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青春校园>平凡的故事>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八章

作品名称:平凡的故事      作者:王西木      发布时间:2015-12-08 14:48:08      字数:4053

  一听说校花也来了,秦人杰齐一都热情高涨起来,齐声问道:“哪个是项红?”
  “就是中间那个穿大红连衣裙的那个,个子细长细长的。”舒大堤大手一指。
  齐一有点近视,使劲眯着眼睛看,点头称道“哦,远远看身材还不错。”
  秦人杰也伸长脖子驻足远眺,问道:“这就是你和老虎吹嘘的国色天香吗?”
  舒大堤反问道:“难道不是吗?”
  秦人杰摇摇头说:“看不清楚。”
  “一会等近了看,你要流口水的。”舒大堤笑了。
  秦人杰收住了目光,转向舒大堤说:“这么说你流了不少。”
  “老牛口水都流成河了。”齐一讥讽道。
  项武一路蹦着跳着跑了过来,项红带着几个女生紧跟着过来。
  秦人杰偷偷看了项红一眼,忽觉得心跳加速了。项红果然像舒大堤秦云虎形容的那样,美得让人惊艳。瓜子脸,大大的眼睛透着灵性,纤细的手指,修长的身材。
  项武径直走到秦人杰跟前说:“不好意思,路上耽误了一点时间。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秦人杰从恍惚中清醒过来,问道:“你们不用热身一下?”
  项武很干脆地回答:“用不着。”
  秦云虎颇有风度说:“我们以逸待劳,占你们便宜了。”
  项武哈哈大笑道:“便宜你们尽管占,一会就让你们尝到苦头。”
  秦人杰镇定看着项武说:“这么自信吗?”
  项武伸出两根手指头,做出胜利的手势,说道:“哈哈,至少2比0。”
  舒大堤冷冷地说:“你太狂了。”
  项武没有搭理他,挺着胸,昂着头,在妹妹项红一群小女生的簇拥下,走回自己的队伍。
  舒大堤很愤怒。这明明是他们两约定的一场比赛,项武却对他视而不见。看着项武远去的背影,舒大堤愤愤不平地说:“太狂妄了。”
  其他人都没有舒大堤那样的感受,他们正在为项红的美丽折服。
  “你们看清楚项红了吗,是不是很漂亮。”秦云虎问道
  秦人杰赞叹道:“果然名不虚传。”
  齐一笑着说:“这个时候,你们还心有旁骛呀。”
  “你还小,毛还没长全呢,不懂男女之情。”秦人杰忍不住开起了玩笑。
  “去你的。”齐一捡起地上的球,狠狠朝秦人杰砸过去。
  秦人杰笑着闪开了。
  比赛很快就开始了。
  一开始,双方势均力敌。两支队伍的主角舒大堤和项武,这次没有再面对面。舒大堤还是他固定的左后卫,项武则去了另外一边进攻。项武是刻意躲开舒大堤,还是他本来就是踢左前锋的位置,秦人杰无从得知,但是他们俩没有火星撞地球,是庆幸的事情。
  比分牌一直是0比0。
  比分牌边上,项红开始率领她的女生拉拉队,声嘶竭力地为项武和二十九中加油。这使得舒大堤很是生气,趁着球滚出界外,舒大堤气冲冲冲到项红跟前,责问道:“你是不是南溪一中的学生?”
  项红猛地见人冲到自己跟前,吓了一跳,但是她很快镇定下来,睁着大眼睛叉着腰不屑地看着舒大堤反问道:“是又怎么样?”
  舒大堤大声叫道:“是,你就应该为我们南溪一中加油。”
  项红毫不示弱,趾高气扬说:“凭什么给你加油,项武是我哥哥,我自然是给我哥加油的。”
  舒大堤见说不过,心烦地说:“要加油,你到别处去,别在我旁边乱喊乱叫。”
  项红一撇嘴回道:“这是你们家吗?我乐意在哪喊就在哪喊,你管不着。”
  看着舒大堤又在跟人拌嘴,秦人杰快速冲了过来,抓住舒大堤往场内走,埋怨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在这磨嘴皮子。”
  上半场平局收场,下半场换边再战。
  局势开始发生微妙的变化。二十九中慢慢占据优势,一直压在前场。
  秦人杰齐一舒大堤都累得气喘吁吁了。此时此刻,体能成了他们最大的问题。毕竟这么多年了,再没有踢过这么高强度的比赛了。
  守门员秦云虎一下成了场上最忙碌的人。左挡右扑,力保城池不失。
  聪明的项红一看场上的局势,马上带着女生拉拉队聚集到了球门后面,站在秦云虎的身后不停咯咯的笑着,对守门员指指点点起来。
  项红用她那甜美的声音,娇声娇气地说:“胖子哥哥,别紧张哦,不要怕。”
  秦云虎当然知道项红是故意说反话。在如有神助抱紧一个必进之球后,秦云虎一个大脚把球踢远,然后回过头对项红得意地说:“我知道你什么意思,我不会上你的当的。我一点也不紧张。”
  项红竖起大拇指说:“胖子哥哥,你真行。你能保证不失球,我们请你吃冰棒。”
  女生们都乐起来,齐声附和道:“胖哥哥,你真行,我们请你吃冰棒。”
  秦云虎像赶鸭子一样冲女生们挥着手说:“去去去,冰棒不稀罕。”
  就在这时,秦人杰腿抽筋倒在了地上。他已经筋疲力尽了。舒大堤不得已,只好换人。秦人杰一瘸一拐,还没走出场地,齐一也开始不行了。
  舒大堤只好向齐一鼓劲道:“你得坚持呀,剩下的替补都是滥竽充数,没得换了。”
  齐一跺着脚说:“你这搞的什么破事,要累死我吗。”
  舒大堤摸了摸齐一的脑袋,安慰道:“现在不是埋怨的时候,坚持就是胜利。”
  齐一仰天长叹道:“我看迟早要输的。”
  舒大堤也累得没有了豪气,指挥道:“我们退缩吧,尽量不让他们进球,打平也是胜利。”
  比赛还在继续。
  看见守门区局势吃紧,秦人杰不知不觉挪步到了秦云虎后面,继续看比赛,焦急地看着秦云虎的表演。今天没有秦云虎的超水平发挥,估计早就被对方破门了。
  秦人杰正在专注地看着比赛,忽听边上一个女孩的声音说:“项红,你不是吹你哥他们怎么怎么厉害吗,比分怎么还是0比0呀。”
  秦人杰转脸一看,原来项红和她的拉拉队姐妹就站在自己身边。
  只见项红撇着小嘴,有点着急的样子:“你们别急呀,你看他们像乌龟一样龟缩在后半场,我哥他们马上就要置他们于死地。”
  项红刚说完,一个戴眼镜女生有些不满地说:“项红,你也太狠了吧,他们好歹也是我们南溪自己的队伍呀。”
  另一位女生也跟着说:“我们是南溪一中的学生,怎么能这么偏向外人呀。”
  “是呀,是呀。”所有拉拉队员都附和道。
  “你们这是怎么了,他们只是一群乌合之众,并不能代表咱们南溪一中。我哥的礼物,你们不想要了。”项红一看不对,大声对女生们嚷起来,那模样很像一个高傲的公主。
  眼镜女孩连忙改口说:“想呀,我们要呀。我们也只是稍稍同情他们一下。”
  项红这才破涕为笑说:“这还差不多。”
  秦人杰一听,看了项红一眼,忍不住说了一句:“项武原来是花钱雇你们来加油呐喊的呀。”
  项红瞥了秦人杰一眼,傲着头说:“你管不着。”
  秦人杰还想说什么,忽听有女孩叫喊进球了。秦人杰连忙朝球门看去,只见秦云虎垂头丧气从球网里把球捡了起来,愤怒地踢了出去。
  项红高欢呼雀跃叫道:“我哥进的。”
  眼镜女生摇头说:“好像不是你哥,是一个矮个子10号进的。”
  项红无所谓地说:“谁进的都一样。”
  秦人杰目无表情。场上的局势,进球是迟早的了,进几个的问题。
  进球后,二十九中士气大振,继续围攻。
  不一会,矮个子10号又攻入一球。
  秦人杰看出来了,其实二十九中基本上就是靠着这个矮个10号,他的脚法十分出众,远远超过在场的所有队员。秦人杰忽然怀疑起这个人,是不是真正的二十九中的学生了。但是转念一想,追查这些已经完全没有意义,这本身就是一场没有意义的比赛。输了就输了吧。
  比赛快要结束了,二十九中不依不饶,在项武大声叫喊中,继续狂风乱炸秦云虎把守的大门,秦云虎累得直喘粗气。
  又是10号禁区外撩起一脚,皮球直挂球门左上角。秦云虎看着来球,奋力往上一扑。球被挡了出去,可是秦云虎重重地撞在了门柱上。只听一声惨叫,秦云虎跌倒在地上。
  场内的舒大堆齐一急忙奔跑过去,秦人杰也瘸着脚小跑过去。
  众人扶起了秦云虎。秦云虎右手紧紧抓着左手小臂,疼得脸都变形了。
  项武一看伤人了,赶紧凑了过来,蹲下去关心地问道:“怎么样?没事吧。”
  舒大堆厌恶地一把推开项武,不客气地说:“没你的事。比赛到处为止,你们可以走了。”
  项武站起来,面对着秦人杰说:“要不要送医院看看?”
  秦人杰知道这个时候项武在这里只会起倒作用,赶紧示意道:“这里没你什么事了,我们会送老虎去医院看的。”
  项武走了。
  舒大堤齐一慢慢扶起秦云虎。秦云虎痛得嗷嗷大叫。
  众人担心的事情发生了。秦云虎送到医院,一拍片子,左手小臂粉碎性骨折。
  医院里,一阵折腾,秦云虎左手打着石膏,吊着绷带走出来。
  大伙拥着秦云虎走出医院。
  马路上。一行人都耷拉着脑袋,没精打采。
  舒大堤开始埋怨道:“老虎,你也真是的。都已经输两个了,你还这么卖命的扑球干嘛?”
  秦云虎有点委屈地说:“不救就三个了,项武就在你面前更狂了。”
  齐一一旁不满地说:“老虎这么卖命给你保面子,你还怪人家?血的代价呀。”
  舒大堤嘟囔道:“都输了,还要什么面子?”
  “现在不是拌嘴的时候。”秦人杰想的更远,“这下好了,赔了夫人又折兵。老虎挂彩了,纸包不住火了。学校要是查起来了,我们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就是呀,这回我的数学课代表怕是保不住了。”齐一接过话说。
  舒大堤白了齐一一眼:“都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思说俏皮话。”
  秦人杰担心地说道:“本来只是一场普通的比赛,老虎这一挂彩,性质就要变了,咱们难逃一劫。”
  “是呀,学校肯定有人会站出来,说咱们居然胆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在高考即将来临的关键时候,偷偷搞踢球比赛。”齐一真的害怕起来。
  秦云虎哭笑不得道:“这么说,还是我害了大家。”
  事情发展成这样的结果,舒大堤万万没有想到,他只有安慰大家也是安慰自己地说:“你们不用怕,有什么事我扛着顶着。”
  秦人杰摇了摇头说:“怎么好意思让你一人顶着。再说,一查谁去踢了,谁在场上,瞒也瞒不住。”
  舒大堤坚持道:“但是总是有个挑头的。”
  齐一口气缓和了点说:“那也瞒不了,肯定是你了。不过你放心,我们会尽量帮你多承担一些责任下来。”
  舒大堤又想起今天的比赛,懊恼道:“今天输的窝囊,我们是体能太差了,还有就是他们那个10号水平高一些,没有10号,胜负还难料。”
  “你还在想这些干嘛,输都输了,这件事不要再提了。”齐一不由又上火了。
  舒大堤心有不甘地说:“我就是不服呀。”
  秦人杰看着舒大堤还在纠缠比赛的事,叹气道:“你这人,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