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青春校园>平凡的故事>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作品名称:平凡的故事      作者:王西木      发布时间:2015-12-01 20:12:11      字数:3304

  秦从林紧走几步赶上黄幼红,拦住她说:“你看你,说得好好的又生气,身上怎么那么多小心眼呀?”
  黄幼红抬头仰视秦从林,咬着嘴唇,似怒非怒,好一会才恨恨地说:“我就是小心眼多,那你以后别气我呀。”
  秦从林有点摸不清小女孩的心思,解释道:“这不是在开玩笑嘛?”
  黄幼红争执道:“刚才哪里是开玩笑,你分明在凶巴巴凶我。”
  “还凶巴巴凶呀。”秦从林一吐舌头道。
  “不是吗?”黄幼红反问道。
  “算我错了,”秦从林只好退让一步说:“可是你也不能说走就走,招呼都不打一声,多没礼貌呀。”
  “我是不想再在那呆下去,我知道我一离席,肯定成了你们话题的中心,你肯定又在那里胡说八道说我。”黄幼红说着说着,口气也软了下来。
  秦从林赶忙解释道:“我没有乱说,我就是问我哥喜不喜欢你。”秦从林赶忙解释道。
  黄幼红哦了一声,不再言语。
  两人来到公交车站。没等几分钟就来了一辆公交车,车厢很空。两人跳上车,找了座位坐下。公交车在狭窄的老城区缓缓前行。
  “你怎么不问问我哥对你的态度呀?”坐了几站,秦从林忍不住了,问道。
  黄幼红专注望着窗外蓝蓝的天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回答道:“我干嘛要问呀。”
  “我哥喜欢你,我想你也喜欢他吧?”秦从林想当然说道。
  黄幼红不吱声。
  秦从林说了一天的媒,一点眉目没看见,着急说道:“这个可是我亲哥呀,同父同母的亲哥哥。”
  “这么说,你还有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呀。”黄幼红噗嗤笑了。
  “没有,你可以别乱说呀。”秦从林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差一点撞到顶上的横杆。
  “谁让你乱说,亲哥就亲哥,还要强调同父同母。”黄幼红得意起来。
  “嘿嘿,这不是口头禅吗,张嘴就来了。”秦从林傻笑起来:“怎么样,我这哥哥你还满意吧?他可是从小品学兼优,老师家长都特别喜欢的乖孩子好学生,跟你特别般配的。你别不好意思,你心里一定特喜欢吧?”
  “我又不喜欢听话的孩子。”黄幼红冷冷地回了一句。
  秦从林满脸疑惑问道:“难道你喜欢坏孩子?”
  黄幼红不回答。
  “男孩不坏,女孩不爱,那都是骗人的假话,骗小女孩的。”秦从林开始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说道:“你见过哪个大人会喜欢坏坏的孩子,哪个父母亲会喜欢坏女婿。”
  黄幼红仍旧抿着嘴不说话。
  “你倒是说话呀,你要急死我呀。你表个态,喜不喜欢我哥。”秦从林简直要发疯。
  黄幼红还是不作回答,突然站起来,一边拽着秦从林的胳膊往车门走,一边说道:“大师兄,我们下车吧,去看一场电影吧。”
  公交车停了。两人下了车。黄幼红快步走在前面。秦从林跟在后面一边走一边仍不死心地说:“我的问题你还没回答,看什么电影呀?”
  “看完电影再说吧。”黄幼红头也不回说。
  走进电影院,一看墙上的海报,黄幼红高兴地拍着手说:“太好了,日本影片《W的悲剧》,我早就想来看了。”
  秦从林本来就对看电影没有特别的兴趣,看了看海报问女孩:“你喜欢日本片?”
  “喜欢,日本电影电视都喜欢。日本的片子可好看了,故事好曲折好感人。”黄幼红很激动。
  秦从林不以为然回应道:“那些都是瞎编的,专门赚你们这种涉世不深的女孩子眼泪的。”
  “你胡说,眼泪都是由衷的。”黄幼红辩解道:“前不久电视播放的《血疑》,我从头到尾看了一遍,还想看,山口百惠、三浦友和还有宇津井健演得太棒了。”
  秦从林一看拗不过,改口说:“我倒是喜欢《排球女将》里的小鹿纯子。”
  “我也喜欢,都喜欢。”黄幼红也赞同道。
  “这电影名字不太好,悲剧。”秦从林淤积了一肚子的起,看了一眼片名,故意找茬说。
  “悲剧才好,才感人呀。”黄幼红观点完全相反,强调道:“你快去买票,快要开演了。”
  “要我买票呀,不是你请我看吗。”秦从林笑着说。
  “你得罪我了,当然是你请客了,哪有女孩请的道理。”黄幼红背过身,看着外面的天空说。
  秦从林顺从去买了票,两人进了影院。电影开映了。黄幼红瞪着大眼睛津津有味看着电影。秦从林却无心看电影,他不喜欢日本片那种千篇一律的悲惨情节,万一真的被打动哭了,在小女孩面前多丢脸。
  秦从林眼睛转来转去,忽然看见昏暗的光线下黄幼红那只白白的肉呼呼的小手,很可爱,顿时有了一种冲动,很想去抚摸一下那只小手。很快,秦从林便克制住这种冲动,他知道手一旦伸过去,后果就无法逆转了。手,千万不能去摸的。
  胡思乱想了一阵,秦从林也开始安静下来看电影了。
  迷迷瞪瞪过去了一个多小时,电影终于散场了。黄幼红摘下眼镜揉着眼睛走出电影院。
  看着小师妹有些红肿的眼圈,秦从林问:“又被感动了?”
  黄幼红点点头说:“你不感动吗?”
  “我就把他当一场电影看,当做一个故事听。”秦从林摇头说:“你要学会置身度外,就不会那么容易被骗下眼泪。”
  黄幼红似乎还沉浸在电影情节中,感慨说道:“静香为了演戏,牺牲太大了。”
  “可是她这样做,最终换来了事业的成功。”秦从林不以为然道。
  黄幼红伤感回答道:“这样的成功如果是我,我宁愿不要。”
  话题有些沉重,秦从林不想接下去,问女孩:“你说昭夫和静香到底分手了吗?”
  “你没认真看呀?”黄幼红瞪大眼看着秦从林,问道。
  “那会儿走神了。”秦从林不好意思笑笑说。
  “那你就自己想吧。”黄幼红懒得回答。
  “我才懒得管他们分手没分手。”秦从林看了女孩一眼回应道:“不过,我一直在想,你摘了眼镜倒是跟静香一模一样,看上去像个纯情的日本小女生。”
  黄幼红脸上表情看不出是高兴还是不高兴,问道:“是吗?演静香的女主演好可爱哦,我哪有她好看。”
  秦从林突然发自内心由衷地说:“你也很可爱的。”
  女孩经不起赞扬,灿烂笑起来,问道:“是吗?你说的真的吗?”
  “真的呀。不过女主演的名字好奇怪哦,不好听。”秦从林说完,突然换了话题。
  黄幼红争辩说:“我觉得很好听呀,药师丸博子,透着可爱劲。”
  秦从林随即手掌横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笑着说:“药师丸博子,要死就玩脖子。”
  黄幼红一听自己崇拜的对象被人这样羞辱了,大声叫起来:“你这个人,嘴巴太坏了,我生气了,不理你了。”
  两人一路无话回到学校,走进校门。
  “还在生气呀。”眼看着要分手了,秦从林赶紧说道。
  黄幼红冷冷回答说:“没有。”
  “那你干嘛一路上不理我呢。”秦从林接着问。
  黄幼红微笑着说:“你又没说话,我干嘛理你。”
  “我以为你不理我,就不说话了。”秦从林放下心来。
  黄幼红争辩道:“谁说不理你了?”
  秦从林满脸狐疑看着女孩说:“你刚才不是说不理我吗?”
  “我说了嘛?”黄幼红迎头看着秦从林,反问。
  秦从林一看,争辩不过,认输道:“好好好,你没说,我听错了好吗。”
  黄幼红侧过身去,大摇大摆快走起来,开心道:“这是你自己说的哦。”
  秦从林跟在后面,一脸无奈的说:“你说没说,那只有我错了。”
  “瞧你那傻样。”黄幼红噗嗤笑了,回头说:“今天,你带我出来玩,还陪我看电影,我开心还来不及。”
  “你们女生真搞不懂,一会气一会笑的。”秦从林无可奈何地说。
  “看来你也没有交过女朋友呀?”黄幼红更开心了。
  秦从林老实回答道:“是呀。”
  “自己都没有女朋友,还一天到晚张罗着帮着别人找朋友呀。”黄幼红气嘟嘟哼了一声。
  秦从林也觉得自己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耸了耸肩说:“我这人施乐好善。”
  “嘴里吃了蜜,谁信?”黄幼红不满道。
  “有人信。”秦从林不气馁,回应道。
  黄幼红抬手看看手表,有些依依不舍地说:“我要回家了,拜拜了。”
  秦从林心想着今天白忙了,拦住说:“别急呀,你还没有回答我,喜不喜欢我哥。”
  黄幼红一听秦从林还在惦记相亲的事,面无表情重复道:“拜拜。”
  望着小师妹的背影,想着白忙活了一天,秦从林忍不住大声说:“你要急死我呀。”
  黄幼红走出几步,突然又回过头,答非所问:“那天在火车上,没有告诉你,我是什么系的,你现在想知道吗?”
  秦从林愕然点了点头。
  “我是外文系的。”黄幼红冲秦从林高声说道,说完欢快的跑开了,飘起的长裙在落日的照耀下,闪着橘色的光芒。
  秦从林望着耀眼的背影远去消失,呆立在校园门口,愣了很久很久。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