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花自飘零>花自飘零(连载十)

花自飘零(连载十)

作品名称:花自飘零      作者:赵兴华      发布时间:2011-12-12 10:39:16      字数:4567

  转瞬,重新开业已有月余。
  餐厅和夜总会的生意都格外的火爆,总流水也稳定在三万左右。何伟言而有信,发工资时每人都上浮了百分之三十。韩军、陈莉和赵雯的基本工资都达到了两千八,工资最低的洗碗工也达到了五百,没有谁不知足。何伟很大方,奖金也没少发,赵雯两千,韩军和陈莉各一千五,林芳、小强一千,其他人八百、五百、三百不等。最低的洗碗工每人也得了二百。奖金发放学资本家的红包制,彼此谁也不知道更不许问。若是被别人知道了,下月的红包便被取消。何伟说话算话,半年前就惩罚过几个。
  这个月,赵雯的工资、奖金、再加上平时的提成,总数达到了七千多,简直如做梦一样。给家里寄去了三千元,余下的存了银行。她很高兴,庆幸北京来对了,庆幸自己能在月亮宫立足并遇上了一个好老板。她似乎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内心总有种绝处逢生的喜悦和激动,压力也自然减轻了许多。常常暗忖,北京就是不同百公里外的天津,更胜过千里之外的东北。无论土生土长的北京人,或是后来的五湖四海之人,在这各方面都是中心的地方,境界就是高。环境决定人,也可以改变人。在这里挣钱都比别的地方容易,怪不得天南地北的人都撒着欢往这里云集。最让她欣慰的是,相识的人都对她很尊重很爱护很体谅也很关心。都说同行是冤家,可主持和那几名歌手从不嫉妒排斥她,既像星星捧月似地烘托她又像花瓣护蕊一样呵护着她。还有那些服务员,音响师,模特和乐师,不管年龄大小都亲切地叫她一声“雯姐”,透着怜爱和近乎。起初她还不好意思,慢慢也就习惯了这一爱称。
  她也常像过电影一样品味评价那些常出现在“镜头”里的人物。那位杨总每一次亮相便高喊,“闺女,干爹看你来啦!”每周至少来一次,从他身上你可以知道什么是腰缠万贯。方勇曾告诉玲玲,他那双棕色皮鞋就花了八千八,打火机一万五,戒指十几万,手表三十多万。真不知他哪来的这么多钱,每次来至少花个五、六千,还说这里消费低。何老板只从心里服他一个人,曾对她说过,这位杨总若在美国,不是参议员也是众议员。对他总是亲自迎送,还陪着喝酒,很少见何老板对别人如此。还有他那酒量,大得吓人,武松转世也未必喝得过他,武松在景阳岗若不是遇到那吊睛白额大虫,肯定得醉卧青石板。可是这位杨总每次进门就开喝,无论喝多少愣没见他醉过,而且越喝得多越是逞能开车,他说警察拿他没辙。一次警察用仪器测他,要扣他的车本,他说人家的仪器是伪劣的,不准。他一口气说出了《三国演义》中的五十几个人物,并把《水浒》一百单八将的别号一一背出,以示他的清醒,还说要有丁点儿错就心甘情愿地受罚,把警察都给逗乐了。他的本事也大,前几天,何老板去密云水库钓鱼,回来时超速被扣了本儿,他一个电话,人家连夜送了过来。听说他要在密云县投资一个上千万元的养殖基地,县太爷都把他奉为上宾。还有他那几个保镖,听说都是武警部队下来的武林高手,有的还在全国散打比赛中拿过名次。他要是在这玩儿一宿,人家就得在外面守一夜,市长出来也未必有这样的派头。
  她也时常琢磨那个魏刚。人虽粗些可心并不坏,吃了那顿饭后又来过夜总会两次。从没见他唱歌或是跳舞,他从不请她喝酒,每次只给她要杯饮料,或让别人替他献上鲜花。他总是默默地喝着啤酒,静静地听她唱歌,若不是她主动和他聊几句,话都很少。陈莉和玲玲说他像黑社会老大,她倒觉得他更像是杀富济贫的绿林头领。大黑说他出手特大方,弟弟二黑结婚,他随了两万的份子,就因他不在的那两年大黑和二黑替他照顾着老娘。亮子的妹妹在婆婆家因没生儿子,百般受气,亮子没太上心,他却去了人家大吼一顿,吓得那家人租了辆桑塔那接回了亮子的妹妹。他总把何老板这个“大哥”和他这几个“妹子”挂在嘴边儿上,他那帮好惹事的兄弟在月亮宫还真服服帖帖。不可思议的却是何老板对他不太感冒儿,曾提醒她说,对魏刚这种人最好是敬而远之,省得惹出麻烦。她并没太在意,因为魏刚待她很好,连句玩笑话都没开过,真不知何老板操的是哪门子心。她倒觉得他更像个大哥哥,已随着姐儿几个也称呼他“魏哥”了。陈莉曾说过,玲玲大概是喜欢上他了,独自去过他的服装店。
  还有那个李海文,整天神神秘秘的让人摸不透。他对这里的生意很上心,没少往这拉客人。常见他与何老板在办公室或是包厢里边下围棋边密谈,也许如陈莉所说这有他的股份。也不知他是个多大的官,总有人请他,说话还总爱带着“啊啊”的官腔,手也像领导人那样爱挥来挥去。只有对女孩子才是温温柔柔,甜甜蜜蜜的。他每次来都让林芳进包房,看得出林芳和他的关系很密切,林芳话里话外含着爱慕之情。每次他都让林芳把她叫进包房唱两首,自然有人替他付小费,若是在大厅必让人抬上个花篮。他有时也请她合唱,尽管他唱得很一般,时不时地还跑调儿。他的优点是烟酒不沾,只喝好茶,吧台有何老板特意给他准备的茉莉花茶。
  她想得最多、品味最深的当数罗晓明。她并没有因他是唯一骑自行车来的客人而低看他,每次都把他送出大门,待他骑出很远才回来。何老板说像他那样的穷书生大都是感情骗子,没必要走得太近,她始终没往心里去。她喜欢他的潇洒风度,喜欢他的博学多才,喜欢他的青春激情,还有他那动情的歌声。那首《故乡的云》他竟唱得让她含上了泪。她想尽一切办法拒绝了别人外出吃饭或是郊游的邀请,唯独很爽快地答应了他。
  那是个晴朗的星期天,他骑车来接她,从罗道庄桥沿京密引水渠北上边走边聊。他给她讲传奇的玲珑塔和专供中南海的六郎庄水稻。见他额头冒了汗,她轻轻地为他擦拭,还骑车带了他一段。长廊漫步,他又给她讲了许多画里的故事。在佛香阁还告诉她,万寿山原本是个小土丘,挖昆明湖的土堆成了如今的样子。湖面荡舟时,他给她吟诵了他写的赞颂颐和园的诗词,也给她讲了许多他自己的故事。她进一步了解了他,没有了陌生感和距离感。临分手,他深情地望着她说:“以后叫我晓明好吗?”
  她默默地含笑点头,轻轻“哎”了一声。
  “我叫你雯雯?”他亲热地说。
  “行。”她又点头答应。
  “我们一定会成为很好的朋友!”他自信道。
  “我也希望那样。”她的脸有些红了。
  几天后的下午,罗晓明在月亮宫组织了一次文学笔会。当那些很有名气的作家和罗晓明很随便地称兄道弟时,赵雯对罗晓明又增添了许多敬慕。重新开业以来,何伟总像个打了胜仗的指挥员,生意的兴隆证明了他的战略决策和战术决定都无比的英明正确。装修的巨资投入,赵雯的大胆使用,虽有豪赌一把的味道,但他觉得值。由赵雯这一赌注或筹码进而想到了古时候的花木兰、穆桂英等叱咤风云的女将。他的脸上总挂着运筹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的自豪与骄傲,在商战之中就得有点大将风度,也需要冒险精神。
  从天而降的赵雯,给他的月亮宫带来了起死回生的魔力,这里也很快成了人们挥霍摆谱的地方,起着哄地向这涌,大把大把地甩下钞票。临走,还带着万分的豪爽说,值!在这扔钱不冤。人们为能听赵雯的歌或是和她聊聊天跳跳舞,感到有种其乐无穷的享受。在她面前,老一些的似乎焕发了青春,嫩一点的一下子成熟起来,刻薄挑剔的变得宽容大度,粗俗刁蛮之人也学着温文尔雅了。就连顶难对付的衙门口的人,也都立马放下了高高在上的架子随和了许多。整个月亮宫忽然间往上窜了几个档次,何伟的脖梗子也明显硬了许多,走起路来挺胸抬头,说出话来掷地有声,原来抽万宝路,而今改成大中华。“英姿勃发,羽扇纶巾”,他喜欢周公谨的狂傲,自然也有娱乐圈里舍我其谁的豪迈。
  然而,他又很懂得居安思危的道理,几次与李海文密谈都流露了他的隐忧。李海文也认为不可让赵雯过多过深地接触各色人等,不怕人偷人抢就怕有人惦记上。此刻的赵雯就像一朵刚绽开的花朵,绚丽多彩,清香四溢。人们挤在她的四周驻足欣赏,留连忘返。喜欢,又不忍或不敢去碰它。然而,终会有人伸出手采摘的,它也迟早会有凋谢之时。所以,何伟既要不择手段地阻止人们对它的损伤或摘走独享,也要千方百计地随时给它补充必需的养分,尽可能地使它开得长久,以维持他的月亮宫长盛不衰。比起装修花的银两,赵雯的价值更胜一筹,他要充分利用她这无形资产获取更多的价值。
  他也时常处于难以解脱的矛盾之中。深知人们为之倾倒的不仅仅是她的美貌和动人的歌声,她那颗纯净而又善良的心更能征服那些男人。能经常光顾这种高消费场合的,绝非无能平庸之人,或是被人请的掌握实权的官员,或是为了尽情享受的一代新贵,或是为赶时髦寻找刺激的有成就者。李海文,杨志鸣,魏刚,罗晓明……哪个不是聪明绝伦,胆识过人,才智超群?何伟常常观察揣摩这里的来客,那眼神,那气质,那相貌,那言谈举止乃至一举手一投足,无不透着机警与智慧。这就是人们常说的“人精”,个个长了毛比猴还精。试想,哪个只靠每月正常领饷的人敢出入这等场所?来这里得有雄厚的经济基础!谁都知道在这里可以享受可以炫耀可以谈成买卖可以找到刺激,还可以寻求夫妻生活以外的艳遇。然而,纵有千般万般的美妙,没本事获取钱权的人是无缘享用的。
  这也正是何伟所顾虑和担忧的,好汉怎能对付得了群狼?无论哪一位只要往前一伸手,就有可能把赵雯从他身边夺走。倘若几个人都伸出了手或是蜂拥而上,又如何抵挡得住?他能做的只是尽力阻止这一幕不要发生或是晚些发生。况且,他在做护花卫士的同时,又何尝没有采撷之心!他也是个从脑部神经到身体各个部位都很正常的人,面对天天见面的赵雯,他岂能不动男女之心?岂能不想近水楼台先得月?若不是考虑到生意,又怎能容得下他人对赵雯的殷勤和爱慕?甚至还要想尽一切办法将她往别人怀里推。他希望她吸引别人却又怕别人靠她太近,更怕她被别人吸引。他所付出的努力和承受的重压,绝不亚于卫星发射中心的工程技术人员,他们只是精确的机械计算,为的是让遨游宇宙的卫星运行在地球引力和卫星飞转的离心力相等的空间。他何伟不仅要精心计算,还得绞尽脑汁地斗智斗勇斗法拼实力。所以,这种矛盾的痛苦是旁人理解不了也体会不到的。
  他把所有来此的客人都看成了对手和敌人,是他从对赵雯产生了在他认为是不该产生的那种莫名其妙的情愫开始的。短短的一个多月,他对赵雯加深了解的同时也逐渐喜欢起了她,觉得她的魅力可以让所有男人忘乎所以。为了医治父亲的病,她放弃了自己的理想和追求忍辱负重地出来挣钱,为了省些钱,她连洗头水和香皂都捡最便宜的,给家里打电话也舍不得多说几句。从没见她买过零嘴儿,除了演出服几乎没有替换的衣服,上街连个皮包都没有,手里总提个塑料袋儿,这恐怕在乡下的女孩儿里也不多见。可她又不把钱看的过重,多次谢绝了人家的小费和馈赠。上次豆豆丢了钱包,她把当晚的提成都塞给了豆豆。店门前每次来了乞讨者,她多少都给点儿。听说陆军总院收了位得了怪病的小姑娘,她悄悄寄去了三百元。街道干部动员何伟赞助希望工程,她在何伟赞助的一千元里又加了六百。其他歌手鲜花得的少,她经常悄悄地让服务员把她得的送给她们,为的是让她们的面子好看,也可让她们交回吧台拿点提成。在何伟的眼里她简直不是凡人,总怀疑自己遇到她是在梦里。那个女秘书就很美,可心里却歹毒龌龊极了。赵雯的确是外在的内在的都美,拿她和陈莉一比较,便清楚地看到了陈莉的美中不足,以前只是不过多地挑剔罢了。坦率地说,他开始有意无意地疏远了陈莉,尤其是当着赵雯的面儿。陈莉几次提出和他睡一宿都被他拒绝了,不知为什么,他不想让赵雯知道他和陈莉的那层关系。于是也不可避免地埋下了一种危险。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