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剧本连载>花儿传奇>《花儿传奇》第十集

《花儿传奇》第十集

作品名称:花儿传奇      作者:溪金秋      发布时间:2014-03-24 16:36:39      字数:8392

第十集

10.1.祁连山日外
连绵起伏的祁连山,高山积雪形成的硕长而宽阔的冰川地貌奇丽壮观,冰雪和石头凝成的奇形怪状、棱角分明的脉脊,有如用巨斧劈雕一般。至于因高山上终年积雪而形成宽阔硕长的冰川,那是雪山的一绝!冰川是长年不溶化的,好似披挂在雪山众神身上的条条洁白的“哈达”。它们千姿百态,躺卧在雪山上,如白虎藏匿,如银蛇盘绕;在正午阳光的照射下,有如钻石发出万簇光芒;在霞光的色染中,冰川则有无法描摹的瑰丽!
山上森林密布,山岗上长满了银白色的哈日嘎纳花,山下的川地草原一望无际,天苍苍,野茫茫。
草原上,黄灿灿的油菜花一望无际,微风吹过,黄海金浪甚是迷人,风光旌旖……
10.2.草原牧场日外
漫无边际的草原,碧绿一片;羊群点缀着草原……
巴桑达杰赶着牦牛车,向牧场走去——
车上坐着蓝泽、瞿佑,牛车慢悠悠地在草原上游荡……
瞿佑兴高采烈地:哇!这景色真的很美啊!兄弟,这是什么地方啊?太美了!简直就是人间仙境呀!
巴桑达杰笑了笑:这里是祁连山。这就是夏日塔拉大草滩,也叫黄城滩、皇城滩;这里原来是匈奴王的牧地,回鹘人的牧地,元朝蒙古王阔端汗的牧地。
蓝泽补充地:这里吸引了无数的牧民,牧民到了这里就特别高兴!
瞿佑憧憬地:真是好地方啊!
牦牛突然停住了。
巴桑达杰探头看了看,发现牦牛前面有一个乞丐。
乞丐仰起头,原来是朱大侠。
巴桑达杰纳闷地:你……干啥……
朱大侠嘿嘿一笑:想图财害命吗?老子没钱——
巴桑达杰嗔怪地:你怎么钻到车下面去了?多悬哪!快出来——快出来——
朱大侠爬起来:饿两天了,走不动了!
巴桑达杰可怜地:快上车!(对蓝泽)哎,还有没有吃的?
朱大侠上车。
蓝泽从钵里倒出一碗炒面,递给了他。
朱大侠狼吞虎咽地吃,噎得直翻眼睛。
瞿佑拿出牛皮水囊:喝点水——
朱大侠接过牛皮水囊咕咚咕咚地喝了起来……喝完后,用衣袖抹了一下嘴巴,憨笑起来……
众人跟着笑了。
巴桑达杰跳下车驱赶牦牛——
牧犬跟着他身后……
牦牛奔向草原牧场……
远处一阵嘹亮高亢的歌声:山丹花来刺玫花黄/马莲花开在了路上/我这里扯心你那里想/热身子挨不到个肉上……
歌声在山谷中荡漾——
众人一起寻找歌声……
瞿佑异常兴奋地:是马虎——就是他——
巴桑达杰回头喊:是马家父子——
二人顺着歌声奔跑……
朱大侠抬头看看他们,一脸的疑惑……
蓝泽向歌声方向眺望——
10.3.油菜田旁日外
一朵朵、一片片金黄的油菜花在风中摇曳——
绵羊一个挤一个地向前跑……
马虎边走边唱——
马大群笑吟吟地驱赶羊群……
片刻,朱保江、王一刀、马公公鬼鬼祟祟地跟在羊群的后面……他们躲躲藏藏,悄悄地尾随……
巴桑达杰、瞿佑双双跑过来——
瞿佑惬意地:马虎,我一听就是你——(抱起他转圈)
巴桑达杰拉着马大群的手:兄弟,又见面了!真是山不转水转!
马大群憨笑:缘分啊!
巴桑达杰附和:就是……就是……
草丛中,朱保江躲藏在里面,用手摁住王一刀、马公公不让他们露面。
朱保江惊讶地:他们是一起的,只要我们跟着他们,就不愁找不到蓝兰他们,咱们不到万不得已不能露面。
二人点头。
朱保江扒开草丛向外窥视,看见他们还在寒暄……
朱保江悄悄地坐在草丛中……
10.4.嘉峪关日外
巍峨耸立的嘉峪关城池。
(字幕)嘉峪关
10.5.驿道上日外
一支驼队在驿道上行走,驼铃声悠扬……
李天鹛骑在骆驼上,向嘉峪关看了看,有些伤感。
胡兰:怎么?想进关吗?
李天鹛摇摇头:不!听说那里正在修长城,我怕惹事!
胡兰嫣然一笑:嗯!变乖啦!
胡夫人嗔怪地:看你说的,天鹛就是懂事——
李天鹛憧憬地:过了肃州地界,就是沙州了!终于有盼头了——
胡夫人喜悦地:这一路真是千辛万苦哇!
胡斌沮丧地:我两条腿酸痛酸痛的,都快散架子了!
胡春瞪了他一眼:就你多事!
胡斌撅着嘴生气。
胡兰鼓励地:咱们再加把劲走一段路,然后歇一歇吃饭……
胡斌拍手:好!咱们快走——(催骆驼前行)
众人哈哈大笑……
10.6.沙漠中黄昏外
晚霞映红了半个天空,绚丽多彩。
一支驼队在沙漠上行走,驼铃声悠扬……
10.7.嘉峪关长城工地日外
无数民工在修建长城,工地上显得忙忙碌碌——
马虎赶着羊群在半山腰中行走,他抬头看了看山顶修长城。
一个军兵执抢拦住了他:站住——
马虎看了看他:干啥?
马大群慌忙跑过来:军爷——
军兵:你们上山运砖!
马虎嘟囔:我们还得放羊呢!修长城也不给工钱?羊饿死咋办?
军兵刚要发怒——
马大群解围地:军爷,我们牧民就是以游牧为生的,长时间修建,羊真的饿死了,您看……能不能有期限哪?
军兵犹豫了一下:你们两个运完五千块砖就走人——
马大群无奈地:好吧!砖在啥地方了?
军兵向山下一指。
马虎向山下眺望——
军兵把枪一横:快点——
马大群给儿子丢了个眼色,赶着羊群下山……
10.8.山下日外
马大群赶着羊群从山上往山下走,他一眼看到了巴桑达杰赶着牛车经过,他加快了脚步,边走边给他使眼色,示意他们离开……
巴桑达杰心神领会,扬鞭吆喝牦牛……
牛车快速向前驶去——
军兵醒悟:站住——(追赶牛车)
车上的人有些紧张。
瞿佑惊慌失措——
蓝泽急忙吆喝:驾——驾——
朱大侠躺在车上眯缝着眼睛看着后面……
军兵边跑边喊:站住——站住——
一只飞镖从草丛中飞出正中军兵的前胸,军兵当场毙命——
朱大侠一惊,窥视车后的一举一动……
草丛中蠕动,朱保江、王一刀、马公公在草丛中移动……
朱大侠从车上跳下来,蹲在地上,从地上捡起几个石头子一扬手抛了出去,石头子打在草丛中……
草丛中,朱保江、王一刀、马公公大吃一惊。
朱保江惊愕不已:有高人啊!
王一刀把刀一横:杀了他——
马公公阴阳怪气地:别让人给杀了!
王一刀不服气地:少说晦气话!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朱保江怒喝:都给我闭嘴——
二人面面相觑。
朱保江沉思了片刻:保持一定距离!再别让他们发现了!只要能抓住他们,就等于掌控了蓝兰他们了。
二人点头。
朱保江往地上一坐:老马,看看他们朝什么方向走了!
马公公扒开草丛向外窥视……
10.9.沙漠日外
沙漠卷起层层薄沙,被风一吹,荡起沙浪一泻千里……
巴桑达杰拼命地赶牛车:驾——驾——
牛车被陷入了沙漠中……
蓝泽、瞿佑使劲地推车——
朱大侠用力一推,牛车驶出沙漠,又陷入沙漠中……
巴桑达杰拼命地赶牛车:驾——驾——
牦牛跪在沙漠中……
朱大侠斩钉截铁地:把车卸了!车不要啦!
巴桑达杰吝啬地:车上有帐篷,还有家当,都丢下不过了?
朱大侠诙谐地:舍命不舍财啊?再磨蹭,咱们几个人的命就没了!都得埋在这沙漠里——(自己卸掉车,把牦牛拉起来)
蓝泽在车上收拾家当。
瞿佑建议地:把东西让牦牛驮着。
朱大侠赞许地:对!咱们赶紧收拾东西——
众人一齐动手……
飞沙弥漫,遮挡住整个画面——
一支牦牛队蜿蜒在沙漠之中,牦牛的背上驮着东西,艰难地在沙漠中跋涉……
牦牛队越来越远……
朱保江、王一刀、马公公悄悄地跑过来,趴在沙丘上窥视牦牛队,片刻慢慢地爬起,追赶牦牛队……
他们踩过的脚窝里,带起一串串飞沙……
10.10.长城工地山下日外
民工用后背背砖,艰难地向山顶爬去……
马虎把两块砖绑在一起,然后搭在羊的后背上……
马大群不解地:你干啥?
马虎解释地:阿爹,咱们自己搬,每次只能搬四块,如果让羊帮忙,咱家几十只羊,一次可就上百块呀!
马大群异常兴奋地:真是好办法——(蹲下来帮忙绑砖,然后搭在羊背上)
马虎赶着羊群向山顶工地奔跑……(定格)
画外音:嘉峪关城,城墙高9米,还要在城墙之上修建数十座大小不同的楼阁和众多的垛墙,用砖数量之大是非常惊人的,当时,施工条件很差,没有吊运设备,全靠人工搬运。而当时修关城所用的砖,都是在40里以外的地方烧制而成。砖烧好后,用牛车拉到关城之下,再用人工往上背。由于城高,唯一能上下的马道坡度大,上下很困难,尽管派了许多人往城墙上背砖,个个累得要死,但背上去的砖却仍然供不应求,工程进展受到了严重影响。一天,一个放羊的孩子来到这里放羊玩耍,看到这个情景,灵机一动,解下腰带,两头各捆上一块砖,搭在山羊身上,然后,用手拍一下羊背,身子轻巧的山羊,驮着砖一溜小跑就爬上了城墙。人们看了又惊又喜,纷纷仿效,大量的砖头很快就运上了城墙。这就是历史上传说的——山羊驮砖。
民工纷纷赶着羊群驮砖……
场面宏伟壮观……
10.11.沙漠上日外
沙漠,一望无际的沙漠。
祁锁南骑在马上精神抖擞地凝视着远方……
李天戈、雷小姐、拉姆分别被捆绑坐在马上,他们身后是几个随从……
10.12.月牙泉日外
这是一处神奇的漫漫沙漠中的湖水奇观。鸣沙山下,泉水形成一湖,在沙丘环抱之中,酷似一弯新月而得名月牙泉。
(字幕)月牙泉(沙井)
李天鹛跳下骆驼,向月牙泉奔跑——
胡夫人、胡兰、胡春、胡斌也都纷纷跳下骆驼,向月牙泉奔跑……
李天鹛一屁股坐在泉边,伸手撩起泉水……
众人纷纷奔到泉边,望着泉水,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
胡夫人感慨地:这里真是沙漠中的奇观!
李天鹛自豪地:从前,这里没有鸣沙山也没有沙井,而有一座雷音寺。有一年四月初八,寺里举行一年一度的浴佛节,善男信女都在寺里烧香敬佛,顶礼膜拜。当佛事活动进行到洒圣水时,住持方丈端出一碗雷音寺祖传圣水,放在寺庙门前。忽听一位外道术士大声挑战,要与住持方丈斗法比高低。只见术士挥剑作法,口中念念有词,霎时间,天昏地暗,狂风大作,黄沙铺天盖地地而来,把雷音寺埋在沙底。奇怪的是寺庙门前那碗圣水却安然无恙,还放在原地,术士又使出浑身法术往碗内填沙,但任凭妖术多大,碗内始终不进一颗沙粒。直至碗周围形成一座沙山,圣水碗还是安然如故。术士无奈,只好悻悻离去。刚走了几步,忽听轰隆一声,那碗圣水半边倾斜变成一弯清泉,术士变成一滩黑色顽石。原来这碗圣水本是佛祖释迦牟尼赐予雷音寺住持,世代相传,专为人们消病除灾的,所以叫圣水。由于外道术士作孽残害生灵,便显灵惩罚,使碗倾泉涌,形成了沙井……
众人如痴如醉地倾听,完全沉寑在传说之中……
胡兰喃喃地:鸣沙山和沙井是大漠戈壁中一对孪生姐妹——
李天鹛点点头:没错!
众人欣喜若狂地在泉边嬉耍……
李天鹛: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我们再走十几里路就到沙州了——
众人欢呼雀跃——
清澈的泉水,天空倒映在水中……
10.13.沙州街道上黄昏外
大街上比较清静,偶尔有行人路过。
几只骆驼慢悠悠地在街道上游荡……
(字幕)沙州
李天鹛坐在骆驼上,左顾右盼寻找店铺……
胡兰提醒地:天鹛,你看哪面,我看这面——
李天鹛点头:好的!
众人一路小心翼翼地寻找店铺……
特写:沙州丝绸铺
李天鹛兴奋地:在那——
众人向店铺走来,在店铺门前下了骆驼。
李天鹛上前拍门……
账房先生开门,探头看了看门外。
李天鹛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递给老者。
账房先生仔细看了看信笺,然后打开门,将他们让到院子里……
10.14.丝绸店后院黄昏外
账房先生边走边:你们来了就好!这段时间店铺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李天鹛不解地:为什么?
账房先生叹了口气:唉!驼队根本运不出去绸缎,每次走到玉门关就被马匪劫了货物……
李天鹛多疑地:有马匪——
账房先生点点头。
胡兰追问:官兵为什么不去剿匪?
账房先生喃喃地:马匪神出鬼没,官兵找不到他们的下落!
众人面面相觑。
账房先生指了指马棚:各位把马栓上,我这就告诉他们准备饭,老朽替东家给各位接风洗尘。
众人拴马……
账房先生急匆匆地离开——
李天鹛与胡兰相互看了看,彼此心照不宣……
10.15.李天鹛住处夜内
李天鹛、胡兰、胡夫人在室内忙碌铺行李。
胡夫人上床坐在铺盖上。
胡兰多虑地:天鹛,我感觉这个账房先生总是怪怪的!
李天鹛点点头。
胡夫人提醒地:兰儿,初来乍到,别胡思乱想,神经兮兮的!(沉思了片刻)再说,账房先生是雷千户的人,我想不会有问题的!
李天鹛走到门口向门外听了听,然后回到胡兰身边。
胡兰低低的声音:怎么?你怀疑……
李天鹛伏在她耳边窃窃私语……
胡兰瞪大眼睛:啥?你……
李天鹛打断她的话:嘘——
胡兰下意识地向门口窥视。
李天鹛又伏在她耳边嘀咕了半天……
胡夫人好奇地看着她们,嗔怪地目光。
胡兰不停地点头。
二人相视一笑。
胡夫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你们这是……
胡兰笑了笑:三娘,累了吧?早点休息吧!
胡夫人点点头,躺在被窝里。
李天鹛故意地:姐姐,咱们俩出去走走?
胡兰会意地:好啊!熟悉熟悉环境……
二人携手向门外走去。
胡夫人抬头:你们俩瞎折腾什么呀?赶快睡觉吧!
胡兰走到门口:三娘,你自己先睡吧!
胡夫人无奈地:唉——(躺下,将被子盖到了头上)
关门声……
10.16.大街上夜外
大街上空荡荡的,几匹马在清静的大街上奔跑……
最前面的马上是祁锁南,李天戈、雷小姐、拉姆被夹在中间,后面是祁锁南的三个随从。
祁锁南走到“沙州丝绸铺”的对面停了下来,抬头看了看招牌。
特写:聚源客栈
祁锁南下马叩门——
店小二开门,探头看了看,将他们让到院子里……
10.17.丝绸店铺后院夜外
月光惨淡,静静的洒在地上,留下了婆娑的斑影……
李天鹛、胡兰在四下窥视……
她们走到仓库前,看到门上的硕大的铁锁头。
胡兰猜测地:这里应该是仓库吧?
李天鹛点点头:应该是吧!(她走上前伸手摸了摸锁头)
账房先生OS:二位小姐想干什么?
李天鹛回头:哦,是先生啊!我们出来看看……
胡兰解围地:我们找你商量走货的事!
账房先生警告地:李小姐虽然是掌柜的,但是自己不要胡闯乱跑,一旦出现意外,老朽无法给千户老爷交代——
李天鹛笑了笑:知道了!(故意大咧咧地)先生,我准备明天走货!
账房先生摇摇头:马匪太可恶了!每次走货都逃不脱厄运!
胡兰:我们可以多派人手啊!
账房先生恐惧地:没用!我们在明处,人家在暗处,他们把咱们一围,你就得乖乖的放下货物走人,不然的话,马匪就举刀杀人——
胡兰关心地:伙计们没有伤着吧?
账房先生摇摇头:没有——
李天鹛聪明地:我们可以找镖局押运啊!
账房先生苦笑:没有镖局肯接单啊!(关切地)二位小姐还是早点回去安歇吧!路上鞍马劳顿的,辛苦哇!依老朽之见,走货……还是从长计议为好!
李天鹛不服气地:不行!明天一定走货!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商量的口吻)先生,明天也劳烦你一起去吧!
账房先生点点头:老朽愿意效犬马之劳!
胡兰认真地:那就烦请先生通禀伙计们,连夜准备货物——
账房先生额首:好的,老朽马上去筹备。(急匆匆地离开)
李天鹛一语双关地:姐姐,咱们也回去养精蓄锐,看看马匪明天敢不敢出现啊?
胡兰点点头。
10.18.聚源客栈楼上清晨内
祁锁南面向窗户站着,把窗子推开,无意当中看到了丝绸店铺院子里的情景,他情不自禁地向外探了探身子——
10.19.丝绸店铺后院清晨外
十几个伙计在往骆驼背上搭货物。
账房先生指手画脚地训斥:都给我绑结实了,你……(指点一个伙计)你没看见别人怎么干的吗?
伙计连忙重新捆绑。
李天鹛在伙计们中间穿梭……
胡兰跑过来:天鹛,姐姐想去帮你——
李天鹛把她拉到一旁:姐姐,你就不要去了!人多眼杂,万一走漏了风声,沙州也就不能立足了!
胡兰纠结地:可我还是有些担心——
李天鹛笑了:这么多大男人怕啥?再说……(她给她使了个眼色)
胡兰会意地:天鹛,多加小心啊!
李天鹛点点头:放心吧!姐姐——
账房先生走过来:掌柜的,一切准备妥当……您看?
李天鹛果断地:出发——
账房先生吆喝:出发喽——
跪在地上的骆驼慢慢站起……
10.20.玉门关附近沙漠日外
连绵起伏的沙丘层层叠叠……
一支骆驼队在沙漠中行走,驼铃悠扬——
骆驼蹄子重重地踏在沙漠上,骆驼驶过,蹄窝被飞沙掩埋……
李天鹛目光炯炯地注视前方。
账房先生在她身后左顾右盼。
骆驼队谨慎地向前面行走……
账房先生提醒地:掌柜的,前面就是玉门关了——
李天鹛煞有介事地:这么说,他们快出现了?
账房先生点点头:每次都在这儿附近——
李天鹛告诫地:他们总不会每次都在一个地方出没吧?那胆子也忒大了吧?守株待兔的做法实在是太不高明了!
(画外音)马匪狂笑不止——
李天鹛一惊。
马匪骑着马从沙丘后面冲了出来——
伙计们个个滚下骆驼,抱着头蹲在地上不动……
马匪驱马将他们团团围住,举着马刀呐喊——
账房先生惊悚地:老朽没有说错吧?掌柜的,咱们快逃吧!
李天鹛坐在骆驼上:请问朋友是哪一路的?
马匪首领狂笑:世界上有抢劫人家财务,还告诉人家姓名、地址的吗?哪来的雏儿哇?(马刀一指)老规矩——留下财务,饶你们的性命!
李天鹛哈哈大笑:我要是不留下呢?
马匪首领一惊:什么?不留下——就送你们上路——(举起马刀)把那个不要命的先剁了!
李天鹛从货物夹缝里抽出一把大刀递给了账房先生。
账房先生战战兢兢地:掌柜的,您这是……
李天鹛怒吼:杀了他们——
账房先生拿着大刀,硬着头皮向前挪动……
李天鹛招呼:伙计们,朝家伙——
伙计们仍然没有动。
李天鹛火了:你们是聋了?还是哑了?没听到我说话吗?
马匪首领讥讽地:你们这帮胆小鬼!过来呀——
账房先生拿着大刀突然转过身,朝李天鹛走来——
李天鹛纳闷地:你……
账房先生嘿嘿一笑:掌柜的,休怪老朽心狠手辣!老朽也是没有办法啊!
李天鹛醒悟地:你们是一伙的?
马匪首领得意地:没想到吧?今天就让你死个明白,我告诉你吧!我们屡屡得手,全是你们这位账房先生提供的情报,甚至包括清单……
李天鹛啧啧地:真是家贼难防啊!雷千户待你不薄哇,你反过来吃里爬外!真是人心叵测啊!
马匪首领挖苦地:死到临头了,还感慨万千呢!蠢货——
马匪开始抢夺货物。
一个马匪划开布袋,一些草料淌了出来……
马匪甲大叫:我们上当啦!
马匪首领恼羞成怒地:什么?(对账房先生)你敢耍我?
账房先生摇摇头:这……这不关我的事……
李天鹛仰天大笑:呵呵,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吧?
账房先生举刀向李天鹛砍来——
“嗖”地一声,一只飞镖打来,正扎在他手腕上,他手中的大刀“噹啷”一声落地——
众人皆大吃一惊。
祁锁南骑着马冲进重围,扬起手中的大刀朝马匪劈去……
马匪首领顿悟,举起马刀劈向账房先生——
账房先生中刀倒下,嘴里不停地:我冤枉啊——冤枉——(脑袋一歪死了)
马匪首领举起马刀扑向祁锁南……
众马匪一起向祁锁南举刀乱砍……
祁锁南不慌不忙,大刀上下翻飞,令人眼花缭乱……
李天鹛跳下骆驼,捡起账房先生丢在地上的大刀,帮助祁锁南杀向马匪。
伙计们见状,纷纷从货物夹缝中抽出大刀向马匪们进攻……
祁锁南一边护着李天鹛,一边向马匪厮杀——
李天鹛感激地:喂!你是护驾的天兵天将吗?
祁锁南莞尔一笑:就是好奇,才偷偷地跟踪你们的。没想到让我过了把瘾!痛快!痛快呀!
李天鹛朝他妩媚地一笑:谢啦!
马匪首领举刀向李天鹛后背偷袭——
祁锁南惊讶地:小心——(大刀已拦住了他的马刀,用力向上一尅,他手中的马刀被震飞,祁锁南催马上前,一招力劈华山将他劈到,马匪首领当场丧命,鲜血涌出)
其他马匪见首领已经死了,立刻四处逃窜……
李天鹛率领伙计们追杀……
马匪纷纷倒下——
祁锁南打马追杀马匪——
沙漠上扬起了飞沙……
兵器的碰撞声此起彼伏…..
祁锁南拎着大刀,坐在马上,低头看了看地上。
沙漠上横躺竖卧着马匪的尸体…..
李天鹛走到他面前抱拳施礼:感谢你杀了这些马匪!请问壮士尊姓大名啊?
祁锁南笑了笑:在下祁小小——
李天鹛嫣然一笑:祁小小……这个名字挺有趣儿的!好像你人也不大?
祁锁南笑盈盈地:就是因为我长得小,阿爷才给我起了个这么个名字——
李天鹛笑弯了腰:难怪你长不大!
伙计甲跑过来:掌柜的,我们去哪?
李天鹛哭笑不得地:货没了!我们能去哪?(声音提高了一倍)回去啊!还愣在这干啥?
伙计甲如梦初醒,转身离开了。
祁锁南不解地:哎!对了,你好像根本就没装货?
李天鹛诡异地笑了:我刚刚到丝绸店铺,就感觉这个账房先生有问题,他反复强调每次劫货都是在一个地方;我一下子就联想到这里面有问题,所以就耍了个小聪明,空走一趟……
祁锁南猜穿地:目的就是引蛇出洞——
李天鹛脸一红,笑了。
祁锁南赞许地:难怪你们东家赏识你,真是女中豪杰呀!
李天鹛愧疚地:计谋是好,可是伙计们太软弱!要不是你出手相助,我……恐怕早就成了马匪的刀下鬼啦!
祁锁南笑了:区区小事何足挂齿!(沉思了片刻)哎,姑娘,你是从哪里来的?
李天鹛脱口而出:凉州——
祁锁南惊讶地:凉州?
李天鹛肯定地:是凉州啊!有问题吗?
祁锁南摇摇头:敢问姑娘贵姓?
李天鹛耸耸肩:我叫李天鹛——
祁锁南疑惑地:李天鹛?
李天鹛开玩笑地:吓着你了吧?
祁锁南索性敷衍:是有点害怕——
伙计甲OS:掌柜的,上路了——
李天鹛走到骆驼旁,轻轻地拍了拍骆驼——
骆驼跪地。
李天鹛坐在骆驼上:走啊——
骆驼站起,向原路走去……
10.21.沙漠中日外
一望无际的沙漠,好像与天接壤,天地一片……
一支骆驼队慢悠悠地在沙漠的海洋中飘荡……
李天鹛悠闲地坐在骆驼上与骑在马上祁锁南交谈……
李天鹛:你今天突然出现在马匪面前,绝非偶然吧?
祁锁南淡淡地一笑:这个确实是偶然……
10.22.丝绸店铺门外夜外(闪回)
月亮在夜空中发出黯然失色的光。
账房先生鬼鬼祟祟地从店铺里面出来,东张西望了一番,然后轻轻地拍拍手……
一个黑衣人从阴暗角落里出现在他面前。
账房先生将一个锦囊交给了黑衣人。
黑衣人抱拳施礼离去——
账房先生长长地出了一口气……(闪回结束)
10.23.沙漠中日外
李天鹛自言自语地:难怪丝绸店铺亏损……
祁锁南斐然地:俗话说,玩火者自焚——
二人越谈越投机……
祁锁南似乎对她有些好感。
李天鹛的目光透着脉脉含情……

本集剧终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