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青春校园>平凡的故事>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一章

作品名称:平凡的故事      作者:王西木      发布时间:2015-12-11 12:36:08      字数:4323

  不知不觉开学一个多月了。国庆一过,南溪的天就加快了凉快的步伐,变得有点冷了。然而南方的滨海依然是秋高气爽,这是最好的季节。
  秦从林打完球,穿着短裤背心回到宿舍。宿舍里只有老三张良一个人,正趴在桌上写明信片,写着写着,忍不住笑出声来。
  秦从林放下刚端起的脸盆,靠过去,一把抢过明信片,问道:“写什么呢,还能把自己写乐了。”
  张良急的站起来,要抢回明信片。
  秦从林一边躲闪,一边高声念道:“小云,祝你生日快乐!如果没有人爱你,那完全是你的错。”念完,把明信片扔在桌上,“老三,你这不是有病吗?这边祝小云生日快乐,那边用这种恶毒的话言呛人家。”
  张良嘿嘿笑道:“我没有署名,她不知道是谁写的。”
  秦从林指了指张良,摇了摇头说:“你这家伙,恶作剧。不过,你这笔迹人家查很容易查出来的。”
  张良看来早有思想准备,说道:“就是故意逗逗她。查出来她也不能拿我怎么地吧?”
  “哦,我明白了,你这就是要让她察觉到。老实交待,你是不是看上人家了?”秦从林猛然反应过来。
  张良摇了摇头,回答道:“没有哦,你可别乱说。”
  秦从林嘻嘻笑道:“不对吧,那次喝醉酒,你可是当着很多舍友的面把你心里的秘密说出来了。”
  张良脸色一变,争辩道:“酒后的话你也信。”
  秦从林知道张良想抵赖,大声说:“酒后的话才信呢。”
  胡然从外面走进来,听见室友在争论,很关心地问:“你们又在讨论喝酒呀。”
  秦从林拿起明信片,递给胡然说:“你就惦记着喝酒。你看看这个?”
  胡然仔细看着明信片,许久才说话:“老三,你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呀,又是祝福又是嘲笑。”
  没等张良开口,秦从林抢着说:“我以为这是老三喜欢上赵四小姐了。”
  张良从胡然手里抢回明信片:“老四胡说八道,我才没有这个意思呢。入学第一个学期,我们三个一起发过誓,大学四年不许谈恋爱的。”
  “我死之后哪管洪水滔天。”秦从林没有接张良的话,冷不丁冒出一句名言,“老二,这话是路易多少说的。”
  胡然一下懵了,笑道:“我管他路易多少,我只知道路易十三是好酒。”
  “你就知道酒。”秦从林也乐了。
  胡然摸不清头脑,问道:“我们在说恋爱的事,你扯出路易老人家来干什么?”
  “记起来了,是路易十五。”秦从林一拍桌子。
  “你这一惊一乍的,干嘛?”张良吓了一跳。
  秦从林笑嘻嘻对张良说:“我借用路易十五老先生的话想劝告老三。”
  张良奇怪道:“人家可是法兰西国王哦,你用他劝我啥?”
  秦从林学着话剧舞台说话的语气说道:“爱情来了,洪水也挡不住。老三,你大胆去恋爱吧,我和老二不反对的。是不是,老二?”
  还没等胡然表态,张良抢着说:“我才不上当呢,你们俩都居心叵测,算计我的饭票呢。”
  胡然骂道:“没良心的东西,得到了美人,还心疼那点粮票?”
  张良摇着头说:“关键是没得到呀?”
  秦从林心里确定了,张良确实是喜欢赵小云的,于是说:“心里话说出来了吧!”
  胡然跟着哈哈一乐说:“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
  张良害羞地干笑了一声。
  秦从林看了胡然一眼,像是征求他的意见:“这样吧,我们帮老三抱得美人归,老三得按誓言规定,给我们一人半个月的饭票。”
  张良问:“都给你了,我吃什么?”
  秦从林笑着说:“你可以食美人鱼呀,饿不死你的。”
  三个人哈哈大笑起来。
  笑声还没有停息,詹天朗走进宿舍,一见秦从林就大声嚷嚷道:“老四,你耳聋了,楼下叫你听电话呢。”
  秦从林不太相信,大学三年多了,好像从来没有听过电话,他有些怀疑问了一句:“真的找我的吗?”
  秦从林话一落,胡然抢着说:“应该是真的吧,我今天都听到三回了,叫你听电话。”
  秦从林一边疑惑着,一把开玩笑说道:“是吗,难道有女神眷顾我了?”
  “那好呀,这我饭票省了。”张良高兴起来。
  “想得倒美。”秦从林白了张良一眼。
  看见秦从林还在磨蹭,詹天朗急了:“你倒是快去呀,别值班大爷不耐烦把电话挂了。”
  秦从林这才急匆匆朝楼下冲去。
  电话是黄幼红打来的。秦从林记得没有告诉过她住哪呀。男生宿舍这么多栋,找到哪一栋还容易些,可是房间号她居然也找到了,看来这小橙子不简单呀,可以去克格勃工作。
  秦从林听完电话,抓紧冲了个凉,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就赶去校门口赴女孩的约。
  黄幼红早早到了,站在校门口,朝着秦从林要来的方向张望。
  秦从林却走了另外的一条道,他轻手轻脚从黄幼红的身后走过来,走到跟前,突然大叫一声:“小橙子。”
  黄幼红吓了一跳,回头看见秦从林,脸红道:“你吓死人了。怎么从后面窜出来了?”
  秦从林很得意,指着前面的路说:“你就以为我一定要走这条道呀。”
  “你讨厌,我不理你了。”黄幼红尖叫起来。
  秦从林总算明白了,不理人只是女孩的口头禅,不用理会。想到这,问道:“听说你打了好多个电话?”
  “谁说的?”黄幼红脸又红了。
  印证了室友的话,秦从林面无表情说道:“我听室友说的,今天好多电话找我。”
  黄幼红不肯承认,抵赖道:“可我只打了一个。”
  秦从林会心一笑,问道:“是吗,那还会有谁找我呢?”
  黄幼红眼望前方说:“你女朋友多呗。”
  秦从林赶紧申明道:“我哪有女朋友。”
  黄幼红摇头说:“鬼才信呢。”
  秦从林重申道:“真没有。”
  黄幼红背着双手,看着前方说:“你用不着解释,像你这张嘴巴,一定骗了不少女孩吧。”
  “那我有必要跟你解释了。”秦从林急了。
  黄幼红捂住耳朵说:“我不听。”
  秦从林大声说:“不听也要解释,不然受冤枉了,我茶饭不思。”
  黄幼红这才转过脸,跟秦从林对视一小会儿,含羞道:“真的吗?”
  秦从林很认真地回答:“真的。”
  “那我就信了吧。”黄幼红咯咯笑了。
  秦从林还是不满意地说:“信的太勉强了。”
  两人沿着校园的林荫大道,一边并排散着步,一边你一句我一句斗着嘴。
  斗完了嘴,秦从林突然想起上一次见面还是开学之前,那时黄幼红还不是正式的校友呢。开学都一个多月了,反倒是没见面。于是,他问道:“好久没见到你了,忙啥呢?”
  黄幼红嘴里略带着生气的口吻说:“你一点都不记得人家,不关心人家,现在才问这话。”
  秦从林听出了话里有一丝责备的意思,赶紧找了个理由说:“刚开学,手上的事情特别多。这不刚忙完,正想起你了,正想着去找你呢,你电话就来了。”
  黄幼红一听,相信了,高兴地说:“其实,也不怪你的,早几天你要找我也找不到的。”
  秦从林心想这女孩还真好骗,这么简单就搪塞过去了。听了黄幼红的话,他又有些好奇地问:“为什么找不到你呢?”
  黄幼红看了秦从林一眼说:“你真笨呀,我们新生去部队军训去了,才回来的。”
  秦从林恍然大悟道:“哦,我把这茬给忘了。呵呵,一个月风吹雨晒,很辛苦吧。”
  “就是呀,你看我都黑了,是不是很难看呀?”黄幼红一下哭丧起脸来。
  秦从林停下脚步来侧身仔细看了看黄幼红,回答道:“还好了,女孩子黑点也不错,黑是健康色,更好看,男人看了你都会喜欢的?”
  黄幼红被看得不好意思,害羞地说:“是吗,都会吗?”
  秦从林眼睛依然停留在黄幼红脸上,点点头说:“都会。”
  黄幼红捂着脸说:“你乱说吧,只是讨女生欢心吧。”
  秦从林漫不经心应道:“没有。”
  黄幼红放下手,问道:“那你说的男人都喜欢,包括你吗?”
  秦从林回答道:“我也是男人呀。”
  “是吗?”黄幼红追问了一句。
  秦从林狡黠一笑说:“不信吗?我都住了三年多男生宿舍,难道你还要检查吗?”
  黄幼红脸一红,气愤道:“你又胡说八道,懒得理你了。”
  秦从林一看黄幼红上他当了,更来劲了:“我冤枉呀,你不是质疑我是不是男人吗?”
  黄幼红急了,申辩说:“我哪里是质疑你这个,你坏蛋故意给人家下套,我是问你男人是不是喜欢黑一点的女生。”
  “我哪里下套了,我都顺着你的话说。”秦从林暗自得意。
  “不跟你说这些,没个正经话。”黄幼红脸红到了脖子。
  秦从林一看,点到为止吧,人家还是个小女孩呢,再逗下去可能要真急了,于是说道:“那换个话题吧。”
  黄幼红马上同意说:“好呀。”
  秦从林想了想,问道:“那说什么呢?”
  “你想呀。”黄幼红简单把问题推给对方。
  秦从林摸着脑袋想了想说:“我想不出要说什么。”
  黄幼红笑起来说:“还有你想不出的。”
  “我又不是百科全书,”秦从林也跟着乐,“你这么抬举我呀。”
  黄幼红开心了,背着手轻晃着身子说:“是呀,谁叫你是大师兄呢。”
  秦从林点头说:“那倒是,比你多吃了几年食堂的饭。”
  黄幼红听到这话,马上反驳道:“这个倒未必吧,我们家就在学校,我从小就吃食堂的饭,吃食堂我可比你吃得多。”
  “这么说,你住学校的时间也比我长,我该改叫你师姐了?”秦从林又没正经了。
  黄幼红听了很受用,抬头望着天,调皮地说:“你愿意叫也可以呀。”
  秦从林假装呸道:“你想得美呀。你吃的再多住的再长,也是我的小师妹。”
  “你还那么较真呀。”黄幼红咯咯笑。
  秦从林认真的样子道:“不较真不行呀,不然辈分乱了。”
  黄幼红又望了望天空,太阳已经下山了,天空中散落着一片一片绚丽的彩霞,欣赏了一会儿空中的美景,她低下头说:“好了,不跟你聊了,我要回家吃饭。”
  秦从林有一种请女孩吃饭的冲动,但一想自己囊中有些羞涩,便很快打消了念头,说道:“你看我一介穷书生,也没有办法请你吃饭,等以后我赚钱了再请你。”
  黄幼红咯咯笑着说:“那我要等到什么时候呀?怕是等不到了。”
  秦从林拍拍胸脯说:“这一天会很快的,还有不到一年就要毕业参加工作了,一工作就有钱请你了。”
  黄幼红一瘪嘴说:“那时都不知道你去了哪儿,还会不会记得我了。”
  秦从林嬉笑说:“我还能去哪呢,到哪了都逃不出你的手心。”
  “我可不是如来佛。”黄幼红回答道,“不过,你有这个心我就很感谢了,我想今天还是先回家吃我妈妈煮的饭吧。”
  秦从林顺水推舟道:“也好,我就不跟你客气了。”
  黄幼红恋恋不舍挥手告别道:“拜拜。”
  秦从林又想起了一件事,说道:“你等等,晚上我们灯光球场有个舞会,你要不要参加。”
  黄幼红眨了眨眼睛说:“我不会跳舞呀。”
  秦从林心想这不是什么问题,脱口说道:“来了有人教你的。”
  黄幼红顽皮一笑,问道:“有你吗?”
  秦从林很爽快地说:“我也可以教的。”
  黄幼红想了想,想起了闺蜜,于是问:“那,我可以叫上丽丽一起来吗?”
  “可以呀。我们正好僧多肉少呢。”秦从林一乐。
  黄幼红沉下脸说:“你又胡说八道了,懒得理你了。”
  黄幼红走出几步,秦从林在身后大声说:“晚上8点开始,记得穿漂亮了一点,我还要给你介绍男朋友哦。”
  黄幼红头也不回说道:“不理你了。”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