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花自飘零>花自飘零(连载十四)

花自飘零(连载十四)

作品名称:花自飘零      作者:赵兴华      发布时间:2012-08-27 10:53:10      字数:3915

  临近春节,《春天的梦》谱好了曲。说来也巧,罗晓明与王教授的儿子是中学同学,王教授的儿子大学学的法律,现在担任罗晓明单位的法律顾问。罗晓明通过他见到王教授后,王教授爽快地答应了。罗晓明坦率地说这首歌是特意为一名女歌手写的,还给了王教授一千五百元钱,并说明这钱是那位女歌手的(他把赵雯的电视钱用在了这里)。罗晓明拿到歌谱后连续打了几次电话都没找到赵雯,便在这天下班后来到了月亮宫,准备和赵雯共进晚餐时把歌谱给她。
  “知道她去哪了吗?”敲开宿舍的门他问陈莉。
  陈莉已从何伟那里知道了赵雯这些天的行踪,却不想对罗晓明实说,她一直对罗晓明印象不错。出于私心也好,出于友情也好,她都希望赵雯能和罗晓明往深了处,也觉得他俩很般配。他俩要真的好上,何伟对赵雯的念想也就断了。她放下手里的时装画报,热情地让座儿:“大概出去买东西去啦,坐下等会儿吧!”
  “不啦,”罗晓明觉得这是女宿舍又只有陈莉,不太方便,“咱们去餐厅等吧,我请你们吃饭。”
  “就在这等吧!”陈莉怕去餐厅让他看到魏刚送赵雯回来。
  罗晓明犹犹豫豫地坐到了赵雯的床上,很不自在地翻看着赵雯床头的书。
  “雯雯可喜欢你的书啦,还常读给我听。”陈莉没话找话。
  “真的吗?”罗晓明听后露出兴奋。
  “不骗你。其实她也是大学的料儿,只是家里太难啦,挺可惜的!”陈莉带着叹惜。
  “治她父亲的病得多少钱?”
  “得二十几万。”
  “噢!”罗晓明陷入了沉思。他是很能理解赵雯的,也寄予深深的同情。
  一直等到六点半仍不见赵雯的影子,罗晓明再次提议去餐厅边吃边等。陈莉见外面天已全黑了,便答应了他。俩人在餐厅边吃边聊,半小时后赵雯回来了,她从外面看到罗晓明和陈莉便疾步走了进来。
  “你还知道回来呀?晓明等你都俩钟头儿啦!”陈莉怪怨着。
  “对不起!不知道你来。”赵雯带着歉意在罗晓明身边坐下。
  “没事儿。”罗晓明内心虽有些不是滋味嘴上却满大度,他从文件包里取出歌谱递给赵雯说,“我来是给你送这个的。”
  赵雯兴奋地接过去,边看边低声哼着。的确是首好歌曲,她的脸上渐渐堆满了喜悦。
  “好听,真的很好听!今晚我就练,明天唱给你听,并请你吃饭!”
  罗晓明愉快地点头答应。
  陈莉羡慕地望着俩人,心里既有喜悦,又有酸楚。高兴的是他俩越好她和何伟的关系也就越增加了保险系数,心酸的是何伟越来越冷漠于她。
  
  翌日,赵雯匆匆吃了早点,去了王教授家。这是开业后第三次登王教授的家门了,她很敬重这位老师。
  一看歌谱王教授忍不住笑出了声,并找出了歌谱的底稿。
  “我也正想找你呢?”王教授透着爱怜。
  “原来晓明找的是您?”赵雯惊喜。
  “他可没跟我提你的名字。”王教授捋着稀疏的银发笑了笑。
  赵雯的脸上闪过红晕,低下了头。王教授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又用赞赏的口气说:“挺不错的一个小伙子,看得出他对你很在乎,这首歌也倾诉了他的一片真情。”
  “我们只是一般朋友。”赵雯有些难为情,不好意思正视王教授。
  “一般?”王教授怀疑的目光。
  “真的,您可别误会。”她仍没好意思抬头。
  “好,不说这个啦!”王教授怕她难为情便转了话题,“是想唱给我听听吧?”
  “嗯!”赵雯这才抬起头。
  赵雯先清唱了一遍,王教授认真地纠正了几处发音。第二遍是王教授用钢琴给她伴奏的,的确很动听。王教授说这首歌很可能走红,赵雯说她第一次演唱时一定请他去。
  赵雯许愿中午给魏刚母亲做春卷,加之老人家昨天喘得挺厉害,十点一过便离开了王教授家。路上,在菜市场买了春卷皮、豆芽、韭菜和胡萝卜,到魏刚家时还不到十一点。
  老人躺在床上身体显得很虚弱,只说了句闺女来啦便又闭上了眼睛。赵雯悄悄给魏刚打电话请他最好回来。老人昨晚一宿没怎么睡魏刚也很不放心,去服装店料理了一下正往回走呢。
  老人勉强支撑起身子,只吃了一个春卷喝了半碗稀饭便又躺下了。赵雯建议送老人去医院,魏刚点点头开始准备。
  老人把魏刚和赵雯叫到床前,用手指了指衣柜最下面的那个抽屉,魏刚取出个包裹,老人说她早都自己准备好了。赵雯打开看了看,衣裤、鞋帽、枕头、脚垫儿,还有一条绣着花和符号的布单。她的心不禁一阵恐惧和压抑,她知道这是什么,小时候奶奶咽气前她见过,奶奶咽气后穿的盖的就是这些东西,那单子好像是叫蒙帘被。
  “带上吧!”老人有气无力地说。
  “不!妈您甭想那么多!”魏刚的脸上也露出紧张的神色。
  赵雯把包裹重新系好,不安地望着老人和魏刚。魏刚却咬着嘴唇坚决地说:“放回去!”
  “听话,刚子,妈知道自己。”老人的声音很虚弱,示意他俩离她近些,然后攥着俩人的手。先是望着魏刚,“儿呀!能找这么个好媳妇,是你的福分。答应我,好好待她,到什么时候也不许委屈她。”
  魏刚的心里一下子沉重起来,望着老人那浑浊却含着希冀的目光,默默地点了下头。
  “你给我发誓,往后再也不许动手打人,就这一条。”老人的话音突然高了一些,“哪怕是别人刀架在你脖子上!”
  魏刚的眼眶湿润了,紧咬嘴唇默默地点头。老人又强调了一句:“我要你发誓!”
  “我发誓!”魏刚咕咚一声跪了下去。
  老人的嘴角含上了满意和放心的笑,用无力的手示意魏刚起来,然后把怜爱的目光投向赵雯。
  “闺女,他脾气不好,可心眼儿不坏。他发了誓就一定会做到,这辈子他是不敢欺负你啦,也不会惹事生非了。难得你这些天侍候我,我知足了,刚子有了你,我也就什么牵挂都没了。”说到这老人喘得更厉害了。
  “大娘,咱们去医院吧!”赵雯的眼里已含上了泪。
  “不,不急。”老人吃力地晃了晃头,“我想再跟你们说会儿话!”老人的声音已很低沉,并开始断断续续,“我恐怕、恐怕等不到你们结婚那、那天了。”
  “妈,您快甭这么说!”魏刚握着老人的一只手,声音哀怨。
  “大娘,您会好起来的!”赵雯的泪在眼眶里滚动,双手捧着老人的另一只手。
  “我多想听、听你、管我叫一声妈呀!”老人渴望的目光紧紧盯着赵雯。
  “您别说啦,您会等到的……”赵雯的泪水涌出了眼眶。她忙把头扭向一边,抽出一只手擦脸上的泪。
  “我知道,我等不到那天了。可我、我是多想、多想听你叫一声呀!”老人的手紧紧攥住了赵雯的手。
  赵雯的泪大颗大颗地落了下来,内心阵阵发酸发紧,但却是热乎乎的,她深深地感受到一种特殊的母爱。她把目光移到老人脸上,那是一张多么善良而又慈祥的脸啊!这些天老人真把她当成了儿媳妇,并说,这辈子就缺个闺女,往后会待她像亲闺女一样,赵雯对老人早已有了很深的亲近感。此刻,望着老人那双已有些呆滞却满是企盼的双眼,实在不忍心让老人失望,她也没有任何理由拒绝老人在弥留之际的这一小小请求。她的嘴唇在颤抖,心房也在剧烈地震颤。
  “闺女,”老人又有气无力地叫了一声,却把赵雯的手攥得更紧了。
  “嗯!”赵雯哽咽着,“我叫您,我现在就叫您!”说着伏在老人身上,清晰地叫了一声“妈!”然后便呜呜地哭了起来。
  老人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微笑,轻轻抚摸着赵雯的头,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妈——!”魏刚的泪再也无法控制了,跪在床前。
  老人嘴角动了动,但已说不出话来。
  “妈,您醒醒!”赵雯轻轻摇着老人的手,“我在叫您,您听到了吗?”
  老人已进入昏迷状态,俩人将她送到了最近的一家医院。
  抢救室里,医务人员紧张地忙碌着,所有的抢救措施和办法都使用了。下午四点老人睁了次眼,但已不能讲话。魏刚急得直给医生下跪,求人家一定用最好的药。晚七点左右老人的呼吸明显急促,脉搏变得很虚弱,手脚也凉了起来。医生说随时有咽气的可能,让他们准备后事。
  
  月亮宫餐厅临窗的桌旁,罗晓明六点就已坐在这里。他把晚报八版的报缝广告都看完了,仍不见赵雯回来,便无聊地翻看着菜谱。虽没约具体时间,可已过了六点半,她该回来了;时间已近七点仍不见赵雯的影子,他开始担心她出了什么麻烦事;随着三扎啤酒进了肚儿,仍无半点儿音讯,他便很有些沉不住气了。赵雯一定出了什么事儿!不然她不能失约。
  陈莉看在眼急在心,连呼了魏刚几次不见回音,打手机也没人接。她哪会想到,魏刚急着送母亲去医院,手包丢在了家里。见已快八点,她只好拉着罗晓明去了夜总会。
  一般情况下,赵雯七点以前就上班了,现已八点仍不见赵雯,何伟也很是不安。杨志鸣和方勇带了几位客人本打算让赵雯陪着吃饭,赵雯却始终没露面,杨志鸣已露出不愉快。还有几拨来夜总会的客人也在打听赵雯。见陈莉陪着罗晓明上来,何伟带着几分愠怒问:“她到底去哪了?”
  陈莉很觉得冤枉,当着罗晓明又不好顶撞,便忍着委屈说:“早上走的时候,说是去王教授家。”
  何伟从自己的包里找出王教授家的电话号码,王教授电话里说上午十点多就走了,好像是说去一个朋友家吃午饭。何伟立即想到了魏刚,又是呼又是打电话,自然是联系不上。于是给弟弟打电话要了魏刚家的地址,让韩军开车去找,自然也是撞锁而回。急得何伟成了热锅上的蚂蚁,恨不得能找谁吵一架。
  赵雯没露面,大厅的客人渐渐露出不满,甚至有人开始起哄。也有人说是专为听赵雯的歌来的,赵雯不唱他们不买单。陈莉和林芳不停地向人家做着解释和安抚。杨志鸣从餐厅上来后又已问过几次,方勇对何伟说杨志鸣是特意请朋友来见赵雯的,千万别让他丢了面儿。何伟的心里那个急就甭提了。
  罗晓明默默地喝着啤酒,不时地把目光投向门口。几位歌手唱了什么歌,乐队奏的是什么曲,他全然不知,更无心去看模特和舞蹈演员们的表演。随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他的心也越来越沉。陈莉和林芳的劝慰对他已是种折磨,他宁愿默默地等待。
  大厅的客人并不少,却没了往日的热烈气氛,十点已过,鲜花只卖出去十几束,花篮竟一个没动,果盘酒水走得也明显减少。仅仅是因为少了赵雯。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