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二兰>第四十章 千人同饮(1)

第四十章 千人同饮(1)

作品名称:二兰      作者:高研      发布时间:2019-07-11 11:00:29      字数:3253

  江防人神气了,在很多公社高考被剃了光头的情况下,江防考生被各类大中专院校录取了十二名新生。高圩大队人更是因建国和扣子为大家长了脸而癫狂。人们不管录取的学校是大专还是中专,更不管专业名气质量之类的些微小事,只要是被录取了,拿到了四两油票吃上了商品粮就是最大的成功。邻居公社的人调侃说,江防人理应聪明,五湖四海移民到江边沙滩繁衍的后代,表现出了人种的杂交优势。高圩人说建国和扣子哥俩双双考取,是高家秀才的后代底子好。人们怎么说都无关紧要,俗话说取到鱼划板都会讲话,事实就是如此,是谁也没有办法改变的。
  扣子疯癫得骨头没有四两了,但人们觉得他被科大录取是应该的。从小聪颖过人,功课能无师自通,他考不取是说不过去的。人们惊讶的是,建国离校十年已经做了几年大队主任,还能考取北京的农业大学,太了不起了。
  哥俩相继接到录取通知的时候,正是晚秋褪去金黄。初冬田野的麦苗刚刚冒出片片新绿相对农闲的季节,圩子里的酒席摆开了。不要说至亲好友,就是圩子里素来没有多少交往的邻居,也纷纷备酒邀请哥俩以示祝贺。有说是“双响炮”的,也有人叫“双黄蛋”的,意思就是双喜临门,他哥俩是高家的骄傲,是高圩靓丽的名片招牌式的人物灯儿。老话说得好,添人不杀鸡筷子放放稀,高圩人虽精明透顶,但还是宁折里子不输面子的,对人对己都是这样。
  建国是成人,并且是大队主任,和大家打过交道或多或少的有点交情,要请的;扣子只是个没有离开书坊门的屁孩,就不请了,可这不是高圩人的做派。人们把扣子和建国同样举得高高的。这哥俩开始还不好意思,尤其是扣子扭捏作态不肯去人家吃饭,总觉得自己是跟在他哥后边蹭人家的酒饭,又不是儿时跟着大妈去接生的人家蹭红蛋和油馓子吃的时候了,但别人可不管,照约照请不误。后来有人家干脆把二兰和巧云一起请过去。
  巧云觉得很为难,本来请扣子她就不太愿意让孩子去,欠情如欠债来得快还得快,自己身体很不好,这么多人家请了儿子和侄子,如何回请还情啊?她把想法和二兰说了,二兰极为爽快地说:“人家请,我俩可去可不去,能不去就不去,两个孩子一定要去的。我们有什么理由拒绝人家的一番好意呢?圩子里就这个风俗,只是没有想到请的人家这么多啊!”
  “对的,怎么答谢人家呀?”
  “至于说到答谢,我也觉得很为难的。昨天杨冈和三宝来找建国有事,谈到这个话头的时候,杨冈说不回请了,那么许多人家,怎么请啊?三宝说,耍赖皮吗?二姐和巧姐同意,我也不肯!这有何难处?我们高家两个侄子同时考取大学,是天大的喜事,圩子里人请酒祝贺,给足了我高家的面子,哪有不回请答谢的道理?杨冈问,圩子里多少人啊?还有亲眷朋友,怎么弄啊?切,三宝说,我和小龙商量过了,听好天气预报,就在队里晒场上摆酒,早点开吃,吃好了看一场电影,又节约又有排场,哪个不开心啊?三宝和我说,没有我们两家的什呢事,电影钱有小龙厂里出,算是厂子请大家的客。酒水饭钱有三宝和小龙两个人出,集体只要出点人工帮忙。杨冈说这样他也参加份子,三宝立即说,等你的儿子还是侄子考取大学你出钱,我甩着两手去喝酒,说得大家笑滚了去了。”
  “哎呀,这倒是个好主意。”巧云连忙接着说,“只是怎么能叫三宝小龙他们出钱呢,帮忙办事就了不得了,钱由我们来出。”
  “我们两家出,我家出多一点,请建国的户子多一些唻!”
  巧云急了说:“二姐,你是这么看我的呀?我们两家要谈一锤子对一榔头谁轻谁重的呀?”
  “好的好的,平摊好了吧?三宝说由他出钱,我没有同意,放电影的一点钱就由小龙厂里出吧,反正厂里也是队里的了。巧云啊,你也别和我争多还少的,我去北京看病,建国在家没有开伙,在你家吃了两个月的饭我还没给一分呢,啊。”
  “你这么说,扣子从小就像跟屁虫一样,粘着你长大。在你家吃得多在我家吃的少,人家都不知道是你的侄子还是你的细儿子呢,这个账又怎么算啊?”
  老姐妹俩相互数着对方的好,同时在圩子里享受着英雄母亲的荣光,相互谈谈都溢出了开心的泪水。
  三宝要大宴宾客,他对建国和扣子交代,准确地报上请过他们的人家的名单,一个也不能漏掉,漏掉要被人家骂的。说别的没有他两家什么事,到时候只管收礼金礼品记好账,陪应邀前来祝贺的亲友宾客喝好酒看好电影,一切都搞定就完美了。
  三宝高调宣称,只用集体的劳力,不花集体的钱,他个人出资。回家一说,翠翠太同意了,迅速打开了“八百响”说:“三宝啊,菜要硬实,酒要好,用大曲,金城大曲,大曲客气,喝白酒有点小家拉气的。”
  两口子说着心情特爽,不能不爽啊。三宝平时不喝酒,但这次已经把两个侄子叫回家搞醉过几回了。翠翠高兴得脸上的笑容不退,他已经到永平街上找最好的裁缝为两个侄子定做了被褥,绣了花枕头,说出门上学要漂漂亮亮客客气气的,不能在外边跌架子。小英配合翠翠去办理,两个女人抢着付钱。小英肚子先有动静的,很快就要生了,心急的翠翠在小英怀上几个月后也有了动静,腹部呈粽子尖儿的形状隆起。有人说这种尖状肚子是生儿子的,现在儿子已经在肚子里甩胳膊踢腿了,把翠翠乐得屁颠痴了。
  翠翠想着,论公论私,都要对建国和扣子好。首先是自己近房的侄子,二来这两家都是她们的恩人,她怎么也不能忘记巧姐也好,二姐也好,做队长时对她的帮助和宽容,而她们自己要顶住压力。她提醒三宝说,你不要逞能说是自己把队里搞火的,不要忘记,怎么说纺织厂也是传宝哥从上海牵线搞回来的;不要忘记,不是二姐巧姐还有建国举你,你这个队长当个屁啊?
  “呵呵。”三宝狡猾地笑了两声说,“也不要忘记,不是二姐反复催促,你的肚子也尖不起来哟。”
  “呸!你个死不要脸的,鸟毛灰吧!”
  两口子相互调侃表达着感恩的心,憧憬着美好的前程。翠翠叽里咕噜的意思是,想着自己生下的儿子以后也能去上大学,也像二姐和巧姐那样风光的做母亲。她只想着多出点钱心里舒坦,没有三宝想的深广而细密。三宝想展现他这个队长在眼下作为高家准掌门人的风采,他清醒地知道,在高家这一辈分里边他是年龄最小的男丁,不要和宇清、得海做了高官的人比,就是和得江、得河等人比,自己也算不得什么,就那宇凌假若不自甘堕落的话,公社主任也没有得江的机会了。而小龙、建国包括扣子这些侄子辈,都有了超越自己的态势,他自觉地以为自己要有一番作为。
  这次代两个嫂子为他们的儿子高考成功举办答谢酒,一来对两家有恩于己表示感谢,二来继续彰显一下自己的能耐。宇清早已离世,传宝回家也是不会管事的一类,宇凌太鸟毛灰了,得江、得河又不在家里主事,总不能叫得海回家办吧?小龙现在还难以抹得开场面,再说也是晚辈。三宝觉得自己是高家门上的中流砥柱,宁亏里子也不能折了面子,一面打墙八面好看,咬咬牙出几百块钱也要把事情办得风风光光漂漂亮亮,不在外人面前跌份儿。他想得十分豪迈,这几年腰包渐渐鼓起也使他特有底气。翠翠态度的狂热,尤其是翠翠肚子像粽子一样尖出来的动静,更加扇旺了他心头燃烧起来了的希望。
  二兰和巧云就担心三宝头脑发热捞用集体的钱财犯错,找到他谈请客办酒的费用预算问题,三宝发急了说:“两个姐姐听好了,我三宝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就是要替祖宗争光。建国和扣子是高家新出的亮晃晃的人物灯儿,我高兴还不行啊?是你们的儿子不假,是不是我的侄子啊?”
  “是的是的,哪个说不是的啦?只是……”
  “只是什呢呀?我是以你两家的名义请客的,两场大麦一场打,加看一场电影,有什呢不好?我不用集体的一分钱,只是请邻居帮帮忙,几十桌人家里办不方便,不办答谢酒又说不过去,是不是?我这里桌凳碗筷酒水菜蔬都分工到人承包了,一点儿也不会乱的,你们放心就是了。我三宝就是喜欢拔根长眉毛,为庆贺两个孩子考上大学,一定要把酒席搞得漂亮,百年难遇的大喜事!告诉你们吧,我和得江都商量过了,他同意了我请公社主要干部的意见,只是大水、红星等几个副主任,还有季政工,要建国扣子自己去请。学校里的老师请不请,冒老师吴老师王校长他们?请的话也要他们自己去请的。”
  “当然要请的啦。”二兰和巧云同时说。
  “那好,我要赶紧把人数桌数落实,别的你们就不要多操心了,啊。你们实在要问用钱多少,后边再慢慢结账好了吧。”
  二兰和巧云当然没有再说什么的理由了。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