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青春校园>平凡的故事>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作品名称:平凡的故事      作者:王西木      发布时间:2015-11-30 14:24:45      字数:4408

  刺眼的阳光穿过宿舍的窗户,照在秦从林的床上。
  蚊帐里,秦从林睁开眼,呆坐了半天。突然,秦从林双手一拍,打死了一只蚊子。秦从林看着手上的蚊子和血,嘟囔了几声。
  秦从林从蚊帐里探出来头,朝胡然的床上看了一眼。胡然的床铺空无一人。这家伙还是彻夜未归,难道真的跟那小张老师好上了?
  秦从林打开的蚊帐,从床上跳了下来,伸了一个懒腰,推开窗户,望了望窗外,看不见一个人影。
  秦从林回转头,低头突然看见詹天朗床上卷着的铺盖里露出一副望远镜,便走了过去,掏出望远镜,把玩了半天。
  秦从林打开房门,站在门口,举起望远镜,对着半山上的女生宿舍看了起来。不时有肩披着毛巾,手里端着洗脸盘的女生,出现在望远镜里。
  秦从林看得入神,忽然被一只大手按住了镜头。胡然嘲笑道:“老四,你这是干嘛呢,偷看女生宿舍呀。小心对面女生抗议。”
  秦从林放下望远镜,气愤笑道:“老二,我这正入佳境呢,被你搞没了。”
  胡然一听马上抢过望远镜,迅速调着焦距,边看边着急问:“是吗,我看看,啥都没有呀。”
  “你说詹老七什么时候弄这么个望眼镜?”秦从林乐了。
  胡然放下望远镜,悻悻道:“放假前就有了,一到晚上就躲在床上,看个没完。”
  秦从林重新抢过望远镜,又看了起来:“是吗?我怎么不知道。我看也看不到啥好风景。”
  胡然在身后拍着秦从林肩膀说:“哈哈,仔细看,说不定也能逮到几个衣着大胆的。这个老七,人小鬼大。”
  秦从林还在扫视着山上,头也不回问道:“是吗,不过鬼再大,也大不过你呀。”
  “怎么扯上我了?”胡然不高兴地说:“老四,你这话里有话,损我吧?”
  秦从林终于放弃了搜索目标,把望远镜扔到桌上,盯着胡然一本正经说:“老实交代,昨夜彻夜未归,干什么坏事去了?是不是跟小张老师春宵一度去了?”
  “你胡说八道什么呀?”胡然急辩道:“人家可是辅导员,能跟学生干这事?”
  “那你说说,为什么彻夜不归?害得我独守空房。”秦从林嬉皮笑脸道。
  “昨天看完演唱会,回来送小张老师,正好碰上几个年轻老师在宿舍楼里喝酒,我就跟着他们一起喝酒去了,喝到半夜,后来喝多了,就在男老师的宿舍胡乱睡着了。”胡然生怕引起误会,解释了半天。
  秦从林仔细打量着胡然,审问道。
  “就这些呀,”胡然迎着秦从林的目光,镇定的说道:“不信改天我可以带你去教工宿舍,问问昨天喝酒的那些男老师。”
  秦从林满脸狐疑的模样,摇头说:“我跟那些老师又不熟,哪学生询问老师,你这不是明摆着糊弄我吧。”
  胡然一耸肩说:“那我就没办法了。我可以发誓,我跟小张老师只是老乡,我不可能找师姐的。我们三个是发过誓的,大学不许谈恋爱。老四,你老盯着我不放,你是不是想讹我饭票呀?”
  秦从林端起脸盆牙缸,走出房门,回过头对胡然说:“为了半个月饭票,我至于吗?”
  洗漱完毕,去食堂吃了点早饭。秦从林很少吃早饭,但是舒大堆约了他今天去打保龄球,要运动自然不能空腹。说来也怪,舒大堆尽管是秦众森的同学,但是却从小跟低一级秦从林更玩得来。也许是性格使然物以类聚吧,秦众森太安静,喜欢呆在家里,而秦从林好动,所以能经常玩在一块。
  秦从林走到在校门口,抬手看了看手表。快9点了,离舒大堆约好见面的时间还早,不用那么着急。这时,秦从林猛地想起昨天看完演唱会,黄幼红临别时的那句话,也是说的9点。秦从林自己也就随口那么一说,但是黄幼红会不会是当真呢?想到这里,秦从林决定等几分钟,看看是不是真的。
  9点整时,黄幼红真的来了,穿着一件橙色的连衣裙,在耀眼的阳光下,缓缓的走过来。
  秦从林有点傻眼了,这小姑娘还真当真了,只好迎上去说:“来了?还挺守时的。”
  黄幼红脸微微一红,回答道:“你也一样。”
  “哈哈是吗?”秦从林搓了搓手说。
  “我来之前还怕你是说着玩的。”黄幼红有些腼腆的说。
  秦从林开始庆幸多等了这几分钟,不然在人家眼里岂不成了一个不守信用的人,想到这里理直气壮地说:“我是那么说话不算数的人吗?”
  “谁知道呢?”黄幼红灿烂一笑,却是嘟着小嘴说道:“反正周末没事,就过来看看,你在就跟着你,你不在我就一个人逛街。”
  “你不诚心呀,”秦从林数落起来:“我可是遵守你约定的时间,早早就在这等你的。”
  “是吗,那你今天准备带我去哪呢。”黄幼红眼里充满了期望。
  “到了你就知道。”秦从林上下仔细打量女孩一番说:“你今天穿这一身,很漂亮。”
  “是吗?”黄幼红扯了扯裙摆,转了小半圈问道。
  “所以说,我叫你小橙子,没有错吧。”秦从林看着橘一样的裙子说。
  黄幼红害羞起来:“我很少穿这条裙子,看起来太扎眼。”黄幼红害羞起来:“早上起来找衣服,翻到了,就想穿来看看,你不是老是小橙子长小橙子短吗。”
  女为悦己者容,她这是要穿给谁看?秦从林心里盘算着,想起昨天要给她介绍男朋友的事,于是说:“那你是要故意穿给我给你介绍的男朋友看,是吧。”
  黄幼红脸一红,娇嗔道:“不理你了,你又开始乱说话。”
  两人到了保龄球馆,找到舒大堆。
  秦从林先向黄幼红介绍了舒大堆,然后向舒大堆介绍说:“这是黄幼红,小橙子,我的小师妹。”
  “为什么叫小橙子呢。”舒大堆望着橘色裙子的女孩,好奇问道。
  “她不是叫黄幼---”秦从林还没说完,便被女孩使眼色拦住。
  “他乱叫的。”黄幼红转向舒大堆说。
  “是从林给你取的外号吧?”舒大堆马上明白这里面有故事,添油加醋说:“他这人逢人就爱给人家取绰号,你怎么让他乱叫呀。”
  “嘴巴在他脸上,我管得住吗?”黄幼红脸颊气鼓鼓的说。
  “那我怎么称呼你呢?”舒大堆笑着问。
  “随便你,叫小橙子也行。”黄幼红害羞道。
  “哈哈,这么说你喜欢这个名字。”舒大堆放声大笑起来。
  黄幼红看了秦从林一眼回答说:“我无所谓喜不喜欢,小橙子也不算很难听。”
  “我觉得挺好听的。”舒大堆竖起大拇指说:“小橙子,你走运了,这是从林同学取得最好听的外号。”
  “是吗?”黄幼红很高兴,好奇地问。
  “是呀,好多人绰号惨不忍睹,那个难听呀。”舒大堆开始信口开河道:“我听说,他给他们班一个女同学取名胡汉三,你说说,这姑娘以后还怎么嫁得出去?”
  “你这说的没有影子的事,那不是我取的。”秦从林一听老友这样损自己,赶紧跳出来申明。
  “你们班是不是有个女同学外号胡汉三?”舒大堆对质起来。
  “是呀,是一定就是我取的呀。”秦从林答道。
  舒大堆很干脆地对身边的女孩说:“多半是他取的。”
  “冤枉我了,这个胡汉三真不是我取的。”秦从林哭爹喊娘叫起冤来:“班上有个胡姓男同学本来叫这个外号,结果他在宿舍排老二,坚决不受领,而班上有个胡姓女同学在她们宿舍排行老三,结果外号就过继给她了。”
  黄幼红一听笑出声来,掩着嘴说:“大师兄,你真够逗的,外号也有过继呀?”
  保龄球是刚刚在滨海兴起的一项运动。这是秦从林第一次站在球道上击球,动作很生疏。打完一局,秦从林手上拿着一条毛巾走下来,一边擦着手上的汗,一边笑着对舒大堆说:“水平太差了,每次都才击倒几个球。”
  舒大堆站起来,回答道:“第一次打,能击倒球就不错了。”
  “小橙子,你上去打一盘。”秦从林转向黄幼红说。
  黄幼红连忙挥着双手,推辞道:“我不会呀。”
  秦从林说:“我也不会呀。”
  “打一打,就会了。”舒大堆也来劝道。
  两人费了一番口舌,黄幼红才走上球道,球架上随手挑了一个球,拎着球没走出两步,球没抓住重重摔在木板上,把她吓了一跳。
  秦从林赶紧走了过去,帮着换了一个最小的球:“你力气小,别拿这么重的球呀,挑个轻的。”
  黄幼红拎着球又回到了球道,只见她慢步走到出球线前,轻轻把球扔了出去。球重重砸在球道上,往前滚了几步,掉到右侧的球沟里。
  秦从林舒大堆忍俊不禁。
  黄幼红满脸通红,走到秦从林跟前害羞地说:“我不玩了。”
  “没事的,第一次都不得要领,多玩几次就好了。”尽管也是第一次接触保龄球,秦从林就像一个老手一样指导女生说。说完,捡起滚回来的球,递给黄幼红,鼓励道:“你再试试,记得用点力,把球往前送。”
  黄幼红接过球,重新扔了一次。球晃晃悠悠往前走了一半,还是徒劳无功。“又掉沟里了。”女孩红着脸看了看秦从林,沮丧地说。
  “这下比上次好多了,球走得更远了。”秦从林表扬道:“你出球的时候,出手尽量朝正前方。”
  黄幼红弯腰捡起球,又扔了一次。球总有走到了尽头,击倒了一两个球。
  秦从林在身后使劲鼓掌,大声夸赞道:“不错,有进步,质的进步了。”
  黄幼红有些害羞,轻声说:“才击倒两个球。”
  “不着急呀,慢慢会击倒越来越多的。”秦从林安慰道。
  黄幼红瞟了秦从林一眼,感激道:“你真会鼓励人。”
  黄幼红在击球,开始有了一点点球感。秦从林觉得不需要再指导了,便走下球道,在舒大堆边上坐下来。
  “这小女孩挺不错的,挺清纯。”舒大堆笑着说:“老二,你本事真让我佩服,说说,你是怎么勾搭上的。”
  秦从林推了舒大堆一肩膀,不满地说:“什么勾搭上的,难听死了。”
  舒大堆往旁边闪了闪身,问道:“那你说说,怎么认识的吧。”
  “你甭管我怎么认识的。”秦从林得意说道:“今天,我带她来的目的,是准备把他介绍给你的。”
  舒大堆愣了一下,随后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疑惑说道:“介绍给我?你拿老哥开涮吧?你有这么好心?你舍得吗?”
  “是真的,我可以发誓。”秦从林举着手说:“你觉得她怎么样?喜不喜欢?”
  舒大堆往球道上看了看背影赞叹道:“这种女孩人见人爱,焉有不喜欢的道理。”
  尽管只是临时起意,秦从林还是大言不惭说道:“老兄,你看我对你多好,这么好的姑娘,我第一个想到给你,你就笑纳吧。”
  “哈哈,这么好的女孩,放在你手心不要,却来介绍给我,让人莫名其妙呀。难道你不喜欢她嘛?”舒大堆反问起来。
  “喜欢归喜欢。”秦从林解释说:“可是,和她在一起,我只是觉得轻松愉快,但是没有那种触电心动的感觉。”
  “是吗?”舒大堆似乎不信。
  秦从林想了想,平静地说:“我只是把她当作小妹妹一样看待,没有想过和她成为男女朋友。”
  舒大堆追问道:“你确定自己内心是这么想的吗?”
  秦从林不耐烦了:“我今天是带来给你介绍的,你怎么反问起我这么多事。”
  “我不多问几句,我怎么敢接受你的好意呀。”舒大堆还是难以置信。
  秦从林误解了,问道:“这么说,你同意了。”
  “我同意了,管啥用。”舒大堆摇头说:“你别着急把她推销给我,你还是自己先搞清楚,免得你以后吃后悔药。”
  “你这什么意思?”秦从林不解地问。
  舒大堆拍拍手,回答道:“我还能有什么意思,我看你还是自己留着吧。我跟她肯定没戏唱的。”
  “为什么?”秦从林追问道。
  “不为什么?没缘分呗。”舒大堆答道。
  秦从林有些失望,批评说:“这不像你呀,这么没自信?”
  “这跟自信无关,我相信我的判断。”舒大堆争辩起来。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