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青春校园>平凡的故事>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作品名称:平凡的故事      作者:王西木      发布时间:2015-11-27 19:54:55      字数:5280

  夜深了,南溪大道上路人稀疏,路灯昏暗。
  秦从林有点醉意,走路不稳。舒晓红要扶他,被推开了。
  “我没事的,这点酒还不至于走不了路。”秦从林舌头有点硬。
  舒晓红一改桌上的傲慢,声音温柔下来了,批评道:“你就知道逞能,看不出来大家都在针对你吗?”
  “那还不是被你害了,非要男同学女同学三比一。”虽然头昏昏的,但是意识还不乱,秦从林笑了笑,对身边的女生说:“今天我要是醉了,罪魁祸首就是你,其他人都不在话下。”
  “怎么能怨我,你是活该。”舒晓红笑着骂道。
  秦从林知道争论下去占不到便宜,便作揖道:“好了,不跟你吵了,姑奶奶面前我甘拜下风。”
  舒晓红很是享受对手认输,开心地说:“明白就好。”
  沉默了一阵,秦从林问道:“你说燕子和老猪,什么时候好上的,以前还真看不出他们俩有多般配,今天看他们幸福的样子,真是很羡慕,真为他们感到高兴。”
  舒晓红仰望着天上的星星说:“这还用问吗,当年他们一块去的东北,虽说一个在哈尔滨一个在长春,但那是一条线的。”
  “是哦,”秦从林感慨地说:“他们俩真能跑,读书在大东北,毕业了又一起要去大西北。”
  “不管在哪,只要在一起就好。”舒晓红依然数着她的星星说。
  “你想毕业过去哪吗?”秦从林想起毕业分配的事情,问道。
  舒晓红学的是新闻传播,想也没想,脱口而出:“我们这专业去向很简单,要么去报社,要么电台电视台。”
  “还是你们好呀,都是好单位。”秦从林羡慕地说:“我就惨了,不懂要分去哪?专业对口吗,我又不乐意;不对口吧,人家也不要咱们这种专业。”
  “谁让你当初不跟我去上海呢,还信誓旦旦非上海交大不去,嚷嚷得全校的人都以为你真要去上海了,你却掉头死到滨海去了。”舒晓红有些怪罪说道。
  “我妈说我的成绩上上海交大有难度,上海一般的大学我妈又坚决不让我去,我有什么办法。”秦从林叹了口气说。
  “那你最后怎么选择了滨海大学呢?”三年过去了,舒晓红才突然想到问这个问题。
  “唉,你不知道,当年为了这个志愿问题,我跟我妈进行了一场旷日持久的争辩,争吵到白热化程度,惨烈程度不亚于八年抗战。”秦从林并没有着急回答。
  “你就别绕弯子,耍嘴皮子了,快说为什么选择了滨大?”舒晓红有些等不及。
  “后面争论的焦点已经不是去不去上海读书的问题了。”秦从林一边回忆往事一边说:“我想选择好一点的专业,选择我喜欢读的学科,学校差一点也无所谓,一般本科没什么不好。但是老妈一定要我读重点院校,因为我的成绩上了重点线,不能辜负我的高考成绩。”
  “能上重点当然要去重点大学呀。”看来舒晓红也是站在老妈那一边。
  “你怎么也是这个态度?”秦从林极为不满道:“就是你们这种思想作祟,我才来到了滨大。老妈死要了面子,我活着受罪了。”
  “滨大那么美的大学,你享受都来不及,怎么可以说受罪呢?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舒晓红听不下去了。
  “我从来没说过滨大不好,相反我非常喜欢这座美丽的校园。”秦从林争辩道:“我只是不太喜欢所学的专业。为了进滨大,我只得做出牺牲,因为我的高考成绩容不得来挑选喜欢的专业,只能接受被调配的命运。”
  “说的也是。”舒晓红若有所思地说:“其实那时我们都不懂得这些,只想着能进入更好更有名的学校,压根就不考虑去了以后,学什么,读什么专业。”
  “如果现在让我选择,我一定是先选择专业再选学校,为了自己喜欢的专业可以牺牲学校。”秦从林知道说这些已经不管用了。
  舒晓红有些怅然地说:“没有后悔药了。”
  “唉,不去提它了,反正离毕业分配还早呢。”秦从林觉得气氛有些沉闷,换了个话题说:“对了,我下学期要去上海实习一个来月,到时我去找你哦,你不会不理我吧。”
  “我啥时候不理你了。”舒晓红反问道。
  秦从林顽皮地眨了眨眼说:“到时请我吃好吃的哦。”
  舒晓红不表态,草草说道:“到时再说。”
  秦从林站住不走了,怀疑的口气问道:“你不会不招待我吧?”
  “我有那么小气吗?”舒晓红绷着脸,回答道。
  “我就说了,你不至于那么气量小。”秦从林咧嘴一笑说:“咱们买卖不成仁义还在嘛。”
  “谁跟你做买卖了?”舒晓红大声叫起来。
  两人在一个路口分了手。
  秦从林回到家时,蓝玉正坐在客厅沙发上看报纸,看见儿子摇摇晃晃推门进来,马上掩着鼻子说:“又喝酒了?”
  “这不班上有一对同学毕业要分去酒泉,请我们聚一下。”秦从林生怕母亲有意见,抢在解释起来。
  蓝玉实在看不下去,站起来,走到儿子跟前数落道:“你总是有理由,你看你回来一个月,喝了多少场酒呀,每次都醉醺醺的。你知道你这种行为会给人杰带来多大的反面影响吗?你可不能树反面典型,让人杰以为大学就是培养你们这种酒鬼的地方。”
  “放假了,老同学好久不见,吃个饭喝点酒,人之常情呀。”秦从林满不在乎说:“再说了,人杰又不是小孩子,都是你自己这样认为,其实都是你自己每天都在疑神疑鬼。”
  蓝玉一看儿子非但不服,还理由一大堆顶撞过来,更加生气,大声说道:“我疑神疑鬼,你天天这样喝酒,还能给人杰好榜样吗?”
  “这本来就是大学生活和中学学习的不同呀。”秦从林满脸嬉笑道:“这就是中国教育的悲哀。中学生没有自由,整天在老师和家长的逼迫下,抱着书本死读书,而一旦进了大学就像脱了缰的野马。”
  “你还笑。”蓝玉听了气不打一处来,呵斥道:“你们这一代没吃过苦,我们这种农业小县,除了当兵,考大学是唯一出路,没有改革开放,没有邓小平的好政策,今天你就在上山下乡,在太阳下种田,真是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短短这么一会儿功夫,被两个女人说不知福,秦从林不厌其烦,回敬母亲道:“一代比一代总是要幸福的,别跟我忆苦思甜。社会进步,这是必然的。”
  “你少给我来这些资产阶级自由化的言论。”蓝玉严厉起来。
  “我这怎么是资产阶级言论,你别乱扣帽子哦。”秦从林争辩起来。
  “再说也不都是你说的那样呀,大学里考研究生出国的认真读书的也不少呀,哪个像你进了大学就不思进取。”蓝玉开始摆道理了。
  “好了,妈我服了你好吧。”秦从林觉得胃里的就开始要往上涌,赶紧求饶道。
  “戳到你痛处了吧,不服不行。”蓝玉高兴了。
  秦从林晃着脑袋说:“我累了困了,我得去睡了,懒得跟你争,一点意义没有。”
  蓝玉举气得抓起桌上的蒲扇要打儿子。
  秦从林机警做了个手势,大喊一声:“停!外面有动静,好像人杰回来了,我这坏榜样得赶紧躲开。”说完,一溜烟进卧室了。
  蓝玉看着儿子的背影,无可奈何摇头。每次批评他,他总是有一大堆的理由等着你,天生就是一个辩手。
  房门吱的一声响了,秦淮人秦人杰父子俩前后脚走进来。
  “你们怎么一起回来了?”蓝玉收起怒容,笑眯眯问道。
  秦淮人笑道:“殊途同归呀。”
  “撞上的呗,爸还能和我们小老百姓一起走路呀。”秦人杰也笑着说道。
  “油嘴滑舌,都是被从林带坏的。”同样是批评,蓝玉对这个儿子却是和颜悦色。
  秦淮人瞅了瞅房间,问道:“我们刚才在院子里还听到吵闹声,怎么一下这么安静了,你在跟谁说话呀。”
  蓝玉一听气又生起,嘟囔道:“还能跟谁,你的宝贝儿子秦从林呗。”
  “从林人呢?你们吵什么?”秦淮人四处张望着。
  蓝玉指指二儿子紧闭的房门,掩饰道:“睡去了,没吵什么。”说完,走到小儿子跟前,帮儿子扇着扇子说:“儿子,先去洗个澡吧,衣服脱了,妈给你洗。”
  秦淮人看不下去,批评道:“你这太宠孩子了,人杰马上也要上大学了,衣服要让他自己洗,别到了大学什么都不会。”
  “洗衣服简单得很,到了大学自然就会了,人杰现在的主要任务是专心学习,备战高考,可不能被这些杂事琐事分心。”蓝玉笑着回答。
  秦淮人摇了摇头,背着手进自己卧室去了。
  
  秦从林想了一夜,与其在家天天被母亲大人絮叨,还不如早点返校算了,学校一个人多自在,想怎样就怎样。
  早上,秦从林踢踏着拖鞋从屋里走出来,四处张望了一下。
  蓝玉正在慢慢悠悠吃着早餐,看见儿子走出来,忍不住问:“你贼眉鼠眼看什么呢?”
  “老妈,亏您还是个语文老师堂堂副大校长,有这样形容儿子的吗?”秦从林不满地说。
  蓝玉被儿子逗乐了,噗嗤一笑,更正道:“那你慌里慌张看什么呢?”
  “我在看人杰还在不,我怕我这坏榜样影响了他。”秦从林眼珠一转,又没了正形。
  蓝玉指着墙上的钟,板着脸说:“你看都几点了,人杰早就去学校了。”
  秦从林盛了一碗稀饭,坐下来说:“妈,昨天我想了一夜,我准备明天就回学校。”
  蓝玉吃惊地看了一眼墙上的日历,问道:“开学还有十多天,你这么早回去干嘛?”
  秦从林也不隐藏,直接说道:“您整天这样神神叨叨,我受不了了,我想回校享两天清净去。”
  “我神神叨叨,你表现好一点,我也懒得说你呀。”蓝玉又来气了。
  “打我懂事起,你在我面前就是唠叨不完的形象。”秦从林开始诉苦道:“其实我也习惯了,只是怕人杰不习惯,影响了人杰,你还不得再念叨我下半辈子了。”
  “妈在你心目中就是这个形象?”听完儿子一番解释,蓝玉哭笑不得:“你也别怪你妈,三个孩子中间,其实天资你是最好的,你就是不努力。”
  秦从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捂着头说:“又开始了,我还是赶紧回学校,不然耳朵还要长两尺老茧。”
  “走就走,省得老在我面前晃,眼不见心不烦。”蓝玉真生气了。
  秦从林说走就走,第二天就坐上南下的火车。火车很空,秦从林坐在靠窗的座位上,迎着风静静地看着窗外。
  列车缓缓前行一个多小时,停靠车站,上来一胖一瘦两个女孩,在秦从林对面的空位上停下。胖女孩很费力拎起一个大大的皮箱要放到行李架上。秦从林见状站起来,接过行李箱,轻松地把行李箱放到了架子上。
  胖女孩抬头仰视了帅气的男孩一番,羡慕地说:“还是个高好。”
  列车继续在崇山峻岭穿行。秦从林打破沉静,问对面的女孩:“你们这是去滨海吧?”
  留着齐眉短发戴着厚厚眼镜的瘦女孩正迷迷糊糊打着盹,听秦从林这样问,睁开眼睛,反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们去滨海?”
  秦从林望着女孩天真的模样,乐道:“我就这么一猜,这趟车一半的人都是去滨海的。”
  瘦女孩哦了一下,不再吭声。
  “看你们长得都很小,但是又不像是中学生。”秦从林继续没话找话说。
  胖女孩来了兴趣,问道:“你还会相面呀?”
  “相面是不会的,我只是猜想。”秦从林摇摇头,分析起来:“我猜想你们应该是大学生了,但是肯定是低年级的大学生。”
  胖女孩很是好奇,继续问道:“是吗?为什么不猜我们是中学生呢?”
  秦从林马上想到可怜的人杰马上就要读高三了,饱含对弟弟的同情说道:“我看你们像是出来旅游的,中学生学业重,很难得出来玩的。”
  “你这只能算猜对一半,我们只是准大学生。”胖女孩点点头说。
  秦从林反应很快,问:“哦,今年刚考完的?”
  “嗯。”胖女孩回答道:“这不是考完了,去武夷山玩了一趟。”
  “武夷山好美哟。”秦从林露出羡慕的表情。
  “是呀,景色太美了,我们流连忘返,乐不思蜀。”胖女孩眉飞色舞起来。
  看着女孩这么开心,秦从林问道:“我猜想你们一定是考得不错吧,你们报了什么学校?应该接到录取通知书了吧。”
  “我们都是滨海人,父母亲都不让我们远行,都录取了滨海大学。”胖女孩略带羞涩回答道。
  秦从林听了,故作惊讶和敬佩道:“你们太厉害了,滨大好呀,你们滨大依山傍海,景色怡人,是全国最适合疗养和谈恋爱的学校。”
  “是吗?”胖女孩有点不高兴地说:“那你的意思我们滨大不是读书的地方了?”
  “我有说吗?”秦从林装起了糊涂。
  胖女孩不知道被人耍了,很认真地说:“我看你有那么层意思。你看上去也是大学生吧,你是什么学校呢?”
  这个傻大姐,秦从林心中暗笑,卖了一个关子说:“你猜猜?”
  胖女孩摇摇头说:“我哪里猜的出,不过肯定不是滨大的。”
  “此话怎讲?”秦从林反问道:“为什么我就不能是你们滨大的?”
  胖女孩打量着对面的男生说:“就冲你一口一个你们滨大,就冲你把滨大污蔑为疗养院和谈恋爱的地方,我量你也不是。”
  “这是污蔑吗,这是夸赞你们滨大风景好。”秦从林争辩起来。
  “我们滨大不要这样的夸赞。”胖女孩认真地说。
  秦从林哈哈大笑道:“呵呵,还没入校就这样维护学校呀。”
  “那是呀。”胖女孩很得意地说:“滨大风景好,更是学习的好地方。”
  秦从林竖起拇指,夸赞道:“好,很好,我为有你这样的小师妹感到高兴。”
  “你什么意思?”胖女孩搞懵了,问道。
  “你没听明白吗?”秦从林不想再捉弄这个天真的姑娘,重复一遍说道:“我为有你这样的小师妹感到由衷的的高兴,难道你不愿意我做你们的大师兄吗?”
  “原来你也是滨大的?”胖女孩跳起来,不懂是喜还是怒。
  秦从林纹丝不动坐着,反问:“不信吗?”
  “谁让你乱说话呢,什么你们滨大。”胖女孩坐了下来,埋怨道。
  “呵呵,我这人淡泊,习惯将自己置身度外。就算我错了,说咱们滨大可以吧?”秦从林笑着解释起来。
  “这还差不多。”胖女孩露出笑容胖,伸出一只圆乎乎的手,大方地说:“那咱们是校友了,互相认识一下吧。”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