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相思草>第二十四章 好像少了半边天

第二十四章 好像少了半边天

作品名称:相思草      作者:柴瑞林      发布时间:2014-12-12 12:56:30      字数:4203


  原来定的春日到野外写生、放歌、写诗著文、体育别样活动的计划没有实现。当然,这只是对李加禾来说的。他不和大家一起去,因为他对大家说的,特别是对刘春说过的要在春的光华里,在那美好的景致里边,把刘春画进去,成为一幅他胸中早有的《留春永驻图》,可他不想画了,他胸中的春天没有了,只有秋,因为“协会”里的人再不希望老表达秋,老画黄菊了。
  大家都去了,没有李加禾,没有姑姑,好像少了半边天,春的光华仿佛被他俩的冰冷抽取了温热,再热和不起来,所以大家的收获虽有,也不算很丰富。
  大家对这两个老人的变化十分惊讶,渐渐的开始怨气。他们为什么这样呢?
  刘丽丽对王建设说:“姑姑想回北京去。”
  “你同意了?”王建设一眼盯着刘丽丽的眼睛,怕她说“已经同意了”。
  “没有,怎么会呢!”
  “就是嘛,为什么要回呢?”
  “我肚子里的孩子,这几天更活动了。”
  “我知道。”
  “姑姑看样子舍不下咱们,更舍不下……”
  “拖住姑姑不放。”
  “这大概是强人所难吧。”
  “她的思想慢慢会好的。”
  “她的生日快到了?”
  “对。”
  “我们好好给她办几桌,把‘协会’的人都请过来。”
  “是个法子,不知李老师会不会来。”
  “先请李老师,他不来,咱们就不办。”
  这件事就这么定下来了,夫妻俩除了忙公事就跑着请了李加禾。
  李加禾说:“你姑姑过生日请我,我肯定来,不为别的,为你为你姑姑对我的帮助也该来的。”
  刘丽丽笑着说:“我姑姑无儿女无家人,我不给她表示表示,她心中不好受呢!那一天打算把‘协会’的‘扬州八怪’都请过来。请你们都为我姑姑送一件礼物。”
  “肯定送!”李加禾抢着说,“这就去买。”
  刘丽丽摇摇头说:“买的礼物不要送,要精神方面的。”
  “比如一首诗、一幅画、一曲歌……”
  “对,正是。”刘丽丽乐了。
  李加禾的神色黯淡了说:“本来我有好礼物,可现在……”
  “现在就不会那么去做了?”
  李加禾说画是要送她的。
  “只要你来,送的东西对你不过高要求,没有可以放过。”刘丽丽藏住心中的不快却笑了笑。
  刘丽丽看到李加禾没有和姑姑,恢复以前那无间的情感的意思了,就失望地愣了。
  李加禾淡淡地说:“听说你姑姑几个月作了不少的画,还练着书法?”
  “对的,也在著文。”
  “写长的?”
  “写一个反映生活的长篇,也许是写她的一生。只可惜写到后边就要断了。”
  “断了?”
  “没有她心中的生活,是难写下去的。”
  李加禾对刘春产生了同情。他希望她好,希望她能找到生活中的知己。
  刘丽丽知道李加禾老师要来庆贺,就把过生日的事情定下来,忙着置办。
  刘春执意不要刘丽丽置办,苦于丽丽不听,只好由她去了。
  刘春的生日终于到了,就置办在金桥酒店里。大家都来了,围坐在一起。还来了李加禾的两个女儿和两个女婿,这是刘丽丽和姑姑没有想到的几个“贵宾”。
  刘春看到李玉和王点点,心中有些担心,怕他们在这里给她扫兴。可是,他们几个都满面春风,直喊姑姑不停。
  几个孩子都来了,李加禾提前也不知道,他心中也不踏实,他们来做什么?他们怎么知道?手中还提着礼包,里边装的什么,不会有事吧?
  李加禾变色离席,叫着小女儿李芹去了外边,李加禾不解地看着女儿说:“你们来做什么吗?”
  “我们来给姑姑庆贺生日。”
  “你姐也是?”
  “也是。”
  “在这地方不能儿戏。”
  李芹说:“爸爸,大姐对不住姑姑,也对不住你。大姐说的怀疑姑姑干的那几件事都是捏造的。”
  “什么?”李加禾张大了嘴巴,眼球都快蹦出来了。”
  李芹流着眼泪把当时情况全说了出来,还说,这些原委我打算那次离开之前就告诉爸爸,大姐盯着,没有空子,回去以后工作太忙,巧巧又住了院,所以就把事情拖了下来。现在对你全讲了。
  “她真的认识了?”
  “她认识了?爸爸还怀疑?”
  李加禾十分震惊,思想一片混乱。他心中叫着:“天呀,天呀——我李加禾哪里对不住上天了,生了这种可怕的女儿,还碰上了这种可怕的女婿。天呀,刘春呀,我对不住你呀!”李加禾呆了,眼珠子都不会动了。
  李芹急了,把分开五指的手在父亲的眼前绕着叫着:“爸爸,爸爸呀……爸爸,爸爸呀!”
  李加禾振作了一下,坐起来说:“我要撑着,这是你姑姑喜庆的日子。”他立起来,朝庭内慢慢走去,李芹在一旁陪着他。
  李加禾又坐下去,对面坐的刘春笑着向他点了点头,表示对他的来贺感激不已。李加禾说: “刘春啊,能不能随我出去一下?我有句话要向你说呢。”
  刘春跟着李加禾出来,她双手抱在胸前,显出不卑不亢的高雅神情看着李加禾问:“李老师,有话对我说?”
  “有话对你说,有很多话要对你说。”
  “很多话?”
  “对,有很多话,现在只对你说一句:我替我不懂事的大女儿李玉,和女婿王点点向你道歉。”
  刘春冷静而谦和地说:“这个嘛,没有必要说了,都过去了。”
  “不,有必要。”
  “是嘛!”刘春坐在椅子上,和李加禾面对面。
  “他们冲撞了你,使你受了伤害。他们现在也认识了,来向你庆贺生日,实际是道歉。大人不忌小人过,宽容了她吧。她们现在已搬出去住了,把我的东西都搬回来了,我自个过日子好几个月了,很轻松。多次想来找你谈心,不知你怎么想。”
  刘春站起来,握住李加禾地手说:“我明白了,不会忌恨的。”
  “您首先该谅解的是我李加禾了。”
  “对,只要有你,我不忌恨……”
  “后边的话不用说了,说了我心中难过。”
  “别说了,别说了,我们进去吧。”
  在里边跑着做事的王建设和刘丽丽,看到姑姑和李加禾在外边交谈,回来后都十分轻松,就把李加禾和刘春招呼在上座。大家都说这样好,餐桌上的气氛很快活跃起来,每个人的心都进入欢乐的庆贺之中。
  总管是夫子,他开始执行他的“章法”。
  他喊道:
  第一项:朗读赠给刘春姑姑的诗章。
  大家一阵拍手,丘小菊开始朗诵了:
  花月来时香满天,
  举杯相劝诗友前。
  一笑灵性通千古,
  更将毫笔绘奇缘。
  丘小菊温柔有加,她朗诵的诗十分委婉动人,大家拍手称佳。都说,好一个“一笑灵性通千古”,更有一句了不起的“更将毫笔绘奇缘”了。
  总管说:“请大家快静下来,让下一个人进行。”
  大家都说总管偏向小菊,不让大家好好给侃一侃。总管说,侃的时候多着呢。下边请黄越和林美来一支友谊舞曲。
  有人说,不能光来一曲吹或弹或拉,要跳呢,和林美一同跳,才叫过瘾呢。黄越说,我拉曲子林美跳呀,还不行吗?大家只好说先进行,看能不能“交差”。
  黄越演奏,林美优美的舞姿在小庭里展现开来。
  李加禾对刘春说,幸亏包了间房,放在大庭里还不行呢。刘春点点头说,真是的。
  曲子奏得优美动人,余音绕梁,林美旋转飘逸的舞姿把大家带到了仙境。大家都想立起来,在桌边跳动起来。
  这时候,刘丽丽对夫子说:“不对不对呀!”
  夫子回敬一句:“怎么不对?你能你去奏好了。”
  刘丽丽悄悄说:“黄越开什么玩笑,演奏的是梁祝呀!”
  “梁祝怎么啦,大惊小怪。”
  这一边音乐又变了,开始演奏“情人会”,林美的听力真好,舞姿配合得十分相宜,把每一个人的情感都融化到里边去了。
  音乐一停下来,大家都开始劝酒劝菜,总管说下边一项是讲故事,由我来进行。
  大家都很惊讶,在这里讲什么故事?原来并没有安排这一项活动。夫子的饺子破了,别人也没有办法。他正襟危坐下去说:“咱们今天在座的是‘金桥酒店’,这金桥酒店建立在金桥的旁边,车水马龙,煕煕攘攘,繁华非常,可是这金桥原来断过。在它还没建好的时候断过。”
  “为什么?”
  “怎么断的?”
  “这就奇了?”
  大家都很惊奇,打断了夫子的叙述。
  夫子说:“断的原因是人为的,不必多说,多数人都知道,可是后来续起来了,就是现在这美好的景象。”
  大家都叫起来,说夫子在搪塞,就因为是个总管,耍特权,蒙混过关。夫子叫起来说:“你们难道没听过桥断再续的故事吗?”
  大家明白过来了,都暗暗观察着李加禾和刘春的表情。他们极力装作听不懂,说着话,和大家劝菜对酒。
  夫子又开始说话了:“下边一项,正式敬酒。首先是李加禾老师向姑姑敬酒三杯,而后是姑姑向李老师回敬三杯。”
  “这叫什么?应该是大家都给姑姑敬酒好不好?”黄越叫道。
  夫子说:“前边都给姑姑敬了,下边就要他们俩互敬。”
  黄越还要叫嚷,林美悄悄在他的耳朵上说了几句,他也和夫子一同朝两个老的“进攻”了。
  李加禾和刘春都很拘束,拗不过几个青年人的谣吵,只好按要求进行。事情完了,心中都叫苦说:“我的天呀!”
  另一张餐桌上的李玉夫妇、李芹夫妇也来敬酒,后边又有“扬州八怪”的一些新成员,“光棍协会”的新成员,盈盈的敬酒把李加禾和刘春灌得面红耳赤的,可是他们的心中却活跃、兴奋起来,话也随着多起来。
  这一拨人敬完酒,退下去了,夫子说:“下一项是馈赠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