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双生婚居>第十五章 忏悔

第十五章 忏悔

作品名称:双生婚居      作者:韦玉溪      发布时间:2014-06-24 22:07:50      字数:3226

  如梭现在下班就泡酒吧,离婚官司一茬接一茬,原因徐家不停败诉,杰杰还小,法官只能判孩子随妈妈,徐家自然不服上诉,再判再上诉,一晃杰杰都要读幼儿园了,还没定跟谁家,离婚也一直悬着,这些年他们达成默契,杰杰一个礼拜住徐家,一个礼拜住施家,两家人除了杰杰,鲜少有笑脸。
  夏周大学已经毕业,应聘到一个跨国公司设备部门,他最大心愿就是爸爸妈妈能够复合,因为这些年他们都没有找的意思,夏周知道他们都牵挂对方,只是牵涉太多事情,不允许他们团圆,他每天下班先去妈妈那里,和她聊一些家长里短,周艳总在每个月初关照儿子帮他爸屋里该换的换掉,该洗的洗掉,夏周打趣说你那么不放心,去整理一下不就好了吗?周艳咬牙切齿:“要不是夏菊花母女一直穿针引线我们会这样,这辈子和她们没完。”
  夏周一直觉得妈妈不是胡搅蛮缠女人,怎么会和阿婆阿爸就合不上来,也许真像书上说的,前世就结怨,他一直找机会打开缺口,可一年又一年,还是没有办法,这天他又拨通如梭电话,因为听夏菊花说表哥一直泡酒吧,也不像以前做做家务和她聊聊天。
  夏菊花看儿子最近越来越颓废,心里那个焦急无法言喻,不过儿子大了,什么事都不和她说,没办法只好托夏周去关心关心如梭,夏周也心疼表哥,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小时候夏周非常矮小,班级里男孩子一直欺负他,如梭比夏周高三级,所以只要听到夏周被谁欺负必定去讨回来,为此不知道受了老师多少罚骂,这也促成他们无话不谈,比亲兄弟还亲关系。
  “阿哥,最近还好吗?”夏周每次都用的开场白。
  “老样子,你怎么样啊!不小了,该考虑女朋友事情了。”如梭关心夏周。
  “呵呵,看看你们我还敢找啊!你和姐姐有没有复合可能。”夏周比较关心这事,这也是表哥颓废原因。
  “复什么合,结婚一年,官司三年,婚姻啊!真不是两个人相爱那么简单,你可要擦亮眼睛,别像你阿哥,搞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如梭有气无力。
  “哥你还年轻,别将自己搞得像七八十岁老夫子,人生本来就是一劫连一劫,心态最重要。”夏周劝导。
  “嗯,我会振作起来的,你也抓紧啊!”如梭挂断电话,又到酒吧买醉去了,夏周也长长叹了口气,他不是如梭,他无法理解如梭痛苦,所以他也不知道如何劝解,唉。
  夏周回到家里,夏阿婆笑眯眯的帮他洗脸水打好:“夏周侬到侬娘那里去的啊!”
  “嗯,妈妈一个人怪冷清的。”夏周挂好毛巾。
  “都是阿婆不好,要不侬们三口人多好。”夏阿婆这几年一直内疚。
  “不怪你,妈妈太不孝了,放我头上也会和爸爸一样。”夏周安慰阿婆。
  “唉,侬娘这样我们也有责任,人家都讲一个碗不想,两个碗咣当。”夏阿婆依旧内疚。
  “好啦!过两年给你领个漂亮孙媳妇就不会冷清了。”夏周故意调节气氛。
  “吓死掉我了,侬看侬阿哥,这几年闹死掉了,夏周侬要找就养两个小孩。”夏阿婆心有余悸。
  “阿婆你放心,我不是生一个,生一打十二个,到时谁家也不要姓,哈哈哈。”夏周大笑。
  周艳自从离婚后就在镇上买了一百多平米大房,搞了一个豪华装修,不过她越来越感觉这就是一个豪华坟墓,家里除了她没一个喘气的,如果不放电视真不知道有谁会说话,曾经也背着夏周接触过一个,不过就没那感觉,最后彻底放弃这念头,只想夏周早点结婚,有了孙子那她就充实多了,她也不会傻到争什么姓,反正又不姓周跟她二毛钱关系没有,只要夏周幸福就可以了,不过最近更不开心了,胃一直翻江倒海疼,开始并没有在意,老胃病无所谓啦,可这几天越发疼得厉害,就决定明天去医院看看,配点药啥的,唉,没人疼自己要疼自己啊!
  第二天她熟门熟路找到一直为她配药的医生,将这几天疼痛感告诉医生,医生听完眉头紧锁,让她明天去市区医院查查,药也不配给她,周艳心事重重回到家里,看看冷冷清清屋内,不禁嚎啕大哭,她作什么孽啊!生病都没人陪,第二天一个人到市医院排队挂号,偏偏胃疼得她冷汗直冒,后面一个老大姐实在看不过,抚她坐到医院长椅上:“小妹你咋不打家里人电话。”
  周艳有苦说不出,看看自己一个人实在不行,只好拨通夏周电话,夏周一听火急火燎赶来,一番检查下来医生说得了严重胃溃疡,要住院开刀,周艳犯难了,儿子夏周刚刚工作,还没过试用期,如果她住院儿子工作肯定丢,父母早逝,和哥嫂关系就如同和夏菊花关系一样冷到结冰,夏周这时候悄悄打定注意,他让妈妈先住院,就在他将住院事宜办理差不多时候,医生让他去办公室:“你妈妈不是胃溃疡,是中期胃癌,术后还要化疗,所以你们要做出长期和病魔斗争的思想准备。”
  夏周呆了,妈妈是胃癌,这可怎么得了,从不哭泣的他哭哭啼啼拨通父亲电话,夏晓宇一听周艳胃癌也呆了,第一时间通知母亲,让母亲无论如何要去服侍周艳一段时间,否则夏周工作不保,夏阿婆也在第一时间拨通夏菊花电话,问问女儿是去还是不去,夏菊花回弟弟让你去你就去吧,夏阿婆其实也想去,只是怕女儿责怪,现在听女儿这么说马上收拾几件换洗衣服赶到医院,婆媳好几年没见,刚开始难免尴尬,不过有夏周调节气氛,不一会就像忘了以前恩怨,聊了几句家长里短。
  周艳不好意思让夏阿婆服侍,她悄悄让夏周找一个看护,夏周决不放心看护伺候妈妈,就笑着对母亲说:“看护只是赚钱,阿婆是自家人,所以还是阿婆陪我放心点。”周艳顺从儿子决定。
  “可是你阿婆那么大年纪了,怎么好服侍妈妈。”周艳其实不好意思,夏阿婆喝农药住院她还去打麻将,现在她住院却要夏阿婆服侍,怎么说也觉得别扭。
  “你就好好养病,别想那么多,再说爸爸也是这个意思。”夏周安抚母亲情绪,周艳一听晓宇意见就不吭声了。
  开刀那天夏晓宇破例请假来了,两个人没有说话,要手术时候周艳莫名恐惧,哭着不愿意进去,夏晓宇温柔的拍拍周艳肩膀:“没事,我们就在外面陪你。”周艳听了晓宇的话一声不吭被推进手术室。
  周艳术后一连串化疗,痛苦不言而喻,头发大把大把的掉,好几次她甚至想到了死,不过她不甘心,她才四十几岁,她想起母亲也是四十几岁抛下她,别人家有事都朝娘家跑,她没有娘可以哭诉,她和嫂子在娘家就不和,结婚后回嫂子家用手指头也数得过来,她决不能让夏周也走她老路,无论如何,只要有一线生机,她也不会放过。
  医院日子枯燥无味,看着夏阿婆忙忙碌碌将自己照顾得服服帖帖,觉得以前恨之入骨的老太婆越看越可爱,她不由审视自己这些年走过的路,是不是自己太过分了,是啊!当初夏晓宇已经有女朋友,并且这个女朋友在夏家根深蒂固,如果不是她横插一杠子又怎么会有那么多纠纷,如果当时示示弱,哄夏阿婆开心,夏菊花又怎么会为了母亲一次次和她大吵大闹,也许她们会成为好姐妹也说不定。
  周艳心里有这种想法,行动上自然柔顺的多,虽然不好意思和夏阿婆道歉,不过言语里没一句偏激,有什么好吃的非让夏阿婆一起吃,夏晓宇隔三差五过来看看,两个人没有多少交集,周艳很想和他单独谈谈,不过医院人来人往,实在不方便说私话,她就在痛苦和煎熬中渡过每一天,终于医生说过几天可以出院了,不过还要定期来化疗和检查,周艳今夜失眠了,她不知道回去谁照顾她,偌大房子里有的只是奢侈豪华,没一点人气,她甚至害怕回到那个豪华坟墓,她的家又在哪里。
  夏阿婆一晚上就听见周艳翻来覆去动,实在忍不住了,爬起来问:“侬阿有啥,我去叫护士好不啦!”
  “没事,就是睡不着.。”周艳回答。
  “哦,医院就这样,明朝回去就好啦!”夏阿婆长舒一口气,医院这些日子她累惨了。
  “回去,回啥地方去。”周艳自言自语。
  “回家啊!侬要回镇上我楼梯爬不动。”夏阿婆熟门熟路。
  “我和晓宇已经离婚了,回去人家不要笑话我啊!”周艳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嫁到夏家这么多年,第一次和婆婆聊这么长时间。
  “离婚可以复婚啊!侬现在有毛病,回镇上啥人照顾侬。”夏阿婆停顿一会有点不好意思说:“老底子都是我不好,侬就不要放在心上,我这么大岁数了,能陪晓宇多少年,侬不一样啦!晓宇后半生全靠侬。”
  周艳一听嘤嘤哭泣,夏阿婆第一次看见媳妇软弱一面,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尴尬的站在那里,周艳哭一会爬了起来,夏阿婆以为她要去厕所,刚要伸手搀她,周艳“扑通”跪在夏阿婆面前:“妈,对不起,对不起……”夏阿婆眼泪也哗哗朝下流,婆媳多年结怨就在这泪水中溶解。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