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二兰>第三十八章 树静风动(1)

第三十八章 树静风动(1)

作品名称:二兰      作者:高研      发布时间:2019-07-09 09:52:19      字数:4705

  得江叫来了季政工和张大水、李红星两个副主任碰头,半开外玩笑似的和他们谈了二兰对他说的一番话,一个个长吁短叹,感慨不已。
  大水说:“我们张家这个姑奶奶呀,总是能想出人们意外的主意。哎,叫我们张家的这些大男人们都很惭愧啊!”
  红星说得干脆:“什么代理不代理的,只要她本人愿意,就叫张二兰担任大队主任,高建国考上去上,考不上另作安排,反正他也没有主持多长时间呗。”
  “这个姑奶奶可能只是说的一句气话吧,五十多了,她愿意做这个骨殖头子主任啊?”大水如是说,几个人说了看看得江。
  得江说:“政工怎么看呢?”
  老季回话说:“刚才张主任说的没错,她五十好几了,可能只是为儿子报考说的一句气话吧。”
  得江说:“我这个二姐不是,她说出的话都是铁板钉钉,不是一时生气信口开河,故此我才把你们几位请来一起商量,是认真的。”
  老季从部队转业到公社任职时间不长,他只听说有个张二兰是能人,具体情况了解不多,不像大水和红星他们都是从大队主任或支书的位置提拔上来的对二兰熟悉,他说:“一要看张二兰能否胜任大队主任,看她自己是不是真的愿意做;二要经过必要的组织程序,不可随便。”
  几位都笑了,笑得老季莫名其妙的,想着难不成是我说错了?
  红星说:“论能力,论在群众中的威信,她比我们都要强的!”
  季政工又把目光投向得江。得江说:“这事很新奇,至少我没有遇到过,母亲提出代理儿子的职务行事。刚才红星提到干脆叫二兰当大队主任,我也不是没有考虑过,大前年调我到公社时,第一考虑接替我大队主任的不是得河而是二兰,圩子里人都叫她二姐。当时我想,二姐是单身女人,工作诸多不便,年纪又一年大似一年,年轻时吃足了苦头;后来运动中受过伤害,从内心讲,我真不忍心叫她受这个罪,很有点对不住二姐,也对不住我的宇清兄弟啊!”
  得江说着眼睛都湿润了,顿了一下接着说:“我和学礼老书记商量后,把做了几年农技员的建国放到副主任的位置上,一是这孩子能学肯干,二也是看好了他娘能为他支支招。现在这么个情况,怎么弄啊!不过,我要说清楚的,张二兰是不是到大队任职和他儿子是不是参加考试不是一回事,娘任职与否不是儿子能否报考的条件,高建国报考是无条件的,我们只能支持不可拖后腿。”
  得江的一番话,使大家的脸色都凝重了起来,大家心中有数,叫建国不参加高考显然说不过去,叫二兰主持大队工作又觉得对不起她,叫杨冈主持大队工作也完全可以,那如何和二兰交代?当然,他们对二兰的工作能力都不持怀疑态度。
  沉默了一会儿,负责组织工作的季政工说:“我的意见是这样,几位领导看看如何。代理主持工作虽然是张二兰同志自己提的,但我们是不是可以反过来再去当面征求一下她本人的意见,既表示我们对一个老同志的尊重,也说明我们组织工作的严肃性;也要和她说清楚,不能有临时工的想法,至少要准备干好一届。如果她同意,我们要做定补干部的材料报上级部门批准;如果她不同意,我们也不能勉强这位受人尊敬的同志。昨天,我把高建国劝走后,后来想想也不大对劲,我们没有这个权力阻挡合乎条件的人报考,就是硬挡下来,他也没有心思做好工作的,对几方面都不利,这是我工作中的失误,向几位领导做个检讨。”
  这话又把大家逗笑了。
  大水说:“我同意政工的意见,建国报考不可劝阻,二兰是否主持大队工作,看她本人意愿。如果她不同意,我们也要明确一下,由杨冈临时主持,不要行文。我们今天讨论的内容,按纪律要求是需要保密的。得江主任,你看呢?”
  得江说:“我估计她会同意的。”
  季政工回答说:“那要党委开会集体研究通过,报县里批准备案,成为正式定补干部。”
  党委委员们很快达成共识,依然由季政工去征求意见,然后召集大小队干部开会宣布决定。一切都很顺当。高圩又出了一条新闻,曾经的富农分子二兰担任了大队主任。
  对二兰出任代理主任,人们的感情是复杂的,可以说是毁誉参半,或者说“毁”的成分占了上风。一些原来同情和支持二兰的人也不大赞成。你儿子做主任蛮好,他不做就不做呗,你个老太婆凑什么热闹?历古以来,圩子里的领头人还没有出现过女的呢!
  翠翠回到家对三宝说:“这个二姐真的没有事做,当什么主任呢?家里条件那么好,遭哪茬子罪!”
  三宝白了她一眼说:“人和人一样啊?你懂个屁,你也懂了的话,太阳会从西天出来哟,哎!”
  宇凌去二兰家叫了一声二姐就要跪下,被二兰喝止住,叫他有话好好说。可宇凌还是止不住泪流满面,撸起衣袖擦擦说:“二姐,我不知从何说起,我只晓得是我不好,我不是人,对不起你二姐,对不起我宇清哥;可你一次一次的救我,帮我……”他絮絮叨叨地历数了二兰的诸多好处和自己的不是,最后说,“你二姐才是我高家的贵人,我也这么大年纪了,再不好好做人,就真的不是人了!”
  “宇凌啊,不是我要说你呀。你成绩是有的,但这几年来也确实是离经脱绊了,可是哪个把你往死里整的呀?说到帮你救你,也不是我一个,得江、得河、三宝,高家哪个兄弟不是帮你的?你当然也知道了,你找到得江后,他来和我商量叫你继续协助负责纺织厂,你要宝贝这个机会呢!不是说你十来年没有功劳,而是你的功劳实在抵消不了罪过啊!”
  “我知道,我知道的。”宇凌千恩万谢地又回到厂里去了。
  五保户正轩老爷子在圩子里游荡,又和人不打草稿的瞎吹了起来说:“高圩的命运就是圩子里的两条河,脏的是男人,干净的是女人,浊水河神气了不行,清水河占了上风圩子就会起身。大家选二兰当队长时,清水河的水像猫儿眼一样碧青碧青的,队里办了多少事啊!如今二兰做大队主任,你看看清水河的水多少清爽!整个大队都要发达起来的啊!”
  人们看他吹得涎水拉下老长,问他是不是真的,他还神秘的一翻白眼,显出自己不知是何方来的高人那种不屑一顾的神气!
  吴翊回到圩子里说高圩的春天真的要来了,有人笑笑不知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议论最多的还是那些大小队干部们。有人背后开始叫二兰老太婆了,说老太婆态度是再好没有,但手段要比她儿子精明老辣得多,以后想在大队揩油吃顿饭喝点小酒恐怕都难了。
  二兰在会议上讲得很低调,说只是想让儿子集中精力复习一段时间,自己是代理跑一回龙套;对整个大队情况也不是很熟悉,主要还是依靠杨支书和全体大小队干部们做工作,拜托大家给予支持和配合。
  但干部们不傻,季政工宣布的时候说得很明确,经公社党委研究,同意并支持高建国同志报考,由张二兰同志代理主持大队全面工作。这说明什么?今后几年的大队主任就是二兰了,哪有代理不能转正的道理?除非建国不能考取,或二兰撂挑子不干,而这两种可能性都不存在,高圩人很自信。
  建国被娘的义举感动得暗中多次流泪,心绪难以平静,常处于神情恍惚之中。几次推车出门奔着大队部方向而去,可走出不远又掉头回家,忘记了自己已经停职,摇摇头哭笑不得,好像还没有完全进入复习迎考的状态。
  这些细微的反应没有漏出二兰的视线,儿子是杀猪匠挑肚肺——心挂在两头,还是对我不放心?晚上回到家,二兰问建国大队里的事情还有什么没有交代清楚,建国立即笑着说:“娘呐,你问的不是这个吧?”
  二兰也笑了,说:“对的,你已经交代过了,我都记着呢。三队后边的两块漏水田,要做土壤处理,明年要改种新品种水稻,各队的特种种养殖示范户,要督促种养殖技术的跟进……”
  “娘,你放不下心的是我学习还不专心,啊?”二兰摇摇头,笑着听建国继续说,“我看啊,你当主任还真的比我合适。这样,我考上大学就去上,考不上的话,我也不做主任了,还继续做农技员,这个我适合……”
  “什呢杲昃呀?”二兰打断儿子的话,“看你点出息,也不作兴这样说,怪我着急吗?”
  “哎呀,娘呐,你急个什呢呀?我这样说,我就不用功了?公社都做出了这样的安排,我能不用功吗?我都想好了,能考上的话,我就报长江农学院,学习科学种田,就是要解决我们穿衣吃饭的问题。”
  “嗯,这还差不多。哎,我问你呀,也搞了几个礼拜了,和扣子一起做功课,感觉咋样啊?”
  “还行。”建国有点不好意思的笑着说,“我把扣子的课本翻了一下,除了少数的说法不一样,总的来说,课本难度不大,到时候还要看考题的难度呢,现在不好说狠话啦。哎呀,这个扣子确实不错,文章写得顺溜,反应快;特别是解数学题熟练,我做起来很吃力的题目,他能讲得头头是道的。”
  “那扣子考试没有问题了?”
  “现在也还不好说,数学是吴翊老师教的,他又特别感兴趣,但是物理化学好像不太熟练,不曾有好老师教啊。到他家来一起复习的几个孩子都不行,也叫高中毕业了,连初中的题目都做不起来,呵呵。扣子背后和我说,那几个同学是来陪着他嬉戏的。”
  “建国啊,具体功课我不懂了,但只要尽心尽力,考试的结果娘都认账的,啊。还有句话,不知道今天问你合适不合适?”
  “什呢话?你说。”
  “九队会计丁凤云……听说……”
  “呵呵,”建国淡淡一笑说,“说起这事还要感谢顾主任呢,我没有和爱武谈。她好长时间不开心,但没有记恨我,是她牵线也许是打趣我,哎呀,咋样说呢,是她想成全我们好事的。丁凤云有没有这个意思我不好说,但我是谢绝了顾主任的好意的。”
  “是这样的哟?我听人说得有鼻子有眼睛像真的,今天我到九队去,有叫我二姐有叫我主任还有叫我队长的,丁凤云叫我阿姨,叫了脸上还发红,我就有点奇怪,后来杨冈悄悄告诉我的。”
  “你怎么不相信你儿子的呢?凤云是爱武的同学和好友,人样子长得不错,性格内向,和爱武的大大咧咧不同。除了万会计,全大队会计里边就数她业务最好了,一般的人只是说着笑笑而已,我可要清醒的了,更加不会做出对不起人家的事的,你就放心吧。”
  “嗯,这样子我就放心了。”
  复习中遇到难题,建国不想去金中找老师请教,除了路远不便外最主要的原因是,已经有他念高中时的几个老同学在那里挥鞭执教了,老实说一是面子上抹不过去,二也在心里瞧不起他们。当年一起读书时做自己学生都要被嫌弃的人,居然转身能辅导高考?太不可思议了。他骄傲地想着,自己虽没念过大学,但中学课程谁教谁还不一定呢。
  可是有些问题还是不能独立解决,扣子能解题,但有的讲述不能彻骨到位,怎么办?
  虽然可以到大会堂免费去听几百人一起听的大课,可相当多的一部分人是去凑凑热闹的;大课堂里说说笑笑像自由市场,除了气氛热烈外,实在不是学习的地方,很难听清楚老师讲述的内容。
  他走进了母校江中,王全校长热情接待了他,简单寒暄了几句就谈到了迎考复习的事情。建国念初中就是王校长教的数学,他对建国信心满满。可建国说心里没底,哪门课程哪部分不熟,校长听了不光不担心还十分开心,建国不解。
  王校长说:“建国啊,这是好事啊,就怕哪里都懂又哪里都不懂,那就坏事了。这样,请有关学科老师分别和你讲一下复习的思路,对照考试大纲和自己的具体情况明确需要重点准备的内容,走,我和你去。”
  老师们都十分热情。国栋老师叫他把语文首先分成现代文、文言文和作文几块进行读写训练;吴翊老师叫他把数学分成代数、平几、立几、平面解几和三角几部分分别阅读教材,吃透例题的精神后再做练习;物理老师叫他把课程按力学、热学、光学和电学进行一下知识的梳理,明确自己哪部分熟练哪部分有欠缺,不可平均用力……各科老师还分别进行了类似口试的摸底询问,提出了复习练习的具体建议和指导。
  哎呀,建国的思路和学习目标一下子显得明晰了起来。谢了各位老师回家后,立即对各门功课进行了切块分析。以王校长给他的一套新版教材为主,以原来自己学过的教科书为参考进行学习,时不时的再和扣子进行交流,进展速度很快;有时一道题两个人的解法不同,能碰撞出几种解法。哥俩相互帮助相互鼓励促进,忘记了年龄的差距,有时还相互争吵,使得枯燥沉重的学习过程变得牧歌一般的轻松愉快。经常拿出十道题或二十道题,开展比赛,看谁答得快而准确。每天搞到深夜,建国怂恿扣子和他喝点酒,一盘子花生米,每人一小碗酒,吃光喝光,一觉天亮,爬起来再背书背有关的讲义提纲。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