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青春校园>平凡的故事>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作品名称:平凡的故事      作者:王西木      发布时间:2015-12-01 13:01:22      字数:3651

  秦众森没明白老同学的意思,也不加理会,继续说:“小黄同学,马上就要进入大学校园,心情是不是特别激动呀。”
  黄幼红先是一愣,然后摇头说:“还好了,没有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秦从林插话说:“哥,人家小橙子从小就在大学校园里长大的,不稀罕的。”
  “这么说,小黄是教工子弟了?”秦众森接着话问。
  黄幼红点点头。
  “羡慕!从小就接受大学校园文化的熏陶。”秦众森赞叹起来。
  “没觉得受到什么熏陶呀。”黄幼红很平静。
  秦众森继续夸赞道:“一看你这气质就跟普通人不一样,像是见过世面的人。”
  秦从林看不下去,反驳说:“哥,你这夸张了点吧,小橙子不过就是个刚毕业的高中生,一个准大学生,一直都在象牙塔里,哪里见过大世面?”
  舒大堆马上拦住秦从林说:“老二,老大说话你就喜欢唱反调,你闭嘴,听老大说。”
  秦众森早已习惯弟弟说话的风格,一点也不介意,笑道:“他喜欢与众不同。我是想说,小黄真幸运,从小生活在滨海这座这么美丽的城市,不像咱们哥几个要经过当年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高考,才有资格来到这里,才有机会留在这个城市。我们这些不愿意留在小县城生活的人,注定要走这一条路,背井离乡去北京上海广州深圳,还有咱们的滨海,去咱们憧憬向往的大城市、沿海城市来打拼工作。”
  秦众森一番话情真意切,黄幼红很有感触地说:“我听说你们那里的人读书都特别的认真,高考很厉害的。”
  秦从林听了很是纳闷,跟小师妹接触才这么几次,她是如何知道这些的呢?自己可是从来没有对他提及过半点家乡的事情。
  秦众森没有弟弟想的那么多,顺着女生的话继续说:“我们那落后,没有多少工业,没有多少工作岗位,我们的出路只有两条,一是参军,二是考大学。而上大学是更多人进入大城市工作的途径。”
  黄幼红点头道:“看来我是比你们幸运一些,出生在滨海,上大学在滨海,以后工作还是在滨海。滨海不错,我不用考虑去别的地方,除非出国。”
  “人往高处走,有条件的都想进更大的地方发展,条件更好就出国。”秦众森忍不住感慨起来。
  “其实我是很想出去读四年书的,但是我一个女孩子,家里不放心,死活不让。”黄幼红如实说道。
  “滨海这么好,不用出去了。”秦众森一改平日模样,口如悬河,滔滔不绝。
  “你们接着喝,我去一下洗手间。”黄幼红突然站了起来,对在座的男士们说。
  等到黄幼红的身影从视线中消失,秦从林马上对秦众森说:“老大,这个小橙子怎么样?”
  “不错呀。”秦众森想也没想,脱口而出。
  “你要如实回答,”秦从林笑着问:“是不是看上这丫头了?”
  “没有呀。”秦众森慌忙掩饰道。
  “大哥,你不诚实呀。”秦从林狡黠地说:“这事你瞒不了我,我都不用看你眼神,就知道你喜欢她。”
  秦众森还想狡辩,舒大堆一旁抢先问道:“老二,你从哪里看出老大喜欢小橙子呢?”
  秦从林咂了一口酒,解释说:“平时咱们三个在一起,老大都是沉默寡言,今天满桌子都是他在说话,唾沫横飞,都快成话唠了。不是动了春心,为何这般激动呢?”
  舒大堆一拍桌子,大声说:“哈哈,英雄所见略同。”
  秦从林仔细端详舒大堆问道:“你也看出来了?”
  舒大堆满脸堆笑说:“你没看我半天不说话吗,就是在认真欣赏老大的侃侃而谈,真没想到老大说话这么有水平。看来荷尔蒙的催化下,激发了老大的口才。”
  又是春心又是荷尔蒙,秦众森脸上有些挂不住,分辩说:“我这不就是家长里短,普普通通的聊聊天吗,值得你们大惊小怪吗?”
  “老大,喜欢就喜欢,别扭扭捏捏的。”秦从林干脆地说:“我今天带她来,就是给她介绍男朋友的。先是老舒,可是她嫌老舒胡子拉碴的。你跟老舒相反,文文静静,一脸的斯文模样,她保准是喜欢的。”
  秦众森被弟弟这么一吹捧,心花怒放,问道:“是吗,她同意你帮她介绍男朋友呀?”
  秦从林信誓旦旦拍着胸脯说:“同意呀,点了头的,不然我吃饱了没事干带她出来。”
  秦众森虽说性格内向一些,做事有点扭捏,但是在亲弟弟和老同学面前用不着掩藏,点头道:“那是可以考虑考虑。”
  “秦大公子,你别考虑了。”话音刚落,舒大堆突然泼出一盆冷水说。
  “为什么?”秦众森惊讶看着老同学,问道。
  舒大堆手里的筷子胡乱比划着说:“你还看不出来吗?”
  秦从林心急,抢先问道:“看出什么?”
  “你明知故问。”舒大堆斜眼看着秦从林,冷笑说。
  “我知道什么了?”秦从林不解道。
  舒大堆重新仔细打量秦从林一番,问道:“老二,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糊涂?”
  秦从林猜不透老朋友的心思动机,一脸茫然回答道:“真不知道呀。我的准大作家,你又在故弄什么玄虚?”
  舒大堆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停顿了一下才说:“从我观察分析来看,按理我们的秦大公子和小橙子姑娘还是很般配的,小橙子应该是会喜欢众森这样帅气斯文的男人。但是,老大吃亏了。”
  “吃亏了?”秦从林觉得这话很是费解。
  舒大堆笑着说:“秦大公子虽说比二公子早来到这个世上一年多,但是这件事上来晚了。”
  秦众森更是一团雾水,问道:“你这打的什么谜语呀?”
  “说白了,就是从林比你早认识小橙子几天。”舒大堆不卖关子了,对秦众森说道:“也就是小橙子在见到你之前,心已经有所属了。”
  “老兄,你这是妄下结论。”秦从林总算是弄明白了,申辩道:“这之前,我也才跟小橙子见过两回面,火车上遇见一次,费翔演唱会见过一面,根本来不及发生什么故事。”
  “一次就足够了,两次都显得多余了。”舒大堆伸出指头比划着说:“一见钟情其实只要一秒钟就够了。”
  “你这是胡猜乱想。”秦从林赶紧撇清道:“小橙子不会真喜欢我的,她说我喜欢胡说八道,都不想搭理我呢。”
  “嘴上说不理你,不还是跟你出来了吗?”舒大堆嘴一撇说:“你那么冒犯人家,什么第一次这么混账的话都说的出口,最终她不是还是没有被你气走吗?这说明什么呢?”
  “说明不了什么。”秦从林嘟囔说:“那我是要帮她介绍男朋友,她才跟我来的。再说我也就是嘴巴上说说,谁不懂得那只是开开玩笑,她还能真的气走?”
  “这话你自己都不信吧。”舒大堆笑了:“好端端的,她为什么要你介绍男朋友?她才多大,这么猴急就要嫁人吗?才见过你两回,就愿意把终身大事的事托付给你来帮忙?你不觉得这里面有蹊跷?”
  秦从林有些词穷了,但还是继续争辩道:“我们聊天的时候,无意中说到这个话题,她说好,同意了。”
  “她为什么说好呢?”舒大堆问道。
  “我又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虫,我哪里知道她为什么?”秦从林反问。
  “那你学学孙悟空,钻一回铁扇小橙子的肚子试试呀。”舒大堆坏笑起来。
  “去你的,这么龌蹉的事情亏你想得出。”秦从林骂道。
  “不跟你开玩笑了,”舒大堆收起笑容严肃地说:“你得搞清楚她为啥愿意跟你出来。”
  “出来玩呗,还要那么多为什么吗?”秦从林不想解释了。
  舒大堆步步紧逼道:“回去,你问问她喜欢老大不?我胡子拉碴她不喜欢,老大白面玉生再不喜欢,你就明白咋回事了?”
  “我还是不明白你想说啥?”秦从林有些心怯道。
  舒大堆得理不饶人道:“你别不承认,你这么聪明的人会不明白。”
  两人争论了半天,秦众森已经完全明白老同学的意思,开口道:“老二,我都明白过来了。大堆提醒的好,我得赶紧悬崖勒马。”
  舒大堆对着秦众森一拱手说道:“大公子,明智的选择。”
  “多亏你了,不然差一点陷进去了。”秦众森充其量也就是对小女生有好感,经老同学这么一提醒,并没有多大失落,抹了抹脸上冒出的汗对舒大堆说。
  “你们一唱一和,好像我一点不诚心。”秦从林无奈地说:“我心底无私,今天的目的其实很简单,就是给她介绍男朋友。其他都是你们胡思乱想的。”
  舒大堆仰头喝下一杯啤酒,清了清嗓子,忽然对着秦众森唱起来:“我的心中早已有个他,哦他比你先到。”
  “什么事这么热闹呀,都唱上了。”黄幼红正好回来,远远瞅见舒大堆摇头摆尾,上前好奇问道:“大堆哥哥,你刚才唱什么呀?”
  舒大堆诡秘一笑,兴致勃勃回答道:“我们聊到兴处,想起了一首歌。”
  “这歌好熟悉,一时想不起歌名来。”黄幼红思索着说。
  “歌名叫《迟到》。”秦众森一旁提醒道。
  “对对,就是《迟到》。这歌很好听的,大堆哥哥,你们聊得开心,干嘛唱这歌呀?”黄幼红记起来了,笑着问道。
  舒大堆扫视了一眼在场的各位,一语双关地说:“呵呵,唱给他们兄弟两听的。”
  “他们俩咋了?用的着唱歌给他们听?”黄幼红更加好奇了。
  “你就别打破沙锅问到底了。”舒大堆还想做进一步详细的解释,秦从林看着事态不对劲,急忙站起来阻拦说:“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学校吧,别老干嘛干嘛的。”
  黄幼红看着自己的好兴致一下被人粗暴打断,气呼呼地说:“我问人家呢,你干嘛拦着我,不理你了。”说完,白了秦从林一眼,转身走人了。
  秦从林吐了吐舌头。
  “真有个性。”舒大堆眼睛眨巴眨巴看着秦从林,傻傻笑着说:“又不理你了吧。”
  “愣着干嘛,赶紧追去呀。”秦众森一看女孩这回是真着急的样子,推了弟弟一把说。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