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青春校园>平凡的故事>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作品名称:平凡的故事      作者:王西木      发布时间:2015-12-03 12:28:33      字数:5953

  秦淮河去了乡镇企业局上班,进城了。秦淮河并不喜欢这城里的生活,从小在农村长大,倒是更喜欢乡下的空气。所以,秦淮河并不着急把家迁到县城来。
  这天下了班,秦淮河一个人出来溜达,在南溪大道上漫无目的的走着看着,忽然有人迎面走过来,大声说:“哟,这不是淮河老弟吗?”
  秦淮河仔细一看,原来是族兄秦淮树,热情地回应道:“哎呦,是你呀,三哥。”
  “怎么,淮河老弟今天进城来了,这么有时间在路上闲逛呀。”秦淮树手里拎着菜篮子,菜篮里装满了蔬菜。
  秦淮河呵呵一乐,回答道:“我调进城了。”
  秦淮树耳朵里多少听到一些传闻,没有太多惊讶,问道:“是吗,你在秦家坳也干了十来年了吧。”
  “整整十年了。”秦淮河点点头说。
  “好呀,十年了,该上来了。”秦淮树感慨了一下:“去哪个单位了?”
  “乡企局。”秦淮河已经接受了这个现实,微微一笑道。
  “乡企局可不太好呀,怎么没找个好一点的单位,谁不知道你跟吴书记关系好呀。”秦淮树摇起头来。
  秦淮河毕竟是官场滚爬跌打过来的人,见这位族兄这样口无遮拦,有些尴尬地说:“嘿嘿,吴书记一个人说了也不算呀。”
  “在南溪,还有吴书记说了不算的?”秦淮树一副不相信的表情:“不过,进城了还是比乡下好。”
  “是是是。”虽然是迫不得已进的城,秦淮河也只有不停的点头道。
  “要不上我家坐坐去,咱们兄弟俩喝点小酒。”秦淮树发出热情的邀请。
  秦淮河想想自己一个人在城里,省得吃食堂,便很痛快答应道:“好呀,反正家还没有搬进城,就去跟你好好唠唠。”
  秦淮树显得比客人还要高兴,激动抓住秦淮河的手说:“太好了,我早就知道你在乡下当了这么多年领导,酒量一定大得很,我们可以开怀畅饮。”
  秦淮树领着秦淮河进了屋子。这是一幢三层楼的单位宿舍,秦淮树的家在一楼。秦淮树推开一间房门,朝里看了看。秦云虎正在屋里很专注地看书。
  秦淮树走进去,一把夺过书,看了一眼,严肃地说:“马上要高考了,你还看这种乱七八糟的书。”
  秦云虎丝毫不畏惧,抢回书,嘴上嘟囔道:“你管我。”
  秦淮树掏出5元钱递给秦云虎,命令道:“你去街上给我打两斤酒来。”
  “要喝,自己打去,我没空。”秦云虎哼了一声,拒绝道。
  秦淮树轻轻打了一下儿子的头,轻声骂道:“你小子,还敢跟我呛,你看乱七八糟的书就有空了。今天爸来客人了,这是你秦淮河叔叔。”
  秦云虎瞥了门口的秦淮河一眼,不屑地说:“我管他是谁,要喝酒你们出去喝,别打搅我。”说完就把父亲往外推。
  “嘿,你这小子越来越没大没小了,反了你。”秦淮树有些生气,却拿儿子没办法。
  秦云虎轻轻用点力就把瘦小的父亲推出了屋子,砰地一声把门重重关上。“我讨厌你们喝酒。”里面随即传出秦云虎愤怒的声音。
  秦淮树回头尴尬对着秦淮河说:“这小子,越来越不听话。让你见笑了。”
  秦淮河看着父子俩的表现,心想这父亲太没有威信了,心里想乐嘴上却在安慰秦淮树:“呵呵,这个年纪有点逆反。这是老几呀?”
  秦淮树回答道:“老三。”
  秦淮河想了想说:“我记得名字都有虎呀豹呀。”
  “是呀。”秦淮树点点头答道:“老大云龙,老二云豹,老三云虎,都是凶猛的动物。”
  秦淮河竖起大拇指称赞道:“好,名字响亮雄壮。”
  说话间,秦云龙秦云豹兄弟俩推门走了进来,果然人如其名,一个比一个高大威猛,与瘦小体弱的父亲对照鲜明。
  老大秦云龙好奇地问:“爸,你们说啥呢,门外就听见云虎发脾气。”
  老二秦云豹看了秦淮河一眼说:“家里来客人了?”
  秦淮树指着客人介绍说:“这是你们秦淮河叔叔。”
  秦云龙秦云豹不似弟弟秦云虎,倒是嘴巴很甜,齐声说:“叔叔好。”
  秦淮河摸了摸秦云豹的头,用手比划了一下问道:“这是老二吧,都这么大了,我记得上一回看他才这么点高。”
  秦淮树把手中的钱递给秦云豹说:“云豹,你去街上打两斤酒来,我要跟你叔叔好好喝几杯。”
  秦云龙手脚快,抢过秦云豹的钱,问道:“爸,才打两斤酒呀,这么多人怎么喝呀?”
  秦淮树四处瞅了瞅,问道:“哪里这么多人?”
  “我和云豹不是人呀?”秦云龙叫起来。
  秦淮树不高兴的说:“大人喝酒,你们小孩子掺乎啥?”
  “我们不小了,我都工作了,云豹也马上要参加工作了。”秦云龙声音越发大了:“你们喝酒难道我们俩在边上干瞪眼看着呀。不让喝,酒我不去买了。”说完把钱还到秦云豹手里。
  秦云豹跟着说:“我也不去买。”秦云豹学着哥哥的样,把钱退还到父亲手上。
  秦淮树见买个酒都这么费力,大声骂道:“嘿,你们这帮小子,要反了呀。”
  “云龙云豹都不小了,可以一起喝的。”秦淮河害怕僵持下去,出来解围说。
  秦淮树只好改口说道:“既然叔叔开口了,你们也喝吧。”
  “好叻。”秦云龙从父亲手里夺过钱,一溜烟跑了。
  秦淮树从墙上摘下一条围裙,一边系上一边说:“淮河老弟,你屋里坐坐,看看报。我下厨去炒几个菜,一会就好。”
  “你忙去吧,不用管我。”秦淮河挥挥手说。
  秦淮树拍了拍儿子的肩膀说:“云豹,你跟我去厨房,劈柴烧火。”
  “下厨还要我呀?”秦云豹看来是没做过这等事,嘟囔道。
  “喝酒有你,下厨你就不乐意了,净想美事呀。”秦淮树厉声说。
  父子俩拌着嘴,下厨去了。
  秦淮河找了把椅子坐下来,抓起桌上的报纸看了一眼,就放下了。报纸在单位已经看过了。秦淮河站起来在屋里转了几圈,实在是没事干,就走进了厨房。
  秦云豹坐在灶台前,正往里面添柴火。秦淮树挽着袖子麻利地炒菜。
  秦淮河饶有兴致地看着秦淮树炒菜,称赞道:“你这炒菜的架势有模有样呀。”
  秦淮树叹了一口气说:“没办法,逼出来的。”
  “嫂子呢,嫂子今天咋还没回家呀?”秦淮河好奇问。
  秦淮树一边炒菜一边回答道:“离了。”
  秦淮河一脸惊讶,连忙说:“对不起,我不该问。”
  秦淮树揩着脸上的汗,平静地说:“没关系,都离了好多年了,不伤心了。”
  秦淮树很快炒了一桌子菜。秦淮河秦云龙秦云豹围着方桌坐下。
  秦淮树用力拍着秦云虎的房门,大声喊着:“云虎,出来吃饭吧。”
  “我不吃,不吃了。”屋里传来秦云虎不耐烦的声音。
  秦淮树又敲了几下,屋里没有动静,只好摇着头回到饭桌前,坐下。
  “云虎怎么了?”秦淮河关心地问。
  秦淮树有点生气地说:“这小子,怪脾气,不管他了。”
  “云虎不喜欢我爸喝酒,不用理他,饿了他自己会找东西吃的。”秦云豹不合时宜插嘴道。
  秦淮树筷子敲在秦云豹头上,不满道:“就你话多。”
  “废话少说,赶紧给我们倒酒去。”秦云龙狠狠瞪了弟弟一眼。
  秦云豹看来更惧怕这个当哥哥的,听到命令,不敢迟疑,抓起酒瓶,忙不迭给大家倒起酒来。
  秦淮树端起酒杯对儿子们说:“今天你们淮河叔叔来我们家喝酒,淮河叔叔从乡下调进城里了,值得高兴,我们一起敬一下淮河叔叔。”
  四个人一饮而尽。
  秦云豹重新斟酒,有些崇拜说道:“叔叔大名如雷贯耳,今天终于见到真人了。我来敬你一杯。”
  秦云龙也不甘落后,敬了一杯说:“我听说秦家坳景色迷人,有一片原始森林,我早就向往去那打猎了。”
  “你就整天想着打猎,不好好上班,不思上进。”秦淮树听了立刻教训道。
  秦云龙一咧嘴回应道:“我一个复员兵,表现再好,也得不到提拔,现在什么都要文凭。”
  “谁让你不好好读书。”秦淮树责怪起来。
  “云龙,你在哪里上班呀?”秦淮河插话问。
  “汤山乡粮站。”秦云龙回答完,开始埋怨起来:“叔叔真没用,好歹也是个副县长,居然让我到乡下上班。”
  “你这个没良心的,你不好好读书,是叔叔找关系才让你参军,复员安排工作也是叔叔托人才进的粮食局。”秦淮树听了很不高兴:“你有什么本事呢,在部队两年一没入党二没立功嘉奖不说,还背了个处分回来,不是你四叔,哪个单位要你,你还要对叔叔说三道四。”
  秦云龙满不在乎说:“不就是谈个恋爱吗,我也不小了。”
  “战士是不能谈恋爱的。”秦云豹脑子不好使,说话不看对象。
  果然,秦云龙举起手,重重地拍在弟弟的脑袋上:“我的事,你插什么嘴。”
  “爸,云龙打我。”秦云豹委屈叫起来。
  秦云豹非但没有得到父亲的同情,反而也被数落起来:“还有你,云豹,你马上要到通用机械厂上班,也是你四叔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进去的,你要好好表现。”
  秦淮河接过话说:“是呀,要好好工作,不要辜负你们的四叔。”
  “四叔只能领你们进门,修行还得看你们个人。”秦淮树开始教育儿子们。
  秦云豹不耐烦地说:“爸,我知道了,我要好好当一个工人,当一辈子的工人。”
  “云豹呀,你不要气馁。”秦淮河听出秦云豹的画外音,也加进来说教:“我以前是个农民,也是一步一步扎实工作,做到大队书记,做到镇长书记的。”
  秦云豹泄气说道:“我哪能跟你比呢,再说现在时代不同了,做什么都要讲究文凭,我高中都没毕业。”
  秦淮树用筷子指着兄弟俩,愤愤地说:“你们一对操心的家伙。”
  秦淮河有点触景生情,摇头说:“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我那两个闺女也是不爱读书。三哥,不去操那心了,来喝酒。”
  秦淮树秦淮河酒逢对手,很快两人都有些醉意了。
  秦淮树指挥秦云豹道:“倒上,再给你叔倒满。”
  秦云豹看看瓶中快喝完的酒,问道:“还喝呀?”
  秦淮树说话都含含糊糊了,但是口气坚定地说:“喝,今天难得淮河老弟来咱们家,我们一醉方休。”
  “三哥,不醉不归,谁也不能认怂。”秦淮河也口齿不清了。
  秦淮树对秦淮河竖起拇指说:“淮河老弟,今天喝的痛快,你一个大书记还能放下身段跟我这个小老百姓一起痛快喝酒,你真好。”
  秦淮河一摆手道:“三哥,这酒喝下去什么不痛快都烟消云散了,酒真是个好东西。”
  “酒是好东西呀。”秦淮树开始数落道:“秦淮人,你四哥,当了个狗屁副县长,整天叫我别喝酒。你神气个啥,好歹我也是你哥哥呀。”
  秦淮河一听秦淮人,想起自己受处分的事,怨恨一下又涌出来了,哭诉道:“别提淮人了,这回我摊上个事,他一点忙都不帮,还跟着那个舒春旺一起整我,要置我于死地。”
  秦淮树是自己可以说弟弟,别人说不得,马上驳斥道:“你胡说,淮人可不是那样的人。淮人是老实人老好人,他怎么会要害你。”
  “不瞒你三哥,兄弟我这回够惨的,小学房子倒了,我这党委书记的职务被撸了。”秦淮河欲哭无泪。
  “这些我早听说了,死人了。”秦淮树面无表情应道。
  “都是大雨惹的祸。”秦淮河叹气道:“兄弟受难,四哥一点忙都不帮。虽说咱们不是亲兄弟,可是一笔写不出两个淮字,咱们可都是淮字辈的。”
  秦淮树突然站了起来,一只脚踩在长条椅子上,指着秦淮河说:“你可不能这样冤枉淮人呀,兄弟有难他绝不会袖手旁观的,可他毕竟只是个一般的副县长呀,人轻言微,他说了不管用呀。”
  秦淮河也站起来,争辩说:“他跟舒春旺是一伙的,一句好话都不肯帮我说,他要是帮我说话,吴书记就一定能救得了我。”
  “你放屁,你这是咎由自取。”秦淮树大声起来:“你居然敢挪用校舍的钱把自己的办公室修得那么豪华,小学破破烂烂死了那么多人,老百姓意见那么大,谁敢帮你说话?”
  秦淮树态度急转直下,秦淮河始料未及,一下被震住了,酒醒了一半,忙问:“三哥你这是怎么了?你喝多了吧?”
  “我没喝多。”秦淮树一傲头。
  “三哥,你可别听老百姓乱说,办公大楼不是学校的钱,学校那点钱哪里够。”秦淮河还要解释。
  秦淮树走到秦淮河跟前,手指戳在他的胸前说:“你昧着良心说,你敢发誓,你敢发誓,不是学生的钱。”
  “三哥,你这是怎么了?”秦淮河一脸尴尬道。
  秦淮树只有一个念头,举起拳头要打秦淮河,恶狠狠地说:“你敢发誓吗?”
  秦云龙秦云豹兄弟一看情况不对,过来抱住了父亲,往后拖,齐声劝道:“爸,你喝醉了吧。”
  秦淮树不懂得从哪里来的力气,竟然挣脱兄弟俩,一股劲冲到饭桌前,双手一使劲,把桌子掀翻了。
  看着盘子碟子掉落在地板上,秦淮河惊呆了。
  秦淮树用尽了力气后,踉踉跄跄退后了几步,跌到在地上,口吐白沫。
  看见父亲倒地了,秦云龙秦云豹兄弟俩一溜烟没了踪影。
  屋里只剩下秦淮河愣愣地看着地上的秦淮树,想不明白,这是怎么了,好好的,怎么就发这么大火呀,怎么就栽倒了。
  秦淮河愣了半天,才蹲下去,手指放在秦淮树的鼻子边,又翻了翻眼皮,紧张问道:“三哥,你这是怎么了?你没事吧?”
  房门打开了,秦云虎站在门口厌恶地看着眼前这一切。
  秦淮河像是见到了救星,忙对年轻人说:“云虎,你爸这是怎么了,他没事吧?”
  秦云虎蔑视着秦淮河,冷冷地说了一句:“活该。”说完,又关上了房门。
  秦淮河不知所措,直摇脑袋,这都一帮什么孩子,父亲不省人事,一个个都撒手不管了?
  过了不久,秦云龙兄弟俩气喘吁吁回来了。原来他们是搬救兵去了。秦淮人跟在后面走了进来。秦淮人皱着眉头,目光严峻。
  秦云龙指着地上躺着的父亲说:“叔,我爸又喝多了。”
  秦淮河见状赶紧迎上来小声说:“四哥,你来了?”
  秦淮人看着秦淮河,明白了,秦淮树就是跟他喝酒才喝成这样。
  秦淮河指着地上的秦淮树,尴尬解释道:“这不是下班路上碰上三哥,他叫我来吃饭,我这不是一个人在城里吗,就想着过来小酌几杯。没想到三哥他喝着喝着,就倒地上了。”
  “秦老三的故事你没听过吗?”秦淮人问秦淮河。
  秦淮河一脸疑惑回答道:“怎么了,我久居乡镇,孤陋寡闻。”
  秦淮人冷冷地说:“全南溪的人都知道喝酒不能跟秦老三一起喝,难道你不知道吗?”
  秦淮河擦了擦满头大汗说:“这回知道了,以后再不敢了。四哥,三哥就交给你了。”说完,忙不迭走了。
  秦淮人指挥秦云龙兄弟把秦淮树抬到卧室去。
  蓝玉也喘着气走了进来,问道:“怎么回事,是不是又喝多了。”
  “还能是别的事吗。”秦淮人没好气说。
  蓝玉有些好奇地问道:“我看秦淮河慌里慌张出去了,他怎么也来了?”
  “别提他了,就是他陪三哥喝酒,才喝成这样的。”秦淮人咬了咬牙说。
  蓝玉不太相信,又问了一遍:“他敢跟三哥喝?”
  “他在乡下,可能没听过秦老三喝酒的故事。”秦淮人耐下心解释说。
  蓝玉扶起掀翻的桌子,蹲下去收拾满地的盘子,叹息道:“唉,瞧这屋子,乱七八糟。这家没个女人,真不像个家。”
  秦云虎背着书包走了出来,默默走到秦淮人身边。看着眼前的乱景,掉下了眼泪。
  秦淮人搂住了秦云虎,关心道:“云虎,你受苦了。马上就要高三了,你干脆搬到叔家里去住吧。”
  “不用了,我都习惯了。叔婶,我去上晚自习。”秦云虎擦了擦眼泪,坚定的说道。
  “你吃饭了吗?”秦淮人关心道。
  “我不饿,不想吃。”秦云虎摇头说。
  秦淮人掏出一张10元的钱递给秦云虎,叮嘱道:“不吃饭怎么行,你路上找个小店,吃点东西再去上自习。”
  秦云虎接过钱,一声不吭走了。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