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青春校园>平凡的故事>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

作品名称:平凡的故事      作者:王西木      发布时间:2015-12-09 23:13:10      字数:3914

  星期天下午发生的那点事就像长了翅膀一样,马上就在南溪一中的教学大楼里引起了轩然大波。
  华鹏举大概是第一知道的老师,因为星期一头一节正好是他的课,课堂上他注意到了秦云虎手臂上的石膏绷带。回想起舒大堤去他家动员儿子华志斌的事,华鹏举很快反应过来,秦云虎一定是踢球受伤的。下了课,华鹏举随便找了几个学生询问,更加证实了自己的猜测。
  华鹏举急匆匆就去找高明,一进高明办公室,就大声说:“老高,出大事了。”
  高明正在写一份材料,抬起头微笑着问道:“华老师啥事呀,这么火急火燎的。”
  华鹏举有些神秘地说:“你们班出大事了。”
  高明倒还镇定,问道:“什么事?”
  华鹏举看高明一点不紧张,有些不高兴地说:“我刚才下课看见你们班的秦云虎手上缠着绷带,打听了一下,原来是昨天他们跟省城的一个学校踢了一场足球赛。”
  高明听完,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他也刚刚接到接到消息了,正打算忙完手上的活去详细了解一下,华鹏举就来了。高明想了想,对华鹏举说:“这算不了什么大事。星期天吗,时间是学生们自己的,我们哪里什么都能管呀。”
  华鹏举听了更不高兴了,有点带批评的口气说:“老高,你这态度就不对了。现在什么时候,都到了高考的最后关头,你不能任由他们这帮孩子胡闹。”
  高明看华鹏举不高兴,赶忙解释说:“我们做老师的,也不可能面面俱到事事都管吧,我们总不能24小时每时每刻都守在孩子们身后吧。进入高三,我们都已经占用了他们绝大部分的时间,还是要给他们一点自由吧。”
  华鹏举没有跟高明搭档过,但是知道他跟自己管理教育学生的理念不一样,不过在这件事情上他还是想说服高明:“老高,你这个思想可是要不得的。现在的孩子是没有吃过苦的,就要我们当老师的时刻约束他们的行为,不然吃亏的是他们。”
  “华老师,你严格要求学生是对的。不过,他们都是十七八岁的大孩子了,轻重缓急他们还是明了的,不会因为一场球就把学业丢了。”高明很耐心。
  “人都踢伤了,这对学习的影响有多大呀。”华鹏举急了。
  高明一看华鹏举急了,只好顺着他说:“这件事我还需要详细调查一下,即使要批评教育也要缩小范围,找挑头的一两个人就可以了。”
  华鹏举哼了一声,说道:“挑头的除了那个舒铁生,还能有谁呢?”
  高明听了有点哭笑不得,他明白华鹏举嘴里的舒铁生就是舒大堤,舒大堤交白卷让他耿耿于怀,于是问道:“你这么确定是舒大堤?”
  华鹏举肯定地说:“这错不了,前几天他就跑到我家来煽动我儿子华志斌,被我拦住了。除了他,这个班找不到第二个人选。”
  华鹏举这样一说,高明知道不会假了,自言自语道:“这样呀。”
  “你说这个人事怎么这么多?数学成绩明明不错,偏要交白卷,这不是存心要气人吗?”华鹏举越说越有气,“还有---”
  高明一看华鹏举气上头了,又要对学生批评个没完没了,拦住说:“看来舒大堤思想有些偏激了,确实要好好管束一下。”
  “是该好好约束一下。”说完,华鹏举换了话题说,“叶老师病了,你当这个教导主任日常工作这么多,这个班不能没有班主任,不然这么好的一个班,会被一些害群之马害了。到时高考弄砸了,我们担不起这个责呀。”
  高明一下明白了,华鹏举借这件事说事之外还有另外的目的,就是想试探一下班主任的事情。想到这,他马上说:“班主任的事校领导正在考虑,我也是希望赶紧确定下来。华老师,你处处为这个班好的心情,我能理解,我会向李校长反映的。”
  华鹏举看到了希望,开心起来,这个班主任非他莫属。教了快两个月了,虽然碰上舒大堤这么个刺头,但是这个班确实是很优秀的。华鹏举正想着一鼓作气说服高明赶紧把班主任定下来时,副校长蓝玉急匆匆走来,把高明叫走了。
  校长办公室,校长李宗生一脸严肃,星期天事件也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看见蓝玉高明进来,示意他们坐下后,李宗生开门见山说道:“我听说昨天我们高三几个班十几个学生,在县体育场跟省城二十九中私下搞了一场足球比赛,有没有这事呀?”
  高明点头道:“有这回事,我正在调查呢。”
  “胡闹。”校长听了非常生气,问道“听说还有学生受伤了。”
  校长这是给这件事定性了,高明看了身边的蓝玉一眼,小心翼翼说:“高三8班的秦云虎手臂骨折了。”
  蓝玉瞪大眼睛,吃惊之外气得说不出话来,心想侄儿云虎都手臂骨折,这么大的事情居然没听到秦淮树那边传过来片言只语,还有人杰回家嘴巴也那么严实,没有露出半点口风。
  李宗生继续问道:“我听说都是你们8班的人挑头的,一个叫舒大堤一个叫项武,这两个都是什么人?”
  高明赶紧汇报道:“舒大堤是舒专员的侄儿,那个项武就是刚刚从省城转学来的,副省长项强的儿子,还是你亲自安排进8班的。”
  李宗生一听皱了皱眉,转头看了蓝玉一眼,嘴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说:“我听说你们家老三也去了,这么说高干子弟还不少呀。”
  蓝玉急忙歉身摆手说道:“我们算哪门子的高干,李校长你这玩笑大了。”
  李宗生收起笑容说:“这种事情发生在高三毕业班,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响极其恶劣,如果我们的毕业班学生,都去效仿他们,谁还能专心致志学习。我们南溪县的高考一直名列全区前列,这里面90%以上是我们南溪一中的功劳。我们肩上的担子很重呀,容不得半点闪失。所以,这件事我们一定要严肃处理,要让他们在全校大会上做出深刻的检讨。这样,既能对他们本人起到帮助,改正错误,也能防微杜渐,教育以后的学生,不要犯同样的错误。”
  高明听了愣了片刻,原本他是打算把挑头的舒大堤项武叫到办公室,私下批评教育两句就好了,现在校长把这件事提高到全校做检讨的程度,他只好顺从道:“我回去就找他们谈话,责令他们做出深刻检查。”
  “老高,我们都知道你对学生比较宽容,希望学生都能自发约束自己,可是我们现在的学生没怎么吃过苦,大多数是做不到的。这件事情,你一定不要心慈手软,要严肃处理。”李宗生口气虽然缓和下来,但态度依然鲜明。
  “我明白,一定严肃处理。”高明点头说,“不过这项武他只是临时来我们这里寄读的,高考还是要回原籍考的,算不上我们正式的学生,我们不好让他在全校师生面前做检讨吧。”
  “这倒是个问题”高明这么一说,李宗生也感到有点棘手,“不过你还是要严厉批评他一下。我担心,如果项武是个纨绔子弟,很容易带坏我们的学生的。”
  “是呀,为什么不在省城读书,要放到我们这里来。如果在省城读得好,就不会换学校了。”蓝玉听了,突然害怕起来,儿子就跟项武同班,真要是个不学无术的公子哥,儿子岂能不受影响。
  李宗生看着蓝玉紧张的表情,微笑着说:“蓝校长,你担心你儿子了?”
  蓝玉点了点头答道:“这么一说,还真是要注意,叫人杰远离这个人。”
  “呵呵,你未免太杞人忧天吧。”校长笑了。
  “防患未然还是要的。”副校长表情严肃道。
  李宗生换了个话题说:“老高,8班的班主任还没有定下来吗?开学半个多月了。”
  高明解释道:“本来是考虑华鹏举当班主任,华老师自己也跃跃欲试。但是华老师一接手搞的摸底考试,弄得叶天福非常生气,叶天福坚决不同意把这个班交给华老师,这事就耽搁下来。”
  李宗生摇摇头说:“这个老华,五十多岁的人了,还搞这种小孩子把戏,整这么一出闹剧,也不怪叶天福不高兴。”
  儿子在这个班上,蓝玉自然是很关心班上的一举一动,她插话道:“是呀,叶老师一手把这个班带上来,多少还是要尊重他的意见。我看实在不行,还是高老师你来兼一下吧。”
  李宗生想了一下说:“老高是教导主任,怕是忙不过来吧。”
  蓝玉也担心没有班主任,班上再生乱子,着急表态道:“现在也没有其他人选了,其他的任课老师都是别的班的班主任,华鹏举又当不了,只有老高了。这个班也是老高一手带上来的,他对班上的学生的情况都很清楚,轻车熟路。”
  李宗生点点头说:“蓝校长说的有道理,那就辛苦老高了。班主任要赶紧确定,类似星期天的事情不能再发生了。”
  高明一看两位校长都表态了,只好顺着说:“我辛苦一点倒没什么,只是怎么跟华鹏举解释为什么不让他当班主任,他可是很在意这个班主任的位子。”
  李宗生一笑说:“这很简单,还是蓝校长那个意思,只有一年时间,要让你这个熟悉这个班的人当班主任。”
  参加了星期天比赛的人在惴惴不安中,等待了一个上午。秦云虎手臂上雪白的绷带已经向整个班级的同学宣告了一切,同学们都在私底下议论纷纷。
  上午却很平静。直到下午快要放学了,舒大堤才被高明叫了去了。
  舒大堤面无表情,站起来跟着高明走了。
  看着舒大堤走出教室,秦人杰自言自语说了一句:“暴风雨终于要来了。”
  项武听了回过身来,好奇问道:“你说什么?”
  秦人杰看了项武一眼,回答道:“没说什么,我说暴风雨要来了。”
  项武看了一下窗外,又问:“太阳这么大,哪里来的风雨?”
  秦人杰反问道:“你是假装还是真不知道呀?”
  项武一乐,他当然感觉到了今天与往日有所不同,秦云虎的受伤在班里炸开了锅,不过他还不能像班上的老同学那样感受到事态的严重。“我是知道你在说事,但是不明白说啥事。”
  秦人杰鼻子哼了一声,说道:“这还用问吗?就是昨天踢球的事。”
  项武有点不屑说:“这算什么事?”
  “在你眼里不是事,在我们这就是大事了。”
  “踢个球也算大事,你们没事找事吧。”
  “随你怎么说,总之不是小事。”
  “莫非你们老师还管我们踢球这事?”
  “踢球没事,伤人了就是事。”
  “你们还真是多事。”
  “没有昨天的事,今天就没事。”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像在绕口令,杨红兵一旁听着,忍不住笑出声了。
  看着杨红兵乐,项武很是开心,更加起劲地说:“那是你们的事,没我啥事。”
  “下一个就等着看你的故事。”秦人杰也来了劲。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