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都市追梦>第 一 章 救佳人惩恶扬善 斗奸商扶危济困

第 一 章 救佳人惩恶扬善 斗奸商扶危济困

作品名称:都市追梦      作者:九疑樵夫      发布时间:2014-05-18 14:51:00      字数:13405

引 言

  高锋刚到京石市打工时恰好二十五岁,正是风华正茂、血气方刚的年龄。他身高一米七八,长得胖瘦适中,高矮得当。一张方脸,两道剑眉,五官端正,双目有神。身材挺拔有如玉树临风,风度潇洒恰似蛟龙出水。穿着新颖而不媚俗,言谈风趣而不粗野,举手投足透着机灵和儒雅,属于女孩一见就容易产生幻想和好感的那种男生。高锋出生在远近闻名的武术之乡——河北沧州,他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虽说文化水平不高,但却具有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吃苦耐劳,勤俭持家,朴实敦厚,谦虚谨慎,对子女要求严格,对邻里宽容大度。高锋在兄弟姐妹中排行最小,由于高锋的父母教育有方培养得力,高家子女个个知书达礼学有所成:有的是公司经理,有的是乡镇干部,有的是技术人员……。因此高家子女深受村民好评,同时高家也被村民视为教育子女的典范和楷模。三年前,高锋从本省农学院毕业后分到县里果林开发公司当文秘,虽然文秘不是什么官,公司效益也不好,但总算当上了“公差”,吃上了“皇粮”,让望子成龙的父母高兴了一阵。在果林开发公司工作期间,高锋专业对口学有所用,工作起来自然得心应手,游刃有余。由于高锋工作能力和工作效率不俗,再加上日常生活中又善解人意,因此颇得上司赏识,工作一年后又兼任了办公室主任,成为果林开发公司一颗冉冉升起的明日之星。正当高锋欲再接再厉、更上一层楼的时候,命运却跟他开了个天大的玩笑:果林开发公司下属的经济支柱——林丰果园在春夏之际惨遇冰雹遭到灭顶之灾,全园树毁果伤几乎无一幸免。果林开发公司遭此重创元气大伤,从此经营状况一蹶不振,经济效益直线下降,拖到最后资不抵债不堪重负倒闭了。风云变幻,世事无常,一夜之间高锋突然从养尊处优的办公室主任变成了无依无靠的下岗职工,他黯然神伤欲哭无泪。失去了工作没有了饭碗,高锋成了社会闲散人员,也成了父母心中的牵挂和隐忧。一个年轻人整天呆在家里饱食终日、无所事事总不是办法,高锋挨过几个月度日如年的煎熬,经过无数次的深思熟虑,决定外出打工寻求发展,结束这种虚度青春、浑浑噩噩的生活;因为他毕竟才二十出头,来日方长,他要到外面去闯荡、去拼搏,去找寻自己未来的理想和希望,他要用自己的双手自力更生、重新创业。一个烟雨迷茫的早晨,高锋与老迈的父母依依惜别,怀着背水一战的心情踏上了开往京石市的列车。
  京石市是北方某省会城市,也是全国重要的轻工业生产基地,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京石市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城市建设日新月异,居民收入不断提高,公益事业蓬勃发展,商业贸易如火如荼,一派兴旺发达的景象。京石市郊区及周边地区手工艺产品加工和畜牧养殖业非常发达,在这些地区生活着为数不少的外来务工人员,他们靠手工艺搞产品加工和在养殖场打工养家糊口维持生活。在郊区的个别乡镇,外来人口的数量甚至超过了本地居民的数量,成为促进京石市郊区经济腾飞的生力军,形成一道奇特的风景,也使得京石市郊区日趋繁荣富裕。走出京石市火车站,高锋顿时被眼前的景象迷住了:高楼大厦鳞次栉比,公路铁道纵横交错,车辆行人川流不息,广告传媒铺天盖地,到处洋溢着大城市的繁华和喧嚣,与高锋过去工作和生活的小县城有着天壤之别,令高锋眼花缭乱应接不暇,有种红楼梦中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感觉。由于高锋在火车上没有座位,在拥挤不堪的过道里站了一路,途中只吃了一碗方便面,现在是又乏又饿疲惫不堪。他无心欣赏京石市的热闹景观,他觉得眼前的一切都像镜花水月与自己无关,他只想尽快找一份属于自己的工作,结束下岗几个月来那种百无聊赖的生活。

      
第一章 救佳人惩恶扬善   斗奸商扶危济困

  高锋的大哥高鑫是京石市某国有企业——天宇贸易公司的副总经理兼业务经理,高鑫在天宇贸易公司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因为他掌管着公司的整个营销网络和公共关系,在公司的地位可以说是举足轻重。尽管天宇贸易公司是京石市的龙头企业和利税大户,高鑫在公司位高权重,然而高鑫却为人低调,不喜张扬,一向秉承“认认真真办事,老老实实做人”的原则,歪门邪道不走,违规出格不干,严于律己,洁身自好。再加上高鑫在日常工作和生活中崇尚民主,体谅下属,因此在公司颇有人缘和威望,属于务实和亲民的领导。高锋的大嫂张欣是京石市一家跨国集团公司下属星级宾馆的财务总监,统揽公司的财务大权,在宾馆也是一呼百应很有威信。高鑫夫妻俩都事业有成,他们有一个活泼可爱的独生女儿高敏。由于兄嫂公务繁忙,高锋自己又工作心切,因此高锋只在高鑫家住了两天,就到了京石市芙蓉区的“富豪居”饭店上班。“富豪居”饭店是京石市首屈一指的私营餐饮连锁企业,它在京石市各区县均有分店,“富豪居”饭店除了经营餐饮业务外,还有健身房、游乐场、歌舞厅和桑拿浴等多种服务项目。这里昼夜莺歌燕舞宾客如云,生意十分兴隆,堪称日进斗金。据说“富豪居”的老板不仅占据京石市餐饮业的半壁江山,还涉足京石市房地产和运输业,在京石市如日中天大名鼎鼎,目前“富豪居”连锁企业高层正酝酿上市。因为高鑫他们天宇贸易公司与芙蓉区“富豪居”饭店比邻而居,所以高鑫经常带客户来这里吃饭消费,故而高鑫跟芙蓉区“富豪居”饭店的经理郑有财交往频繁非常熟悉。郑有财一向视高鑫为上帝和财神,恭敬礼遇有加。因为有这一层关系,高鑫就介绍高锋到了芙蓉区“富豪居”饭店上班。为了便于工作,高鑫没有把高锋是自己亲弟弟的真相告诉郑有财,只说高锋是自己的老乡,并嘱咐高锋保密,高锋明白大哥用心良苦,也对自己的身份秘而不宣。高锋来“富豪居”饭店报到之后,被饭店人力资源部安排担任公关助理一职。名曰公关助理,实际上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勤杂工。他每天的工作比较机动,迎宾接客、采买购物、装车卸货、外卖送餐,什么活都干,哪里忙帮哪。在一般人眼里,高锋的工作是一个不错的“美差”,比普通服务生相对轻松和自由一些,各种待遇也稍许好些,这大概缘于郑有财对高锋的关照,准确的说是郑有财给高鑫的面子还高鑫的人情。高锋每天上午8点上班,晚上10点下班,中午大约休息2小时,每天工作时间将近12小时,高锋在“富豪居”饭店享受大堂领班的待遇,月工资2200元,一般的员工每月工资1800—2000元不等,饭店还负责食宿。由于每天工作时间太长琐事又多,几天下来,高锋累得腰酸腿疼,忙的头晕脑胀,他自出娘胎也没受过这种苦,感觉有些不堪重负吃不消,力不从心想打退堂鼓。可他一看到身边几个整天不知疲倦怡然自得的河南姑娘时,他又否认了这种想法,因为她们无论年龄还是个子都比他小,人家小姑娘干得了,自己一个大男人为什么干不了。高锋在县里果林开发公司工作时虽然轻松,可每月工资只有1800元,尽管现在工作忙点累点,但每月工资也多了400元,并且饭店还负责食宿,他觉得自己没有理由挑肥拣瘦;再说自己刚来京石市,人地两生,找理想的工作并不容易,他不愿给大哥大嫂添太多麻烦,高锋抱着不服输的念头,顽强地咬紧牙关坚持,他告诫自己决不能当孬种,让别人把自己瞧扁了。
  高锋和另外7个饭店服务生一共8个小伙子睡在一间不足12平方米的小屋里,大包小袋、桌椅板凳、生活用品等东西将宿舍塞得拥挤不堪,几乎没有一点空隙。此时北方正当雨季,屋里充斥着浓厚的潮气和刺鼻的霉味,熏得人有点儿喘不过气来。宿舍里4张床上下铺,床挨床、人挤人,有谁打呼噜,大家听“音乐”;某人放个屁,全体共“分享”。新来的高锋按后勤部的安排本来应该睡上铺,但原来睡下铺的小伙子丁平却主动搬到了上铺,把下铺让给高锋,并且自我安慰地对高锋说:“你身材魁梧睡下铺基础牢固,我骨瘦如柴睡上铺踏实安全,咱们俩上下搭配,优势互补。”丁平说的是大实话,有理有据,合情合理,毫不做作。丁平把下铺让给高锋,其实就是把方便让给高锋,照顾新来的同事。丁平的老家在四川绵阳,他是饭店后厨的配菜工。丁平跟高锋年龄差不多,但身高不足一米六,矮小瘦削,与高大健壮的高锋相比,两人身材反差较大。高锋对丁平的友善报以感激的一笑,客气地跟丁平打招呼:“哥们,我叫高锋,河北沧州人,在饭店打杂,多谢你的关照,等这个月发了工资,我请弟兄们喝酒。”丁平一向与人为善,对这点小事根本不以为意,随和地说:“兄弟,你初来乍到不容易,我们这些老员工帮帮你理所应当,以后你有什么困难尽管跟我们说,咱们都是漂泊在外的打工仔,受苦受难的阶级兄弟,你千万别拘礼,更没必要花钱请客。听说你们河北沧州是武术之乡,个个身手不凡,你是不是十有八九也像电视里的那些江湖侠客,飞檐走壁如履平地,我平常最爱看武侠片。”。丁平是个武侠迷,每天下了班就躺在床上用手机看金庸的武侠电视剧。他说起武功来竟然眉飞色舞,唾沫横飞。高锋没料到丁平那么喜欢武侠片,谦虚地纠正说:“我们那儿是武术之乡不假,但也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神,个个身怀绝技,像我也就会些花拳绣腿,中看不中用,不值一提。”丁平一听高锋会武功更来劲了,竟然缠着高锋要拜师学艺。高锋谦虚地推辞说:“等有机会我们互相切磋一下倒可以,至于传授武功实在愧不敢当。”丁平认真的说:“听说功夫越高的人越谦虚,你大概就属那种人吧,那叫真人不露相,既然咱们有缘住在同一个宿舍,以后说什么你也得教我几招。”同宿舍一位长得胖胖的绰号叫冬瓜的小伙子,以为学武功的机会来了,也随声附和:“是呀,是呀,我和丁平以后就拜您为师,跟您练功学艺,请您千万不要推辞。我们不怕流血流汗、吃苦受累,保证勤学苦练,一定不会给师傅您丢人。晚上我们掏钱请客到楼上找个小姐让你爽一爽,算我们孝敬师傅您怎么样。”高锋听了冬瓜一番表白,露出两排整齐好看的牙齿笑笑说:“楼上真的有小姐?”冬瓜以为高锋被自己说动了想泡妞,心里非常得意,他信誓旦旦的保证:“楼上歌舞厅千真万确有小姐,而且个个如花似玉,勾魂摄魄,只要你一见她们,准得双眼发呆直流口水,根本就走不动道,想不掏钱都不行。只要顾客出得起价钱,小姐可以马上跟你外出开房。”高锋有些吃惊的说:“照你这么说楼上的歌舞厅还不成了嫖娼卖淫的婊子店,执法人员难道都是吃素的?”冬瓜撇撇嘴说:“你刚来不知道这里面的机关,咱们老板是京石市数一数二的富翁,财大气粗,在京石市黑白两道都吃得开,明里暗里人家早把关系弄得鱼水情深,一些执法人员乐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谁还上门自找没趣。再说了,你嫖娼也好她卖淫也罢,反正又没在他歌舞厅的一亩三分地,管他屁事!好,咱们说正经的,只要你肯教我们武功,我们一定请你上楼泡小姐。”高锋故意逗冬瓜:“那你一个月上去泡几次小姐?”冬瓜笑而不答。丁平搭腔说:“小姐每次的出台费要三百块,就凭他冬瓜每月挣那仨瓜俩枣顶多也就够找一两次小姐,他想多去几次人家小姐也不尿他。”。冬瓜是饭店的服务生,每月工资1800元,喜欢结交狐朋狗友,抽烟嚼槟榔,时不时的还到夜市上喝点小酒,每月的工资基本不剩,是典型的月光族。冬瓜听了丁平的嘲讽,恬着脸大言不惭地说:“就冲咱爷们长得这么帅气,小姐不仅不收出台费,还要倒贴咱爷们辛苦费,不信我那天带你上去试一试。”。丁平取笑冬瓜:“你长这德性如果能称帅气,那我这模样也可叫英俊,天下哪儿还有丑男。”。冬瓜不仅长得胖,而且脸上满是青春美丽豆,样子确实不敢恭维。冬瓜被丁平将得节节败退,赶紧转移话题:“关于是我帅气还是你英俊这个话题咱们现在暂不讨论,咱们还是先商量一下拜师学艺的事。”高锋苦笑着说:“你们这是抬举我,我实在担当不起,我对武功也只是略知一二粗通皮毛,还没有修成正果,等有机会我介绍一位德高望重的师傅教你们武功,那样你们才能学有所成。”丁平虔诚地说:“好,这可是你说的,咱们一言为定,不许反悔。”高锋热情地挽住丁平和冬瓜的手:“说话算话,不放空炮。”丁平的家乡在四川山区,他们那儿前些年刚解决温饱问题,由于家境贫困,丁平初中还未毕业就辍学跟随村里的老田到了京石市打工。他来富豪居饭店工作后,从扫地、洗碗、端盘子、烧煤炉干起,凭着他的吃苦耐劳和勤学好问,一步一步干到了配菜,现在他不仅配菜配得滚瓜烂熟,炒菜也炒得有滋有味。而无论配菜还是炒菜,他都没有进过正规厨师学校培训学习,完全靠他平常在厨房耳濡目染自学成才。对丁平的好学上进、无师自通,高锋打心眼里佩服。高锋问丁平:“在饭店上班感觉怎么样?”丁平叹了口气,话语中带着几分伤感和无奈:“瞎混吧,我们这些乡下人一没技术二没文化能干什么,每个月可以填饱肚子还能攒下一千多块钱就不错,我们知足了。”丁平比冬瓜节俭,不抽烟不嚼槟榔,平常也很少外出喝酒,每月还能攒下一千多块钱。高锋启发说:“你们都还这么年轻,空闲的时候就没想过学门技术和手艺。”。冬瓜接过话题不以为然的说:“我们每天下了班不是在饭店打麻将、斗地主,就是外出逛大街、看电影,时间过得挺快的,不学技术和手艺,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照样过得很开心。”。住这个宿舍的8个年轻人,除了丁平和高锋外,另外6个人下班后很少呆在宿舍,不是外出打麻将打牌就是到网吧上网,晚上12点之前很难看见他们的影子,一般都要更深夜静才会回宿舍,回来后有的连脚都不洗倒头便睡。丁平有几分遗憾地说:“我倒想去学厨师,顺便考个证,可整天瞎忙乎,哪有时间去学呀,端别人碗归别人管,没办法啊!”高锋赞许地说:“有这种想法就行,目前没时间,以后也许会有机会的,命运总是青睐有准备的人。”丁平苦笑着说:“但愿如此,谢谢你的好意!”三个人又闲聊一阵才睡。此后几天晚上饭店一下班,丁平不是带着高锋外出购买生活日用品,就是陪着高锋熟悉周围的环境,俩人形影不离,尽管高锋和丁平文化层次不同,但年龄相当,性格相近,俩人很快就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
  一天深夜,高锋睡得正香,突然被一阵尖利急促的“救命”声惊醒,他顾不上多想一骨碌爬起床,来不及穿外衣,随手拎起床头的一个空啤酒瓶,快步冲进发出呼救声的女工宿舍。借着窗外微弱的月光,高锋发现一个男人正骑在一个女工身上图谋不轨,女工一边拼命反抗一边大声呼救。高锋一见此情,不由得火冒三丈,义愤填膺,不假思索地举起手中的空啤酒瓶砸向歹徒。歹徒色欲熏心毫无防备,脑袋上突然挨了沉重一击,一声惨叫跳下床来夺路而逃。就在这时,住在店里的男女员工听到呼救声也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歹徒逃无处逃,躲无处躲,走投无路,只好束手就擒。人们开灯一看全都大吃一惊:原来歹徒不是外人,而是饭店的大堂经理王东林,被非礼的姑娘是饭店的迎宾小姐李倩。李倩是河南南阳人,现年23岁,职业技术学院毕业,学的是服装设计与制作专业。李倩身高一米七三,面容清秀,身材高挑,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清澈透明,给人纯朴无瑕之感。她不仅身材好长相靓,而且不张扬不轻浮,言谈举止端庄大方,淡妆轻抹恰到好处。因此,李倩在百花齐放、群芳争艳的“富豪居”饭店更显得一枝独秀、卓尔不群。王东林是芙蓉区“富豪居”饭店经理郑有财的小舅子,王东林身材矮胖,其貌不扬,整天油头粉面,游手好闲,他凭借裙带关系混了个大堂经理。王东林对李倩的美色垂涎已久,以前曾多次找借口邀请李倩看电影逛公园,想跟李倩搞对象,鉴于王东林狐假虎威,不学无术,李倩始终敬而远之,未予理睬。谁知他今晚胆大包天狗急跳墙,居然借着酒劲企图非礼李倩,幸好高锋及时救援,才避免了一场悲剧的发生。此时王东林瘫坐在地,头破血流惨叫连声,一副落水狗的模样,让人心生厌恶。李倩则花容失色浑身发抖,令人不胜怜悯。这时饭店里面乱成了一锅粥,有人忙着给郑有财打电话报信,有人说应该马上打110报警,也有人说应该赶紧送王东林去医院治疗,担心时间长了有生命危险;高锋也赞成打110报警,因为他认为王东林的行为已经触犯刑法构成犯罪,应当绳之以法严惩不贷,不能纵容姑息养虎为患,这样才能杀一儆百警示后人,还有人反对报警,怕得罪郑有财丢了饭碗,大家七嘴八舌众说纷纭。
  正当大家议论不休举棋不定的时候,郑有财和他老婆匆匆赶到了,郑有财的老婆二话不说赶紧和饭店的两个保安送王东林去医院,郑有财则留下善后。郑有财问清了事情的前因后果,皱着眉头思索一番,然后目光阴森的扫了一眼在场的所有员工,一脸严肃的对大家说:“非常抱歉,没想到今天晚上店里发生了这种不光彩的事,我作为经理心里非常难过非常自责,都怪我平常对下属管教不严,督察不力,对今晚发生的事我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幸好李倩没有受到伤害,今晚的事大家就当没有发生。王东林这个该死的混蛋,今天喝醉了闯下弥天大祸,酒后失德做了不该做的事,我回头狠狠地教训他一顿,打断他的狗腿,看他以后还敢不敢胡作非为;另外我也不偏不倚的告诉大家,为了惩处王东林,我决定暂扣他两个月的工资,用于赔偿李倩的精神伤害和名誉损失。”一旁的高锋正想挺身而出仗义执言,惊魂未定的李倩却赶紧给他使眼色,意思是要他见好就收息事宁人,高锋顾及李倩的意愿只好作罢。郑有财见大家默不作声没有异议,又装模作样对李倩安慰一番,最后对在场的全体员工许诺:只要大家对今天晚上发生的事守口如瓶,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所有在场员工这个月每人增加50元奖金。这50元钱美名曰奖金,其实是郑有财给所有知情员工的封口费,大家彼此心知肚明。郑有财说完叫大家赶紧散了回宿舍休息,明天照常营业。一切安排妥当,郑有财又意味深长的看了高锋一眼,然后若无其事的扬长而去。高锋明白郑有财眼神中的含意:事不关己,少说为佳,却对郑有财的提醒和警告置若罔闻。
  第二天中午休息时,李倩来到高锋他们的宿舍,当时宿舍里就高锋和丁平俩人,李倩对高锋昨晚的及时救助千恩万谢,感激不尽。高锋谦和地说:“这是小事一桩,算不了什么,你不用客气,只要是有血性有良知的人碰到这种事都会管,谁都不会袖手旁观无动于衷。值得庆幸的是你的自我保护意识很强,为争取外援赢得了时间。”李倩心有余悸的说:“我当时真有一种到了鬼门关的恐惧和绝望,霎那间觉得自己这一辈子全毁了全完了,想一头撞死的念头都有。谁知天无绝人之路,恰在此时此刻,你却像救苦救难的观音菩萨一样及时出现,让我虎口脱身有惊无险,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李倩现在回想起当时的情形仍然心惊肉跳脸色煞白,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李倩的话完全发自内心,没有夸大其词,既符合事实又动人心弦,让人听了感觉非常自然亲切,可见李倩语言表达能力之高及亲和感染能力之强。一旁的丁平听了高锋和李傅的对话,笑着插嘴说:“你们俩的口才都够厉害的,真是高手过招,半斤八两,不分输赢。”。高锋为了把李倩从噩梦中解脱出来,让她摆脱恐怖的阴影,故意开玩笑说:“感谢我倒没有必要,你有神灵护身才是真的,据我看你是命大福大造化大,我不过是赶巧当了一回护花使者,给了我一个‘狗熊救美’的机会。”高锋故意把“英雄救美”说成“狗熊救美”。丁平听了高锋的话哈哈大笑,李倩也被高锋幽默的话语逗得莞尔一笑,她自我解嘲的说:“我还真是洪福齐天,昨天晚上偏偏遇到你这个救星,要不然我现在可能早已成为残花败柳,香消玉殒了。”李倩本来花样年华天生丽质,红颜一笑更是百般妩媚,让人心生怜爱。高锋也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