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悬疑武幻>海市蜃楼梨花荡>第七十七集 布阵四方台

第七十七集 布阵四方台

作品名称:海市蜃楼梨花荡      作者:长山      发布时间:2019-08-25 08:35:18      字数:3245

  在医巫闾山秘密诊所山洞的密室里,老县长兼公安局长李奇,心情沉痛地面对心潮起伏的两个年轻的山里人——山里红和三驴子,讲述着鲜为人知的关于海家父子、兄弟的往事——
  早在清朝末年,幽州城内有一家从山东闯关东过来的老海家,在古城幽州落下脚,创办了一家商行,人们都管老板叫海老板、海老善或者海三爷。由于他经营有方,买卖做得越来越大,在山海关外的幽州地区,设有很多分号。
  海老板之所以买卖兴隆,主要是他行善积德,买卖老少无欺。遇有荒年、灾年,他总是拿出大量的粮食或者家财舍官粥,舍衣物,舍钱财……周济灾民。为此人们都尊称他为周善人、周三爷。周老板夫妇对人和气,善交际,整个幽州城的皇亲贵族,官员百姓,无不对老海家称功颂德,成了幽州屈指可数的名望家族。他除了有几个侄儿侄女帮他料理买卖家务外,还有两个儿子已经十七八岁,都在学校念书,也是品学兼优的好青年。一个女儿只有四五岁,在上幼稚园。
  就是这样的地方绅士买卖人,在日伪时期竟饱受日寇的欺凌,各种捐税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但是他牢记买卖人的信条——和气生财,不但自己一忍再忍,还教育他的子女及雇员,也要“以忍为先,以忍求安,以忍求财”。然而,侵华日军觉得海家好欺负,是个财大气粗的好顺民。见他家有油水可捞,便巧立名目把鼓楼前的李成良总兵的牌坊卖给他家,迫使海家变卖了几处房产、买卖,拿出了大部分做买卖上的流动资金,交给日寇占领者,买下那毫无用处的石头牌坊为他家的不动产。
  为了求安,海老板还是忍让着买了下来。海家的孩子和雇员们,实在难忍这口气,不少人秘密的加入抗日组织。其中他的两个儿子海洪礼、海洪奎,都秘密加入了医巫闾山的抗联游击队,接受了东北抗联医巫闾山抗联总部政委佟玉兰的派遣,仍以学生的身份留在幽州做地下工作。后来,老大海洪礼受佟玉兰政委的安排,到伪满警局当警察,后又被提拔为警局局长,长期的隐蔽下来。鬼子完蛋后,警局被国民党接收,海洪礼变成了国民党警察局局长,仍然为共产党、解放军、游击队做地下工作。
  海家老二海洪奎国高毕业后,便到闾山游击队参谋部,也是由佟政委秘密安排,让他专门与他的哥哥做联络员工作。游击队改编成解放军后,在解放幽州战斗中,佟玉兰政委不幸遇害,唯一与国名党内警察局长联系的只有海老二海洪奎了。可是就在国民党逃亡台湾前夕,海家兄弟俩秘密见过一次面后,哥哥海洪礼就神秘失踪了。
  就在剿匪任务下达以后,当时还是侦察连连长的海洪奎,找到县长兼公安局长李奇,把他知道的关于哥哥的一切,向局长做了详细的汇报;猜想哥哥海洪礼可能被逼到了台湾,请求让他秘密进入剿匪战斗中,以便在派遣特务中找到哥哥。事情倒也凑巧,竟通过一个哥哥给他留下的玉石眼袋,找到了海洪礼派来的派遣特务纪灵源004号特务,了解到了哥哥海洪礼的线索,并阴差阳错被蒋介石委任为“反攻大陆先遣军司令”……
  说到这里,李奇局长长出了一口气。又说:“你们说这个‘海司令’,能是死心塌地地暗藏的国民党特务吗?他的将计就计接受委任状,指挥空降特务参加战斗,我们能怀疑他有二心吗……”
  “啊——原来是这样。不是局长及时把我制止住,我险些就要了海参谋长的命。我真是太混了……”山里红被自己气得狠敲自己的脑袋。良久又说,“这么说那位海洪礼局长也是自己人?只是与我们失去了联系,也在找自己的弟弟。弄不好这些空降特务,正是他派回来找弟弟,让他们弃暗投明来了……”
  “所以说海参谋长的身份还不能暴露,以免打草惊蛇呀!我们只能配合参谋长的行动,而不能给他添乱哪……”
  听了老县长兼公安局长李启的这番话,山里红和三驴子都感到海参谋长的处境是艰难而光荣,又是很危险的工作。都想与海参谋长并肩战斗,但是又怕自己粗鲁不动脑,会给海参谋长添乱,带来麻烦。山里红左思右想后说道:“我本来就是一个山野粗人,根本不懂得斗争的策略和剿匪战争的复杂性。我的山货购销栈已经开张,现在我这么长时间没有回去,只有黎佳深大哥在照看,我得回去当我的老板去了……”
  “那我……我怎么办呐?”三驴子恋恋不舍又不敢贸然说跟山里红去,只好试探地看着山里红妹妹说。
  “你怎么办?没出息的东西!还想拴在我的裤带上鬼混吗?”山里红生气的又说,“你不是决心要跟着海参谋长一同剿匪,保护海参谋长的安全吗?怎么又瘪茄子了?”说道这里又笑了说,“跟着海参谋长好好干!做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李县长见这两个人斗嘴很有意思,听山里红说的话很有道理,便笑着说:“山里红妹子的说法太对了!凭吕三弟的本事,给参谋长当个助手兼警卫,我也放心了。你就加入解放军,当一名侦查员,做个侦察参谋再好不过了,我也放心了……”
  “好!谢谢县长。”三驴子再也不犹豫了,告别了县长,与山里红说了一句,“你自己的事你自己做主。我从今以后做一名好侦察员,再也不做你的野男人了……”说着就离开了密室不见了。
  “臭驴子!我白给你生儿子了……说走就走。”山里红有些恋恋不舍了。
  李县长一看这对青年人,好笑又好气。摇摇头对山里红妹妹说:“山里红妹子你的决定很好,一个女孩子常年山上山下的奔波劳累,总不是常事,办个货栈也是有个落脚之地不说,也是为新中国繁荣市场做了一件大好事。目前咱幽州正在实行城市资本主义工商业改造工作,公私合营将使资本主义工商业,进入社会主义改造阶段。你的山货购销栈将迎来新的改变,到时你将是私方经理。我会派有经营能力的人到你的货栈做公方经理。你们把货栈办得更好,成为公私合营的典型,将对幽州的工商业发展有更大的贡献!”
  山里红听了李县长的一席话,尽管半懂不懂,但她明白这是要给自己派人来管理货栈,当然是她求之不得的事了。只要能帮我把货栈办好,能挣钱生活,管他什么典不典型呢!想到这儿就说:“好!我听县长的,一定把货栈办得越来越红火。”
  再说三驴子回到四方台秘密诊所,此时的四方台再也不是秘密诊所了,而变成接受国民党空投物资武器,擒获空降特务的战场。三驴子对医巫闾山比任何人都熟悉,当他到了四方台诊所,见除了军医、医疗专家和一名护士之外,还有一名身穿国民党军装的医生模样的男人,和一名像护士的国民党女兵,感到十分诧异。不由得向军医不客气地问道:“这是什么人?怎么能进入我们的秘密诊所?”
  “吕三哥不要误会。这是刚从台湾空降来的国民党军医官和护士长小姐,是台湾总部特意派来给先遣军奎子司令治伤病来的。海司令命令我监督他们暂时留在诊所,一旦战斗中有伤病员,让他们配合我们治疗。”军医说到这里,指着地下的两个大木头箱子说,“这些药品也是台湾总部空投给咱们的,还有不少武器弹药,都放到库房里了……”
  “好!蒋光头这运输大队长,又给咱效力了。”三驴子笑着说,突然又问,“那海参谋长现在哪里?”
  “海司令正在与黎佳秋少校组长,一同指挥反攻大陆先遣军,去围剿刚刚空降的武装特务。”军医严肃地说。
  “怎么?所谓的反攻大陆先遣军,不是我们的参谋长接受了蒋介石的委任状,成了先遣军司令,包括黎佳秋在内的先遣军少校组长都听司令的指挥,怎么又出了不听招呼的武装特务呢?”三驴子惊诧地问。
  “不知为什么,咱四方台、老爷岭和断截沟,接收物资、食品和特遣军人等,都很顺利,没费一枪一弹便要结束战斗了。正在这时不知怎么又飞来两架飞机在高空盘旋。四方台这里一看,正要重新燃起指示空投的篝火,突然在与义县接壤的梨树坡方向,‘啪啪啪’一连串升空七颗信号弹,紧接着梨树坡上燃起四堆冲天大火。”军医说到这里,缓了一口气又说,“海司令一看情况有变,说声‘不好!梨树坡的溜子花老四的队伍里,混进了暗藏的特务!通讯兵!赶快骑马分别通知老爷岭和断截沟的行动组,留一部分人坚守阵地,其余的人立刻出发,赶赴梨树沟围剿空降特务’。又与黎家秋少校组长一起,带领四方台的先遣军奔赴梨树沟了……”
  “有这等事?梨树勾与这里有三四百里山路,就是骑马走这崎岖的山路,没有两天两夜也赶不到!等海司令他们赶到,黄瓜才都凉了。”三驴子说到这里,心急火燎地对军医说,“赶快用电台与李奇局长联系,让他通知义县公安局,赶紧进山抓空降特务。告诉李局长我已经到了梨树坡……”三驴子说着,人已经没了踪影。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