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二兰>第三十七章 舐犊情深(2)

第三十七章 舐犊情深(2)

作品名称:二兰      作者:高研      发布时间:2019-07-08 10:06:37      字数:4091

  张建看到建国难过的样子,说太多的话也没意义,就提出再喝一碗。斟满后,建国二话不说端起来一仰脖子就咕嘟咕嘟倒进了喉咙,肚子空的,他醉了,一直睡到天黑张建夫妻俩送他回家。
  二兰谢了张建两口子,烧了热水叫建国洗了澡就睡。可建国匆匆抹了把澡不睡说:“我睡了半天,现在清醒了,和你说几句话吧。”
  “好的,儿子,你出去散散心没有什呢错,可也要和我说一声的啊。”
  “我这就给娘做检讨,对不起了,千错万错,不辞而别就是儿子的错!”
  “现在不谈是非对错,回家就好,回到了家就好啊。我从小就听老人们说,心急吃不得热粥,骑马看不得三国,很多事情是急不得的,你现在是大队主任,更加要稳重啊!前天你在大小队干部会上组织大家学习毛主席的《论十大关系》,你自己认真学习体会了没有啊?你在讲解化消极因素为积极因素的时候不是说的很好吗?表扬好人好事是应该的,能把坏人坏事转变成好人好事才是本事啊。犯罪的人只要不判死刑,抓去劳改也是为了转变成正常的人啊。废品回收就是说明它还有利用价值,何况活生生的人呢?
  “说到你宇凌叔,他确实是个作死的杲昃。你以为我喜欢他庇护他?杀死他我都不解恨!他早就该去劳改了,可你看看他那一家子的糟糕熊样,离了他就更加完蛋,真是可恨又可怜!宇凌错误严重,但认错态度好;再说,工厂不能慢慢停工,暂时还离不开他,你得江叔特地来找我做工作,和我讲诸葛亮七擒孟获的道理,从集体从他个人的角度多方面反复考虑,还是想再给他一次机会呀。”
  “娘呐,怎么说你们呢,除恶务尽不懂啊?他不是孟获,他是从骨子里坏起的,你和三宝小龙他们商量过吗?我看没有。你们还是小人心理啊,一是考虑工厂要正常运转,二也考虑到他那个窝囊的家;再说,把他抓起来去改造,该他退赔的钱也没有着落了。”
  “别说小人之心,我们是有这个意思,叫他戴罪立功,量他暂时也翻不出什么泡儿来。”
  “可是我总不看好他,他不会变好的。”
  “我也不能保证他绝对能好,但总得给他一条出路吧,不给出路的政策不是共产党的政策,毛主席讲过呗。我问你一个道理,小米加步枪为什么能打败飞机加大炮夺取江山?”
  建国随口回答说:“这个我懂,上学时老师早就讲过了,是民心所向。共产党和其他一切反动派的区别就是她代表了绝大数人的利益,不是为了极少数有权有势的人着想的。”
  “你爸在世时就多次和我们讲过,他劝你爷爷主动献出自家田地时就反复说明过这个道理。厂是集体的,不是宇凌的,这样做是为了挽救宇凌,更是为厂子考虑为队里几百号人的利益考虑啊。”
  “哎呀,还是娘的认识觉悟高啊。”
  “别拍马屁,啊,共产党过去能把土匪改造成人民军队,我们今天不能把宇凌改造过来,何况还是家里人?其实,以前只注意到利用他的管理能力,放松了对他的监督和帮助,我们也是有责任的呀。”二兰顿了一下说,“早点休息吧,你今天醉成这个样子,在群众中影响很不好啰,老同学劝酒,我也不怪罪你,以后不可以这样的呀;再说,我知道你有考大学的心思,在做好大队工作的同时,还是要抽时间看看书的吧。”
  “哎呀,还是老娘知我冷暖啊!”
  “嗯,我儿子灵的,去睡吧。”
  建国见各地免费开办高考复习班的热情高涨,已经有点坐不住了。
  扣子虽说毕业了,还是天天要去学校接受老师辅导,回家后问他的建国哥是不是去听听课。建国心里边痒痒可嘴上却说:“我哪有工夫去听课,再说我离校这么多年了考个鬼呀?没有正式文件通知,是不是算数还不一定呢!”
  扣子发急说:“这有什么好怀疑的?王校长还叫我带信给你。他说你读初中时就是他教的,你成绩优秀考取金中,不是停招,早就应该大学毕业了。”
  “王老师真这么说的?”
  “那还有假?”扣子肯定地说。
  建国听得心里热乎乎的,更是痒得不行。
  公社三级干部会上,当季政工传达国家正式恢复高考的通知的时候,乖乖,那是掌声欢呼声疯狂的经久不息。除了那些指望通过推荐让子女进入大学的少数人显得沮丧外,人们的热情像火山喷发一样的高涨。迟了十年了,盼望太久了,不管家里有没有人报考都同样兴奋。主持会议的杨秘书吼叫着让会场静下来就是无效,传达一条就是一片山呼海啸。当传达到不受年龄和家庭成分限制的时候,建国情不自禁地溢出两行热泪,嘴唇一撇差点哭出声来,他强烈克制住了自己,掏出手拍悄悄抹掉了眼角的泪。
  不需要再开社员大会传达了,大喇叭小喇叭一起播报招生简章、报名和考试时间以及注意事项,一条一条明明白白。街头巷尾田头地脑,人们热议的是高考话题,没有哪一个文件的传达能如此的家喻户晓人人皆知。这是人民的节日,这是公平的礼赞!能否考取先不予考虑,能走进考场与所有人一样参与平等竞争,彰显的是人的尊严,人们就是这样想的。高建国,这个金中毕业的优秀学生哪有不激动的道理?
  通过报名投考这种几乎人人无障碍的大道,可建国还是遇到了困难。高考停止了十年,积压的考生可描述为“洪水猛兽”,要求考前辅导的考生人数太多;公社大礼堂日夜开放,江中的吴翊、冒国栋等老师轮番上台讲课。
  建国在扣子的怂恿下也随着人流挤到大礼堂去听了几节课。毕竟离校久了,不说有些内容是陌生的,题目解起来不熟练,连有些概念的叫法包括计量也有了变化。例如化学中原来计算原子量用的氧单位改用成了碳单位,物理学中的原子核物理没有接触过。不听课倒也算了,一听课惊出一身冷汗,还有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开考,怎么办?好在大多数内容没有多少变化。
  去听听课本来也很正常,可偏偏有人向公社做了汇报,一个主持大队工作的主任怎么可以离岗去听辅导课呢?如果公社办公室不予理会也就算了,又偏偏向得江主任做了汇报,得江又似乎对建国报考是不是合适一下子吃不准了。他自己没有去找建国谈,叫季政工了解一下情况。老季以为得江为了避嫌才叫他处理的,假如老季说一声叫杨冈临时负责一下,建国的年龄也不小了,毕竟参加高考机会难得,也就没有旁逸斜出的枝节碎事了。老季偏偏这时变成了一个死脑筋,找建国谈话时还风趣地编了几句顺口溜说:“建国你个大活宝,叫人说你什么好?前年推荐你不干,现在丢人要报考,哎!”
  “政工啊,文件是您传达的,对照条件,没有限制我报考的条文啊。”建国笑着说。
  “建国啊,你怎么也死脑筋的啦?你考大学是好事,我们应该支持你,对不?但你和别人不同呢,你主持大队工作,五六千人口,两万亩的土地,是开玩笑的吗?就像征兵一样,保卫祖国光荣,留在地方建设就不光荣吗?恢复高考选拔人才一点没错,农村社会主义建设同样需要人才啊。升学深造没错,但毛主席一贯反对片面追求升学率,你放下主持大队的工作不做,是不是属于片面追求升学呢,唔?”
  建国知道老季的话逻辑不顺立不住脚,但一时语塞无言以对。
  老季为自己轻而易举把思想工作就做通了好不得意,接着鼓励说:“不要考了,回家好好干,你是公社看好培养的苗子,哎,得江主任就是你叔,是不是?我是搞组织工作的,知道这其中的关系。小伙子,目光要放长远看,我们看能力,不光看学历的,现在,农村建设需要你这样的人才;再说,考大学和眼下工作不矛盾,个人服从组织,小局服从大局,有什么好讨价还价的?你还想不通,就去找你叔叔得江主任谈,好不好啊?”
  “政工啊,我不去找他,你就代表了公社党委和革委会,您的开导,我再回去想想。”
  老季听这句话很受用,接着说:“这就好嘛,好好干,前途一片光明,我在部队想去念军校时也闹过情绪,指导员叫我先把班长当好,我当时也很不服气,后来想通了,工作也做出了成绩呗。年轻人嘛,有理想有抱负肯定是好的,但是要把自己的理想自觉的和整个革命事业联系在一起,才是最大的理想啊,唔。”
  老季是军人出身,有一种英雄主义情结,转业后到公社这个班子里,叫他最服气的人就是得江,因为得江在国共两支英雄的军队里都有过上佳表现。但他眼下并没有理解得江的意图是如何处理好建国报考和工作的关系,啪啪啪地做了一通所谓的思想工作,更没有理会建国的个性追求和人生理想,以为把工作做通了。建国离开后,他就立即去向得江做了汇报。得江根本就不相信他说的那一套,嗯了一声点点头说知道了。
  得江对季政工得意的表述很不以为然,哪有这样做思想工作的道理?他太了解建国这个侄儿,也太了解二姐的性格了,但他现在只能站在公社主任的位置上考虑事情,建国能否考上是他自己的造化,岂能挡住他报考?既然老季说已经做通了工作,那就将错就错吧,全国千百万人报考也不独缺他一个,高圩大队还少不了建国这样的人当家。杨冈不是不好,毕竟是杨家湾的,主持大队工作难以服众。自己是从高圩这个先进单位提拔到公社领导岗位上的,高圩这面红旗不能倒下,现在的高圩需要建国,建国愿意留下就让他留下吧,哎。不过,事情恐怕没有这么简单,他估计建国或者二兰很快就要找他说话的。
  得江考虑的没错。建国从公社回家一说季政工和他谈话的事,二兰立即火冒三丈,压压火气对建国说,你做你的功课,我去找你得江叔。建国拦住不肯,二兰说:“叫你做功课没有听见?”
  二兰找到得江,不绕弯子就说到儿子报考的事情。得江说:“谁也不能剥夺他报考的权利,季政工不是和他做了工作吗?”
  “得江啊,建国从小就想考大学的,机会来了,不考试很可惜。考不上他也服气,又不是辞职,能考上去上,考不上还是种田,要他当主任就叫他继续当呗,就是耽误两个多月的时间啊!”
  “二姐,接下来秋收秋种,整个大队没有当家人怎么弄?我出来了,得河出来了,我也不是没有考虑杨冈等人,不行啊!没有建国不行的,没有人呢!”
  “哪个说没有人的?!”
  “哪个,你说哪个?”
  “这个不行,那个不行,我做,我代我儿子做两个月,你看行不行啊?”
  “什呢呀,二姐?你是说笑话吧?不是信不信得过的事,就是觉得对不起你,几年前就考虑选你当主任的,只是觉得……哎……”
  “我年纪大了不行了?没关系,做到我儿子考试结束,反正这条老命也卖给了高圩。”
  “不这样说好不好,二姐?我知道你不是说笑的,不要说做大队主任,你做公社主任也没有问题;但我一个人也不好拍板,我再和其他几个同志通个气,明天听我的消息,也不至于耽误我侄子的前程。”
  二兰心里多少有些忐忑,回到家和儿子一说,建国大吃一惊。娘真是奇葩,这样的主意也想得出啊?他为娘的爱子之心深深的震撼,立在那里说不出任何话来。不过对娘的能力是没有丝毫怀疑的,只是心疼娘到这把年纪还要替儿子上阵。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