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花自飘零>花自飘零(连载二十二)

花自飘零(连载二十二)

作品名称:花自飘零      作者:赵兴华      发布时间:2012-10-13 23:20:06      字数:3588

  “五。一”前秃头出了院,第二天便由二秃子陪着来了。秃头贪婪地狮子大张口,住院治疗费、营养补助费、精神损失费共要五万元。何伟一听就火了,你在我这儿无故挑起事端,还动了凶器,我不报官就够便宜你们,现在反倒打一耙,我可不是好讹的!二秃子碍于魏刚的情面不好翻脸,只能把秃头推到何伟面前。秃头几人的婆娘也连着两天到月亮宫哭闹,还说已给市局写了联名信,不赔钱就告到底。几个娘们被保安轰走后,还真去了天安门广场,于是惊动了市政府,市局的电话当天就到了分局。分局的一个副局长立马让派出所所长陪着来月亮宫了解情况,又是调查又是取证,非让交出打人的凶手,气得何伟鼻子都歪了。随后有人来电话劝他破财免灾,别让公安口的朋友为难。交人,他是做不出的,否则以后谁还敢替你玩命,看来只有掏银子了。经过据理力争,他掏了四万,并在心里给秃头记下了一笔帐,早晚我得让人收拾了你!何伟是说到做到的,那年有个无赖修了车不给钱,还打了他的修理工,没过一个月那个无赖便少了一只耳朵。秃头若是拿了何伟的钱,恐怕迟早迟晚也得损失点儿零部件。何伟经商这么多年,得出这样一个奇怪的结论,做买卖的人都是孙子辈的,谁都可以欺负你,官方只管发执照收租子,没人保护你的合法权益。如果有人治治那个无赖,他也不会采取极端的手段。仅听秃头的一面之词,他就得掏银子,哪还有理可讲?这不是逼着你走黑道吗!何伟心里怎能不烦。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真是应了那句俗语,人要倒了楣放屁也砸脚后跟。公安干警们还没撤,物价局又杀将过来,说是收到了检举信特来核实,还真有几种酒水超过了最高限价。何伟申辩说,我这儿的价格是同行业、同档次定得最低的,没人说贵。人家一摊红头文件,毫不客气地留下了三万元的罚单。何伟心里搓火,还得赔着笑脸请人家吃饭,可偏又遇上个不知是真清廉还是故意跟他过不去的官儿,别说吃饭啦,连根儿烟都不抽你的。何伟只好连夜通融,罚款减了一半,却欠下了一大堆人情。支票还没给物价局送去,广播局又来找麻烦了,直奔音响室,愣说有几十张盘是未经审验的。何伟说,这可都是从文化用品商店买的,有发票可查。人家根本不听你的解释,不仅把盘拿走,还让带着支票去听候处理。没辙,还得托人。五千一桌的饭搭进去两桌,支票省了,盘却没能拿回来。何伟知道,这是有人明着竞争不过他,暗地里变着法儿的坏他的醋。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只好自认倒霉。真是烦上加烦。
  
  今天是赵雯回来的日子。
  午饭过后何伟独自回到办公室,望着桌上的电话发起了呆,他想,此刻的赵雯该是在锦州机场了,也许她会打来电话。两点的飞机,一个小时到首都机场,她要是来了电话,完全有时间去机场接她。
  “铃铃铃!”电话果真响了起来。
  “喂!”他急切地抓起电话。
  “我是陈莉!”陈莉用挺烦的口气。
  “什么事?”他像泄了气的皮球。
  “税务稽查的来啦!”陈莉说。
  “就说我不在!”他的眉头拧成了疙瘩。
  “态度可横了,说是要查帐。”陈莉有些为难。
  “让他们查好了!你和韩军处理吧!”何伟没好气地挂了电话。
  何伟的心情一下子又沉入泥潭,心说,不定又是哪个缺了八辈子德的点了他的炮。他倒是不怕,税务局有不少朋友,可的确添恶心。这年头凭什么发财,除了坑蒙拐骗,还不是靠偷税漏税。查不着你就算捡了便宜,查着再去托朋友,一般也都过得了关卡,大不了罚点款。歌星们偷漏那么多,也没见谁蹲班房。况且,他早有准备,月亮宫从开业第一天起就是虚实两本帐,就是查出问题,也不过是鸡毛蒜皮。
  “老板,”又是陈莉打来的电话,“他们查得很细,像是有备而来,发票都是一页不落地看,每天的进货单也要查。”
  “你让韩军尽量拖着他们,争取留他们吃晚饭。”何伟不能不重视了。
  “你什么时候出面?”
  “就说我在大兴,正往回赶呢!”
  放下电话,何伟皱着眉头沉思,想给税务局的朋友挂个电话,转念一想,还是摸摸来人的虚实再说吧,也没准人家是例行公事。去年就抽查过一次,混了顿饭吃就什么事都没有了。每年应付这方面的事儿就得费不少精力,何伟倒不心疼几分酒钱,前前后后地点头哈腰陪着,他顶烦了。还是让韩军和陈莉学着应付吧,以后这方面的事能躲就躲。
  何伟抬腕看表已过了四点,估计赵雯差不多该到了,也许她一回来麻烦事就少了,他这样安慰着自己。这一个礼拜过得真慢,像是过了一个月,他还从没这样期待过谁。
  陈莉似乎看出了他内心的隐秘,昨晚又反反复复对他提出了忠告,说赵雯回来不许他再那么殷勤。还说,韩军也怪他拿餐厅不当事儿,煤气灶改柴油灶的问题已提过好几回了,至今不做决定。后厨嫌火不跟劲,服务员嫌菜出得慢,客人也常有怨言。何伟总推托说,改灶得停业好几天,还是等到了淡季再说吧。其实他听得出陈莉是故意拿韩军说事,临睡前,陈莉终于忍不住心里的话,娇滴滴搂着他的脖子说:“等赵雯一回来,我又没日子跟你在一起啦!”
  “睡吧,都快三点啦!”
  他打个哈欠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他梦见了赵雯。
  陈莉连抽了两只烟,又摇醒了他。
  “我给你一个礼拜的时间。”
  “干嘛?”他闭着眼问。
  “明确答复我!”她突然严肃起来。
  “答复什么?”他半睁着眼。
  “我要和你结婚!”她语气坚定。
  “结什么婚?”他睁大了眼。
  “少跟我装傻充愣!”她敲着他的头。
  “快睡吧!我困了。”他闭上眼不再说话,想续上刚才的梦。
  陈莉用外衣裹住赤裸的上身,坐起身来,又点了支烟。何伟并没睡着,悄悄瞅了瞅面带哀伤的陈莉,心里不禁掠过一层阴云,似乎觉得又有麻烦要来了。
  昨晚何伟并没有睡踏实,不祥的离奇梦一直吞噬着他疲惫的灵魂。
  税务稽查人员是两男一女,为首的是位五十多岁的大胖子,两腮的肉肥得直往下垂,一双鼓眼泡很像电影演员刘江。同来的人称他杜科长,韩军和陈莉也跟着如此叫了。端茶、点烟、削水果自然不敢怠慢,心里虽烦,脸上却赔着虚情假意的笑。
  魏刚把车停在月亮宫时正好五点,赵雯想留魏刚和罗晓明吃了饭再走,他俩神秘兮兮地说有事儿要去办执意要走,赵雯便说:“明天晚上来吧,我要请大伙吃顿饭。”
  俩人点头答应,上车走了。赵雯回到宿舍洗把脸,涂点口红,先去了何伟的办公室。
  听到那熟悉的脚步声和那轻轻的敲门声,何伟已判断出是赵雯,愉快地喊了声:“请进!”
  赵雯推门进来,看了眼何伟很客气地:“老板,我回来了。”
  “快坐,累了吧?”何伟格外关切。
  “不累。”她端庄地坐下。
  “今晚休息吧!”他并不是虚情假意。
  “没事儿,我上班。”她很感激他的关心和体谅。
  这时陈莉又打来电话,说税务人员已同意留下吃饭,问他什么标准。何伟告诉她五千,并说他这就过去。放下电话后他对赵雯笑着说:“本该为你接风,这下只能让你当陪客了。走,去餐厅!”
  “谁呀?”赵雯最不愿陪生人吃饭。
  “税务稽查队的,没事,不吃白不吃!”何伟说得很轻松,像是别人请他吃饭。
  “我去合适吗?”赵雯有点犹豫。
  “你还就得去,你要是不去这顿饭我很可能白请。”何伟相信只要赵雯一敬酒,任何人都得和气几分。
  “瞧您说的!”赵雯笑了。
  “记住,人家要问你工资多少?你就说八百。”何伟叮嘱道。
  “为什么要说假话?”赵雯不解。
  “说真话得上税。”何伟笑道。
  赵雯仍不解,何伟知道一时向她解释不清,边往外走边说:“以后再跟你细说。”
  进了六号包间,韩军给双方做了介绍,何伟立即做出很亲热的样子:“请杜科长恕罪,我刚好出去了。一听说你们来啦,事没办完我就忙着往回赶!”
  “何老板,我们也是例行公事啊!”杜科长的态度的确缓和了许多,那双金鱼眼一分钟之内已瞥了赵雯三次。
  “不碍事,发现问题您尽管批评!”何伟坦坦荡荡。
  “问题是有啊!”官腔十足。
  “是打是罚您不用为难,我们一定全力配合。”何伟的大度中藏着虚伪。
  “何老板,你们月亮宫的火爆可是出了名啦!”杜科长给了顶高帽儿。
  “哪里哪里,时好时坏。现在的生意是越来越难做喽!我这次装修扔进去了三百多万,价格却没少降,很难收回投资哟!”何伟不可能在税务人员面前说实话,也不愿戴高帽儿。
  菜很快上来了。望着丰盛的酒菜,杜科长两腮的肥肉又松弛了许多,两个嘴角在干了一杯茅台之后,也开始往上翘了一些。当赵雯和陈莉向他敬酒时,他立马笑逐颜开了。何伟见状便说:“杜科长,吃了饭上去唱会儿,咱这儿的音响还是满不错的!”
  “行啊!”杜科长一口答应,“早听说赵小姐的歌唱得没治了,可惜一直没时间过来欣赏。”
  “回头让她陪您唱两首。”何伟心里很明白,二楼一去,杜科长肯定就忘记来此的公干了。
  果然不出何伟所料,赵雯陪杜科长唱了一首歌跳了两曲舞之后,杜科长不仅没再提查帐的事,而且还跟何伟称兄道弟起来。临走,何伟悄悄塞给他一个信封,他没拒绝。此后,他便成了这里的常客,而且每次都有人替他买单。后来一盘道,他曾是何伟父亲的下级,俩人的关系更密切了一层。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