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二兰>第三十九章 有惊无险(2)

第三十九章 有惊无险(2)

作品名称:二兰      作者:高研      发布时间:2019-07-10 15:33:44      字数:3901

  在家怎么也无法集中精力复习的建国,焦急万分地等待了几天后,邮递员老陈喊着送来了电报,他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儿,冲过去抢过电报,是姐夫白玉龙发来的,撕开来看到“检验结果良性勿忧”时,冲回家趴在桌上就哭,哭了一阵眼泪没擦又放声大笑。
  老陈觉得太不可思议了,喊着“高主任你签字啊”!心想着这人莫名其妙的,哭哭笑笑的怎么回事?
  建国疯了似的说:“签字,签什么字?我娘死不了啦,你懂不懂?”
  “哎哎哎,你签个字,高主任!”
  “我不是主任,你懂不懂?”
  扣子听到声音赶来一看,高兴地跳起来说:“大妈好了不碍事了!”他转向老陈说,“来来,我哥太高兴了,我代他签字。”一边说一边在指定处签上“高小扣代”的字样,还问一句“行了吧”?
  邮递员老陈摇摇头哭笑不得,咕哝着还什么大队主任呢,像痴的一样。
  扣子也不去理会他,拉着建国到他家吃饭去了。
  二兰去北京后,巧云叫建国不要开伙了,一天三顿都到她家吃,荤的素的咸的淡的搭配得很好。可建国有心思在身,总是饱一顿饥一顿的不能好好吃饭,今天得到娘无大碍的消息后,食欲大增,吃了两碗米饭还不怎么饱。巧云又打了几个鸡蛋烧了两碗蛋汤,叫他哥俩一人喝了一碗直打饱嗝儿。临近考试,眼皮子要用火柴棍儿撑起来,考生们太累了。扣子吃了饭眯了会儿就开始理书,建国一直呼噜到太阳落山才醒的。
  二兰不是什么恶性肿瘤的消息,很快就在圩子里传开了,不放心的人们纷纷前来向建国打听和核实,都被扣子一一挡了回去并代回答电报内容,同时说我建国哥多少天没有睡好觉,今天终于安心睡下不忍心叫醒他了。圩子里人的各种猜测和议论,随着北京电报的到来,变成了祈祷祝福和对二兰早日回家的期盼,人们反而倒不是特别关注建国报考的事了。
  预考的日期到了,巧云提前就蒸了糕裹了粽子,取谐音吉利“高中”的意思,自己家里敬了香,也到建国家里去敬了香,祈求祖宗和神仙助孩子们考试成功。建国和扣子并不相信这一套,但也只是笑笑没有提出任何反对的意见,图个吉祥顺遂吧。
  三天考试结束,扣子和建国回家傻傻地睡了两天两夜,谁也不问考得怎样。巧云从儿子和侄子的神情表现上看觉得好像还不错。两个礼拜后,统考的通知到了,全公社两千多人参加预考,只有五十多人参加统考,高建国和高小扣都在统考名单中,他们自然是兴高采烈神采飞扬,立即紧锣密鼓准备参加统考了。
  建国接到通知后立即发了“建国扣子预考通过”的电报到北京。
  二兰听说儿子侄子都通过了预考,觉得身体完全康复,提出立即回家照顾儿子和侄子的生活,说“这段时间累坏了你巧云婶儿了”。
  晓岚说:“娘呐,两个礼拜以后就是统考,你现在赶回去只能打乱弟弟们复习准备的节奏,耐心静养吧,姐夫已经拍了‘祝预考成功统考再捷娘已痊愈’的电报,你放心,啊。”
  二兰恨不得一脚跨到家门口,但无论如何总也无法说服女儿女婿们即刻送她回家。
  两周很快就过去了,还没有来得及再理一遍书就到了统考的日期,建国带着扣子去了县城,考场就在母校金中。哥俩相互勉励,以轻松的心情考吧。
  三天考试结束后,哥俩的心情比前边更加轻松,他们都觉得统考试题比预考的难度小了很多,但难易的程度是相对的,对所有的考生是公平的,你轻松什么呢?不管它,反正已经考好了,是丫头还是小伙儿已成定局,答题情况已经无法改变,也不去自寻烦恼对什么答案了。
  可他们还是心里忐忑,其他考生找老师去回忆着对答案时,还是不由自主地把头伸过去听,他们觉得答题的正确率还是很高的,心情又开始轻松了。
  虽说只要一个月时间就可以知道考试结果,可等待的时间是度日如年的那样漫长。扣子已经开始参加集体劳动了,建国一边期待有个比较理想的考试成绩,一边惦念着远在北京的娘的身体状况。总不能天天关在家里睡觉吧,他不知道是去生产队出工,还是去参加大队的工作,他娘生病后,公社已经明确由杨冈主持大队工作,因而建国这个让大家都看好的年轻人惶惶不可终日不知何去何从。
  建国在充实而又空虚,轻松而又沉重,显得气定神闲而实质上又极度焦虑的无聊中捱过了两个星期后的早晨,收到了“娘18号在京”的电报,娘要回家了,这是一个惊喜。可没有说明是否有人送,又到哪里去接,他又犯难了。
  他推起自行车就去了永平车站,自己也觉得有点傻乎乎的,娘没有这么快到家呢,今天才17号。
  往张建车行里一坐,张建就调侃他是大龄大学生,他只说听天由命吧,还能怎样呢?反过来怪张建没有考试很可惜,张建笑笑说八十岁学吹吹呢!意思是谁考都没有希望的,离校门几年了?建国听得心里很不舒服。
  第二天又去聊了一会儿走的。第三天又去了,张建的眼神儿都变了,心里纳闷着“考痴了不是?妈拉个巴子,天天来监工还是什么的干活?”建国不等他问就说是来等着接自己娘的。
  哥俩看着谈着都笑起来的时候,“嘟嘟”,班车到了。
  建国赶过去:“娘,姐,哥。”建国喊着泪都快下来了,是二姐晓岚二姐夫汉生送娘回家的。千言万语都集中在那将要溢出的眼泪和来对娘的搀扶上了。
  二兰说:“不要搀,我没事,到车顶上去拿东西,和你哥。”
  张建赶过来说他上车顶棚上去,汉生说是哪几个包哪几个箱子,上面都写有“高晓岚”的名字。
  乖乖,大包小箱子的共有十件,从北京带回了很多东西。
  张建说:“我开拖拉机送,你们把东西都放进车厢,人先走回去,我跟后就送来。”
  汉生拿了几包香烟和一包水果糖给张建,他不肯要,还是硬塞硬塞才收下的。
  建国用自行车先送娘回家,说然后一个一个再接姐姐姐夫,可他刚到家门,张建就嘭嘭嘭澎地开着拖拉机来了,晓岚两口子坐在颠簸的拖拉机车厢上笑呢。
  二兰一到家,家里眨眼之间的功夫就挤满了人。多数人只能站到外边踮着脚尖儿看看听听,相互打听情况,虽说有人是为看热闹是来捞一根伸手牌香烟抽抽,但多数人是真心诚意来看望二兰的。知道二兰有惊无险依然健康依然能和大家伙儿在一起而感到开心,最多就是不能再挑重担只能在圩子里看看为大家出出主意吧,二兰连说谢谢大家,谢谢大家关心。
  一个农村的女人从京城看病回来,得到街坊邻居如此的欢迎和关注,心中怎能不爽呢?坐着的,站着的,挤着的,人们久久不肯离去。还是翠翠放起了“八百响”的鞭炮:“大家走吧,做活计的去做活计,没有活计的也回去,二姐身子弱,刚到家要歇歇的啦!”
  五保户郑正轩衔着香烟说:“等二姐歇好了,开个社员会,讲讲去看病的情况,也讲讲在北京看到的世界。”
  大家跟在后边说是好主意,哈哈哈地笑着慢慢就走了。
  闹腾了一阵,只剩下巧云和扣子娘儿俩与二兰的家人,很自然就谈到了建国和扣子参加统考的事。掰着指头数数统考已到一个月了,还没有消息,考生们尤其是感觉好的更是望眼欲穿。
  晓岚问扣子考得怎么样,扣子笑笑说:“不好说,肯定没有哥哥考得好。”
  二兰说:“扣子,和你二姐调皮了不是?”
  “大妈,扣子是你老人家带大的,哪里敢在你面前调皮啊?我和二姐说的是真话,有的题目不会,还是哥教我的呢!”扣子立即申辩说。
  建国接过话茬:“咦,扣子,你怎么说话呢?你教我的多是事实吧?”
  扣子机灵地说:“哥,我们是相互帮助互教互学的,对不对?”
  几个人听着他哥俩彼此吹捧又显得很谦虚的调侃,开心地笑着,其乐融融,沉浸在美好的憧憬之中。
  “喂!高小扣,高建国,高小扣,高建国,喂!”
  是谁在叫喊?扣子反应快,是邮递员老陈的声音,对建国说:“哥,老陈叫的,我俩的名字,有戏了吧。”说着冲了出去。
  “你是高小扣吧?签字。”扣子一边签字一边说,“还有高建国呢?”
  老陈假装生气地说:“今天不要你代签,叫高主任自己来!”
  “老陈,我自己来了!”建国手里拿着香烟递给老陈,“谢谢,谢谢你老陈。”
  “祝贺你呀,高主任,全公社只有十三个人达到体检分数线,你高家兄弟就占了两习,不容易啊,高主任!”
  建国说:“不要叫我主任了,我是一个下台干部啦!”
  哈哈哈哈……老陈笑了,建国和扣子笑了,从家里走出来的二兰巧云晓岚汉生,和闻讯立即又赶来的邻居们都笑了。汉生再次发烟发糖,祝贺两个小舅子考试达线,距离录取只有一步之遥了。
  哎呦喂,人们像退去的潮水又掀起一波新的高潮再次卷来,二兰和巧云家里和外边场上站满了人,后来的只能站在河边上,再后来的站到了清水河的桥坝上,不长时间河对岸都聚集了很多人,那叫人声鼎沸议论纷纷,谈论的中心就是高家的两个宝贝是人中龙凤不简单呐。
  “嘭——啪……”
  人们回头一看,是大兜和三猫儿在河边放起了炮仗。只听大兜高声嚷着:“让开点儿,让开点儿,我这里要放真正的‘八百响’啦,让点儿啦,哎——”
  三猫儿是跟着大兜在鳝鱼池里帮忙的,听说了二兰大妈从北京健康回家的消息,接着又听到建国和扣子考取了大学,他放下手的活计对大兜说“买点鞭炮放放呗”,大兜冲他说:“还不快点儿去代销点拿?也不知道有没有了,快去!快点!”
  三猫儿打起飞脚从店里拿回鞭炮已经进不了建国家的门了,和等在桥坝头的大兜就在清水河边放响了。
  啪啪啪……
  三猫儿一边放鞭炮,一边嘴里咕咕哝哝地说:“早又不知道,代销点里的个梦,只有一筒炮仗一条‘八百响’,没劲!”
  在这么一派欢乐的气氛中,也有让人听得不太入耳的声音。例如也赶来凑热闹的明学老先生说:“放什呢炮啊?来不及了?小人发财,小人发财哟!等正式接到录取通知书再癫狂癫狂也不晚呗。”
  该当老先生背时,就有人不饶他,正轩老爷子在明学做会计时从来没有敢和他顶过嘴,现在觉得明学和自己一样是五保户,是两个老番瓜一样的货色,就心红胆壮起来,见他的话太不中听,没有让他拐弯就杵住他说:“你懂个屁啊,枉为做了这么多年的干部,说的什呢杲昃?大兜儿三猫儿这帮小兄弟放炮仗庆贺庆贺的,用的你的钱啊?第二次考试通过,建国和扣子就差不多考取了,现在就等检查身体,他们哪个伢儿身体不好唻?亏你活到这么大年纪,不懂一点人事,哼!”
  明学老先生看看正轩嘴边流着哈拉子一副得意的神情,紫胀着尴尬的老脸无言以对了。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