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花自飘零>花自飘零(连载十三)

花自飘零(连载十三)

作品名称:花自飘零      作者:赵兴华      发布时间:2012-08-22 01:04:38      字数:4935

  赵雯觉得心里暖暖的,似乎听到了春天的脚步,梦的脚步。几天后的一个傍晚,魏刚开着他的红夏利独自来到月亮宫。韩军亲自把他带进一个小包间,笑容可掬地问:“刚哥,怎么就您自己?”
  “我请赵雯她们姐几个吃饭。”魏刚面带倦色,心境不是很好。
  “我派人去叫她们。”韩军转身出去。
  最先进来的是赵雯,见他气色不太好,关切地问:“魏哥,是不是病了?”
  “没事儿,只是有点累。”他苦笑了一下。
  这时,林芳和豆豆挽着手进来,向魏刚问好坐下。陈莉和玲玲随后也到了,玲玲抢着坐在了魏刚身边。待大家坐定之后,魏刚依旧把菜谱递给陈莉。
  “喜欢什么就点吧。”
  陈莉见魏刚的情绪不似以往,只点了两个家常菜。玲玲自然也没点她最爱吃的螃蟹,换了个软炸里脊,显然有意识给魏刚省钱。林芳还是糖醋鱼,豆豆依旧是两样素菜。
  “魏哥点吧,今天我请客!”赵雯大方地把菜谱递向魏刚。
  “哪能让你请,这不是骂我吗?”魏刚郑重地说,“还是我请!”
  “不!说什么也得我请,要不这顿饭我不吃!”赵雯态度坚决。
  “得了,你俩就甭争了,回头二一添作五,各掏一半!”陈莉打断了二人的争执。
  赵雯便又点了两个菜,魏刚要了个小扁瓶的二锅头。菜没上齐魏刚便独自喝了起来,赵雯关切地给他的盘儿里搛了些菜。
  玲玲见魏刚情绪不高,要了听啤酒陪他喝,随便而亲近地笑着问:“谁让你不痛快啦?”
  “没事儿。”魏刚语气很淡。
  林芳和豆豆也都关切地望着他,通过几次接触,对他已没了恐惧感,觉得他并不坏。林芳以为他还为圣诞那天的事别扭,便安慰道:“魏哥,别心里别扭了,那天的事儿又不怨你。”
  “不是。我没那么小心眼儿,这段儿时间我老娘身体不好。”其实,他心里也着实为那天的事窝火,主要是何伟的态度伤了他。
  “什么病?严重不?”赵雯关切地问。
  “老病,天一凉就犯。”魏刚点燃支烟深吸了一口,“是肺心病,去不了根儿,今年比往年犯得厉害。”
  “送医院啦?”赵雯又问。
  “去是去啦。”魏刚叹了口气,“人家让住院,可她就是不住,我就是为这个着急。”
  “多劝劝老人家。”赵雯又给他搛过菜去。
  “没用,一劝就跟我急。”他一脸的无奈。
  魏刚很理解老娘的心思,一是舍不得花钱,现在没有公费医疗的人有几个住得起医院;二是也不想治,早一天合眼,早一天让他娶上媳妇。魏刚不放心老娘一个人在家,把酒喝完便起身告辞。赵雯坚持不让他结帐,他见没多少钱,也就没再争。
  “那就让你破费了,等我老娘好点儿了我再请你们。”
  “魏哥你太客气了。”赵雯尽量说得很随便。
  魏刚上车之后望了望姐儿几个,摇下车窗似乎想说什么,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赵雯心细,走过去轻声问:“魏哥,是不是有什么事儿?”
  魏刚又看了眼赵雯,叹气摇头不语。赵雯便对姐儿几个说:“你们先回去吧,我跟魏哥说点儿事儿。”说完她打开车门上了副座,诚恳地望着魏刚又问:“魏哥,是不是有啥难事儿?”
  “唉……”魏刚欲言又止。
  “别把我当外人儿。”她期待着。
  “好吧!我跟你说。”魏刚长吁了口气,“你是知道的,我只有老娘这一个亲人。这次她病得很重,医院不住,连药都懒得吃。总是说,最放心不下的是我没娶上媳妇,死也闭不上眼。我真觉得对不住她,没让她省过一天的心!”他的语气低沉下去。
  赵雯听到这里,也难免心里发酸。于是同情地说:“那您就找一个吧,就算是为了老人。”
  “我担心她等不及了,这些天总说梦见我老爹,还说老爹怪她。我听了心里真难受,恨不得立马给她带回家一个。可是……唉!这次来找你们,是想让你们谁去帮我个忙,跟我去家里一趟骗骗老娘。可一见到你们却又张不开口了,怕太委屈你们,也怕让老娘识破了更伤心!”
  赵雯明白了他的心思,并为他的孝心感动,她真想去帮这个忙,可想到玲玲一直对他有好感,话到嘴边便又改了口。
  “魏哥,我看玲玲行。”
  魏刚摇头叹息道:“我也想过,可她性子太外露,嘴又没个把门儿的,我老娘不会喜欢。”
  “那你看谁行?”赵雯试探着问。
  魏刚沉思片刻,又叹息道:“人家陈莉是经理,又有伟哥那层关系,不合适。林芳年龄太显小,豆豆又过蔫了。唉!”
  “您看我行吗?”赵雯认真地望着他,终于红着脸说出了口。
  魏刚很觉意外。赵雯的确再合适不过,但怕她不乐意,他并未敢奢望。见她主动说出,马上喜出望外:“行,太行啦!”转而又显出不安,“只是太委屈你了。”
  “这有什么委屈?我只是怕我做不像。”她不好意思地垂下了头。
  “那就委屈你了。”他带着歉意。
  于是俩人商定,赵雯明早去魏刚家。老人要问就说是她来北京做生意赔了本,后在他的店里打工,时间一久俩人便好上了。临分手魏刚又十分感动地说:“打今儿个起,你就是我的亲妹子!别的我什么也不说啦!”
  
  次日上午九点半,魏刚准时来接赵雯。
  赵雯穿得格外朴素,围了条城市姑娘十年前就不围了的围巾,一双布棉鞋,连口红都没涂。揣手站在刺骨的寒风中,活脱个村妞儿。
  “冻坏了吧?快上车!”魏刚既感动又心疼,“干嘛出来这么早?”
  魏刚家住的是两室一厅的楼房,这是前年他父亲单位照顾他们娘俩的。家具很一般,房间虽经过了收拾,还是显得零乱。赵雯跟在魏刚身后,拎着水果食品忐忑不安地进了老人的房间。魏刚挺不自然地介绍之后,赵雯轻轻叫了声大娘。
  老人看上去也就六十出头,正半躺半倚在床上,见他俩进去,忙吃力地坐直了身子。先是用怀疑的目光审视赵雯,然后亲切而又慈祥地笑了笑把手伸向赵雯。
  “闺女,快过来,让大娘瞧瞧。”
  赵雯的紧张感和陌生感顿然被老人的和蔼慈祥淡化了,忙上前把双手伸给老人。
  “大娘,昨天我才知道您病了。他一直没跟我说,您不会怪我吧?”
  “不怪,不怪,我哪舍得呀!看看,长得多俊!今年多大啦?”
  “二十五。”平生第一次说谎,赵雯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比刚子小十岁,委屈你啦!”说着,老人转向魏刚严肃地说,“改改你那倔脾气,欺负她可不行!”
  “我知道。”魏刚乖顺地站在一旁,连连点头。
  “你先陪着大娘,让大娘吃点水果,我把屋子收拾一下。”赵雯怕话多了露馅儿,想脱身。当他称呼魏刚“你”时,还挺别扭。
  她熟练地拖地板擦桌椅,还把撤下来的桌布窗帘连同娘俩换下来的衣服放人了洗衣机。尔后,开始择菜洗菜,菜切好衣物也洗净甩干了。晾好衣物后淘米下锅,然后打了盆温水给老人洗净了脸和手。几个菜炒好,焖的米饭也熟了,端上饭菜后,她又很麻利地做了个西红柿蛋汤。老人家见她如此勤快和利索,悄悄对魏刚说:“看得出是个勤快人儿。”
  老人心里高兴,精神也好了。魏刚见母亲吃得比往日多得多,也很是欣慰。饭后赵雯要去刷锅洗碗,魏刚实在不忍了。
  “你歇会儿,陪我妈说说话儿。”
  赵雯也就没再坚持,坐在老人身边开始劝老人。
  “您还是住院吧,算我求您。您别心疼钱,花了咱再挣,也省得他总着急上火。”
  “大娘听你的。”老人疼爱地攥住赵雯的手,“眼瞅着就过年了,过了年就去。跟你们一起吃顿饺子,我的心也就踏实啦!”
  赵雯看得出老人还有些不放心,便爽快地说:“我给家去了信,告诉家里不回锦州啦,肯定跟您一起吃年夜饭。”
  老人放心地笑了。魏刚的心里也高兴得阵阵发热,特意给赵雯削了个苹果。赵雯接过后用刀分成三块,她,魏刚和老人一人一块。仨人都愉快地咬了一口,细细咀嚼起来,都觉得这口苹果格外地香甜。
  自此以后,赵雯每天都去魏刚家照顾老人,有时半天儿,有时一整天。陈莉对她不似初来时那么关心,也无心过问她整天出去忙什么。玲玲和豆豆回了锦州,林芳白天总被李海文接走,所以她的行踪并没让人们太留意。只是韩军看到魏刚有两次接送赵雯,又知道何伟把赵雯看得很重,于是告诉了何伟。韩军一直希望何伟倾心赵雯,若是那样,他对陈莉的暗恋才有希望。
  
  连续几天没见赵雯吃工作餐,何伟正心里纳闷儿,听了韩军的话甚为不安。圣诞节过后魏刚只匆匆来此吃过一顿饭,也没去夜总会,他多少松了口气。谁知,赵雯竟又和他搅在一起了。他深知魏刚其人,人虽仗义但性情暴烈,可谓天不怕地不怕,又结交了一群亡命之徒,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论在黑道上走他自愧不如,他实在不明白赵雯为什么偏偏和魏刚走得这么近?不行!必须得阻止她往里陷。
  这天,赵雯回来的比往日早,韩军叫住她说何伟在办公室等她。她进去时何伟正闷头抽烟,脸上显然没有了往日的和蔼与亲热。
  “你和魏刚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开门见山地问。
  “我和他?很正常呀!”她很平静。
  他又点着了一支烟,心烦的时候他总是一支接一支地吸,语气和表情也更加严肃了。
  “我不反对你交朋友,你交的越多,对咱们的生意越有利。可你不该跟他走得这么近,你意识不到这样下去的严重后果!”
  赵雯知道何伟误会了她和魏刚的关系,于是坦然地解释道:“老板,我和魏哥真的很正常,他和我都不会往那方面想,真的!他只是把我当个妹妹看。”
  “你太天真!太幼稚!太单纯了!”何伟焦虑不安地摇着头,“鬼才相信他把你当妹妹,无非是让你放松警惕,现在男女之间的名堂多啦!认女儿,认妹妹,甚至还有认孙女的,无非是掩人耳目。究竟是什么关系?谁心里不明镜儿似的!”
  赵雯一听,心里特别扭,甚至有种受污辱的感觉,于是很郑重地为自己也为魏刚做着开脱:“别人也许是那样,可我和魏哥绝对清清白白。我也可以发誓,我们会永远的清清白白!不信,你也可以去问魏哥。”
  “甭介!”何伟不想去招惹魏刚,忙打断赵雯的话,“咱哪说哪了,我只是想给你提个醒儿,并不是不相信你。”
  其实,他心里也知道赵雯根本不可能喜欢上魏刚,担心的是魏刚缠上她。见赵雯不语,他的语气缓和了一些。
  “赵雯,你还年轻,眼光应该放远点儿。既然是为了挣钱出来,就千万不要跟谁谈什么感情,在这种场合也根本不可能谈出真情实感!来的人不过是花钱买个乐儿,缺了心眼儿的人才在这花天酒地里玩儿真的。你就是真喜欢上人家,人家也未必相信,会以为你喜欢的是他的钱而不是他的人。”
  他望了望赵雯,见赵雯低头不语,又道:“别看他们整天恨不能把你捧上天,内心深处并不在乎你,也根本看不起你,都不过是逢场作戏。记住我的话,到什么时候你都不能头脑发热,哪怕给你许下金山银山你也甭信。要学阿庆嫂那一套才是,‘来的都是客,全凭嘴一张’。况且,阿庆嫂那时还有一股儿新四军,咱这却没有。也别指望有什么救世主,这里只能在心里默唱国际歌。什么汽车啦,洋房啦,找工作啦,送你上学啦,通通的是诱饵!一旦他们达到了目的,也就是说得到了你,你就会在他们眼里变得一钱不值!”
  赵雯听得有点儿似云似雾,她从没想过这么多,有些不知所措。何伟也不管她听进与否都是要说的,口气则和缓了许多。
  “我看得出你有自尊自爱,也相信你能出污泥而不染。从朋友的角度,我不希望你轻信别人,从老板的角度,我也不希望你被某个人占有。坦率地说,我这样奉劝你,也有我的私心,我也考虑到了自己的经济利益。记住我的话,绝不能为了一棵小树失去一片森林,哪怕是为一棵大树,也是不值的。不知道你是否理解了?”
  赵雯对他的话依然似懂非懂,但知道他是善意的,于是默默地点了点头。何伟给她沏了杯水,她礼貌地起身接过。何伟望着她诚恳又坦荡地继续说道:“人们喜欢你是无可厚非的,谁都有这个权利。我也不隐瞒对你的喜欢,但我是个生意人,不可能不顾生意整天想着追求你,除非我不做生意了。我千方百计地向别人推销你,希望所有的人都迷恋你,无非是让他们把口袋儿里的银子往这扔。可我始终又提心吊胆,生怕哪块料独吞了你,我也是男人,也有占有欲和征服欲,但我又不能对你有半点非分之想。不知道你能不能理解?”
  赵雯的心有些乱了,有点理解又不完全理解,她的内心世界还没有那么复杂的思维。只是觉得何伟的话虽有很浓的商人味,但也流露了令她有些难为情的那层话意。她愣了一会儿之后,还是下意识地点点头,诚恳地说:“您是我遇到的最好的老板,您对我很器重很关照,也让我挣了很多钱,我一定努力去做,争取不让您失望。魏哥那里您不必担心,他只是求我帮他个忙。”具体帮什么忙她没说。
  “我相信你。往后别总出去,晚上缺觉白天应多休息才是。”
  “谢谢老板!”
  俩人的谈话结束了。何伟觉得心情好了许多,赵雯的心情却显得有些沉重了。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