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青春校园>平凡的故事>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六章

作品名称:平凡的故事      作者:王西木      发布时间:2015-12-07 09:33:48      字数:4885

  说归说,比赛还是要比的。木已成舟,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了。只有硬着头皮上了。
  一阵争吵过后,众人都冷静下来,开始商量如何来准备这场比赛。然而一开始他们就犯难了,一场足球比赛至少要11个人,自从队伍解散后,踢球的人原来越少,几个人扳着手指头算来算去,居然很难凑齐一个最起码的阵容。
  齐一建议去少体校找他们当年的熊教练借几名外援,被舒大堤一口否认。舒大堤坚称要靠自己的力量,必须都是南溪一中的学生,绝不弄虚作假,气得齐一半天不说话。
  商量了大半天,人员总算找齐了,结果几个人分下来分析去,发现一个很棘手的问题,整个队伍没有一个好的前锋。大伙又傻眼了。
  过了好一阵子,秦云虎提出了一个人选,强调道:“华志斌,少体校时他就是咱们的主力前锋。”
  齐一马上就摇头反对:“华志斌多年不踢球了,咱们拿全省第二他就不在队伍里。”
  秦人杰回忆起当年的情景,感慨说道:“当年要是有他,没准这第一就是咱们的。”
  齐一还是反对道:“没准的事就不说了。当年熊教练去求华老师让华志斌留在少体校踢球,全省足球比赛熊教练再次恳请华老师让华志斌出山,华老师可是丝毫不给教练情面的。这次想让华志斌来踢这么一场没有意义的比赛,更是痴心妄想。”
  “这怎么是没有意义的比赛呢,这是捍卫我们南溪一中荣誉的比赛。”舒大堤着急道。
  “你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你能代表咱们南溪一中吗?”齐一瞥了瞥舒大堤说,“说白了,这个比赛就是为了满足你自己的虚荣心,我的牛大堤同学。”
  秦云虎听岔了,拍手叫道:“牛大帝?你叫老牛牛大帝,叫的好呀。”
  齐一申明道:“我哪里叫了,我是说牛大堤。”
  秦云虎笑起来,“我怎么听成了牛大帝了,你故意的吧。”
  齐一笑笑说:“你才故意呢。”
  秦人杰也拍手称道:“这个好,老牛是大帝,老猫是阁老,都是伟人。”
  舒大堤不满这个时候他们还在说风凉话,“你们这是扯哪去了。”
  秦人杰才不管舒大堤的态度,继续说:“我们的老牛雄辩之人,就是奈何不了老猫,皇帝斗不过大臣,哈哈。”
  舒大堤只好跟着申辩道:“他那是蛮不讲理,我懒得跟他争,伤了和气。”
  秦云虎分析说:“只能说老猫天生就是克老牛的。”
  “我们回到正题吧。”舒大堤实在听不下去了,强行扭转话题说,“我想我们只是踢一场球,耽误不了多少时间。老猫,你去跟华老师说说,让华志斌出来踢一场。你是数学课代表,华老师对你不错,应该不会阻拦。”
  齐一马上推辞道:“这个我做不到,还是你自己去吧。”
  “我跟华老师干过一场,他肯定讨厌我的。”舒大堤信心不足说道。
  秦云虎反驳道:“那倒不一定。华老师喜欢好学生,咱们四个人里,其实你的数学是最好的,尽管你故意交了一次白卷。”
  齐一故意激舒大堤说:“这解铃还须系铃人,你自己惹来的破事,还是你自己找华老师说去吧,我们才懒得管。你该不会不敢去找华老师吧?”
  舒大堤果然受不了齐一激将,回应道:“找就找,这点事还能难倒我吗?”
  秦人杰冷静地分析道:“你有这番豪情壮志固然可喜,但是华老师最讨厌我们心有旁骛,不专心读书。我看你找也是白找。”
  舒大堤不相信,拍胸道:“华老师要是不同意,我们就比赛那天叫华志斌偷偷出来。”
  “你可别害了华志斌。华志斌跟他爸的关系,那就是老鼠和猫的关系。我不信华志斌敢瞒着华老师私自出来。”齐一叫起来。
  舒大堤牛脾气又上来了:“我就不信,华老师管儿子会管到他一场球也不敢出来踢。华志斌从小踢球,肯定经不起足球的诱惑。”
  齐一叫板道:“那我们走着瞧,看华志斌会不会出来。”
  舒大堤马上回应:“可以呀。”
  秦人杰看着两人又要争吵起来,火上浇了一把油,建议道:“那你们干脆赌一下,输了的请冷饮。”
  秦云虎马上附和说:“赞同。”
  齐一不吃这一套,笑着说:“你们兄弟俩坐山观虎斗呀,我们才不上当。不过我坚信,赌的话老牛必输无疑。”
  舒大堤很自信地说:“不一定,我明天就去找华老师说去,你们等着我的好消息。”
  
  第二天,舒大堤去华鹏举家找华志斌的时候,华志斌正坐在屋里看书。
  看见舒大堤,华志斌很是好奇。华志斌的生活轨迹很简单,住在南溪一中的教工宿舍里,每天就是班级和家里两点一线。跟同学们并不来往,更没有人来家里找他。
  舒大堤跟华志斌打过招呼后,四处张望了一下问道:“我来找你爸,他还没下班吗?”
  华志斌放下手中的钢笔,回答道:“应该快回来了吧。你找他干嘛?”
  舒大堤也不想绕弯子,直接坐到华志斌边上说:“是这样,我跟项武约了一下,下个星期天,跟他们踢一场足球比赛。”
  华志斌好奇地问:“项武?哪个项武呀。”
  舒大堤简直要崩溃,这个书呆子,班上的新来同学居然都没记住,只好提醒道:“就是咱们班那个从省城来的新同学呀。”
  华志斌听了,“哦”了一声,不再说话,眼睛盯着桌上的书本。
  舒大堤把书推到一边,批评的口气说:“你看你,整天闭门看书,两耳不闻天下事。”
  华志斌这才抬起头,看着舒大堤问:“你们为什么要踢比赛呀?”
  舒大堤一听,又气上头来,说道:“他仗着是省城来的,看不起咱们小地方的人。”
  华志斌年纪虽然大,但是说起话来有些幼稚,不客气埋怨道:“你又跟人家杠上了?你怎么什么人都杠呀。”
  “我气不过,这还不是为了替咱们这帮兄弟争口气。”舒大堤解释说。
  华志斌没有接下去,话锋转了,问道:“准备在哪踢呀。”
  舒大堤回答道:“就在县体育场,我让熊教练帮我们留好场地。”
  一听起当年的教练,华志斌似乎进入回忆,好一阵子才问:“熊教练还好吗,我好多年没见他了。”
  舒大堤一看勾起华志斌对往事的回忆,可能有戏,马上接上话说:“还那样吧,他可是很关心你哟,很为你可惜的,当年他是最看好你的,若不是你爸反对你练球,他说你说不定能踢到省队甚至国家队。”
  华志斌脸上露出一丝惨淡的笑容,谦虚说道:“我哪有那水平呢。”
  舒大堤想再接再厉说服华志斌,便恭维道:“省队应该没问题的,咱们队里你的水平是最拔尖的。”
  华志斌叹了一口气说:“唉,都是陈年往事了。”
  舒大堤趁热打铁说:“星期天,你也来踢比赛吧。”
  华志斌摇了摇头说:“这么多年不踢了,我都不会踢了。”
  舒大堤继续鼓动道:“不会的,你的基础还在,踢几分钟就找到感觉了。”
  华志斌推辞道:“我还是不去了,踢不好多丢人呀。”
  “哪里会,项武他们也不见得踢得好到哪里去,都是业余水平。要知道你当年可是达到专业水平的。去吧,就一场球,耽误不了你的学业的。”舒大堤不死心劝道。
  华志斌还是不点头,扭捏说:“我还是不去了,你知道的,我爸不会让我去的。”
  舒大堤不死心,继续劝道:“就一场比赛,半个下午就够了。你都这么大了,应该有自己的主见,用不着事事都听你爸的。”
  华志斌沉默了很久,才喃喃道:“我还是不去了吧,等高考完了,怎么踢都可以。”
  舒大堤急了,大声叫道:“等高考完了,黄花菜都凉了。”
  任凭舒大堤说破嘴唇,华志斌愣是不点头答应。
  就在舒大堤黔驴技穷,束手无策的时候,走进来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少妇,穿着非常时髦。
  原来这是华志斌的姐姐华菱。华菱手提着一个菜篮子,篮子里放着一只杀好的鸡。姐姐惦记着弟弟成天没日没夜地读书,给他送东西来补补身子。
  华菱找地方放下篮子,回头问弟弟:“你们刚才聊什么呢?”
  华志斌如实回答:“这是我同班同学,他来叫我去踢一场足球比赛。”
  华菱脱口而出说:“那很好呀,你整天把自己关在屋里,是应该出去锻炼锻炼,不然会憋出一身病来。”
  舒大堤一看半路意外杀出了救兵,心里很是激动,马上调整了主攻方向,嘴巴甜甜地对华菱说:“姐姐,你说得太对了。志斌学习成绩那么好,踢一场球根本耽误不了学习,还可以活动一下筋骨。劳逸结合,何乐不为呢。”
  华菱被舒大堤一声姐姐叫得很舒服,看了舒大堤一眼,转头又对弟弟说:“是呀,去吧,姐支持呢。”
  舒大堤开心了,鞠躬道:“谢谢姐,你太好了。”
  华志斌依然不敢答应,担心道:“可是姐,你知道爸肯定是不同意的。”
  华菱鼓励道:“你尽管踢去,爸那边我去说,你不要怕。”
  就在舒大堤以为就要大功告成的时候,华鹏举不声不响从外面走了进来。
  华鹏举冷峻地看了看姐弟俩,又瞅了瞅舒大堤,鼻子哼了一声,斩钉截铁地说:“你别着急谢,你们的话我都听到了,我绝不允许华志斌去踢球。”
  舒大堤眼看着事情急转直下,急了,“华老师,这不过是一场普通的比赛而已,您不至于反对吧。”
  华鹏举也有些激动,回答道:“这不是一场比赛的问题,这是一个对待学习的态度问题。你们马上就要高考了,你们还有心思搞比赛,太不像话了。”
  舒大堤争辩道:“一场比赛对学习丝毫不会有影响,您把后果也说得太严重了吧。”
  华鹏举威严看着学生,批评道:“你这个舒同学,就是事多,一天不整点名堂就不舒服是吗?要搞你自己搞去,别拖我们志斌下水。”
  舒大堤欲哭无泪道:“华老师,我这哪里是搞名堂呀?”
  华鹏举口气更加严厉地说:“还不是吗?现在我还不是你们的班主任,如果我是你们的班主任,我会命令你老老实实给我呆在教室里,休想去搞什么比赛。”
  舒大堤叫起来,“您这是不讲道理。”
  华菱站在一旁,吃惊地看着父亲跟学生理论,越演越烈,赶紧出来打圆场说:“爸,不就是踢一场足球吗,耽误不了几分钟学习的,我看您还是让志斌去玩玩吧。”
  华鹏举瞪了女儿一眼骂道:“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
  华菱争辩道:“我哪里胡说八道了。”
  华鹏举突然间变成一只发怒的狮子,近乎咆哮似的对对女儿说:“你这个不争气的家伙,这里轮不上你说话。你要是再在这里动摇军心,以后你少回这个家。”
  华菱一愣,眼泪哗哗流了下来,有些绝望地说:“爸,这可是您说的,我以后再也不回这个家。”
  华菱眼泪汪汪跑了出去。
  华鹏举看着女儿的背影,依然不饶地说:“自己不向上,还敢说别人。”
  舒大堤一看这架势,有点不知所措。原以为华菱来了,搬动华志斌出山轻而易举了,没料到一下风云突变,剧情是这样发展的。
  就在舒大堤愣住的时候,华鹏举严厉地问:“你还有事吗?”
  舒大堤一下口吃了,“没,没有了。”
  舒大堤慌不择路,离开了。
  舒大堤很沮丧地出了华鹏举老师的家。守在外面等候的秦人杰他们马上迎了上去。三个人一看舒大堤茄子一样难看的脸色,就明白了里面发生的一切。
  齐一得意了,煞有其事地问:“怎么样呀,老牛?救兵搬来了吗?”
  舒大堤摆手摇头道:“唉,别提了。”
  齐一一副讥讽的口气说:“凭你老牛三寸不烂之舌,哪有搬不到的救兵。”
  舒大堤本来就一肚子气,可恨齐一嘴上还不饶人,“你少挖苦我。今天去华志斌家,跟华志斌说起当年一起踢球的往事,我看华志斌都有点动心了。后来,他姐姐也来了,姐姐很支持志斌踢球比赛。”
  秦云虎眼睛一亮,以为刚才舒大堤故意装的苦脸,迷惑他们,关切问道:“那有戏了?”
  舒大堤摇了摇头说:“哪里。谁知道华老师回来,听到我们说话,坚决不让。我跟他讲道理,一点用都没有。”
  秦人杰早就料到这个结果,还是感慨说道:“彻底没戏了,华老师哪里会听你的。”
  舒大堤继续讲述屋里发生的故事,“志斌姐姐也帮我说话,可是华老师根本听不进去,说了志斌姐姐几句,志斌姐姐受不了,含着眼泪走了。”
  尽管没请来救兵,但是应验了自己的猜测,齐一还是高兴,得意洋洋地说:“你看看,你在班上跟华老师吵,把老师气得够呛;又到人家家里吵,把人家吵得乌烟瘴气,鸡飞狗跳,妻离子散的。”
  舒大堤没好气回了一句,“你就差说我把人家逼得家破人亡了吧。”
  齐一一乐答道:“我可没这么说。”
  舒大堤有些费解,对众人说:“我很纳闷华老师就说了几句话,志斌姐姐就受不了,眼泪汪汪离家出走了,还发誓再不回来。”
  秦云虎马上解释道:“你忘了,我跟你们说的故事呀。华老师一直嫌志斌姐姐华菱没去考大学,还嫁个了一个小学都没毕业的小木匠。他们父女关系一度很紧张,华老师一开始的时候坚决不认小木匠的,后来华菱生了个儿子,女儿女婿才慢慢的带着外孙跟华老师有了走动。”
  “哦,这样呀。”舒大堤恍然大悟。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