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青春校园>平凡的故事>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作品名称:平凡的故事      作者:王西木      发布时间:2015-11-28 19:23:23      字数:4685

  打完牙祭,回到学校,天已经黑了。宿舍空荡荡,这个秦从林早有思想准备,但是身处其境,还是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孤独。
  秦从林背靠着一张桌子发了一会呆,便开始收拾自己的床铺。抹床擦席子,挂上家里带回来洗好的蚊帐。一切拾掇好了,正想躺下去好好享受一下,进来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女老师,秦从林定睛一看,原来是班主任魏老师。
  魏老师看见秦从林,吃了一惊,问道:“怎么是你呀,从林。”
  “魏老师,您怎么来了?”秦从林连忙站起身,嬉笑道:“我这前脚刚进门,您就来关心我了,不愧是全国优秀班主任呀。”
  “我路过,在楼下看见房间亮着灯,就上来看一看。我还以为是胡然在里面呢。”魏老师环视了一下宿舍说。
  “魏老师偏心呀,心里只有胡然。”秦从林有些嫉妒地说:“胡然每回都要开学了才返校的,怎么可能是他呢。”
  魏老师看了学生一眼,解释说:“别说怪话,前两天我在南校门碰到了他,所以才以为是他。”
  “不会吧。”秦从林听了,看了看胡然的床铺,奇怪地说:“这屋里就我一个人呀,其他床铺都卷着呢,您是不是看花眼了。”
  魏老师笑起来:“我还不至于老眼昏花吧,那天我们还打招呼了。”
  “那这就奇怪了,胡然回来了,却没有来宿舍住,难道他住女朋友那去了?”秦从林思索着说。
  “胡然谈女朋友了?”魏老师马上问道。
  “没有吧,我乱说的。”秦从林轻轻扇了自己一嘴巴,赶忙纠正道。
  “你还懂得给他打掩护呀。”老师不信道。
  “我哪里打掩护了,胡然保准没有谈恋爱。”秦从林举手发誓起来:“进校的时候,您三番五次重申不能谈恋爱,我和胡然还有张良三个人立下山盟海誓,大学四年坚决不谈恋爱。”
  “不谈恋爱,还山盟海誓。”魏老师乐了。
  “我们确实发誓了,我们仨都奉行不恋爱主义,谁坏了规矩,谁先谈了,谁就要包另外两人半个月的饭票。我想胡然断然不敢率先冒天下之大不韪。”从入学伊始,秦从林就知道老太太是旗帜鲜明反对学生恋爱的,所以强调道。
  “不就谈个恋爱吗,有那么严重吗?”老师这回却一反常态,不以为然地说。
  “这可是入校以来,您的谆谆教诲呀,我们誓死不能违背。”秦从林说得兴起,没有察觉到老师态度的变化,依然较真道。
  “越说越离谱了。”魏老师呵呵笑道。
  秦从林还想接着说,忍不住打了一个嗝,噎住了。
  魏老师鼻子闻了闻,问道:“你喝酒了?”
  秦从林不好意思回答道:“今天我哥参加工作头一次发工资,下了火车去打了一下牙祭。”
  “哦,你哥毕业了。”魏老师若有所思道:“时间过得真快呀,一眨眼三年过去了,你们也马上要毕业了。你们这一届是我第一次当班主任。”
  “您第一次当班主任,就获得了全国优秀班主任称号,无尚光荣呀。”秦从林马上嘴里吃了蜜。
  魏老师谦虚的说:“荣誉是学校给的。”
  秦从林继续夸赞道:“您当之无愧。”秦从林继续夸赞道。
  魏老师看了学生一眼,开心地说:“从林,你也学会拍马屁了。”
  秦从林扪心说道:“我说的是真话,我们年段四个专业四位班主任老师,就是您最操心,对我们班学生无微不至,这是有目者共睹的。”
  “又说俏皮话了,什么叫有目者,没看到的都是瞎子呀。”魏老师听了很享受:“其实,老师的想法很简单,我的孩子跟你们差不多大,我把你们都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看。我希望你们一个个都能有出息,顺顺利利完成四年的大学生活。”
  “您放心了,我们都很听您的话的,除了胡菲菲,其他人都没有谈恋爱。”秦从林拍着胸脯说:“胡菲菲那是太漂亮了,围着她转的人太多了,她想不谈都不行。”
  又绕回原先的话题,魏老师沉思了半晌说:“唉,你可能理解错了,老师不是这个意思?”
  “理解错了?老师是啥意思,难道老师想要我们谈恋爱吗?”秦从林不解地问。
  “此一时彼一时,一二年级你们还小,你们的主要任务是学习,是适应大学环境。”魏老师轻轻地点点头,说出了理由。
  秦从林有些不敢相信,睁大眼睛问道:“那老师的意思,三四年级我们可以谈恋爱了?”
  魏老师眼睛看着学生说:“我觉得你们现在长大了,再说学校对大学生谈恋爱也没有以前那么反对了。”
  “老师您这态度转变得也太快了,我们无从适应呀。”秦从林一下懵懂了?
  魏老师也许是站累了,坐了下来继续说:“老师也不是说一定要你们谈。还有一年就要毕业了,你们都要好好珍惜这最后的大学生活。我们这个班,是学校最小的一个班,只有12位学生,男生8位,女生4位,都很优秀。可是胡菲菲谈了好几个朋友,都是去外面找的,我看她那几个男朋友未必比我们班男生强到哪里去。”
  “哈哈,老师您这是肥水不想流到他人田呀,是不是想在班上促成几对?”秦从林反应机敏,脱口而出。
  “你说呢?”魏老师反问起来:“我们的女生都这么优秀,男生也都这么出色,就找不出一两对?”
  秦从林想了想,感到有点难办,便说:“除了胡菲菲,只剩下三位女生,僧多肉少,能成一对就不错了。”
  “又说怪话。”魏老师沉下脸。
  “女生太少了,这些可都是您的宝贝啊。”秦从林感慨起来。
  “你们朝夕相处,你觉得谁跟谁有可能呢?”魏老师终于亮出了底牌。
  秦从林思考了半天,摇着头说:“这个还真没想过,我们一直以为您是反对我们谈恋爱的,压根就没有想过这方面的事。您是怎么想的呢?”
  “我也只是随便想的,不懂是不是合适,依我看还是有几对可能的。”魏老师似乎心里有数。
  秦从林拦住老师说下去,找来一张信纸,拿起笔在信纸上飞快的写上了所有同学的名字,男生女生分立两边。
  “你这是干嘛?”魏老师好奇地看着学生写字,问道。
  秦从林写完,把纸笔递给老师,指着上面的名单说:“您看看,您觉得哪两人合适,您就用线把他们连上吧。”
  魏老师微笑接过名单,对学生说:“你鬼点子太多了。”说完,不假思索在男女同学之间画了三道杠杠,划完还感慨地说道:“胡菲菲如果没有男朋友,我觉得她跟胡然倒是挺般配的。胡然美男子,还是校园十大歌手。”
  秦从林不作回答,乐呵呵说道:“老师你这是想拉二胡呀?”
  “金童玉女,可惜了。”魏老师叹息了一声。
  秦从林拿起信纸端详了半天,嘴里念念有词:“杜建军对葛玲,班长和书记,官官相配,有点意思。”看着看着,秦从林叫起来:“这里面怎么没有我的份呀,魏老师您这明显看不上我呀,我在您眼里原来是这么没有地位。”
  “你乱说,班上所有的孩子在我这里一视同仁。”魏老师批评完,由安慰道:“我觉得,你是不用担心找不到的。”
  “您太欺负人了,我以后找不到女朋友会记恨您的。”秦从林假装很痛苦地说。
  魏老师明白学生在说笑,很干脆答应道:“你要是真找不到,尽管来找我。”
  秦从林不好再说什么,低头指着名单说:“老师,您把赵小云划给詹天朗,我觉得不合适。”
  “又胡说了,怎么叫划给?是谁和谁般配。”魏老师纠正道。
  “般配归般配,也要互相喜欢。”秦从林分辩道:“我觉得赵四小姐划给詹老七,说错了,我觉得赵四跟张三倒是有可能。”
  “什么乱七八糟,赵四张三詹老七,你专门给同学乱取外号。”魏老师忍不住笑了,随后板起脸说道:“听说你们私下叫菲菲胡汉三,太难听了。”
  “冤枉,这些都是胡然取的。”秦从林自然要为自己叫屈。
  魏老师马上回应道:“胡然说外号都是你取的。”
  秦从林一吐舌头,问道:“那您是相信我还是相信他呢?”
  魏老师摇头说:“我谁都不信。”
  “我和胡然在您心目中就是这形象,难怪老师这姻缘线里面我们都没牵上。”秦从林立刻俏皮的说。
  魏老师严肃起来:“回归正题吧,你觉得赵小云跟张良合适?”
  秦从林点头说:“有一次张良喝醉了,我们套他话,问他喜欢谁,他说了喜欢小云。”秦从林点头说。
  “你们可真够坏的,灌醉人家还套人家话。”魏老师无奈摇头说。
  秦从林争辩道:“我们都没灌,他酒量太差。”秦从林争辩道。
  “那你们找机会促成他们一下,张良这么好的男孩子,小云这么乖的女孩子,多好的一对呀?”魏老师急切的口气说。
  “老师,您这是给我派任务呀。”秦从林问。
  “有可能,何乐不为呢?我觉得你很有鼓动能力的。”魏老师反问。
  “这任务对我来说太难了。”秦从林面有难色:“你看我连班干部都不是,人微言轻,说的话没人会听呀。”
  魏老师一听这话,马上说道:“马上大四了,我这正准备换选一下班干部?”
  “这人家当得好好的,干嘛要换呢?”秦从林生怕自己一句话老师动了念头,赶忙说道。
  “我是这么想的,把你们这些还没有当过班干部的都提上来当一当。”魏老师回答道。
  “老师为什么这样呢,就剩下一年,有这个必要吗。”秦从林觉得老太太的举动有点不可思议。
  魏老师解释道:“正因为只剩下一年,我才想着赶紧让你们都当过班干部,以后在档案里有记录,对你找工作总是有好处的。”
  秦从林一听,紧紧抓住魏老师的手说:“魏老师,您太英明了,您对我们太好了。”
  魏老师早就习惯了这个学生夸张的动作表情,继续说下去:“我这是第一次当班主任,没有经验,其实我早该这样考虑的。”
  秦从林松开手,笑嘻嘻问:“老师您把这么艰巨的任务交给我,是不是想让我当班长呀。”
  “你倒是想得很美呀,班长书记不能换。”魏老师笑了。
  “呵呵,班长我也不是没当过,不稀罕的。”秦从林作出失落的神态。
  魏老师有些好奇地问:“那你什么时候当班长的?”
  “小学。”秦从林吐了一下舌头,尴尬地说:“我一上学就当班长的,后来当过副班长、学习委员、团组织委员,官是越当越小。”
  “是吗?说来听听。”老太太明显感兴趣了。
  秦从林只好接下去说:“小学当了三年班长,我知道其实是沾了我父亲的光,他是中学校长,而小学的班主任正好是中学老师的家属。四年级换了个年轻的新老师,把我撤了。”
  魏老师更好奇了,问道:“为什么撤了你呢?”
  回忆起往事,秦从林笑着说:“我不管事,反而副班长是每天在那记录同学上课迟到早退和上课不守纪律,我看不惯她喜欢打小报告,有一天兴起把她的记录本撕了,结果老师知道就把我的班长撤了,我和副班长调了个。”
  “你呀你,当班长不管事,还不让副班长管事。”魏老师批评道。
  “呵呵,都是小屁孩,懂什么事。”秦从林继续说:“到了初中我的学习成绩还不错就当了学习委员;高中了学习下降了,学习委员名不正,就降为组织委员了。”
  “那还是有当班干部的经历呀。”魏老师安慰道。
  “我们那里当班干部主要是看成绩,其次看表现。”秦从林剖析道:“我这人成绩还能入主流,表现就不能入主流了,不是很受老师们的待见。”
  魏老师反驳道:“其实你还是不错的,就是散漫了点,说话随便了点,改掉这些个坏毛病,你就进入主流了。”
  秦从林又恢复了顽皮,说道:“老师您这么看得起我,我受宠若惊。”
  “大学都快毕业了,我看你是改不掉的。”魏老师摇摇头道。
  秦从林呵呵一乐,顺着说道:“禀性难移,就这样吧。”
  魏老师回归正题说道:“这次改选班干部,我考虑了很久,我觉得生活委员适合你。”
  秦从林对什么委员并不在意,接过话说:“明白了,难怪您把这么艰巨的任务交给我。只是我自己都没有女朋友,哪有资格去帮人家说媒拉纤呀。”
  “又没有硬性给你派任务,生活委员你想不想当?”魏老师笑了起来。
  老师这么问话了,秦从林只好回答道:“既然都要当,生活委员最好了,管全班同学的饭菜票,每个月都能有机会上女生宿舍,进熊猫馆了,何乐不为呢?”
  魏老师无可奈何说:“看看你这嘴,又胡说八道,好好的女生宿舍偏要说成熊猫馆。”魏老师无可奈何说。
  “这可不是我发明的,全校人都知道,女生楼建在半山上,铁丝网围的像自然保护区一样。”秦从林申辩起来。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