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花自飘零>花自飘零(连载二十三)

花自飘零(连载二十三)

作品名称:花自飘零      作者:赵兴华      发布时间:2012-10-16 11:31:19      字数:4456

  三天后的中午,魏刚接赵雯来到罗晓明单位旁的那家烤鸭店,罗晓明已点好菜等在那里,他俩都知道赵雯很爱吃烤鸭。酒菜上齐后,罗晓明斟了三杯啤酒,然后带着几分得意的笑望着魏刚。
  “魏哥,你说吧!”
  “你说。”魏刚端起酒杯。
  “好,我说。”罗晓明也举起杯,先跟赵雯碰杯,然后与魏刚把酒杯一碰,高兴地说,“为咱们未来的合作成功,干杯!”
  赵雯不解地望着他俩,不知俩人搞什么鬼名堂。见赵雯一脸的茫然,魏刚笑着说:“干了自然会告诉你!”
  酒干之后,赵雯依旧疑惑地望着他俩。罗晓明待赵雯把仨人的酒杯重新斟满后,很郑重其事地对赵雯道:“雯雯,魏哥找了个门脸儿,我们帮你开个书店,执照是现成的,马上就可以开业。”
  “我哪会做买卖!”赵雯笑声里带着惊讶。
  “开书店与干别的买卖不同,很容易的,还可以经营文化用品之类,每年挣个十万八万的没问题!”罗晓明像个精明的商人。
  “没什么难的,晓明知道书刊的行情,又有不少关系。你只管盯柜台,我负责进货。”魏刚说得更具体了一些。
  “得用多少钱?”赵雯面露难色,她只有两万多存款。
  “钱你就不用管了,八万的房租已交齐,流动资金我和晓明各拿了三万,足够啦!”魏刚笑着说。
  “货架柜台等东西都是魏哥的朋友们送的,将来我们只要本钱,利润都归你。”罗晓明补充道。
  “不行,这我不干!我差不多能凑三万,得和你们共担风险,赚了钱咱们仨平分我才答应!”
  魏刚和罗晓明对视片刻,然后异口同声:“行,就依你!”
  为赵雯开书店的事儿他俩早就有预谋,自秃头闹事之后,魏刚便一直为赵雯担着心。他认为虽说何伟的能量不小,可能人背后有能人,天堂鸟夜总会的后台硬不硬,照样被打死了人!人怕出名猪怕壮,月亮宫这么火爆早晚得遭人算计,黑白两道都惦记上你,你就没个好,所以赵雯还是早离开为好。罗晓明除了这种担忧,还有更多的顾虑,这种场合呆久了人肯定受影响,花天酒地,纸醉金迷以及种种诱惑,多么纯净的心灵也会被侵蚀,做歌女舞女的古往今来又有几个真能出污泥而不染。况且,他的家庭又是世代书香,做教授的父母清高了一辈子,若是知道赵雯干这一行,肯定会阻止他和她继续相处,他恨不得赵雯立即离开月亮宫。他和魏刚一提,俩人不谋而合,赵雯出院不久俩人便开始筹备这件事,他俩认为只要帮赵雯开个赚钱的买卖,她自然会舍弃月亮宫。
  书店是在甘家口的繁华商业区,营业面积八十多平方米,紧挨着的几家也都是经营文化用品的。看过门脸后,魏刚笑着说:“开买卖不怕扎堆儿,越多越招人儿。”
  “这离我们出版社近,我可以抽空过来帮你。”
  “啥时候开张?”赵雯也略显兴奋。
  “听你的,”罗晓明爽快地说,“货已联系的差不多啦!”
  “可我……”赵雯心里没谱儿。
  “我看就定在星期六,有三天的准备时间,够了。”魏刚用老大哥的口气,“咱们去看看雯雯的住处吧!”
  “住处?”赵雯又是一怔。
  “魏哥跟朋友借了间筒子楼房,离这很近,都给你安排好了。”罗晓明笑了笑。
  仨人步行前往,只有两分钟的路。是二楼,足有十五平方米,一张单人床,一个两屉桌,一个双开衣柜,一个碗柜,都是过时的,但重新上了油漆。被褥床单枕头和锅碗盆勺是新买的,厨房两家合用,卫生间公用,还算方便。赵雯很是感动,俩人竟瞒着她把一切准备工作做好了。
  回月亮宫的路上,赵雯思忖着如何对何伟讲,书店一开,她早晚得离开月亮宫,何伟投了那么多钱可全是因为她呀!
  “魏哥,晓明,”她很认真地,“说啥我也得再干上一段,得等何老板找着接替我的人,不然太对不起人家,陈莉那儿也说不过去。”
  “不行!”罗晓明马上反对,“开这个书店为的就是让你尽快离开那个是非之地!”
  “白天盯书店,晚上再去那忙,你会吃不消的。”魏刚关切地说。
  “没事,我能行。”赵雯坚持着。
  “伟哥那儿你要不好意思张口,我去替你说。”魏刚很体贴她。
  “不,还是我自己去说吧!”赵雯说完又陷入了沉思。
  
  陈莉坐在老板台左侧的沙发上,不时地瞥一眼何伟。何伟在对面的沙发上看着当日的体育报,他是个体育迷,尤其爱看足球。
  “你考虑好了没有?”陈莉终于开门见山地打破沉默。
  “考虑什么?”何伟显然忘记了一周前陈莉下的最后通牒。
  “甭跟我装糊涂!”陈莉一脸的严肃,“今儿个你必须给我个准话儿!”
  “我不想谈这事儿,烦!”他意识到她说的是什么。
  “我还烦呢!这样不明不白的,我受不了!”她十分地委屈,“我对你咋样?你心里应该是明明白白的!”
  “我——明——白!”他拉着长音儿把报纸扔在一边,头埋在手里闭上了眼睛。
  何伟很清楚陈莉对他的一片痴情。这两年她给他解除了许多忧愁和寂寞,生意不顺时安慰他,身体不适时照料他,对月亮宫也没少出力,又在危难关头引来了赵雯,这都出于对他的特殊感情。做个情人么,她无可挑剔,可他真没往婚姻上考虑,或说,自离婚之后他便断了再婚的念头。
  之所以一直对陈莉回避这一问题,何伟有自己的考虑:一是年龄上的差异。老夫少妻是很时髦,可大都是金钱与美貌的结合,婚姻的基础是汽车、洋房和大把大把的钞票。他的堂兄和小他十八岁的女会计结了婚,没出蜜月,堂兄去海南谈生意,才走两天女会计便耐不住寂寞与年轻潇洒的办公室主任偷了情。堂兄是有心计的人,待女会计产下一子后,便托人做了亲子鉴定结果,结果其子不是堂兄的。重责之下女会计招了供,于是一对偷情男女每人脸上留了一道深深的刀痕,堂兄被判了十年大刑。这样的悲剧绝非仅此一例。有因夫妻生活不和谐(年龄差异生理需求亦不同)而离婚并成为仇人的;也有只图享荣华富贵却不懂得体贴辛苦拼搏的老夫而被一脚踢开的;也有以结婚为由骗到一大笔财产便一走了之的。何伟也常想,假如自己不是老板,假如自己变得一贫如洗,假如自己再过个十年八年,陈莉还会对自己这般执著吗?况且,她那过剩的生理要求他现在就很难满足她。
  二是前妻和儿子。是何伟负了前妻,前妻至今仍带着儿子和公婆住在一起,即离婚不离家。几年前他曾提过复婚,前妻坚决不同意,他也记得离婚协议里写有一款,双方若有一方再婚其资产的一半属另一方。亲情和经济的原因都令何伟从没考虑过再婚。他始终觉得欠儿子的,常把儿子接过来。可陈莉从不亲近他的儿子,连根儿冰棍都没买过,这是何伟对陈莉最为不满的一点。
  三是兄弟之情。何伟越来越发现韩军挺在乎陈莉。有一个早晨,韩军来找他谈事儿,当时陈莉还没离开,韩军脸上露出的失落和痛苦状没能逃过何伟的眼。韩军至今不交女朋友,很可能是陈莉的原故,论年龄相貌性格,韩军也与她相配。何伟不想因陈莉伤害韩军,以前忽略了这一问题。
  现在,陈莉已把这一问题摊在了桌面上。何伟既不忍心伤害她,又不能违心地答应她,实在犯了难。
  “说话呀!”陈莉打断他的沉思。
  “我真不想谈这个事儿,我比你大那么多,不想太委屈你!”何伟的话里透着虚伪。
  “我压根儿就没觉着你比我大多少,我乐意,也没什么委屈!”陈莉语气坚定。
  “你冷静点,我们还是做朋友好。”何伟尽量把话说的很平静。
  “我不想做朋友,也不愿傻乎乎地做情人!甭跟我扯那些没用的话,你给我个痛快话儿吧,要我还是不要?”陈莉的话掷地有声,把对何伟的情全部凝聚在这几句话里。
  陈莉看上何伟虽有金钱和地位的成分,但何伟的精明,何伟的为人,何伟的事业心和成熟感,更使她迷恋。尤其他的不花心,在现今的有钱人中还是很难得的,嫁给这样的人她知足。
  “我的确有我的难处。”何伟的无奈溢于言表。
  “我知道你的心思,可我得告诉你说,赵雯那儿你没戏!我早跟她打过招呼,你要是伤了我,我走,她保证也跟着走!”陈莉提出了警告。
  “绝对不是因为她,我可以起誓。”何伟有点心虚,竭力辩解。
  “我一点也不傻,今儿个你要不给我个准话儿,你看她走不走?”她向他提出更严重的警告。
  “你太过分了,我最讨厌别人威胁我!”他开始由守专攻。
  “这是你逼的!”嗓门提高。
  “你……”嗓门也不低。
  “当当当!”门外有人敲门。
  “请进!”何伟缓和了语气,此时有人来,算是救他出了苦海。
  
  进来的是赵雯。
  她已去过宿舍,想先跟陈莉打一声招呼,没找到才来办公室。见何伟和陈莉表情严肃,尤其是陈莉明显带着气恼,她显得进退两难。
  “你们谈事儿哪?我过会儿再来!”说着,赵雯转身要走。
  “没事,闲聊天儿哪!”何伟忙起身挽留,“快进来,有事儿找我吧?”
  “嗯,我……”赵雯犹豫。
  “坐吧!”何伟恢复了往日的微笑。
  “咋的啦?”赵雯在陈莉身边坐下,用手捅了她一下。
  “没事儿!”陈莉瞪了何伟一眼,没好气地迸出几个字。然后挺不耐烦地看了赵雯一眼,“有事你先说吧,用不用我回避?”
  “我啥事背过你,我……”赵雯欲言又止。
  “有话你就快说!”陈莉带着不耐烦。
  “老板,我想搬出去住。”赵雯试探着。
  “这是为什么?”何伟立刻收起了微笑,显得有些紧张。
  陈莉也很是吃惊,一下子坐直了身子。赵雯略略沉思,然后说:“魏哥帮我找了间楼房。”
  “这里住得不好吗?”有种不祥之念闪过何伟的脑际。
  “不,这里住得挺好,又有陈莉做伴,只是……”赵雯有些难以启齿。
  “只是什么?”何伟的不安加重。
  “魏哥和罗晓明帮我开了一个书店,想让我住得近点儿。”她还是鼓足勇气说了出来。
  “书店?你开书店?怎么想起开书店?”何伟的方寸有些乱了。
  “为了多挣点儿钱,”赵雯十分坦率。
  “这挣得还少吗?三千五再加奖金和提成?”何伟有些失态,额头也冒了汗。
  陈莉很不满意地望着他,想不到在工资问题上何伟也欺骗了自己,但忍了忍没说话。赵雯带着愧疚望了望他俩,说:“不是,您给我开得不少了,这里的工作我也很喜欢,可是……您还是尽快找人,有了合适的人我再走。”
  “不走行吗?这里不能没有你,我投资这么大可都是为……”何伟有些失魂落魄。
  “我知道,可是魏哥和罗晓明已经把一切都弄好了,我不能不去。”赵雯为难地说。
  “你可以两头干嘛,哪怕再给我干一年呢!”何伟的口气已是可怜兮兮。
  “你冷静点!”陈莉对他的失态实在看不下去。
  “你给我一边呆着!”他向陈莉吼了起来。
  “何老板,您千万别生气!”见陈莉委屈地含上了泪,赵雯不安又惶恐。
  “你再好好考虑一下,我真舍不得你走,我的月亮宫需要你!”何伟的口气更加可怜兮兮。
  “我尽量多留些日子,您这样器重我,我也不忍心走。”说完,赵雯赶忙退了出去。
  何伟像一头斗败了的公牛,目光呆滞地喘着粗气。陈莉强忍住内心的委屈,轻声安慰着:“你想开些,她迟早是得走的。”
  “都他妈是你闹的!我告诉你,她要走了,你也给我滚蛋!”他又变成了一头暴怒的雄狮,说着,抄起桌上的手机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陈莉从没让人这样骂过,以前何伟对她连大声申斥都很少,她根本无法忍受,哭着跑了出去。
  何伟又重重地一拳砸在桌面的玻璃板上,玻璃粉碎,他的手淌了血。他没有去擦,让血一滴一滴地淌着,随着血的流淌,他的心也是一阵阵地发凉。眼前是一片空白,空气凝固了,整个世界仿佛也停滞了。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