚老三的粮票,又盯上我了?”
  秦从林白了胡然一眼,不屑道:“真稀罕那几斤粮票?我觉得你们两挺合适的,才替你们撺掇。”
  “凭什么说我们俩合适?就算是合适也要你情我愿呀。”胡然一摇头。
  秦从林不明白胡然话里含义,问了一句:“你不愿意?”
  胡然不紧不慢说:“先不说我不愿意,你得先问问你的小橙子乐意不?”
  “这事肯定得男孩子先表态呀,女孩脸皮薄。”秦从林很是着急。
  胡然笑道:“我乐意不乐意不管用的。”
  秦从林开始吹捧道:“你这么高大英俊潇洒还这么不自信。”
  “那也不能啥人面前都盲目自信吧。”胡然听了很是受用,但是思路还是很清晰。
  “你这说得有点深奥,我不懂。”秦从林听出话里有话。
  胡然停下脚步问:“你是装不懂吧?”
  秦从林见胡然一本正经下来,问道:“你什么意思?”
  胡然不想打哑谜了,直截了当问:“你喜不喜欢小橙子呢?”
  秦从林思考了几步路,说:“要说不喜欢,那不是真心话。只是我把她当成一个可爱的小妹妹,是兄长对妹妹的那种喜欢。”
  胡然不置可否点头道:“这么说,你是不爱她的。”
  秦从林还是不知道胡然葫芦里装了什么,回答道:“那是自然,不然我介绍给你干嘛。”
  “我看小橙子很喜欢老四的,老四倒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要把她介绍给老二老三。”詹天朗这时候插话道。
  “你这话也太难听了。”张良拍了詹天朗一脑袋,“不过,我先申明,我没有兴趣。”
  秦从林接过张良的话说:“我也知道你没有兴趣,所以重点把她推销给老二。”
  “拿我当老二陪衬呀。”张良一听,不高兴了。
  胡然安慰道:“老三你别心里不平衡,我们都是陪衬,都是替老四垫背的。”
  詹天朗附和道:“我看也是。”
  秦从林叫了起来:“好呀,你们三儿合起来欺负我。”
  “老四,啥也不说了。我就问你一句,你爱不爱她?”胡然问道。
  “爱谁呀?”秦从林明知故问。
  “别装蒜。”胡然严肃地说,“我可警告你,如果你真的只是喜欢她,还没有爱上她,那么请你远离她。人家还是涉世未深情窦初开的小孩子,别到时搞得人家寻死觅活的。”
  “你这未免也说得大严重太离谱了吧。”秦从林不由得露出紧张的神态。
  “老二,你这话说的有模有样,好像你是过来人一样。”张良在一旁笑起来。
  秦从林一听这话,马上恢复了常态,忍不住质问道:“就是呀,你又没恋爱经验,你凭什么这样说人家?”
  胡然指着脑袋,很自信地说:“恋爱是不需要经验的,要的是智慧。”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