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青春校园>平凡的故事>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作品名称:平凡的故事      作者:王西木      发布时间:2015-12-03 00:11:52      字数:3797

  八月的最后一周,南溪的政坛又有了重大的变化。县长舒春旺要调去地区行署担任副专员了。五年前舒春旺还只是商业局的一名普通干部,这几年擢升的速度实在惊人,短短几年就完成副县长、县长、副专员三级跳。舒春旺的快速提拨得益于他有一张过硬的大学文凭,文革前的厦门大学毕业生。在这个知识越来越受重视的年代,知识分子的命运正在悄然改变,开始进入各行各业的领导岗位。
  其实,在南溪最早获得提拨的知识分子是秦淮人。舒春旺当副县长的时候,秦淮人已经当了快一届的副县长了。然而,秦淮人却一直停滞不前,眼睁睁看着舒春旺超越了他。
  在南溪政坛,只有舒春旺和秦淮人算是正儿八经的大学本科毕业,所以很自然的,秦淮人被认为是舒春旺的人。秦淮人并不是那种喜欢拉帮结派的人,但是同样的成长经历,使得他们有更多的共同语言,自然而然跟舒春旺走得更近。秦淮人只是把舒春旺看成跟自己是一路人。
  尽管秦淮人主观上不愿意卷入派系,但是在南溪这个暂时还是工农干部占大多数的地方,秦淮人还是处处感到了有些人对他的不怀好意。好在秦淮人并不在意别人对他的态度,他是一个热爱工作的人,他喜欢他主管的教育这一摊子。
  可是这回,他却要离开他喜欢的工作岗位了。舒春旺走后的空缺将又常务副县长填补,后面将引起连锁的人员调动。盛传了几个月的人事变动一一成为现实,唯有秦淮人和传说的不一致。秦淮人没能进入常委出任宣传部长,而是继续担任普通副县长,排名前进了一位,却换成了他一点都不熟悉的农业。
  秦淮人有些沮丧。在南溪这个农业小县,耕作了几千年的农业要再进一步是不容易的,挖掘的潜力不大。而有着优良传统的南溪教育在改革开放后重新焕发了生机,教育成了南溪的一面旗帜,随时都可能出现奇迹。
  秦淮人知道不能入常委,一定因为县委书记吴成极力反对。吴成和舒春旺面和心不合,自然不喜欢被列入舒春旺一派的秦淮人了。吴成不喜欢秦淮人,但是却很喜欢秦淮河。
  其实,秦淮人跟秦淮河除了是同宗同族的兄弟外,两人毫无瓜葛。秦淮人8岁就跟着父亲进了城,秦淮河则一直在秦家坳生活工作。秦淮人直到离开学校到县里工作,才和秦淮河有了一些接触。
  秦淮河一介农民之所以能靠上吴成,最后当上秦家坳镇的党委书记,这要归功于文革后期的一段往事。那时县革委会的主任白鲁、副主任吴成被造反派揪出来批斗,在南溪一中的篮球场烈日下,上身穿棉袄下面穿短裤暴晒。县革委会副主任兼校革委会主任的造反派头头华鹏举看不过去,偷偷把他们藏到了最偏远的秦家坳。秦淮河那时正好在公社食堂打杂,这位善良的村民很同情两位被打倒的领导干部,经常偷偷送给他们食物。所以,吴成翻身之后,对秦淮河一直很感恩,关照。
  现在吴成碰到一件很棘手很头疼的事情,那就是上个月在秦家坳发生的秦家坳中心小学校舍倒塌事件。事件7死26伤,属于重大事故。作为秦家坳的党政一把手,秦淮河在这件事情上完全脱不了干系。
  舒春旺临走前,秦家坳中心小学校舍倒塌事件的处理会议在拖延了一个多月后,终于在县委会议室举行了。
  会议桌前,一个个脸色严肃。秦淮河坐在角落,垂头丧气。
  秦淮人最后一次主持有关教育方面的会议。
  教育局钟局长首先汇报调查结果:“各位领导,7月11号秦家坳中心小学发生校舍倒塌事件后,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吴书记舒县长立即做出指示,成立了由秦副县长为组长的调查小组,深入事故现场进行了取证调查。现在我就将调查的结果向在座的各位领导以及事故的责任人汇报一下。711发生的校舍倒塌事故,共造成秦家坳中心小学7名学生死亡,其中一年级5人,二年2人,都是低年级的学生。另外还有26名老师学生受伤,其中老师3名,其余都是学生。大家都知道,今年进入7月,连续半个月的下雨,是造成这次校舍倒塌的主要原因,对此秦家坳中心小学校长周文武犯有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
  周文武立刻举手,他要为自己解脱责任:“下了半个月下雨,我们也发现了校舍存在安全隐患,但是11号是放假前的最后一天,我们抱着侥幸的心里。”
  即将离任的县长舒春旺打断周文武的话,严厉地说道:“人命关天,怎么可以侥幸心里?”
  “校舍存在问题,我们早就向局里镇里打过报告,可是维修工程资金迟迟未见----”周文武申辩道。
  县委书记吴成也插进话来打断周文武说:“现在听取钟局长汇报,你有不同意见等下再说。”
  钟局长继续汇报说:“早在半年前,我们就收到秦家坳中心小学关于校舍安全存在隐患的报告,我们也下拨了维修基建资金,但是我们调查了,这笔资金并没到秦家坳中心小学账上,而是被镇上截留挪用了。”
  会议室一下炸开了锅,秦淮河埋下了秃顶的头。
  会议最后由马上要离任教育的副县长宣布处理结果,秦淮人面无表情地说:“秦家坳中心小学的校舍倒塌,在社会上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给我们南溪县抹了黑。现在我宣布县委县政府对这起事件的处理结果。一,秦家坳中心小学校长周文武给予留党察看,撤销其校长职务处分;二,秦家坳镇党委书记秦淮河给予党内严重警告,撤销其党委书记职务处分;三,秦家坳镇镇长----”
  会议结束后,在会上一言不发的秦淮河哭丧着脸跑到吴成办公室,抹着眼泪说:“吴书记,处分太严厉了,给个警告就好了,职务也一撸到底了。”
  吴成阴沉着脸说:“你这事也做得太过了,你叫我怎么保你?”吴成阴沉着脸说:“早就有很多匿名信到我这里来告你,说你们把镇政府大楼建的像小白宫似的。”
  “建大楼的也不止秦家坳一个乡镇。”秦淮河申辩道。
  吴成手指头敲着办公桌说:“那你不能挤占挪用学校校舍的钱呀。”
  “唉,这边只是先用一下,等资金有了马上就拨过去,哪想就出事了。”秦淮河感到无比的委屈。
  吴成无可奈何的表情说道:“人命关天,这个钱你也敢动用,你这是给自己带枷锁。死了人了,都上了省报了,你说这个时候我怎么帮你说话。其实,对你的处分已经够轻的了。11号发生的事故,你13号才上报,这个影响太恶劣了。好在舒县长马上就要调走,没有在瞒报上面揪住你不放,这件事情上算是没怎么为难你了。”
  “舒县长那是给您面子。”秦淮河虽说文化不多,毕竟在官场上浸淫这么多年,马上拍着马屁说道:“谢谢吴书记,谢谢舒县长。”
  “好了,你就暂时到城里来上班吧,去乡企局吧。”吴成挥手说。
  “我不去,老钱以前是我部下,我去给他打下手,多没面子呀。”秦淮河又犯浑了。
  吴成瞪了老部下一眼说:“这个时候你还挑三拣四呀,你去乡企局也不是给钱局长打下手,不安排职务。”
  秦淮河听了心更凉了,嘟囔道:“那我就挂个名,不上班。”
  “你真是糊涂透顶,你整天不上班,以后怎么再用你。”吴成骂道。
  秦淮河听出弦外之意,转忧为喜道:“吴书记,您的意思是以后还是重新启用我。”
  “我可没这么说,”吴成面无表情地说:“我是要你对处分不要有抵触情绪,要好好工作。”
  秦淮河马上反应过来,忙着点头哈腰说:“吴书记,我明白,我听您的,一定好好表现。”
  与此同时,秦淮人正陪着舒春旺走在回县政府路上。
  舒春旺安慰秦淮人道:“这次人事变动,没能进常委,你不要有情绪,以后还有机会。”
  秦淮人有些担忧地说:“进不进常委我倒是无所谓,但是我一直在教育战线上工作,这次让我去管农业,我怕做不好,我对农业可是一窍不通呀。”
  “以前,我们对当领导也是一窍不通呀。”舒春旺笑了,自信满满地说:“现在还不是都能胜任了,读了那么多年书是白读的?任何事情都是相通的,管农业有什么难的?”
  “服从组织安排吧。”秦淮人叹了一口气说。
  走了几步,秦淮人又开口说:“老舒,我侄儿秦云豹那事你再跟田厂长说一下,他都高中毕业一年了,还整天在家闲着。”
  舒春旺眼见直视着前方说:“我跟老田说了,他说等一有招工指标头一个就考虑。”
  “那太谢谢你了。”秦淮人感激道。
  “你太客气了。”舒春旺侧身看了看秦淮人说:“不过,老秦有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秦淮人有些惊奇地看着舒春旺,问道:“什么话,你尽管说。”
  舒春旺想了想还是说了:“老秦,你的乡情观念太重了,这样对你仕途会有影响的。”
  秦淮人无言以对。秦淮人自从当上这个副县长之后,找他帮忙的人确实一茬接一茬,络绎不绝。特别是秦家坳老家来的,找到他家见了面不管认识的不认识的,都是一口一口秦家坳土话四叔短四叔长的叫着。叫得蓝玉和几个孩子后来都烦了。秦淮人心善,乡里乡亲的,能帮的就帮。不过他只是个普通的副县长,在他管的教育口子这一块还能帮上乡亲们一点小忙,比如进城读个书,进个好一点的班级了。
  今天这个秦云豹是他的亲侄儿,考不上大学没有工作,这个忙他不能不帮。秦淮人排行老四,那老大老二不是一母所生,真正跟他同父同母的只有三哥秦淮树。秦淮树生了三个儿子,只有小儿子秦云虎读书还算过得去,秦云龙秦云豹都是让人伤脑筋的。前几年秦云龙当兵回来,秦淮人找了很多关系才把他送进了粮食局汤山乡粮管所上班,工作找好了,秦云龙非但对叔叔没有一丝谢意,还因为没有在城里上班心里老不高兴。这回,秦云豹更绝,一口咬定坚决不去乡下。
  秦淮人想到这里,叹了一口气,情不自禁地说:“唉,我自己的三个孩子倒还争气,没怎么让我操心,没想到我这哥哥,还有他那些孩子,一个个不省心,把我搞得焦头烂额。”
  舒春旺听了不吱声了,本是想给秦淮人提个醒,没想到他竟然发出如此感慨。舒春旺拍了拍秦淮人的肩膀,默默走开了。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