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悬疑武幻>海市蜃楼梨花荡>第七十五集 新“国共合作”

第七十五集 新“国共合作”

作品名称:海市蜃楼梨花荡      作者:长山      发布时间:2019-08-16 09:40:57      字数:3717

  “在新中国的国土上,在神圣的幽州医巫闾山中,在光天化日之下,竟出现了美蒋空降特务的欢呼祝贺声?是可忍孰不可忍!”山里红愤怒了,三驴子愤怒了;就连胆小怕事的王军医也忍无可忍了!一股反抗的怒潮正在酝酿中。
  “忍耐,忍耐!再忍耐——小不忍则乱大谋!”海参谋长那坚毅的目光在提醒着;梨花圣母的交代响在他们的耳边……
  “请相信我对党的忠诚,对祖国的热爱。为了祖国的安宁,为了剿匪事业胜利完成,我只能不得已而为之了……”参谋长那忍辱负重的话语,那在滴血的心,那颗已经垂危的生命,难道能做出蠢事吗?我们有什么权利怀疑一位捍卫祖国的英雄的胆魄与决定——唉!还是静观其变吧!英雄的策略需要我们来配合:三驴子、山里红、王军医目光相交,愤怒化成了支持参谋长的力量……
  “海司令——我还是那句话: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我与我的手下的性命及一切,全交给司令了。从今日起我们一切听司令地安排与调遣。违抗海司令命令者,格杀勿论!”空降先遣军组长黎佳秋,带领他的组员向海司令宣誓了……
  “誓死效忠海司令!违抗司令命令者,格杀勿论!”特务们异口同声地喊道。
  “好!现在我委任黎佳秋少校为‘将计就计行动组’组长。你立刻向大家宣布你的‘将计就计’行动计划!”已经是双面人的海参谋长——海司令,下达了第一号作战命令。
  “是!‘将计就计’的行动是:一、立刻用洪春梅的电台,用明码给县长和公安局长发报,如实汇报这里的情况;把两位神医的‘治疗处方’完完整整地发出去;请求上级立刻想办法送到四方台诊所。越快越好!”黎佳秋少校组长说到这里,山里红和王军医松了一口气,齐声说好。黎少校又说,“二、少尉洪春梅,马上把你与台湾联系的电台密码,告诉四方台发报员。请发报员发完明码电文后,立刻用与台湾联系的密码发报。电文是:‘已联系到01号特派员,奎子接受委任状。司令伤势严重,急需药物治疗,请求支援,所需药物……’以便决战!”
  四方台诊所女护理员,接下了密码和两个电文。手足无措地说道:“我只是一名医务护理员,收发报是我刚接受的临时任务,对收发电报还太熟悉。能否请洪少尉姐姐协助我完成此项发报任务?”报务员说完红着脸看看行动组长和海参谋长,又用祈求的目光盯着洪春梅。
  洪春梅知道自己的身份还是国民党特务分子,哪敢对这样机密的电报随便发送?她不敢看报务员的可怜的目光,只好低下头一声不吭。
  王军医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不得不说话了:“这是一次特殊的‘新国共合作’,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中国人,为了新中国的安危,我们应该推心置腹地向一个目标——剿匪,放弃自己的一切杂念,勇于承担……”
  “好——王军医说得好!为了剿匪事业,这‘新国共合作’,就得共同对敌——蒋介石的反动派,粉碎他们的阴谋。我以共产党侦察参谋长的身份,请求洪春梅少尉,与报务员共同完成发报任务。”
  “好!时间紧迫,容不得再迟延了。就按海参谋长的指令,立刻发报……”黎佳秋少校组长当机立断地说。
  “嘀嘀嘀……”的发报声,传送出这特殊的电波。幽州城首脑机关、台湾军统特务机关,都感到震惊,开始谋划如何应对这场突变。
  随着发报的结束,海参谋长、黎佳秋少校组长,都松了一口气。
  “下一步怎么进行?司令你对大山的情况熟悉,请司令安排接收台湾军统总部可能会派来飞机空投的物资、武器、药品,甚至可能派来‘支援’我们的人。应在哪些地方指示空投地点?如何派警卫部队确保万无一失?”黎佳秋少校组长诚恳地请示,“国军反攻大陆先遣军司令——共产党解放军海洪奎秘密侦察参谋长。”
  “好吧!那我就不客气了。”海洪奎参谋长略一思索,威严地说道,“黎佳秋少校组长:你带领台湾来的你的四位弟兄,带上引火材料,登上四方台顶峰,在四方台四周备好可燃木材,听到有飞机声响,立刻点起篝火,指示飞机的空头目标!警卫排长,你派一个警卫班,警卫黎佳秋少校组长他们。严密注意飞机空投物资时,有没有空降武装特务?发现有空降美蒋特务立刻抓捕,确保行动小组弟兄们的安全!”
  “是!”黎佳秋少校组长的五人小组和警卫排长,齐声答到。
  “吕三弟!”
  “在!”
  “你带领台湾来的另两名弟兄,骑上你的三头驴,带好引火用具,直奔老爷岭。找平坦的高处准备点火,指示飞机空投目标。警卫排长你再派一个班,到老爷岭担任保卫和抓捕工作!”
  “三里红妹妹!你带领洪春梅少尉和报务员,立刻赶到断截沟,同前面两组一样,点火指示飞机空投目标。警卫排长亲自带领一个警卫班,配合你们的行动。”
  战斗部署下达完毕,参谋长看了一下众人问道:“现在都清楚了自己的任务和目标了吗?”
  “清楚了!”大家异口同声地响亮回答。
  “好!开始行动,立刻出发!”
  参谋长部署完毕,看到秘密诊所的山洞中,一下子变得空荡荡的,只有自己和王军医与护士,突然问道:“王军医,这里可还有侦查人员?我担心一旦国民党特务总部接到密电和明码电报后,趁机空降小股派遣特种兵部队,来争夺我们的秘密诊所。我们兵力不足,会措手不及呀!”
  “报告参谋长!目前在这四方台附近,还有不到一个班的侦察员,作为暗哨分布于各个岗位。只能守卫四方台,其他地方如遇大股敌特,很难应付……”
  “报告!在四方台入山口,发现有一辆吉普车急速向这里驶来,后面还有骑兵部队正奔向我们的四方台……”一名暗哨跑到诊所报告说。
  “好!太好了。一定是县长接到明码电报,带领骑兵连赶来增援我们。”参谋长有些激动地说。
  “报告!发现有三架直升机向我们飞来,飞得很低眼看就到了。不知为什么一架飞往老爷岭;一架飞往断截沟;还有一架正飞向这里……”
  “这——一起来了这么多飞机?这可怎么办?是敌人的还是自己的呢?”海参谋长也疑惑了。
  “报告参谋长!天大的喜讯,公安局长率领骑兵连已经来到四方台,三架直升机已经在不同的地方降落;从直升机上下来的特战部队,已经进入战斗岗位,随时可以参战……”
  “太好了!还是局长英明,我正为兵力不足在发愁,局长竟送来了及时雨……”参谋长这下完全放下以来。
  “不是我英明,是你们的电报发得让人担心哪!先是明码电报,我知道了参谋长重伤后又遇到了棘手的问题;接着是密码电报弄得谁也破译不了;更使我感到问题的严重性……”随着说话声,县长兼公安局长李奇,来到了参谋长的病床前,看到参谋长坐在床上不能下地,关切地问道,“怎么会伤成这个样子?我已经按你们的‘神医’开的处方把药带来了。”又看了王军医一眼。“我说老王啊!你一向胆小怕事,这次怎么这样胆大?你开的药方把军医学院的药剂师教授都吓坏了,说这样的药方会治死人的!你想要参谋长的命吗?是我亲自打包票,才按你的方子抓来了药,不然人家说什么也不敢给药哇……好了,你赶快给参谋长治伤吧!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治老洪的病?一旦出事,小心我要你的命……”
  “我的老局长啊!你可冤枉我了。这方子是我出的不假,可是这药量和所配的种类,被山里红姑娘给改了,这完全变成了她的主意……”王军医委屈地说。
  “什么?你说的可是那个魁梧健壮的野姑娘山里红?她竟敢改你神医的药方?她懂中医吗?让她到前线扛大炮还差不多!让她给人治病不是瞎胡闹吗?”局长这下可真火了,“多亏我带来了医疗专家,等一会专家到了,你与他中西医结合,赶紧给参谋长治病……”
  “县长谢谢你的关心,但是我的伤的状况已经是死过去的人了,不是山里红妹子的抢救,我早就见马克思了。现在我的双腿的脚筋和下身的瘫痪,除了山里红已经无人能治了……”参谋长有些激动地说。
  “呃?有这等事?”
  “是的!参谋长的病情已经是无法医治。我出的药方也只能拖延时间,才能让他到大医院治疗。至于能否治愈?那只有听天由命了……山里红姑娘有特殊的才能,又敢做敢为。所以我只好听信她的。实际上是死马当活马医呀!”王军医无可奈何地说。
  “这——那就赶快叫山里红姑娘给参谋长治病,我已经把药都带来了。”李奇县长焦急地说。
  “我来了——”随着清脆洪亮的声音,山里红一闪身就出现在大家面前。
  “啊?你怎么这么快就从断截沟回来了?那里怎么办?”参谋长一看到山里红,不安地问。
  “放心吧参谋长。我在断截沟刚安排好兵力部署,就看到一架直升飞机降落在山顶平台上。特战队的战士们从直升机上下来了。特战队的一位班长向我走来,报告了来支援我们。我一看特战老班长是一位久经沙场的老兵,我就把断截沟的部署交待给他,这才赶紧回来看望参谋长……”山里红机灵的扫视了在座的所有的人,说,“药带来了吗?赶紧给参谋长治病,不能再耽误了……”
  “这——要在专家身上,很快就要到了。不用着急……”县长故作镇静地说。
  “胡闹!救人如救火,你一个大县长又兼着公安局长,亲自到第一线不把药先带来,等什么狗屁专家?”山里红恼不摘言,冲着县长发火说。
  “我来了!谁这么大的火气?凭什么向县长发火呀?”一个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的瘦高个子,拎着一个提包迈着方步,慢腾腾地走了进来;又说,“我这一下飞机就赶来了,你们真难缠,连一口谁也不让人喝……”
  “你?你就是专家……行啊!够派。赶紧给病人看病吧!”山里红强压心头的怒火,退到了王军医身边。
  专家抬头看了一眼海参谋长,被他那已经煞白的、没有血色的、扭曲的脸吓呆了。好一会才结结巴巴地说:“赶快准备后事,已经病入膏肓,无法救治了……”
  “混蛋!滚一边去!”山里红猛地一把将专家那像高粱秆似的身板,推了一个趔斜坐在地上。大声说,“快把药拿给我……”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