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花自飘零>花自飘零(连载二十九)

花自飘零(连载二十九)

作品名称:花自飘零      作者:赵兴华      发布时间:2012-11-16 10:07:17      字数:4200

  赵雯的书店以及上学之事,虽让何伟的心里始终打着十五只吊桶,他却没把七上八下的烦躁心情流露出来,反而更加倍地关心照顾赵雯,目的是让赵雯很难说出那个“走”字。他把日益增添的不悦和忧虑深深隐藏在他的苦笑里面。当那些老顾客问他,赵雯是不是交了男朋友?赵雯是不是就要离开月亮宫了?赵雯是不是跟别人合着做买卖了?赵雯是不是和黑道的人有关系等等,他都矢口否认,但也明显感到不少人对赵雯减少了热情。当他得知这些传言大都出自陈莉和玲玲之口,便狠狠地把她俩教训了一通,并警告说,如果把赵雯挤兑走了,绝不轻饶她们。陈莉由此更加怨恨赵雯,继续说着赵雯的坏话,只是做得更加隐秘了。玲玲则害怕得收敛了许多,她真怕被炒了鱿鱼,因她还没有稳固的靠山。
  罗晓明在赵雯生日的第二天,特意请了一小时假,又在书店同赵雯谈了一次。他觉得赵雯几乎是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并说,何伟不过是把她当成一棵摇钱树,杨志鸣之流仗着有几个臭钱,也不过是拿她开心取乐。赵雯虽说不完全赞成他的看法,最后还是答应他就干到九月底,并打算今晚就跟何伟打招呼。
  何伟像往常一样,晚饭后便到二楼休息厅喝茶。
  “您吃过了?”赵雯特意早来了半小时,见到何伟客气地打着招呼。
  “怎么来这么早?”何伟点点头,抬腕看了看表。
  “魏哥送我来的。”赵雯很坦诚。
  “怎么没让他上来坐会儿?”何伟显然是虚情假意,这辈子都不想见魏刚和罗晓明。
  “他得去夜市。”魏刚告诉她,一晚的收入比两个白天都高。
  “噢!”
  何伟心想,他小子的经营脑瓜还差点劲,要是把赵雯弄去卖服装那可就挣大了,若那样可就更把我坑了。
  “老板,新歌手找好了吗?”赵雯鼓着勇气问了一句。
  “怎么,你……”何伟立即收了笑容,吃惊地望着她。
  “跟您商量一下,我想做流动的歌手。又盯书店,又得上课,我怕耽误您的买卖。”赵雯有些难为情。
  何伟沉默不语,抬了下眼皮叹了口气。他很明白赵雯此话的潜台词,这是暗示她要走了。不行!绝不能让她把“走”字说出口。
  “你要是不在这儿做固定歌手,我还干个什么劲!要不是你来,去年底我就撤啦!何苦等到现在?”何伟显然是在利用赵雯心肠太软的弱点。
  “可我……”赵雯的确又心软了。
  “其实,我知道你要走的真正原因,是陈莉和玲玲在挤兑你,你不愿惹她们。放心吧,我已警告过她们,你要是走了,我保证让她们也立马滚出月亮宫!”何伟又在利用赵雯的善良。
  “别,您千万别怪他俩,绝不是因为她们!”赵雯又落人了圈套。
  “我要是不把她俩赶出北京,我就不姓何!我能把她们从锦州接来,就一定能把她们轰回锦州去!”抓住了赵雯的弱点,何伟更是变本加厉。
  “我……”赵雯的勇气被抛到另一个世界去了。
  “你踏踏实实干你的!我既然敢为你花一百八十万装修,就能不惜任何代价保护你!”
  赵雯想到自己的走会伤害到陈莉和玲玲,实在有些为难了,像是徘徊在了十字路口。正在这时,李海文被几个穿着体面的中年人簇拥着上来,何伟忙起身相迎,赵雯也微笑着点头示意,何伟让赵雯把客人先带到六号包房,他要和李海文说点事儿。
  听何伟说了赵雯可能要走的话后,李海文恶狠狠地说:“想办法封了那个书店不就结啦!”
  “不行!”何伟眯着眼道,“这事不能太明喽,不然赵雯会恨咱们,也就甭想留住她了,魏刚那小子也会跟咱们玩儿命!我看咱们只能智取,不能强攻。”
  “如何智取?”李海文饶有兴趣。
  “最有效的办法是分化瓦解。”何伟说着凑近李海文耳语一番。
  “妙哉!”李海文诡秘地笑道,“这招可是损到家啦!”
  “无毒不丈夫!”何伟的手一挥,很像《南征北战》里的那位国民党的少壮派军长。
  “我行吗?林芳要是知道了……”李海文略有担忧。
  “又不是让你真的去追求赵雯,那样我还不干呢!”何伟不完全是玩笑,“林芳那里不会多心,到时我会帮你解释。这件事只能由你去做,先把水搅浑喽,到时他们仨人准得出杈儿,你就擎好吧!”
  俩人神秘兮兮地笑了起来,各自点上支烟。李海文想起了林芳说陈莉总去赌钱的事,便对何伟提醒道:“韩军总陪着陈莉去赌,你可得管管,要是输急了,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呀!”
  “我多留点心眼儿就是了。”何伟也早有察觉,俩人各管一摊,不能不防。尤其陈莉,断了与他的私情之后,对月亮宫的生意显然不那么上心了。
  “你得防着陈莉点儿,女人要是狠起来,可是什么情也不留呀!”李海文从林芳的口中得知陈莉对何伟恨到家了。
  “我要是不顾忌赵雯,早开了她啦!”何伟深知陈莉是个大隐患,可一时又不能动她。在赵雯去留的问题上,陈莉也算是他手里的一张王牌,关键时刻用得上。
  “嘿!五号包房的客人叫你去喝酒呢!”陈莉站在夜总会门口,很不礼貌地冲何伟说。
  “知道了!”何伟反感地瞪了陈莉一眼,无奈地摇了摇头。
  “还得让她讲点规矩!”待陈莉进去后,李海文提醒何伟。
  次日午饭后,李海文开着某单位长期借给他的紫红色桑塔那旅行车带林芳看了场电影,送林芳回月亮宫时,他没说要去赵雯的书店,怕林芳跟着达不到目的。
  “这天真热!”李海文一进书店便望了望四周,关切地说,“怎么没装空调?”
  “魏哥和晓明早就闹着装,我没让。”赵雯给他斟了杯茶,并递了把扇子。
  “我订点儿书,这是清单和支票。”
  李海文从文件夹里拿出递给赵雯。每次见了赵雯他便有一种怪怪的感觉,甚至很难再摆出那种居高临下的官架子,说话也变得酸不叽叽。他是熟读过几遍三国的,始终不明白桃园三结义的三兄弟联手也勉强战个平手的吕布,怎么在貂蝉面前那般的荒唐可笑。现在他已不怀疑吕布这一人物性格的真实了。
  凡是他认识的人,只要一面对赵雯立马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他自己也包括在内。
  “钱不少啊!”赵雯粗算了一下,订单上的书目得四千多,兴奋地问,“什么时候要货?”
  “不急。”李海文笑着,“你先把支票存上,填六千,抬头按支票上的公章写。”
  赵雯仔细看了看支票上的章,是某工厂的。她知道,李海文与许多大企业的头头关系密切。用林芳的话说,那些人拼了命地巴结他,他也常帮人家办批件,还尽是红头文件。
  “我一定尽快给您办齐,您喝茶,李处长!”赵雯一直像别的客人那样,称呼他的老职务。
  “又来了不是,我可不喜欢你这样叫,”李海文假意嗔怪着,“叫我李哥或是海文哥,像林芳她们那样!”
  “那我叫您李哥吧!”
  赵雯抿嘴一笑。彼此已是很熟了,人家又大十几岁,又有林芳那层关系,叫声“李哥”也是应该的。“海文哥”就免了吧,只有林芳才那样叫。
  “唉,这才透着亲切!”李海文立即满脸堆笑,“就冲你今天改口儿,我得请你吃饭!”
  “李、李哥……”赵雯为难了。
  “怎么?不给你李哥面子?”
  “改天吧,今天晚上我已跟魏哥和晓明说好一起吃饭。”
  “那就叫上他们一起去!”
  “不知他们……”
  赵雯不好马上答应,魏刚好说,就怕罗晓明不高兴。
  “给他们打电话!”李海文很大度。
  正说着,魏刚回来了。一听说李海文请客,立马答应,并说这些天太素,正想开开荤呢。罗晓明不一会儿也到了,还真不乐意去,架不住魏刚的生拉硬拽和赵雯的好言相求,也只好揣着满肚子的不高兴上了车。
  左拐右拐地来到了一条斜街,停在了一家装修得很古怪的酒楼前。进去后才发现,这里简直是个海底世界,仿佛不是来用餐,倒像是参观海洋动植物展馆。包间的最低消费是四千八,人家给李海文面子,签了三千八的单,老板还送了干红和水果。赵雯除了虾和螃蟹之外其他的东西没敢动筷子,尽是生吃的或是半生不熟的。罗晓明一脑门子官司,只顾闷头喝啤酒。魏刚则甩开腮帮子大吃大喝,临了还很反常地把剩下的酒菜都打了包。
  赵雯搭李海文的车去月亮宫上班,李海文自是满心欢喜。
  罗晓明上了魏刚的车后,气得一句话也不说。魏刚很潇洒地开着车,嘴里还很难得地哼起了《酒干倘卖无》。
  “拜托啦!我的哥哥!”罗晓明的心里烦透了,“安静些好不好?”
  “我高兴呀!”魏刚的酒喝得恰到好处,没醉,却有些飘飘然。
  “有什么好高兴的?”罗晓明像是谁欠了他的钱。
  “遇上个大买主,本应该咱们做东,可他偏充这个冤大头,真是让咱们连娶媳妇带过年,哪找这等美事儿?”魏刚眉飞色舞着。
  “我看他是没安好心!一看他对雯雯那色迷迷的样,我就来气!”
  “管他憋的啥屁,咱雯雯才不会上他的当,你就把心搁在肚子里吧,谁也抢不走雯雯!”
  “我讨厌他那副官腔儿,也不稀罕他的饭,更不领他的情!”
  “你就会假清高,又不是他个人掏腰包,不吃白不吃,天天请我才乐呢?”
  “以后我可不给他这个脸,更不愿雯雯和这种人来往,尤其是月亮宫认识的人!”
  “难道你不是在那儿认识的雯雯?”
  魏刚觉得罗晓明的话有些过了,这话要是让雯雯听了肯定伤心。
  “我……”罗晓明也觉得自己的话欠妥。
  “雯雯是什么人你还不了解吗?还是大度一些的好,不然,早晚有一天你得伤了她。”魏刚很郑重地叮嘱。
  “我没一点侮辱雯雯的意思,只是不希望有人总纠缠她。”罗晓明的心平静下来。
  李海文是托人拿的驾驶本,开车的技术很一般。这是个熟练工种,没有足够的驾龄,想潇洒地开车是不容易的。在赵雯看来,李海文开车的姿势和神态也很有些官腔——做作、呆板,不像何伟和魏刚那么轻松自如。李海文尽管学着老司机的样子边走边聊,可双眼却始终不敢离开正前方,把方向盘的手也很僵硬地摆在十点二十的规范位置。
  “雯雯,何老板对你可真是一百一啦!”李海文瞥了赵雯一眼,忙把目光回到正前方。
  “我知道。”赵雯坦诚地点头。
  “魏刚和罗晓明对你也不错,也各有他们的长处,可我和何老板都希望你能冷静,友情和爱情毕竟是两码子事儿。魏刚为人豪爽大方人却粗俗了些,罗晓明博学潇洒却是个穷酸文人,现今的社会这两种人并非是理想的人物,在这一点上,我想你应该更实际一些。何老板跟我说过,你现在最需要的是挣钱,他也为你提供了这个条件,你该珍惜才是。”
  李海文说这番话的时候,正赶上红灯塞车,得以时不时地扭头看赵雯几眼。坦率地说,他对赵雯并不是没有非分之想,如果不是有林芳在先,如果不是何伟曾和他有过约定,哪怕是丢了头上的顶戴也要追求赵雯的。
  “您说得对,我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挣钱,根本不敢考虑那方面的事。”赵雯的脸上又闪出阴郁。她并没太留意李海文对魏刚和罗晓明的褒贬。
  “你和他俩都不会有太好的结果。”李海文的表情又恢复了官场上的严肃。
  “这……”赵雯不明白他的意思。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