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青春校园>平凡的故事>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作品名称:平凡的故事      作者:王西木      发布时间:2015-12-07 19:21:46      字数:3423

  舒大堤是那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尽管前方的路不一定正确,他也要一条道走下去。华志斌指望不上了,舒大堤沮丧过后并没有气馁,他听从了秦人杰齐一的建议,按照当年参加比赛的名单去找人。当年的那些队员有些留级了,有些已经不在南溪一中了,他们大多对舒大堤说的比赛没有兴趣,但是架不住舒大堤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极力劝说,有一部分人同意参加了。这样,总算勉强组织了一个14人的队伍,应付一场比赛刚刚好。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抓紧这一周的时间好好练一练球,以免仓促应战。其实给他们的时间是少之又少,每天只有下午放学后到晚上自习前之间很短暂的一两个小时。这是他们唯一能自由支配的时间,老师们管不着。遇上下午第三节是自习课,还能偷偷跑出去练一会。
  自从叶天福老师病了以后,班主任一直空缺着。华鹏举跃跃欲试,对班主任位子志在必得,但是学校一直没有宣布。按照秦云虎的分析是,华老师第一把火烧的不好,得罪了叶天福老师,叶老师坚决反对华鹏举接替他当班主任。这事就僵持在这里。在确定班主任之前,只好由高明老师暂时行使班主任的权力。高明又是学校的教导主任,本身事情就多,还要教这个班的语文,所以没有更多时间来管,再加上高明的教学理念不似华鹏举叶天福那么严厉,他倾向于给学生更多一点的自由。
  舒大堤秦人杰他们就这样争分夺秒,用少得可怜的时间来准备星期天的比赛。
  这天,他们在学校的运动场上练得正欢,华鹏举远远的从运动场边上走过,低着头很专注地看着手上的试卷。
  秦人杰舒大堤齐一三个人正好站在一起。
  秦人杰突然冒出一个馊主意,唆使道:“老牛要不要试试脚法,看你能不能一炮打中华老师。”
  舒大堤往华鹏举老师那边瞄了一眼,摇头说:“有点远,我没有这个准头。要不你试试。”
  秦人杰马上又眨巴眼睛对齐一说:“我更不行,要不老猫你来。”
  齐一摇头说:“我也不行,也不敢,万一真的砸到了华老师,他去找我爸妈告状,我还想不想活呀。”
  三人推了一阵,还是急性子的齐一耐不住,飞起一脚,足球划过一道弧线,不偏不倚正砸在华鹏举的右肩上。华鹏举受了惊吓,手中的试卷散落一地。华鹏举一边蹲下身捡起试卷,一边朝球场张望过来。
  齐一一声惊叫,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看见华鹏举往自己这边看来,吓得他赶紧躲到了秦人杰身后。
  秦人杰闪开身,重新把齐一暴露出来:“老猫,你躲什么呀,你想陷害我呀。”
  齐一虽说心里有点害怕,但是依然不失说笑本色,喋喋不休念道:“惨了惨了,华老师要是知道是我踢的,非把我的课代表撤了不可。”
  “谁不知道,你才不稀罕这个课代表。你行呀,脚法很厉害呀。”秦人杰笑了。
  齐一谦虚道:“瞎猫碰上死耗子,再给我一百次机会也踢不到了。”
  秦云虎本来在远处把着球门,看见热闹,大步跑过来,问道:“谁踢的?这么厉害,一脚踢中华老师呀。”
  舒大堤大声回答:“还能有谁呢,老猫呀。”
  齐一嘘了一声说:“老牛,你小声点,你存心想让华老师听到呀。”
  舒大堤反而提高了嗓门说:“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为呀,赶紧过去把球捡回来呀。”
  齐一摇头道:“我不敢去捡。老木,你去捡。”
  秦人杰也摇头说:“我也不敢,华老师问谁踢的,我肯定要叛变告密的。”
  齐一指使道:“那老虎去捡。”
  秦云虎背着手说:“我不去。”
  齐一只好求助于舒大堤,捡着好话说:“老牛,你是男子汉大丈夫,你去捡,反正你跟华老师也不是一次两次冲突,多一次也无所谓。”
  “我才不替你擦屁股。”舒大堤不上当。
  秦人杰往远处看去,着急说道:“快去呀,再不去华老师要把球带走了。”
  “是呀,老牛你再不去,没球我们练不成,可别怪我们不帮你打比赛。”齐一开始耍赖了。
  舒大堤没辙了,只好骂道:“一个个胆小如鼠,看我的。”
  舒大堤几个健步跑了上去,跑到华鹏举的跟前,叫了一声华老师。
  “什么事?”华鹏举停下脚步,左手抓着试卷,右手托着足球,明知故问。
  舒大堤指着华鹏举手中的足球说道:“这球,我们的。”
  华鹏举轻轻地转了转足球,问道:“是吗?刚才那一脚是你踢的吧。”
  舒大堤回答道:“不是我。”
  华鹏举追问道:“那是谁?”
  舒大堤不想说出实情,搪塞道:“那么多人抢球,不知道是谁踢的。”
  “那你就等搞清楚了谁踢的,再来找我拿回去。如果查不出来,这球我就帮你们保管到高考结束,你再来找我要,到那个时候你不用告诉我是谁踢的。”华鹏举说完,迈步走了。
  舒大堤怔怔看着华鹏举拿着球走远了,只好低着头走回运动场。
  大家迎了过来。
  齐一明知故问:“怎么?没要到?”
  舒大堤看了看齐一说:“华老师一定要我交待是谁踢的,才把球给我。”
  齐一装出害怕的样子,“那你没说是我吧。”
  舒大堤一昂头,回答道:“我怎么可能出卖兄弟。”
  齐一拍了拍舒大堤的肩膀说:“老牛,你太让我感动了。”
  秦人杰看着两人虚情表演说:“感动有啥用,没球了怎么踢球练球呀。”
  舒大堤继续说:“华老师说高考完了才还给咱们球。”
  秦云虎一听泄气了,“那怎么办,我们就这一个球。算了吧,回家吧,趁早散了,比赛也甭踢了。”
  齐一远远看着华鹏举的身影消失在办公室里,很有把握地说:“老虎,你别说丧气话。今天我们也练得差不多了,明天接着练,我保证明天有球。”
  秦人杰笑着问:“你买个新的吗?”
  齐一翻了翻短裤口袋说:“我哪有钱买新的。”
  舒大堤好奇问道:“那你上哪搞球呢?”
  齐一指着办公楼的方向,诡秘一笑说:“你们看,华老师拿着球是回了办公室。明天我去交数学作业,悄悄把球拿回来。”
  “你去偷球呀?”秦人杰叫起来。
  “这怎么叫偷呢,这本来就是咱们的球呀。”齐一不乐意了。
  秦人杰问:“你有把握吗?”
  齐一一拍胸脯说:“胸有成竹。”
  “你吹牛吧。”秦云虎不信。
  齐一一本正经回答道:“老牛这么仗义,我怎么也得把球拿回来。我不是数学课代表吗,每天都要去交作业本。华老师的办公室我是一清二楚,五六个人一间,趁华老师不在的时候下手,保准没问题。”
  秦云虎追问:“那华老师要是藏起来,怎么办?”
  齐一指了指秦云虎的脑门说:“你笨呀,这又不是啥宝贝,华老师有必要藏吗?”
  “这万一华老师要是知道你想偷呢,他还不得藏得深深的。”秦云虎又提出一种设想。
  “你想告诉华老师我去偷呀?”齐一气得差一点说不出话来。
  秦云虎很认真地回答:“我当然不会了。”
  “这不就得了。”齐一会心地笑了。
  星期天,吃过中午饭,秦人杰向母亲打了声招呼就急匆匆离开家,来到县体育场。舒大堤他们来得更早,正在球场上做着简单的热身运动。
  快到约定的比赛时间,项武和他的人马还是不见踪影。秦人杰开始怀疑起来,项武会不会是说着玩的。项武只是一个中学生,有这么大能力兴师动众,从省城叫来一帮人来打这么一场比赛吗?要知道从省城过来至少要坐四个小时的汽车,这是一个中学生能办得来的事吗?
  秦云虎不时看着手表,担心问道:“莫非他们不来了,我们会不会被项武耍了呀?”
  “不会的,昨天他还跟我信誓旦旦呢。”舒大堤很坚定地回答道。
  正说着,齐一叫起来:“你们看,他们来了。”
  众人顺着齐一手指的方向,只见一部丰田考斯特面包车鸣着喇叭,徐徐开进了体育场,停在了跑道上。门打开了,项武第一个跳了汽车,他穿着一件蓝色的运动服,胸前醒目的四个大字,二十九中。紧接着,一群同样穿着蓝色运动装的同学陆陆续续跳下了汽车,他们有说有笑,迈着轻松的步子向操场中央走来。
  秦云虎羡慕地说道:“真行呀,专车接送。”
  齐一也咂舌道:“有个副省长的妈就是不一样呀。”
  “看来我们要输了。”一看对手穿着统一的服装,秦人杰就有点泄气了。
  齐一不解地问:“你这还没比,就说输了,这不是涨他人威风吗。”
  秦人杰指着正在走进场地的对手说:“你看人家服装整齐划一,像个正规军,雄赳赳气昂昂的,我们就像个杂牌军,乌合之众,气势上就先输一阵了。”
  “你这样一说,还有点道理。”齐一点头说,“我们疏忽了,没有统一着装。”
  秦人杰笑了笑问道:“我们现在哪里还有统一的服装?”
  “足球是比脚法,不是秀时装,你们别动摇军心。”舒大堤当然不会苟同。
  几个人七嘴八舌议论对手时,秦云虎突然声音高了八度说:“你们看,他们还有拉拉队呢。”
  果然,循着秦云虎手指的方向,那辆面包车里又走出了五六个女学生。
  舒大堤仔细望着那几个活蹦乱跳的小女生,声音有点颤抖地说道:“不会吧,项武把项红也搬来了。”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