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二兰>第四十一章 尾声后记(1)

第四十一章 尾声后记(1)

作品名称:二兰      作者:高研      发布时间:2019-07-17 22:14:48      字数:4429

  不知是不是风水轮流转的缘故,建国和扣子考取大学后,高圩人连续两年的高考没有声音了。已经做了大队主任的高三宝心里郁闷,挠挠头皮把帽子往桌上一甩对支书杨冈说:“不灵啊,我们红旗大队考大学连剃光头跌了架子啦。”
  “东天不亮西天亮呗,江防考取的总人数还是全县第一;再说,也给别的大队人家的孩子上上大学呗,都给你高圩大队一家?”杨冈调侃着说。
  “不行!”三宝知道杨冈说得云淡风轻其实也出于无奈,于是说,“我想用奖金刺激这些细狗日的们读书的积极性,初中生考取中专奖600块,高中生考取大学奖800块,咋说?”
  “好是好的,钱呢?”
  “请支书放心,只要那些鸟毛灰们别给我添乱,只要伢儿们好好上学,钱,我有办法。动员几个厂的老板出点儿血呗,对不?别的我怕麻烦,我们要集中精力搞生产奔好日子过唻,嗨嗨。”
  奖学金的事情很快就落实搞定了,在大会上做了鼓动性的宣布,并高调言明,以后随着家业的逐渐发展壮大,圩子里的奖学金只会逐年递增不会减少。
  偏偏第一个拿到奖学金的就是杨冈的儿子杨小兵,小兵儿考取了江南农学院。有人说怪话,奖金是为大队干部自己家的孩子设定的,被三宝骂了个直翻白眼儿,一个劲儿表态不再瞎嚼蛆子,只会鼓动孩子们努力念书。
  高圩村连年都有孩子考取中专、大学,不努力的人只有叹气,不过也只能服气。
  听说江南有个华西大队搞得十分红火,三宝心里痒痒的想去考察一下,学学人家的做法。他和杨冈一合计就带着小龙还有几个队长一起去参观了一下。杨冈想请刚刚新当选的县政协委员二兰一起去帮着把把舵,他和三宝虽说是黄金搭档,但总觉得三宝冲劲太大,二兰能压住他的火气,可二兰被如莹回家接去了厦门。
  参观学习小组受到吴仁宝书记的热情接待。三宝表示感谢时,仁宝书记戏言说:“我是一个宝,你是三个宝,咱们交流一下,谁感谢谁呀?我赚了呗。”说得像大哥逗小弟似的大家开心无限。
  三宝大为感慨华西的魄力大规模大,尤其是对人家棉纺改为毛纺的高利润感兴趣;小龙对华西的管理模式和严密的制度纪律印象深刻;杨冈则对吴仁宝谈的廉洁奉公为人民服务的干部教育管理特别重视;他还有几个队长对人家的田间管理情有独钟,每块都能成为样板田,水稻的长势没有话说,高矮肥瘦像刀切的一样齐整,煞是好看。
  二兰在厦门小住了不到两个礼拜提前赶回家,是为了参加县政协恢复正常活动的第一次会议。会议安排了她作为农民代表的委员作会议发言,向县政府进言献策,代表农民谈谈对即将实行的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的看法,其中包含对队办企业如何处置的设想。这显然是命题发言。把田切块包给农户耕种,集体的拖拉机耕牛木船仓库晒场等怎么分怎么包?集体办的工厂砖窑桑场商店等大大小小的作坊,又怎么分怎么包?前无古例旁无参照,这个会议发言怎么准备?总不能信口喊两句拥护支持的口号完事,再说,已经几年不担任大小队的什么职务了,正让二兰伤透了脑筋,一路行程不曾有安神的片刻。
  她赶回家,还有一个重要理由,就是马上放暑假,建国和扣子都即将大学毕业,不论工作分配到哪里,都要先回家的啦。建国三十开外了,成家是火急火燎的事。这个杲昃,大学几年总不肯别人提起,说要把精力用在学习上。
  二兰一到家就遇上了开心人的烦恼。她没进家门,就被巧云两口子叫了去,传宝正好休假回家,两口子在争论是非对错,请她二姐做个评判。
  桌面上有两封信,是建国和扣子同时寄回家的,开了的一封是扣子的,建国的信还封着。二兰一看扣子信的内容,就笑了说:“你们傻的不得好了?”
  传宝两口子被二姐训得呆住了,只听二姐慢悠悠地说:“让我再看看建国说了什呢杲昃,啊。”信很快看完了,长长地叹了口气说,“这是高家祖上积了阴德,两个伢儿也都用功,替祖增了光啊!”
  “二姐,你说就听伢儿的意见?建国怎么说的?”巧云急忙问。
  “呵,建国留校做老师了,他们来信也只是对我们做家长的礼貌客气一下的,学校征求他们意见时,他们都在北京和姐姐姐夫们商量过了;特别是我家扣子这个细杲昃厉害,考试成绩突出,公派到去美国留学,到哪里求得到的好事哟?”
  “公派就是国家出学费去美国上学,不要……”传宝没有说完就被巧云打断了抢过话头说,“你只要你不出钱,儿子去到哪里,你懂不懂?美国啊!”
  二兰说:“哎呀,不是我二姐要怪你们,你们就是搅事,不识是非。尼克松到中国来人家不怕,邓小平去美国也没有怕,在上海街上,那么多美国人还有很多别的国家的人都是安全的,我国研究原子弹的很多专家就是从美国留学回来的,我家扣子去留学就有了危险?我说老实了,你们别的事我不干涉,扣子出国留学没得商量,我是支持定了!不要说扣子不是我的儿子,啊,说出去叫别人笑话!”
  “我说的对的吧。”传宝终于占了一次理,巧云在一边笑了。
  “对的就赶快去烧饭,”二兰说,“我早饭到现在还没吃呢,呵呵。”
  “好的好的,我来烧饭,你先喝口水,吃点饼干。”巧云说着拿来吃的东西。
  听到二姐回家的消息,三宝抱着自己的儿子高远道立即赶过来了,说杨冈等她回来召开大小队干部会议,赴江南考察学习小组的成员做参观情况和体会的汇报交流,请“老主任”听了汇报也发表发表意见。二兰代理主任没有几天,但人们都尊称她老主任了。
  远道儿和传宝不熟,给糖吃也不要,也不叫他大大,和二兰巧云她们亲,“大妈大妈”地叫个不停。当听说建国和扣子一个留校做老师一个去美国留学,三宝激动得立即流下了眼泪。“爸爸不哭。”小远道儿捣着小脚儿去对二兰说,“大妈,爸爸哭了。”
  二兰放下喝水的碗,抱起远道说:“来,宝贝儿,爸爸不是哭的,爸爸开心,啊。我家远道儿啊,长大了也去上大学,好不好啊?”
  “好,什呢杲昃叫上大学呀?”远道一字一字地蹦着问得大家笑了。
  三宝擦了把眼泪说:“看我这没出息的样子,我家两个侄子,好!是祖坟上冒了青烟啊!”
  翠翠来了,抱起儿子远道,远道学着大人的话对她说:“娘,爸爸没出息,还哭的。”又把大人们逗笑了。
  小龙小英带着女儿娇娇来了。娇娇比远道大三个半月,学着大人的话,见面就要远道叫她姐姐。伶牙俐齿的,才四岁不到,什么话都会说了,特讨人喜欢。
  晓姑妈晓姑丈也跟着来了。消息传得特快,又不准确,二兰回来了不错,可人们以为建国和扣子也回来了呢。
  巧云跟传宝眨眨眼睛打手语叫他过去说话,神气的三宝立即意会到了,奔过去说:“巧姐,你别烦,传宝哥现在到街上去买不到什呢杲昃,永平街上他也不熟,什呢都我来安排,两个侄子搞得这么来事,我这个叔叔不开心谁开心?”传宝要去,三宝硬当下来了。
  三宝把小龙叫到外边说:“今天我们几家在你传宝叔家聚个餐,你去叫银富办一下,街上四和店还是哪家,标准两桌菜,十二点准时送到。请上海的两个技术厂长一起来吃饭,和你传宝叔吹吹。”
  “好的,我这就去。”
  “叫银富记我的账……”
  “你话多,是不是?”小龙说着就要去推摩托车。
  “哎哎,你去和银富说了,就去把杨支书和万会计找来,我要和他们商量明天开会的事。”
  “还有什呢?”小龙的摩托车已发动,已经快十点了。
  “王会计的拐脚,坐你车你当点儿心。”
  “哦。”小龙答应一声车子就穿出去了。
  大兜和三猫儿好像耳朵特长,拎了半桶黄鳝来说是给传宝叔下酒的。
  别有意思的是,一次临时决定的主角并不在场而为其庆祝的午宴搞得轰轰烈烈,好些人喝得醉到不要不要的程度,似乎不这样不足以表达自己的真情实感。
  第二天下午,高圩大队大小队全体干部会议如期召开。杨冈、高三宝以及赴华西参观学习小组的成员们对考察的情况和体会做了汇报交流,应邀参加会议被人们称为“老主任”的二兰,在认真听取了大家的交流发言后也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她首先肯定了这次活动的“三好”:开门求学的路子好,选择学习的对象好,交流体会的态度好。
  她说:“我没有跟大家一起去参观学习,有点遗憾,但也不遗憾,为什呢这样说?我又不是什么干部,代理大队主任只有几天时间,主要工作是杨支书兼做的,直到补选高三宝做主任,对不对?我现在连小队干部都不是,有什么遗憾好说唻?请大家不要叫我‘老主任’,叫得我难为情;叫‘老代主任’唻,又太不顺口了,是不是啊?还是别叫,啊。”
  几句话说得大家老开心的。有人说:“那以后叫你委员?”
  二兰说:“那更不行,我还招呼在先,不要到时候怪我不理睬哪个哪个的!几年前,就有人背后叫我老太婆了,实话说,我是不大开心的。年纪大点的,叫我二姐;年纪小的,该叫婶儿的叫婶儿,该叫大妈的叫大妈;再小的就叫奶奶呗,好不好啊?”
  “好!”一条声地叫好。
  二兰说:“做什么事都要讲究认真,‘认真’二字能帮我们解决很多问题,不认真的话,满足现状的话,杨书记和高主任也想不到去华西参观学习;不认真的话,走马观花的话,刚才同志们的交流发言体会就不会有这么深刻。刚才交流的有六七个同志吧,各人都能从不同的角度谈出了自己的看法,虽然我未见得都能同意所有的意见,但有了这种认真的态度,我们就不怕办不好事情。这种认真的态度,首先值得充分肯定。”
  “我是认真听各位发言的,不认真听就在这儿乱说一通,那就必然是乱坟场里放广播——鬼话儿连天的。我们有的同志喜欢瞎说,其实说他瞎说也有点冤枉,他也不想瞎说,但是因为不认真,没有认真去学认真去想,硬要他说,又怎能不瞎说呢?
  “从刚才交流发言的情况看,我认为我们的同志参观学习的态度是认真的,思考是认真的。他们看到了华西的繁荣,最可贵的是他们看到了繁荣现象的背后的东西,也就是说为什呢繁荣和咋样繁荣起来的道理,这种学习是有效学习。看不到这个,天天去看也是白看!”
  大小队干部们被二兰这些朴实无华的话语深深吸引住了,态度都特别认真。只听二兰继续说:“大家说看到华西工副业发展得很兴旺,销售渠道通畅,孙队长说人家庄稼有长得还特别好,每块田都能做我们的样板田,这就让人很感动。没有‘认真’二字,能做到那个样子?人家没有放弃农业,可贵的是全面发展啊。吴仁宝他们懂得‘无工不强、无商不富、无农不稳’的道理,是不是唻?
  “华西大队是全国学大寨的先进典型,现在人们很少提学大寨了,其实不是大寨做的不好,是我们有的没本事的和尚把大寨的经念歪了。大寨穷山恶水,迫不得已在山上修梯田,有的地方把平原堆起来造出梯田来种,这不是胡头大乱见了鬼?华西人聪明,他们学的是精神,思想领先的原则,艰苦奋斗的精神,办事认真尊重科学的态度,是不是?我们高圩人也不傻,没有瞎搞,只是和华西还有些差距,对不对?
  “杨支书说的华西的干部队伍建设,一是思想教育,一是制度管理,这对我们很有启发,这个工作很重要,他关乎到群众的积极性。大寨也好,华西也好,他们吃苦不是为了吃更多的苦,是为了吃甜为了过上好日子;也不是为了少数人,而是为了大家共同富裕。今天来开会的都是干部,只有我一个人是社员群众,就算我在对大家提提意见呗,嗬嗬。说得不谦虚一点,大家推我当队长时,我是想过上好日子的,更多的是想着大家都过上好日子,想个人发财的就不要当干部呗。我们队里的杜大兜养黄鳝发了财,很快就要盖楼房了,他也没错啊!我们还要表扬他呢!当干部就要为大家想,你想从集体贪点捞点,你就不是好杲昃,就要打到你了,大家说是不是啊?”
  “是!”干部们一条声地赞成。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