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悬疑武幻>海市蜃楼梨花荡>第八十集 会师正义洞

第八十集 会师正义洞

作品名称:海市蜃楼梨花荡      作者:长山      发布时间:2019-09-10 09:24:31      字数:3800

  三驴子听了特务组长马湖砚说降特务间联络的暗号,十分高兴和振奋。一个利用暗号召集空降特务,进而消灭全部匪特勾结的计划,初步在脑海中形成。刚要与特务组长马湖砚商议,发暗号诱敌现身,竟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布谷鸟的叫声。
  “布——布——谷—”
  “吕参谋!这正是有紧急情况,速来支援!我的同伙发来的暗号。怎么办?”特务组长马湖砚焦急地问三驴子。
  “立刻回话说:已安全着陆。让他向你靠拢!”三驴子参谋果断地说,“你带领你的弟兄擒获他,先缴获他身上的所有武器。不要伤害他,让他与你们一同发暗号,联络所有空降来的你的弟兄们。由你指挥咱共同回去配合海司令,剿灭花老四和络腮苟……”三驴子说到这里又说,“你们边搜索边向‘鲜果广场’和‘果窖山洞’靠拢。遇有土匪尽量抓获,尽可能不伤其性命。但是对于凶残的家伙想拒捕,可以就地消灭之。必要时可以发送给联络到的空降兄弟武器,与海司令的队伍协同作战。”
  说到这里突然又补充说:“梨树坡的土匪溜子,现在变得很复杂,在抓捕时一定个注意分辨:其中有罗芝花二头领的人,占一半以上,是我们所依靠的力量;有大头领花老四的人,占山中溜子的三分之一,是些穷凶极恶的家伙;还有暗藏的络腮苟的国民党特务分子,是最险恶的敌对份子,必须严厉惩处!面对这种局面,我已经与山上的二首领罗芝花商议好了,她的弟兄行动时,都在脖子上系上梨花结红领带。遇到他们一定要配合他们的行动,共同消灭花老四和络腮苟及其同伙。这里的一切就交给马湖砚组长了。我得赶快去联系海司令和李奇局长了……”没等马组长说话,三驴子已经消失在茫茫大山林坡中。
  再说海参谋长海司令,看到梨树坡有特务接应空降敌特,感到事情变得复杂了。不及时围剿空降敌特,他们一旦与暗藏的敌特分子接上头,将给剿匪工作带来更大的麻烦。他与县长兼公安局长李奇联系商量后,决定立刻给义县公安局发报,赶紧派公安警察部队包围梨树坡,密切监视土匪和空降特务份子的动向;配合幽州公安警察部队的行动,共同剿灭匪特。海参谋长和李奇局长分别带领秘密侦察部队和公安骑兵部队,立刻向梨树坡进军。
  经过一夜艰苦的翻山越岭,海参谋长率领的侦察员和黎家秋少校组长的所谓“反攻大陆先遣军”的队伍,终于到了梨树坡。可是这茫茫的大山,漫山遍野的原始森林与荆棘荒草,到哪里去找土匪和空降特务哇?海参谋长司令有些茫然了,他举目四处观瞧。突然看到在山坡下有三三两两的人在游荡,他赶紧带领一个战士向山下那几个人走去。
  “老乡!借个火……”海参谋长叼着没有点着火的玉石烟袋,向一个高个子农民模样的人说。
  “哈哈!我可没有火镰那玩样了,只有洋火行吧?”农民说着划着洋火帮他点烟。
  “不错不错,洋火这玩样还真是方便……”海参谋长说着紧紧地拉着对方的手说,“谢谢你,谢谢同志们!看样子你们早到了?怎么样?有什么新情况?”
  “大约在上半夜我们就已经包围了梨树坡,当时只看到山洞方向有十几个人,影影绰绰向山上去了,其他没有任何动静,那十几个人也没见回来。因夜间山上情况不明,我们没敢轻举妄动。”农民打扮的人汇报完毕,又说,“我是义县公安局刑侦大队队长,带领一个特警中队已经埋伏在梨树坡周围,有什么指示请首长吩咐。”
  “谢谢!继续潜伏,等待时机。”
  “是!”
  “提起那宋老三,老两口子卖大烟,一辈子无有儿,生了个女婵娟……”一个歪戴帽子的山民,哼哼唧唧地唱着流里流气的小调走了过来。
  一个高个长脸的男不男女不女样子的人笑骂道:“你李老三流里流气的,就不是个好东西!你再胡说八道不学好,看老娘怎么收拾你?”
  刑侦队长一看,在这二人身后还有六七个不三不四的人,一看就充满匪气。他向海参谋长和黎佳秋使了个眼色,就想动手。海参谋长还没来得及表示如何处理,突然见这高个长脸的女人手里,把玩儿着一条软鞭,就是一愣。他两眼盯着软鞭,没有说话。
  “怎么?相中我这软鞭了?好货卖给识货人。你出个价我可以卖给你……”高个长脸女人笑着说。
  “你这鞭子是哪里来的?怎么来的?打算卖什么价钱?”
  “这鞭子是我的一个相好送给我的。你想买好办,识货的分文不取!讨人嫌的千金不卖!还得留下脑袋!”高个长脸女人突然变脸,“说!你是什么人?可认识这鞭子的主人?说错一句小心你的脑袋!”
  “呵呵——姑娘好大的火气。我是谁并不重要,可是这鞭子是我的一个兄弟的随身之物,是与他形影不离的宝贝,怎么会到了你的手里?”
  “你……你……你的兄弟叫什么名字?”高个长脸女人口气缓和下来,疑惑地问道。
  “我的这位兄弟没有名字,人们都叫他三驴子。是我听着不好听,送给他姓吕,就让他叫吕三……”
  “这么说你就是海参谋长,还是海司令?”高个长脸女人惊讶地问。
  “正是本人!不知姑娘尊姓大名?”
  “什么尊姓大名?我叫罗芝花,是这山头溜子的二当家的。我受三驴子地恩德,决定改邪归正,带着我的弟兄们投奔海参谋长。”罗芝花说着赶紧掏出身上的地图和软鞭,一起拱手递给海参谋长又说,“这是驴子哥让我送给你的见面礼。让我投在参谋长帐下,一切听参谋长安排和调遣……”
  “啊?有这等事?”海参谋长喜出望外,赶紧接过两样礼物。打开地图一看,惊讶地说,“太好了,有了这见面礼,我们就不愁剿匪决战的全胜了。”
  义县公安局的刑侦队长和黎佳秋少校组长,看海参谋长高兴的样子,凑到跟前向参谋长手中的地图一看,也高兴地说:“有了这张详细的地图,我们就不怕匪特和我们捉迷藏了……”
  “王队长,黎少校!咱们共同研究一下这剿匪决战方案,力争使医巫闾山的匪特全部落网!”海参谋长看着义县的刑侦大队长和黎少校商量道。
  “好,如果能找个避静的地方,作为临时作战指挥部,再具体研究一个详细的联合作战方案,就好办了。以免我们在明处,匪特在暗处,这样我们的兵力再多,也难免被敌特钻空子溜掉……”王队长看自己的特警已经出现,还忽隐忽现的不知是什么人?感到不好行动,便提议说。
  “是的,这样不能协调作战也是个大问题……”海参谋长突然看着罗芝花姑娘说道,“罗姑娘你能拉出多少人参加剿匪战斗?你平时生活在梨树坡,对这里一定很熟,能不能找一个隐蔽的地方,做咱们的联合作战指挥部?”
  “我能控制的梨树坡的溜子,除了现在我身边的亲信和保镖外,还可以拉出200人左右,我的这些弟兄平时住在一个隐蔽的山洞里。花老四大头领和络腮苟特务们,另住在一号和二号山洞,他们不知道我的弟兄们住秘密山洞。你们跟我们走,我的那个山东可以作为临时作战指挥部……”
  “这……那山洞能隐蔽多少部队?四方台来的‘先遣军’,义县的刑侦特警,再加上你的溜子们,可是一支不小的队伍,光这些队伍的领头人,就需要个藏身之地呀……”海参谋长为难地说。
  “那不要紧,我的那个山洞叫正义洞,洞内大厅能容纳一千多人。洞内还有几个小洞,吃喝拉撒睡,都可以在洞里解决。洞口是古藤杂草和山顶下来的瀑布,不知道的人根本看不到洞口,既隐蔽又易守难攻……”
  “好——咱的指挥部就设在罗芝花妹妹的正义洞……”随着说话声,只见三驴子突然出现在大家面前,他的手还拉着一个人紧随身后。
  大家一愣,仔细一看后面的人竟然是县长兼公安局长的李奇。
  “啊!太好了……”海参谋长和王大队长高兴地拉着李局长,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行了!快点到山洞中,别在这里戳着,一旦引起敌特的注意,会有不必要的麻烦……”三驴子说着又对罗芝花亲切地说,“芝花妹子,快前面带路。我在后面布置埋伏暗哨……”
  “好!大家请跟我来……”罗芝花和她的亲信溜子们,顺着山坡上隐约可见的,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向山坡上走去。拐过一个山峰,听到潺潺地流水声,突然两个全副武装的山民打扮的人端着冲锋枪,从山角处闪到众人面前挡住了去路。
  “不要胡来!是自己人。到一边去……”罗芝花不温不怒地笑着说。又用手一指一道瀑布边的倒垂着的古藤说,“大家请进……”
  海参谋长等人茫然地看着悬崖绝壁上的古藤,正疑惑不解,只见跟罗芝花的两个溜子,快步到了悬崖边,把倒垂的古藤每人抓起一缕,分别向两边拉去。只听“吱呀呀”一阵响,峭壁上自动开了两扇不规则的大门。大门内十几个彪形大汉迎了出来,齐声喊道:“二大姑辛苦了!客人们好!大家请进……”
  “好气魄。谢谢诸位!打扰大家了……”海参谋长由衷地说,带领大家在罗芝花的指引下进入山洞中。
  进入山洞,举目就看到这大山洞是足有篮球场大小的一个天然大厅,坐西朝东,厅中山光水色尽映厅内,显得光亮明媚;西面正中央石壁上方中间,高悬着一块匾额金光闪闪的鎏金石刻三个大字——正义厅;正义厅匾额下方一张条形案板后,是一个类似皇宫龙椅的宝座,宝座上铺着熊皮,座椅后的石墙上,是一巨副飞天凤凰金翅金鳞栩栩如生;就在条案前左右两边,分别排列两行石墩。就在石墩边分别站着十几个山民装束的汉子,神情各异,一动不动,不仔细看还以为是庙里泥塑的雕像……
  罗芝花看着“雕像”微微一笑,与海参谋长等人说了一句:“请跟我来!”用手一指右边的一个洞口,把大家带进里面,让大家随便坐下休息一会。说,“我先安排一下我的弟兄们。”她又带领她的亲信们快步走向宝座。她坐在宝座上,四名亲信分列左右。罗芝花娇声说道:“各位都坐下吧!”
  站在两旁的雕像齐声说道:“谢谢二头领!”齐刷刷应声坐在石墩上。
  “弟兄们,大首领花老四,勾结国民党潜伏特务络腮苟,已经欺负得我们忍无可忍,如今又破坏新中国的解放军侦察部队进山剿灭空降的美蒋特务的行动计划,妄图颠覆新中国;破坏了我们的‘不与政府为敌,坚持正义为溜子’的祖训。大家说我们能答应吗?”
  “不能不能!坚决不能!”喊声震撼着大厅……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