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青春校园>平凡的故事>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作品名称:平凡的故事      作者:王西木      发布时间:2015-11-30 18:26:09      字数:3312

  黄幼红打完球走回来,看两人说得热火朝天,好奇问道:“你们说什么呢?”
  舒大堆掩饰说:“没说啥,你打完了?轮到我上了。”说完,快速走向球道,击球去了。
  黄幼红坐到了秦从林身边,关切问道:“你们刚才嘀嘀咕咕,说什么呢?”
  看着女孩急切的样子,秦从林诡秘一笑道:“当然说你了。”
  黄幼红擦了擦脸上的汗珠,问:“说我啥事了?”黄幼红擦了擦脸上的汗珠问。
  秦从林嘻嘻笑起来:“你忘了今天带你出来的目的了?就是要给你介绍男朋友呀。”
  黄幼红脸红了,娇嗔道:“你还当真了。”
  秦从林指了指舒大堆的背影,认真说道:“我什么时候跟你开玩笑了,我今天带你来,就是准备把他介绍给你的。”
  黄幼红一下失望地捂住脸,大声喊道:“救命,我不要呀。”
  “不要不行呀,”秦从林得意地说:“我刚才都对他说了,他很满意你,说你长的很清纯可爱,他会喜欢上你的。”
  “不要呀。”黄幼红继续喊着。
  秦从林不退让道:“我都跟人家说了。”
  黄幼红突然变得强硬起来,干脆地说:“说了也不要。”
  “为什么呢?你看他,满脸的络腮胡,多阳光帅气的男子汉。”秦从林好奇看着女生说。
  “不要,我最不喜欢胡子拉碴的人了。”黄幼红直截了当回答道。
  “胡子刮一下就不拉碴了。”秦从林反应机敏,马上改口说:“他这人很有才华的,是中文系的高材生,在学校时就发表过许多诗歌散文,说不准是未来的大作家。你现在对他还不熟悉,以后我多带你去他那几趟,等你了解他了,就会喜欢上他的。”
  黄幼红执拗说道:“不要,我不会喜欢他的,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秦从林从女孩的眼里看到坚决,便像泄了气的皮球,有些失望地问道:“那我这第一次为你说媒,要宣告失败了?”
  黄幼红咬着嘴唇,不说话。
  秦从林看着黄幼红说:“看来媒婆真是难做呀。不过,依我的性子,越是艰难我越是要迎头而上。你说说,你喜欢什么样的男孩?我接着给你介绍,好不好。”
  “好。”黄幼红沉默了一下,低下头回答道。
  秦从林害怕她只是嘴上应着,强调道:“你别光说好,你得好好配合我呀。”
  “我这不是在配合你吗?”黄幼红反问道。
  秦从林盯着女孩问:“那你说说,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人?”
  “我也不知道呀,要看感觉了,见了才知道呀。”黄幼红摇头说:。
  “这倒也是,没感觉说再多也没用。”秦从林点点头说:“看来是,革命尚难成功,同志还需努力,你大师兄任重道远呀。记住,事成了,你得多请我几碗猪脚面。”
  “原来就是想讹一碗猪脚面呀。人家又没有求你,都是你自找的。”黄幼红噗哧笑道。
  
  舒大堆连着打了好几局,满头大汗下来了,看见秦从林两人聊得起劲,笑着问道:“这回轮到我问你们说啥了?”
  “没说啥。”黄幼红脸一红,回答道。
  “在这等我了。”舒大堆苦笑了一声说。
  也许是饿了,也许是对眼前的活动兴趣不大,黄幼红看了看手表,对秦从林说:“差不多要吃午饭了,我们回学校吧。”
  “急啥,中午我请你们上馆子。”舒大堆早就安排好了今天的活动,急忙说。
  秦从林自然是不想回学校吃食堂那难吃的饭菜,但还是假装谦让道:“这不好吧,打球已经让你破费了。你刚参加工作,工资也不高的。”
  “请你们吃饭的钱还是够的。”舒大堆大度的拍拍口袋说:“这样吧,我把老大也叫上,一起吃去。”
  “那好呀。”秦从林立刻同意道。
  “老大是谁呀?”黄幼红一听还有个人,好奇问了一句。
  秦从林接过话来:“当然是我哥呀,他老大,我老二。”
  黄幼红盯了秦从林半天,有点不相信道:“哦,是吗,你还有哥哥呀,我还以为你在家就是老大呢。”
  “哈哈,你失望了吧。”秦从林大声笑道:“我不是老大,要不要去见见我们家老大吧?我大哥从小就是我的偶像,我可崇拜他了。”
  秦从林天花乱坠一通,黄幼红有些期待了,点头道:“既然你要见你哥哥,那我就陪你去吧。”
  “我都见了他二十年了,见不见都无所谓,主要是带你去见。”秦从林摇头道:“我这哥哥跟你一样,也戴个眼镜,白白净净的,很是斯文,很招人喜欢的,你应该会看中的。”
  “你又乱说,不理你了。”黄幼红被说得又不好意思起来,背过脸说道。
  舒大堆一旁笑道:“小橙同学,秦同学是不是又要给你介绍男朋友呀?这下真舍得,把亲哥哥都贡献出来了。”
  黄幼红回过头说:“他就喜欢胡说八道。”
  “不说了,肚子饿了,赶紧找餐馆去。”秦从林不想浪费时间,催促起来。
  舒大堆在秦众森单位附近找了一家小餐馆。秦从林黄幼红先找好了座位,不一会舒大堆领着秦众森进来了。
  舒大堆一落座就跟秦从林说:“我说了吧,老大一准在宿舍。”
  秦从林当然知道大哥不爱出门,马上回应说:“这还用你说吗。”说完,将身边的女孩给秦众森做了介绍。
  秦众森迅速打量了黄幼红一下,眼睛一亮,心跳稍稍加速。为了掩饰内心的激动,他随手拿起桌上的开瓶器,准备开启一瓶啤酒。
  秦从林赶紧接过酒瓶,抢过开瓶器,麻利地开好酒,一边给给大家倒上,一边对秦众森做出十分尊重的模样说:“大哥,倒酒这种小事小弟我来就好了,不用劳烦您大驾。”
  秦众森从来没有见到过弟弟如此这般的殷勤,有些莫名其妙看着弟弟。舒大堆见状在一旁偷着乐起来。
  轮到黄幼红,她护住了酒杯说:“我不会喝酒。”
  秦从林轻轻移开黄幼红的手,念道:“过几天你就是大学生了,可以开戒了。”
  黄幼红抢过酒杯藏到身后,坚持道:“我没有酒量,不能喝的。”
  秦从林笑着说:“进了大学校园,迟早都要喝的,与其这样,还不如把你的第一次奉献给我们算了。”
  黄幼红脸一下红到耳根,气得站起身要走,愤然道:“你又乱说话,我生气了,不理你。”
  秦众森以为女孩真要走,赶紧站起来解围道:“小黄同学,你别生气,别听从林的,他就喜欢胡说八道。”
  秦从林起身追上去,扳着黄幼红的肩膀,把她拉了回来,轻轻地扇着嘴巴说:“你别介意,我是说的快了,我的意思第一次喝酒。”
  “从林,你别解释了,你只会越描越黑。”舒大堆坐在一旁故意唱起反调来。
  闹腾了一会,两人重新坐下。
  秦众森到底是心善,发话道:“小黄不会喝,就别勉强了。”
  秦从林不敢在勉强了,面向兄长,俯首帖耳回答道:“是是是,不喝。”说完,转向黄幼红继续夸赞说:“你看我哥,多好呀,懂得怜香惜玉。这样的男人打着灯笼都难找到,幸亏你碰到了我,我才能帮你让你们在这里偶遇邂逅。”
  黄幼红狠狠瞪了秦从林一眼。
  “好,我不说了。”秦从林见状赶紧捂住嘴巴,支吾道。
  服务员端上菜。三个男人碰了一下杯。
  “想不到小黄都快要上大学了,我看你年纪很小呀?”秦众森抿了一口,放下杯子问道。
  “不小了,都快17了?”黄幼红腼腆回答道。
  秦众森沉思片刻,说道:“17岁上大学,那你是提前上学了?”
  “我比班上同学提早了一年读书。”黄幼红点头道。
  秦众森慢条斯理的说:“你看上去就年轻,又提早了一年读书,如果不是从林说你快上大学了,我们打死也不会相信。”
  “是呀,”舒大堆附和道:“我第一眼看着就像中学生,心想从林这是怎么了,带个中学生出来玩,这是要拐卖少女呀。”
  秦从林一下找到突破口,批评道:“老舒,轮到你胡说八道了。”
  黄幼红丝毫不在乎,反倒噗嗤一声笑道:“人家哪里有那么小。”
  “小橙子,这就是你不对了。”秦从林装作不高兴说:“同样是胡说八道,老舒说你就笑,我说你就生气。”
  “我哪有你那样胡说八道,连第一次都说得出。”舒大堆分辩说。
  “那你至少也有胡说四道了。”秦从林脱口而出。
  “你真是胡说八道,哪有四道的说法。”黄幼红忍不住又笑了。
  秦从林见女孩被自己逗乐了,心满意足呵呵一笑。
  “他至少是胡说十六道。”舒大堆还在添油加醋。
  “你们俩就别在这里毒害青少年了,”秦众森制止道:“我看你们语文也读不好数学也没好好学,吃菜喝酒吧,别光练嘴皮子去了。”
  秦从林一边对秦众森竖起大拇指,一边对黄幼红说:“你看我哥多幽默多艺术,幽默得你看不出他哪里幽默。”
  “从林,你今天吃错药了,平日里不这样夸人呀?”秦众森疑惑看着弟弟说。
  舒大堆冲秦从林会心一笑,然后冲着老同学解释说:“老二这是别有用心,突出你。”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