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青春校园>平凡的故事>第三十章

第三十章

作品名称:平凡的故事      作者:王西木      发布时间:2015-12-10 18:15:29      字数:3640

  一进办公室里,高明就直截了当让舒大堤把昨天发生的事情讲述出来。
  舒大堤早就预料到这个结果,轻描淡写地说:“没什么,就是跟项武从省城叫来的二十九中踢了一场球。”
  高明很了解舒大堤的性格,你越是严厉他反倒越是不听话,所以口气尽量缓和道:“知道现在全校都知道了吗?”
  舒大堤当然知道,但是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谁嘴巴这么长呀?”
  高明示意学生别激动,批评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舒大堤不乐意了,争辩道:“我们又没干坏事。”
  “可这也不是什么好事呀,输了比赛伤了人,得不偿失呀。”高明并不想给学生多少压力,只是好奇地追问,“说说,怎么就跟项武杠上了。”
  提到项武,舒大堤就不舒服,愤愤道:“他太狂了,把我们说得一钱不值。我看不惯,就跟他提出来比试。”
  高明追问道:“为什么就你看不惯呢?这学期以来,你看不惯的事情很多嘛。华老师摸底考试题目难一点,你看不惯,交白卷。你知道现在华老师当我面叫你什么吗?叫你舒铁生,我听着都难受。”
  “他爱叫那是他的事。”舒大堤毫不在乎。
  “你是交白卷的人吗?”高明追问道。
  舒大堤不吭声。
  老师继续说:“这回又看不惯项武了。项武是大城市的人,妈妈又是大干部,说话口气大一点,犯得着跟他一般见识吗?”
  舒大堤嘟囔道:“当时实在是气不过。”
  “主要还是你思想根源有问题。”老师开始说教了,“我注意到你最近这段时间,变化很大。你有自己独立的思想,独特的见解,这没有错,但是你毕竟还只是一个中学生,中学生的主要任务是学习知识,考上好的大学。现在我给你的忠告就是读点书,少想点事。能做到吗?”
  舒大堤对高明老师还是很尊重的,加上老师并没有很严厉地批评他,他只好认错一样的回答道:“我尽量吧。”
  见到舒大堤服软,高明顺势吩咐道:“回去,你写一份深刻的检讨书来。本来我是想在班上批评教育你一下就好了,但是学校这次要抓你这个典型,要你在全校师生面前做出深刻的检讨。”
  舒大堤显然没有料到处罚这么严重,不满道:“这样太小题大做吧。”
  高明不容分说:“你回去准备检讨吧。对了,你回到教室去把项武叫到我办公室来。”
  舒大堤低着头回到班级回到座位上。
  所有同学的目光都跟着这个垂头丧气的同学。秦人杰齐一秦云虎马上围了过来。
  “怎么样?老牛。”秦人杰关切问道。
  “回来写份检讨呗。”舒大堤看上去满不在乎。
  齐一一脸疑惑问道:“这么轻松过关了?”
  舒大堤苦笑道:“轻松吗?要在全校大会上做检讨。”
  齐一吐了吐舌头,这确实出乎了他的意料。
  秦云虎那只没受伤的右手拍了拍舒大堤说:“都是我害了你。”
  项武在一旁听了,很是诧异,踢球也要在全校大会上做检讨,简直是亘古未闻。他忍不住大声说:“屁大点的事,也要做检讨,这是什么样的学校呀,太没人性,太封建专制了吧。”
  舒大堤对项武已是说不出的厌恶,马上回敬道:“你少在这里大喊大叫,高老师叫你马上去他办公室。”
  项武一愣,问道:“叫我?不可能吧。”
  “话我传到了,去不去是你的事。”舒大堤愤愤然。
  项武昂起头,一副慷慨就义的模样说:“去就去。”走了两步,回头冲秦人杰一乐,“暴风雨真的来了。”
  项武去了,他可不像舒大堤那样对高明服服帖帖,不等高明问话,先入为主道:“不就是星期天踢一场球吗,这在省城司空见惯呀,值得大惊小怪吗?”
  高明一看,知道这外来的学生不是善茬,但是他还是很耐心地说道:“踢一场球是没什么奇怪的。不过,我还是得批评你几句,你看你来我们这里才半个月,你就从省城里叫了一帮人过来,还动用了单位的汽车,你这一定是背着你妈干的吧?”
  项武一下被击中要害,但是他并不惧怕:“是又怎么样?”
  “你妈把你送到我们南溪一中来,肯定是想让你摆脱大城市的喧嚣,来我们这安静地读上一年书,可你半个月就搞出这么大动静,这是你妈的初衷吗?”高明娓娓道来,“你妈是副省长,日理万机,没有时间来管你,才把你送到我们这里来。尽管你只是在我们这里借读,但是来了我们这里,你就得服从我们的管理,我们对你也要一视同仁。现在我们已经要求舒大堤做出深刻的检讨,所以,你也必须同样做检讨。”
  “我觉得这件事上,我并没有什么过错,所以检讨我是不会写的。”项武觉得高明说得是那么回事,但是拒绝认错。
  高明有点无可奈何地说:“你就这么肯定,你没有错?”
  项武很肯定答道:“没有错,只有一点小小的遗憾,就是有人受伤了,但是受伤并不是这件事的必然后果。”
  任凭高明怎么说,项武就是拒绝做检讨。高明无奈,只好放他走了。
  下班了,高明收拾一下办公室准备回家。蓝玉进来了。
  星期天发生的事,蓝玉一天都在想着,心神不宁,越想越放心不下。
  “昨天的事,调查得怎么样了?”蓝玉急着问。
  高明看出老同学的紧张,简单的说道:“事情经过很简单。舒专员的那个侄儿和副省长的儿子互相不服气,搞了这么一场不正式足球比赛。我已经责令他们做出深刻的检讨。”
  蓝玉点点头说:“是要好好检讨一下,还有不到一年时间就要高考,你说这些孩子心理怎么想的,一点紧迫感都没有。”
  高明倒不是这样想的,笑着说:“他们毕竟还是孩子吗,贪玩是本性。”
  事关自己的孩子,蓝玉当然不能苟同这种观点,摇头说:“这些孩子太不安分,太躁动了。这次人杰和云虎都参与了,回去我要好好管束他们。”
  高明依然坚持自己的看法:“不要给他们太大压力,现在的孩子逆反心理强,你说得多了,会起反作用。”
  蓝玉看说服不了高明,坚持道:“批评一下还是要的,不然他们就无法无天。”
  高明有点感慨地说:“现在这些孩子不像以前那么好管了。今天这个项武,从大城市来的,更是不受约束。”
  蓝玉随口问道:“是吗?”
  高明考虑了片刻,继续说:“不瞒你说,他拒绝做检讨。”
  “这么说,真是个刺头?那我得叫我儿子离他远点。”蓝玉一听又紧张起来
  高明叹了一口气说:“他说得头头是道。本来这事我也觉得不是什么大错,批评教育一下就好了,可是李校长一定要严肃处理。现在不好办了,项武根本不认错,我们怎么叫舒大堤在全校大会上检讨?项武虽然说不是我们的正式学生,可是一件事上一个不处理一个处理太严,怎么也说不过去。”
  蓝玉想想也是,一碗水端不平对学生不好交代,这事只有拖下去再说了。“李校长正好在气头上。过一阵气消了,再看看吧。”蓝玉建议道。
  高明点点头说:“也只能这样了。”
  蓝玉回到家里,闷头做好了晚饭。
  吃饭时,蓝玉一脸严肃,一声不吭。
  秦人杰知道母亲这是在给他颜色看,母亲一定是为昨天发生的事情,在生气呢。
  吃完饭,秦人杰去了自己的书房,拿起书包,要溜之大吉。尽管晚自习时间还早,但是此刻他一分钟也不想在家呆着,看母亲那张苦瓜一样的脸。
  蓝玉跟在后面,终于忍不住开口了:“昨天下午你干什么去了?”
  秦人杰一乐:“风言风语也传到您耳朵去了?”
  蓝玉扳着脸说:“你给我严肃点。我就不明白,这都什么时候了,高考即将来临,火都烧眉头了,你们还这样胡闹。”
  秦人杰申辩道:“不就是踢一场球吗,至于这么上纲上线吗?”
  蓝玉气愤地说:“你这说话的态度怎么越来越像从林?看来他没少祸害你。”
  “妈,你说这话,小心我传到二哥那去。”听到母亲拿他跟二哥从林相提并论,秦人杰不由地笑出声了。
  “我这都是让你气的,气糊涂了。”蓝玉哭笑不得。
  秦人杰反过来安慰道:“这有什么好气的。小事化大,你们喜欢制造紧张空气。”
  “你还理直气壮了。我可警告你,离那个副省长的儿子远一点,小心别被他带坏。”蓝玉又来气了。
  秦人杰不以为然道:“人家哪里坏了?”
  蓝玉开始苦口婆心教育道:“我们跟他不一样。他妈是副省长,学习好不好上不上大学,对他前途没有多大影响。你考不上大学就只有死路一条,你爸你妈可没有人家本事大。”
  秦人杰骨子里跟二哥秦从林一样,听不得这样的说教,很是不满地回答道:“妈,你这也太耸人听闻吧。难怪项武把你们伟大的教育事业批得体无完肤,就是这种思想作祟。”
  蓝玉听了,更印证了自己的担心,大声说:“你看看,我说对了吧,他一个毛孩子竟敢对我们的教育指指点点。这种人,你要防着点,别被他蛊惑了。学好不容易,学坏只要一个人带就够了。”
  “越说越离谱。有您这样的校长,怪不得人家要说,我们的教育除了教会了我们会考试会做题,其他什么都没教。”母亲这样说,秦人杰觉得好笑。
  蓝玉听了大怒,抬起手打在儿子的头上,叫嚷道:“叫你乱说话。”
  秦人杰没想到母亲会打他,气鼓鼓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蓝玉追到了院子里,有些后悔道:“人杰,别生气,妈不该打你。妈,这也是为你好。
  秦人杰站住了,回头冲母亲做了个怪脸说:“我没生气,我哪能跟您生气。只是妈,我希望你不要老是把自己那根弦绷得那么紧,您都两个儿子经历了高考,都考上了大学,为什么到了我这,您还那么紧张?”说完,头也不回走了。
  蓝玉看着儿子出了院门,呆住了。本想着好好教训一下儿子,反而被儿子教育上了。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