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花自飘零>花自飘零(连载十七)

花自飘零(连载十七)

作品名称:花自飘零      作者:赵兴华      发布时间:2012-09-24 22:26:17      字数:4416

  “让我们共同举杯,祝方副总生日快乐,再立战功!”然后与方勇碰杯,两人同饮。
  赵雯和陈莉将鲜花献给杨志鸣和方勇。尔后,何伟亲自带着两名服务员抬上花篮。
  又是一阵暴风骤雨的掌声。
  最先演唱的是小强,他别出心裁地唱起了《让我们荡起双桨》。满大厅的人都鼓掌、跺脚,会唱的跟着唱,不会词的跟着哼哼,气氛一下子热烈起来。随后赵雯演唱了《为我们的今天喝彩》,也与晚会的气氛很和谐。最后是她与小强合唱《掌声响起》,台下的掌声便随着他俩的演唱有节奏地响了起来。
  在大家的起哄声中,杨志鸣唱了《我的中国心》,方勇唱了他唯一不跑调的歌《我是一个兵》。接着,其他几位下属公司的老总也先后唱了。然后是乐队演奏舞曲,慢三,快三,平四,蹦四,伦巴,探戈,最后是迪斯科。
  迪斯科的高分贝把杨志鸣轰进了包房,何伟忙进去陪他喝酒。三杯酒进肚儿,何伟感叹着:“杨总,您对属下真是太够意思了,难怪方勇那么心甘情愿地跟着您!”
  “千军易得,良将难求呀!”杨志鸣递给何伟一支中华烟。
  “您说得对。”何伟接过,先给杨志鸣点上。
  “方勇这样的干才不可多得哟!”杨志鸣吐出一口烟。
  “在部队时他小子就能干,头一年就是全能标兵。”何伟笑着说。
  “我不能亏了他!去年他的奖金是三十万加一套大三居,他已是常务副总,今年得给他换部车。”杨志鸣郑重其事地说。
  “您对他真是到了家了!”何伟又加倍地感叹着。
  “做生意不仅要善于发现人才,还要会使用人才,更要懂得爱惜人才。使用不当,照顾不好,亏待了人家,自然留不住人才。”
  说着,杨志鸣意味深长地看了何伟一眼,稍停片刻,又道:“赵雯也是个难得的人才,你要是仅仅把她看成是名歌手可就大错特错啦!她究竟值多少钱你心里得有个数。只有真正明白了她的价值,你才会懂得她对你的月亮宫是何等的重要。针对某个企业或说是某个买卖而言,英雄是可以创造历史的,成与败往往取决于某一两个人的作用,你的月亮宫也不例外。如果说她自己走了,或是让别人弄走了,你就不是个好老板,这个‘好’字仅就生意而言,不是道德范畴里的‘好’。”
  “我懂,谢谢您的指教!”何伟是何等聪明,深知杨志鸣这番话的含义。
  杨志鸣又与何伟碰了下杯,呷了一口后望着墙上的少女油画沉吟道:“我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包括那些白的,黑的,或是棕色的,真正能让我从心里喜欢的没几个。可赵雯这丫头,还就有那么一股说不出来的魅力。漂亮却从不卖弄,文静中带着韧劲儿,天真里含着成熟。对你是不冷不热,不远不近,不卑不亢,让你觉得若即若离,猜不透摸不着,你喜欢可又不敢往深里喜欢。这样的女孩儿我还是初次遇到,有味儿!”
  何伟的心里已是很受震动,没想到杨志鸣竟说得如此坦率。他不明白杨志鸣此番话的真正用意,不禁瞅了他一眼。
  “她确实和别的女孩儿不同。”
  “不是不同,是超出!”杨志鸣斩钉截铁地说,“她超出了一般人一大截儿。我干嘛认她做干女儿,就是想让她离我近点儿,再近点儿,我很想了解她。”
  何伟的心开始发紧,一股说不出的滋味在心里翻腾着,真怕杨志鸣说出他担心的话来。
  “她尊重您的成分多。”
  何伟的话一出口,自己都觉得挺没劲的,像电视剧里的太监,一点底气没有。杨志鸣像是看穿了何伟的心思,盯着何伟说:“我的话你听了大概很不是滋味吧?”
  “不,您说的是实情。”心虚使得何伟的额头浸出了汗珠。
  “你瞒不了我!”杨志鸣说得更坦白了,“从你瞅她的眼神,我就看得出来你比我更深一层了解她,也自然更喜欢她,这很正常。任何一个男人都会喜欢她,只是喜欢的角度不一样,动机和目的也不同,包括你我。我喜欢她,只局限于我一见她就轻松愉快,是种享受。你也许不仅限于此,你是个有头脑有理智的生意人,你敢让她接近我,虽说有些舍不得或说是很担心,可为了生意你还是忍痛割爱地违心做了。仅凭这一点,我很佩服你。但你放心,我不会和你竞争,起码在你经营这月亮宫期间,我不想毁了你的买卖,我也不会以己之长去和你的短处竞争,那不公平。不过我得给你垫个话,假如你要是笼络不住她。我可决不会眼瞅着她被别人弄走。也许我只能把她当女儿或是搂钱的耙子看,像她这样的女孩儿是很难被征服的。尽管你我都有各自的优势,恐怕将来未必能全部地真正地得到她。”
  何伟默默地点点头,他很佩服杨志鸣的一针见血。于是也实话实说:“您说的不错。我对她一点信心也没有,现在只是想尽可能地让她在我的月亮宫多呆些时间。”
  “不太容易呀!”杨志鸣意味深长。
  “我会尽最大的努力。您知道,我下这么大决心装修,正是她给我带来的信心和希望!”何伟觉得自己又找回了阳刚之气。
  “值得!”杨志鸣语气凝重地望着何伟,“这是你的过人之处,为你的这种自信,咱们干一杯!”
  “谢谢杨总!”
  两个不同于一般男人的男子汉碰了杯。
  
  赵雯带着歉疚和希望练好了《春天的梦》,也同乐队认真地配合了几次。她想,当她用自己的心演唱这首歌时,罗晓明的心肯定会插上翅膀飞回到她的身边。
  元宵节的前两天,她终于和从上海回来的罗晓明通了电话。罗晓明在她诚恳的道歉和耐心的解释后,最终还是答应她元宵之夜来听《春天的梦》。
  赵雯在罗晓明应允之后,又先后邀请了王教授、魏刚、杨志鸣、李海文等人。何伟并不知道这首歌是罗晓明所写,还满心欢喜了一阵。适逢玲玲和豆豆从锦州归来,告诉她说,她父亲的病情有所好转,她的心情也显得轻松了一些。春天来了,希望这首《春天的梦》能给她带来好运。
  元宵之夜,月亮宫夜总会自春节以来第一次爆满。依旧是小强和才从家里回来的两名女歌手最先登场演唱。何伟私下里管这叫垫场,为的是活跃活跃气氛。
  “各位朋友,大家好!”主持人再次登台时,声音已带着激动,“下面由赵雯小姐给大家演唱一首新歌!”
  掌声中,穿件玫瑰色连衣裙的赵雯,带着甜甜的笑走上了舞台。她特意吹了发,光洁的额头显得比往日宽些,透着一股蓬勃的朝气和成熟的梦幻。她的声音饱含着愉悦和激动:“我献给朋友们的这首歌,是我的一位最好的朋友为我写的歌词,是我非常尊重的声乐老师特意为我谱的曲。在此,我对他们表示深深的谢意。”说完,她向罗晓明和王教授的方向深鞠一躬。
  坐在一起的罗晓明和王教授在大家的掌声中含笑向她挥手致意,引来无数赞叹的目光。何伟躲到暗处极不情愿地鼓着掌,心头袭上无奈的苦涩。
  “这首歌的名字叫《春天的梦》,在这美好的新春之际,愿每位朋友都有春天的梦想,并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事事如愿,好梦成真!”热烈的掌声伴着赵雯走下舞台,美妙动情的歌声给每一位在场的人送去真切的欢乐和祝福。
  赵雯走到罗晓明和王教授身边时,正好是音乐前奏,她眼里闪着激动的泪花,把手伸给他们。
  “谢谢!谢谢!”
  “我站在窗前凝望着蓝蓝的天空……”
  充满诗情画意的歌词,优美婉转的旋律给人以浓浓的春意,又像是醇醇美酒令人如醉如痴回味无穷。人们静静地享受着,除了音乐和歌声没有任何杂音,有人几次想鼓掌又都把手收了回去,就像听一场动人的交响音乐会,或是观看一场高水平的网球比赛,需要在宁静中品味。
  演唱结束了,赵雯向大家深鞠一躬,人们这才如梦初醒似地报以震耳欲聋的掌声。很快,鲜花便眼花缭乱地拥入她的怀抱,花篮也一个个地飘向舞台。
  何伟倚在吧凳上,望着满大厅欢呼的人群,也不由自主地被感染了。他的目光被赵雯牢牢吸住,心里又涌上初见她时的那种冲动。短短几个月的锤炼,她成熟了许多,也更加完美,是那种优雅大方的成熟美。他不得不承认这是首很美的歌,尽管这首歌是出自受他轻蔑的人。
  “祝你演唱成功!”罗晓明举着啤酒杯向走过来的赵雯祝贺。
  “这首歌太适合你啦!”王教授也感叹着。
  “这得感谢您和晓明!”赵雯带着激动。
  不一会儿,王教授起身告辞,赵雯和罗晓明一左一右送他出去。何伟见状忙迎了上来,把赵雯和罗晓明拦在一旁,客气地说:“王老,我送您!”
  “不麻烦你啦!”王教授婉言拒绝。
  “你不要送啦,”何伟用老板的口气对赵雯说道,“别冷落了其他客人。”
  何伟不希望别的客人看出赵雯与罗晓明有什么特殊关系,他已感到罗晓明比魏刚更具威胁。赵雯哪会想到这一层,感激地望着何伟说:“那就拜托您啦!”
  何伟陪王教授出去后,罗晓明悄声对赵雯说:“你们老板心眼儿不赖!”
  “人挺好的。”赵雯点点头。陪罗晓明回到座位后,她伏下身悄声说,“我得去向别人道谢,过会儿再来陪你。”
  她最先来到魏刚身边,顽皮地问:“魏哥,我唱的行吗?”
  “好听,真的挺好听!”魏刚虽笑着,清瘦了许多的脸和新添了两道皱纹的眉宇间仍残存着丧母的悲伤之情。
  “花篮是魏哥让我和亮子头一个儿抬上去的!”大黑笑着说。
  “谢谢你们。”赵雯见桌上已有几个空扎杯,便对大黑和亮子说:“替我劝着点儿魏哥,让他少喝。”
  “别担心。”大黑说。
  “魏哥说了,谁也不许超过三扎。”亮子说。
  赵雯满意地看了魏刚一眼,点点头去了左侧的六号台。
  李海文及他的两个朋友见赵雯过来,忙亲热地让座。林芳正站在李海文的身侧,悄悄对赵雯的耳朵说:“他让人家给你献了俩花篮。”
  “雯雯,唱的太棒啦!我的心都让你唱醉了。”没等赵雯道谢,李海文便抢先攥住了赵雯的手。
  “真酸!不怕人家倒了牙?”林芳悄悄从背后捅了他一下。
  “好歌儿的确能醉人!”李海文争辩。
  赵雯笑了,林芳又给了李海文一拳,也笑了。
  这时,身后九号台一位留着披肩发的青年人指着十号台的一个秃头对赵雯说:“赵小姐,陪我们大哥唱首歌儿怎么样?”
  “可以,您写点歌单吧。”赵雯回头看了看,很客气地说。
  九号台和十号台显然是一伙,大都是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从衣着打扮上看,是那种手里有几个子儿,又谁都不放在眼里的混混儿。
  赵雯见他们都流里流气的带着醉态,不愿过多与他们说话,转身去了八号台。
  “来,闺女!为你的新歌儿干一杯!”杨志鸣爽朗地笑着举起了杯。
  方勇把提前斟好的一杯酒递给赵雯,仨人干了之后,杨志鸣又道:“就冲这首《春天的梦》,我也得帮你出盘儿带子,费用我出,赚了钱咱爷俩半儿撅!”
  “要赔了呢?”赵雯以为他是开玩笑,也用了调皮的口吻。
  “放心好啦,干爹我从不干赔本的买卖。”杨志鸣一本正经,“去年有个女歌手哭着喊着求我,我心一软便帮她出了一盘儿。说实在的,唱得还真不如你。可你猜怎么着,居然还让我赚了几万。”
  “真的?”赵雯有些兴奋了。
  “不信问方副总。”杨志鸣笑着指方勇。
  方勇认真地点点头,也笑着说:“不过,她是沾了华兴的光,我们华兴的广告可是大大的厉害!杨总要捧红你那可太容易了!”
  “我闺女不用捧,靠实力就成!”杨志鸣自信地说,“你明天就落实此事儿,先找几个刀笔吏,要找成了腕儿的,尽快炮制几首好歌儿。”
  “您放心!”方勇点头应允。
  “您还真……”赵雯见杨志鸣真当了事儿,反而犹豫了,心里没底。
  “军中无戏言!”杨志鸣又让方勇斟了三杯,举着杯道,“祝咱们合作成功!”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