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悬疑武幻>海市蜃楼梨花荡>第七十一集 山中的枪声

第七十一集 山中的枪声

作品名称:海市蜃楼梨花荡      作者:长山      发布时间:2019-08-04 10:49:06      字数:3448

  国民党派遣军少尉机要员洪春梅,听了山里红姑娘连挖苦带讥讽的话语,脸羞得无地自容。沉默了好一阵子,突然昂起头向山里红果断地说道:“山里红姐姐,你我都是女人,又都是在花季过来的人了。青春年少时一时的蠢事,就会毁了自己的一生啊——”洪春梅说到这里已经是满眼流泪,说不下去了。
  “春梅妹妹,你有啥话直接跟我说。你刚才的话虽然我听不太懂,但意思我知道:不就是女孩子刚一上来骚劲的时候,遇到男孩勾引,自己把握不住自己,就轻易的把自己的那东西给了人家,使自己悔恨已经晚了吗……”山里红口不择言,竟把自己的感受毫不遮掩地说了出来,“正如你说的那样,我在山中遇到青梅竹马的臭三驴子,他要与我玩玩,我觉得好奇就与他玩呗。谁想到会被他给我玩成了大肚子,害得我才有今天的下场啊!”
  洪春梅听了山里红的话,觉得又好气又好笑。一个大姑娘竟口无遮拦,把自己丢人的事,随便就跟一个陌生人说,这也太直爽了!又一想这个姐姐城府不深,心直口快,倒真是一个可交的好姐妹。于是说道:“哎呀山里红姐姐,你可别跟别人说这些事!人家该说你没教养,是坏女人了。虽然是那么回事,可也别挂在嘴边上啊……”
  “嘻嘻——那怕什么?别人爱怎么说怎么说!我才不管它呢!说火了我就撕烂他的嘴……”山里红笑着说。
  “呵呵!姐姐倒很想得开,什么事也不往心里去,倒能使自己开心,这真不错!可是我……唉!像姐姐那样想的可就不会有今天的下场了……”洪春梅深有感触地说。
  “那妹妹你是怎么走上当女特务这条路的呢?”
  “唉!说来话长啊——
  “我家本来是幽州城十字街南一家很不错的‘洪家百年老店’,买卖兴隆,日子过得也很红火。美中不足我父母到了我这一代,只有我和小妹妹两个女孩,没有儿子。谁来接洪家香火,成了父亲的一块心病。我的小妹妹还不到一岁,父母又都是五十多岁的人了,为了香火和传宗接代的事,我爸爸决定让我读书,将来嫁个有能力的人招为上门女婿,延续洪家的香火。当我读到国高二年级的时候,在接受国民党的军事训练中,我认识了当时的军事教官黎佳秋,很快我与他成了好朋友。黎教官比我大五岁,为人正直热情,长得很帅,我就深深的爱上了他。在军训结束时,他提出要娶我为妻,我说我还小,正在念书,我自己也做不了主,得问我的父母同意不同意。
  “他一听便找了个王媒婆上我家提亲。我父母一听说是国军军官上门提亲,对国民党军队没有好印象,便婉言谢绝了。没想到媒婆收了人家的礼,没法退回去,便给黎教官出主意,说你把姑娘生米做成熟饭,不怕他父亲不答应,再不答应他家的老店还要不要了?
  “教官黎佳秋一听媒婆的这些话,立刻火了说:‘你这是什么馊主意?你把我黎佳秋当成什么人了?洪妹妹的父母不同意就算了,我怎么能干缺德事?’黎教官怒斥媒婆后再也不理媒婆,见到我就把媒婆的坏主意与我说了。我听了这话从心里敬重黎教官,安慰他不要着急,我自己慢慢跟父母商量……
  “回到家,我把这事跟我妈妈说了,妈妈也觉得这黎教官是个好人,与父亲商量,父亲说那就让两个孩子交往一段时间,看看黎教官人品究竟如何。
  “没想到媒婆对此事怀恨在心,不知是谁收买了她,竟千方百计的使坏,从中捞取钱财。
  “就在学校军训结束时的当天晚上,我送黎教官从我家出来后,我回家时到了九道湾胡同口,突然有几个黑影串了出来挡住了我的去路,嬉皮笑脸地围了上来……
  “‘你们干什么?离我远点……’我吓得心通通直跳,颤声说道。
  “‘干什么你还不知道?你家既然拒绝了你与国军黎教官的婚事,那我们就有权利向你求婚!今天我们几个是来向你求婚的,不过我们得先检查一下你是不是处女……’一个蒙着脸的无赖恬不知耻的信口胡说。
  “‘你你……你们这些流氓……给我走开……’我吓得嘶声喊叫。
  “‘你喊也没用……弟兄们上!把衣服给她扒了!咱国民党军官捞不着,该咱们有福气享受,咱也不能轻易地放过这到手的小妞……’
  “‘救命啊……’几个歹徒已经抓住了我的双手,动手就撕我的衣裙……
  “‘住手!哪来的狂徒?竟敢欺负良家妇女……’随着怒吼声,一个身材魁梧的身影已经到了面前,三拳两脚就把四个流氓打倒在地。四个歹徒想起来就跑,可是站起来后哎呀一声,又都坐到地上一动不敢动。
  “‘你们是什么人?怎么敢在九道湾行凶,就不怕王法吗?’本来吓得六神无主的我,一听审问歹徒的声音,竟是教官哥哥,我就觉得这里有文章,便静下心来听歹徒怎么说。
  “‘长官饶命……我们都是幽州城里的混混,听王媒婆说长官向洪家小姐求婚被拒绝,我们田老大看中了洪家小姐和他家的百年老店,便让媒婆帮忙,搞垮搞臭洪老板,他好把洪小姐弄到手,事情办成以后,洪家的财产一半儿归媒婆。今天,我们受田头地指使,先来教训一下洪家丫头,使老洪家服服帖帖的把小姐嫁给我们田头,他给我们四人每人两块大洋。我们一听有这好事,就来吓唬洪小姐……’
  “‘混蛋!耍流氓,扒小姐衣服。你们还是人吗?不想活了?快滚!再敢胡作非为我早晚收拾你们!回去告诉王媒婆和你们的田头:我的事不准她们再插手!再为非作歹,我饶不了她们……’黎教官把歹徒的话记在心里,见歹徒溜走了,走到我的身边,给我擦去了眼泪……”
  “两位美女,你们唠啥呢?还不快走?参谋长都等着急了,生怕红妹妹出事……”二人正说着心里话,三驴子突然出现在面前说。
  “没事,我们正聊得开心……真得走了,不然天黑到不了四方台就麻烦了。好吧,咱走……”山里红拉起洪春梅就走,心里在想:这事也太复杂了!这黎教官是谁?与黎佳深是什么关系?混混头姓田,难道他竟是搞垮“洪记百年老店”的罪魁祸首?
  “等等,我带点东西。”洪春梅说着向山洞里走去,不一会儿抱出一个木箱。说,“这是与台湾总部联系的电台,会有用处的。”又看着三驴子说,“姐夫这东西给你拿着,以后我教给红姐姐怎么用。”
  三驴子向来没有人跟他叫姐夫,一听这国民党的女少尉,叫自己为姐夫,高兴得合不拢嘴;边接过电台边连连说:“好,好好……”
  “别臭美了,你不配当人家姐夫!”山里红狠狠地盯了三驴子一眼,又对洪春梅说,“他只是我的野男人,并没有明媒正娶我,说难听点我们俩是一起搞破鞋玩儿。他不是你的正式姐夫!以后你就叫他驴子哥,或者三哥都行。”
  “嘻嘻——是——三哥!”洪春梅伸了一下舌头,做了一个鬼脸,强忍住笑容。三驴子也不生气,带着两个美女离开了山洞。
  山里红想着心事,突然笑着对三驴子说:“咱两先进洞一下,看还有没有武器……”又对洪春梅说,“妹子你先等一下,我们去去就来……”说着拉起三驴子跑进洞里。洪春梅看着他两猴急的样子,忍不住笑红了脸。
  “快——先慰劳你——我还有事跟你说……”山里红主动拉下了三驴子的裤子……二人欢闹后完事。山里红边提裤子边说,“你一定查清洪妹子丈夫黎家秋的来路,他与黎佳深兄弟是什么关系?洪家老店是怎么被整垮的……”
  “这——好吧!”三驴子本来想说什么,可是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山里红,“红妹子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一定照办……那咱走吧!”
  “看这里有没有武器,咱得把那东西收拾起来,不能被别人弄走危害幽州。”山里红边说边寻找起来。
  “不用找了,有不少武器,手枪、步枪、还有两挺机枪和无数长枪。我都藏到这里了……”三驴子边说边打开了一个被堵住的小洞口,指给山里红看。
  “很好!还是我驴子哥有心眼,这些东西要是不藏好,早晚是祸害。”山里红边说边拿出两支手枪和子弹,递给三驴子一把手枪。“拿着!咱们走。”
  “拿这干啥?咱也不会用……”
  “我让你拿着你就拿着!不会用还不会学吗?”山里红没好气地说,“咱与那么多特务一起走路,海参谋长又不能动,一旦特务起了歹心,有枪逼着他们,也可以给咱壮壮胆儿呀!”
  三驴子佩服的点点头,再没有说什么,二人走出了山洞。洪春梅看到二人滑稽的样子,不由得想笑,但没说什么。
  “走吧!”山里红亲热的对洪春梅说,“你看我和驴子哥一人拿一把手枪防身,忘了也给你拿一把了……”
  洪春梅一听这话,心里想:这姐姐看起来粗鲁无心机,没想到还会算计别人,粗中有细。想到这里笑着从内衣贴身的地方,神秘地掏出一把袖珍手枪说:“没关系,我这里有一把德国造的袖珍手枪,不但能防身,还能参战。”
  山里红和三驴子一看都是一愣,没想到人家还有这一手,人家要想害自己,自己早就没命了。想到这儿山里红强装笑脸说:“呵呵——妹妹身上还有这宝贝?没想到……可是我与驴子哥有枪也不会玩,只不过做做样子而已……“
  “那怎么行?咱与特务同行,光做样子可不行,必须时时防备突变!这样,现在咱边走我边教你们怎样打枪,凭姐姐与三哥的聪明,很快就可以百发百中!”
  “那太好了!谢谢妹妹了……”三人边走边学习打枪,阴森森的医巫闾山中不时响起枪声和叫好声。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