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二兰>第四十一章 尾声后记(2)

第四十一章 尾声后记(2)

作品名称:二兰      作者:高研      发布时间:2019-07-17 22:35:22      字数:4541

  二兰说:“今天,承蒙大队领导客气,还叫我来参加干部会议,我讲的太多了,仅供大家参考。还有一件事情呢,要请大家帮忙的,我也沾了我们大队先进单位的光,大家把我这个老太婆当成个人物灯儿,七推八选叫我当政协委员,我要硬推掉就有点不识抬举。可是安排我作为农民代表的委员发言,发言内容是关于对即将实行的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的看法,这个对我来说是个负担。我作为农民代表做这个发言,如果不能代表广大农民的心声,就是瞎说就是有罪的!请各位注意看报纸听广播,多听听一般社员群众意见和看法,再和我交流,我好把大家的意见带到大会上去汇报,好不好?
  “我想了几点,先和大家说说,请大家帮我参谋参谋,啊。
  “首先,联产承包责任制不是搞分田单干,叫什么名头不是最重要的,关键看是不是有利于发展生产,有利于让农民得到实惠,对不?这种做法是不是可以一刀切,很值得考虑。我没有理由说搞承包责任制就怎么个不好,但要根据各地的实际情况,要发扬毛主席实事求是的精神。说广大农民都热烈拥护就不是一句真话,比如我这个农民的看法就有些不同,要尊重农民选择的权利,充分考虑农民的利益;适宜搞集体的,还是搞集体为好,当然也可以分田承包,充分调动群众的积极性。
  “第二点,要重精神重内容,不要单看形式,形式搞过了头就坏事了。学校开展拾金不昧的比赛,有的小学生在路上怎么也捡不到钱,为了争取表扬,就从自己家里偷几分钱到学校交给老师,你说这是把孩子教好了还是教坏了?我们有个很坏的毛病,喜欢一呼隆上一呼隆下,这样做吃的苦头太多了。五二年全面土改是必须的,按人头分田,现在搞承包,有点像五三年一呼隆搞初级社高级社那样的情况,有点想当然。后来一呼隆炼钢铁,好铁炼成了废铁;一呼隆搞深耕,熟土深埋翻出死泥,纯是作孽。怎么做,只是个形式的问题。现在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的做法,已经搞了二十多年,不是很理想,但是不是一下子全部推翻呢?是不是先搞试点,成功了再逐步推开?有的地方已经搞成功了,可是别处成功的我们这块就一定行吗?恐怕不好说。
  “再比如说,现在不提学大寨了。当然,大寨我没有去过不了解实际情况,但我们有什么理由说大寨人做的就是错的呢?毛主席号召我们学大寨,主要是学习大寨人爱国家爱集体的思想,不怕困难改造山河的勇气。我们金城人削平高沙土实现旱改水,实现了百万农民世世代代能吃上米饭的愿望,就是学大寨的成绩,现在不提学大寨的口号,也一呼隆什么都不要了,我看就是被那些搞形式主义的人搞坏了事。毛主席一贯倡导实事求是,宜粮则粮宜棉则棉,并且主张多种所有制多种形式并存,从来不搞形式主义的一刀切。
  “第三呢,就是要考虑照顾所有人的利益。我们搞社会主义,就是要走共同富裕的道路,力争让所有的人都过上好日子。搞分田个人承包,对会种田的劳力强的肯定是有利的,对不懂什么种田技术的又劳力偏弱的户子,就遇到很大的麻烦了。就我们大队和周边的几个大队的情况来说,各生产队也很不均衡,有很多生产队没有拖拉机,有拖拉机的怎么分,有的生产队耕牛不足,耕牛怎么分配,集体仓库等生活资料怎么使用,这些问题不考虑好,就会造成集体资产严重流失,仓促的一呼隆分田到户,可能是有问题的。就会出现有人预见的耕田不用牛——用人,点灯不用油——用蜡烛的笑话情况。可以想见,有一部分人,特别是觉悟不太高的干部们可能先富足起来,有的人家连吃饭很可能就成问题了。我想了这么几点,说得有些颠三倒四的,请大家为我考虑考虑,也是为了我们大家的切身利益,拜托大家。”
  二兰讲得虽然有些凌乱,但如此有见识有思想,是大小队干部们始料不及的。他们的灵魂深处受到了强烈的震撼,讲话停了片刻,才发出长时间的掌声。
  这次大小队干部会后,二兰利用一切空闲时间到各队去和干部群众座谈以及个别交谈,也去相邻的几个大队进行调研,力争把准包括自己在内的广大农民跳动着的脉搏;晚上回家拟写发言提纲,心情总是很难平静。始终让她揪心的是相当一部分人急于解决吃一口饱饭问题的要求无比强烈,群众对很多干部贪污腐化不顾群众死活怒火中烧,对分田承包意见不统一,很多人有疑虑;特别是一些无力承包的户子,诸如此类的情况比她所在的高圩一队的困难要大很多。
  在县政协大会上,张二兰委员的发言引起了广泛的共鸣和热议。她说,社会主义制度和以往一切的社会制度最大的区别,就是为最广大的人民群众谋利益的,为大多数人还是为极少数人服务即为分水岭;不是为大多数人着想的制度,名称再好听也是反动的。实行土地承包责任制,是依据目前暂时还比较落后的生产力主要靠人工劳动这个手段确定的生产关系,有利于调动广大农民生产的积极性。随着机械化程度的不断提高,大田操作以机械为主,人力劳动只是辅助手段的时候,家庭为主承包的情况必将发生新的变化。各级政府必须具有前瞻的目光,特别要强调的是,任何承包人不得破坏耕地的基本面貌,除了改良土壤的肥力,不得开挖或堆积泥土,如挖深沟筑窑等。
  在承包开始前,要对集体的生产资料,如耕牛、拖拉机等大型农具,仓库、农用船、砖窑、工厂、作坊以及可供养殖的沟河等集体设备设施,组织专业人员进行合理准确的评估作价;以防有人乘改革之机贪占财物,造成集体资产的无谓流失,挫伤广大农民群众的积极性,伤害人民对党和政府的感情。
  同时,我们觉得,“土地承包”不能搞一刀切,尤其不能搞“一呼隆”的一刀切,重实质不重形式。一个公社先搞一两个大队做示范引路,不要急着全面铺开。俗话说“种田不好一熟”,一熟两熟收成之后,就知道承包的效果好不好了。多数人满意的才是好的。报纸上常登“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之类的文章,我们也花个半年到一年的时间检验一下呗。
  一个农民代表的发言,赢得了大会长时间的热烈的掌声。
  回到圩子里时间不长,县政府有关部门对二兰的几条提案都分别来信给予了答复,她很满意。
  她就两个心思了,一个是建国的成家,一个是圩子的发展。现在,第一个心思可以不多想了,儿子回家说,对象已经定下了,只等工作住房安排妥当就可以领证;现在考虑的是结了婚再读研,还是读研毕业后再结婚,不管他了。第二个圩子里的事,不想插手可又不大放心,三宝和杨冈和她有同样矛盾的心理,想请她做顾问可麻烦她多了又不忍心。
  二兰成了名人,更成了一个忙人。当地驻军听说她是老红军家属,现在是政协委员,提出要和高圩村搞军民共建,要邀请她到部队去对战士们进行革命传统教育;中心校聘请她担任少先队总队的校外辅导员,当孩子们给她佩戴上红领巾,由校长陪着在校园巡视时,她看到一人神色慌张。那人照面没有打好就避之唯恐不及立即溜之大吉,她立即一愣,校长问:“老主任认识杨军?”她立即说:“我看错了人,还以为是熟人。”搪塞了过去。其实,杨军不作怪的话,二兰已经注意不到他了,这个曾是运动中的造反派打手,现在憔悴成了这副德行。
  二兰毕竟老了,累了,透支太多了,关系不太大的活动能推就推掉了,已经不再风生水起,何不来点风平浪静的日子呢?可她思之念之的是她创办的那些企业,是她耕耘的那片土地。有时想想也觉得搞笑,自嘲自作多情,自己亲生的儿女都能任其放飞,圩子里的哪个项目没有能人,咋就不能放手?嗯,对年轻人的工作,只能锦上添花,不能成为掣肘。老话说得好,少要和气老要乖啊。
  老人晚年眉清目秀耳聪目明,满九十二岁时无疾而终,她是含笑走进她的宇清那个世界的。
  
  
  后记
  
  俗话说“单说不练空把式”,我是一名普通高校的习作课教师,《二兰》姑且算是我的又一篇下水作文吧。《冬前》(江苏人民出版社2014.6.)出版后,有老师和同学问我是否再写一本,我随口说可以,因而就利用教学之余写了这本书稿。其实,我随口说了就后悔了,一是说来轻巧做来不易,几十万字不能一挥而就;二来作为教师的下水作文是为学生做示范作标杆儿的,要保证一定的质量,自然又增加了难度;第三是笔者承担的工作量大,除了教学,我还担任学报编辑和教学督导,教余就基本没有多少时间了。我不准备在此叫疼诉苦,因为这是我文学的自觉,或可谓自讨苦吃;也不准备重复书稿内容自作评论,因为师友们观文可知且见仁见智自有详价,不用我赘言。我只想结合教育工作的实践,和大家交流怎样努力把文章写好的点滴体会,以就教于诸位同仁友好。
  我对学生写作的要求和对老师们上课的要求一样:既有健康的“营养”,又有良好的“口感”。教师教学的内容首先必须是健康的,积极向上向善传达正能量,绝不允许出现思想性知识性科学性的错误;而教学的手段和过程又必须符合学生认知规律和具体学情,对学生具有强大的吸引力,做到有趣、有序、好懂、实用,使学生乐学爱学。如作品《二兰》中的冒国栋、吴翊、成西东等老师,就是笔者心目中比较理想的教师形象,他们以高尚的人格魅力和臻于完美的教学技艺征服人心,学生怎能不爱他们的老师?爱其师方可信其道,教育效果自当不言而喻。类似作品中的高小扣这样的学生,在他们老师的优质教导下,岂有不茁壮成长之理?
  营养和口感即内容和形式的关系,通俗地说,就是解决“写什么”和“怎么写”的问题。内容是第一位的,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但不要忘记,拙妇也会搞砸山珍海味。我们必须和学生讲清楚,内容和形式,或称材料和表达,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是相互促进互为表里的关系,训练中不可偏废不可孤立对待。只重营养健康内容正确,忽视表达艺术技巧的锤炼和把握,就会造成口味寡淡的图解某些思想概念的政治口号式的文字堆砌,自然令人生厌;同样,片面的刻意的追求表现手法和形式的求奇创意翻新,有的甚至脱离国人欣赏的民族气派和民族习惯、趣味,势必不仅不能提高艺术品位,反而造成艺术失真以致阉割颠倒丑化历史的恶劣效果。这两方面的错误做法在文学史上包括当代文学实践中都有深刻的教训。只顾营养不考虑口感,作品味同嚼蜡,人们不会喜闻乐见;只顾口感不考虑营养的健康与否,反而会以辞害意,甚至会走向反面。
  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说过,“缺乏艺术性的艺术品,无论政治上怎样进步,也是没有力量的。因此,我们既反对政治观点错误的艺术品,也反对只有正确的政治观点而没有艺术力量的所谓‘标语口号式’的倾向”。追求的应该“是政治和艺术的统一,内容和形式的统一,革命的政治内容和尽可能完美的艺术形式的统一”。毛主席的《讲话》精神历近八十年的风雨,依然对我们今天的创作具有指导意义,因为真理可以穿越时空。
  当我们弄清了“写什么”和“怎么写”的基本关系后,剩下的就是态度问题,一个词,“认真”。认真地选取材料,选取典型的材料;认真地分析材料,分析材料背后的东西;认真构思,依据对材料和主题的提炼,做最恰当的布局。每一个步骤每一个细节都要认真,这样,就有可能写出自己满意读者也满意的作品来。
  在做以上交流的时候,我是诚惶诚恐的,因为作品一经问世已经不属自娱自乐了,她的是非高下当由读者评判,因而期盼着各位师友包括同学们对我这篇下水作文的批评指正!
  感谢“江山文学编辑部”的六月竹子老师、吉林老兵老师在我写作以及文稿上传过程中给与的热情指导和帮助;感谢责任编辑高永清老师对整个书稿进行编辑、修改和把关,并作出精准点评付出的辛勤劳动。丁伯林、钱树青、吴建明、李谢军、孙家峰、陆毅、徐建忠、陈良良、马楠等教授专家同仁亲友,于我书稿写作过程中或在此或在彼提供了指导和帮助,在此一并致以谢忱。
  
  高研
  二零一九年万木葱茏的夏天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