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二兰>第三十五章 春暖花开(2)

第三十五章 春暖花开(2)

作品名称:二兰      作者:高研      发布时间:2019-07-06 13:46:49      字数:4036

  过年就像下一场大雪,大雪覆盖的世界银装素裹浑然一色,待雪融化后依然还原成各自的本色,高的矮的俊的丑的。
  过年就是这样,大年三十和初一,处处花红水暖,家家酒热菜香,其乐融融,人人笑脸相迎拱手互致祝福,没有贵贱贫富之分,不见美丑是非之争,一派和美的气氛,人们期盼着天天过年。但不要等过新春,上桌的鱼肉就要收起来等来客再吃,光鲜的衣服就要脱下等出门作客时再穿,生活的一切都要恢复原来的模样。
  从二兰做队长起,生产队出工的日子就开始从初二改成了初五,社员高兴,上级也没有提出过批评,但不满意是肯定的,初二还不出工?但一队人并不买账,他们说我们自己给自己放几天假,有罪么?
  三宝当队长后不对了,参照学生放寒假,除了饲养员保管员等不得离岗的外,其他人员年前年后各休息十天,杀猪宰羊分鱼分肉,要求各家各户做好卫生,并组织检查,开了中国农民放假的先河。年前用几口大锅烧热水,倒进几口大缸,分几天轮流着让大人小孩们都能痛痛快快地洗个热水澡过年。可有人居然把这个当作问题向大队公社做了汇报,让这些人失望的是,三宝小龙他们没有受到哪一级的批评。
  三宝发出狠话,没有特殊情况,谁在假期里骨头痒痒去地里干活,不光不计工分,还要倒过来进行处罚,你去集体田里做什呢啊?人民有劳动和休息的权利,谁能剥夺我种田人休息的这个权利?三宝如此气焰嚣张,一是生产队集体收入和个人分配所得超越了前任的队长,和邻居队的距离拉得更大,二来仗着有二兰和建国母子俩对他的支持。
  圩子里有在正月里相互请吃年酒的传统习俗,主要是请至亲好友还有对望的邻居,联络联络感情交流交流新年打算,其意义不仅仅在吃喝的层面上。三宝原来都是被动的在人家请了以后才确定自家请客的对象和日期,当上队长以后,就很强势地把请客定在了正月初五这个传统的财神日子。
  俗话说,办酒容易请客难,三宝再是队长再霸气,也要先盘算一下,请哪些人喝酒请哪些人来帮忙,要提前甚至春节前就要预约人家的。大队干部一个不能落下,有私交有往来的几个队长,本队队委、几个项目的负责人都要请到,还有左邻右舍,和翠翠要好的七姑八姨都要考虑全面,队里搞得如此红火,少不了大家方方面面的帮衬。最难请到的是两个人,一个是得江,满口答应好的,能不能到不好说,他是公社主任,说不定要接待上级来人或有别的应酬。还有一个就是宇凌,本来也是一个好热闹喜欢喝酒搞笑的,和他一约也是满口答应的人,但初五是工厂开工的日子,他借口说脱不开身你也没有办法。
  今年还有两个棘手的问题呢,一是去年棉纺厂该上缴队里的积累没有能全部到位,扩大生产规模后收益成倍提高,早就应该修改合同增加集体收入,可到现在依然在按多年前的情况算账,还不能准时到账,怎能说不是问题呢?二是管理乱套事故频发。从二姐创办以来,这个厂就似乎是独立王国,办得好倒也算了,现在搞得乌烟瘴气,经常出安全事故,多数是藏着掖着私下了断完事。这两年,宇凌又旧病复发,那么一大把年纪还经常搞出风流事情来,去年一年就有几个姑娘被迫去堕胎,厂里拿出一部分钱赔偿了事,为了面子也没有哪家去告发。宇凌自欺欺人,还以为别人不懂。纸不能包火,岂能永久遮着瞒着?如果追究起责任来,我这个队长是脱不了关系的。
  一提到宇凌,三宝就心头添堵。二姐是不是了解实际情况?在队长上任之前,三宝就和二兰说过工厂要增加集体积累的事,二兰提过两点意见,一是主张能保证正常上缴积累就不错,给厂里一点自主权,他们要发展就要有开支,生产队拿不出钱去投资,等鱼多了大了,生产队的收入自然会提高;二是主张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宇凌虽然过去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人是可以改变的,不是铁板一块,有关问题适当提醒就是了。
  怎么说二姐当时的话都有道理。现在看来是一个生脓的毒疮,一碰就破,宇凌怎么收场呢?三宝想想又觉得自己有点杞人忧天,当时和二兰商量整治得河的时候,二兰说要重证据要等工作组来,结果工作组来清查账目时,只叫得河退赔了五十块钱,实际上五百块也不止的!不是没有什么问题吗?不光等于没赔,还装神做鬼辞职,听说开过年来还要安排到公社农机站去做什么主持工作的副站长,真不知公道何在呀!
  他也没有再去和二姐谈宇凌的什么问题。可怎么说你宇凌好呢?你连五保户正轩老爷子也不如啊,人说正轩命硬克妻克子,那是他没办法的事,老来是好吃懒做,年轻时还能做到自食其力呢,也不去害人不去做什么恶事,可你宇凌作了多少孽?大队主任被撤下后,二姐宰相肚里撑船以德报怨,叫你负责工厂,是给你一条生路给你重新做人的机会,你规矩了几年又要作孽呀,五十来岁的人了,叫人家黄花闺女去堕胎,那里还有一点人味?你怎么向二姐交待,又怎么向那些姑娘的父母交待哟?
  圩子里有东西两条沟,前沟碧清,后沟浑浊,其实,浊中有清,清中有浊,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古人说水至清则无鱼,是不是说,污泥浊水的存在是合理的呢?哎呀,我考虑那么许多做什么,我就做好我自己吧,我喝清水用清水,绝不像有些人一样喜欢蹚浑水,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努力做好吧,谁的屁股脏了由谁自己擦,等到别人擦可能就糟糕了。
  应该说,三宝虽然显得志得意满气焰张狂,他的内心还算比较清醒的。
  生活的逻辑并不按照人们的良好愿望向前发展,而是在各种力量的角逐里,在真和假、善和恶、美和丑的较量中,在各种因素影响下妥协,沿着类似平行四边形的对角线方向前进的,因而,生活的现状和前行方向往往是不符合很多人的主观意向,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这就是现实,是生活的规律,你想突破规律改变趋势,无异于抓住自己的头发想要离开地球一样可笑。三宝作为一个朴实的庄稼汉,没有那么高的认识水平,他一方面为自己取得的成绩沾沾自喜,一方面又为看到的不平而愤怒,为一些人的作死而焦虑和担忧。
  正月初五,三宝如愿请了年酒以后,初六公社召开了号召大闹春耕的三级干部会。
  初七公社党委季政工到高圩宣布了大队班子的调整,由于工作需要,免去高得河大队主任职务(另有任用),由副主任高建国主持大队工作,其他人员职务不作变动,希望大家支持和配合建国的主持工作。
  三干会前季政工找建国谈话,建国表示过由杨冈主持工作比较合适,老季哪里肯听,说是党委集体研究决定的,要不再向得江主任他们汇报一下?建国说着拜托拜托就回家了,也没有向他娘说明,他推断政工不会去做什么汇报,更不会再搞什么集体研究了。
  他觉得这个安排既不符合自己的意愿,也很对不起自己的师傅杨冈,因而在班子做出微调的决定宣布后叫他作表态发言时十分低调,既没有表示对上级领导和群众的信任感谢,也没有烧出三把火的语出惊人。
  他说:“既然公社领导做出这样的安排,我们也只有服从的份儿,说实话,主持大队工作,我不是最称职的,没有做过一天队长还是会计,没有经过最基层主持工作的锻炼。”
  一句话把大家逗笑起来了,大家知道,建国说的不是虚假的客套话,心里都有数他说的是杨冈主持才合适,他做过队长和会计,做过几年农技员,也是在建国前边担任大队副主任的,可能还是得江等人考虑杨冈毕竟是杨家湾人的缘故。
  高圩大队有两个圩子组成,高圩是个大圩子,分成九个生产队,杨家湾是个小圩子,就一个生产队。历史上,两个圩子相互毗邻无分大小世代相处和睦友好,合组成一个大队后,有些高圩人觉得杨家湾人是外人,是贴靠高圩而依附着存在的,这种上不了桌面的莫名其妙的也没有谁说出口的大国沙文主义思想让杨家湾人很不舒服。也有杨家湾人不服气的,他们认为自己是杨氏太极拳的传人,有尚武精神但从不逞强好斗,出过以杨敌山为代表的著名抗日英雄,没有一人做过强盗土匪,不像高圩红军多,做汉奸土匪的坏人也不少,还瞧不起高圩人。
  随着集体化的时间长了以后,人们渐渐弱化了大圩小圩的意识,但凡到了大队干部调整时,这个问题就突显了出来,杨家湾人做一把手是不应该的。有人和建国谈到这个话题时,建国曾直言说过:“这是一个不是问题的问题,是我们的认识上有问题,你想三圩大队号称三圩,实际上是由二十二个大大小小的圩子合并组合成十二个生产队的,是不是人家整天为谁做大队主任谁做生产队长淘气打架呢?我们的国家就是一个由五十多个民族组成的国家,要不要统一领导?是不是搞笑?高圩人也好,杨家湾人也好,现在就是一家人。”
  这个插曲,建国今天当然不会提了,他只是说:“杨主任、万会计等大队领导都是我的前辈和师傅,生产队的队长会计们多数都比我资格老,有的还是初级社高级社时的元老,我尽力为大家做好服务工作,请大家支持我帮助我,也请大家对我监督,同时,我也把话交代在先,大队形成的决定性意见,还要请大家不打折扣的坚决执行,大家相互尊重,好不好?”
  “好!”台下一片叫好的声音。
  建国接着说:“我也当着党委季政工的面把话挑明了说,所谓班子调整,除了我得河叔被公社调任他用外,其他的大小队干部都没有变动,机器要正常运转,我要特别声明的是,每个干部都要廉洁奉公,‘先国家后集体再个人’的原则不能动摇,这里强调一点的是,年前工作组已经核准算清的账,任何人不得再翻旧账,我不计较过去,也没有本事预测未来,只看现在,过去常说,‘村看村户看户群众看干部’,所有干部都要一心扑在集体上,不要想多贪一分钱一粒粮的心思,否则不要怪我高建国翻脸不认人,大家首先监督我,如存了私心,就轰我下台。”
  台下又是一片热烈的掌声欢呼声。
  “各生产队要把工作组的专家们在田头地尾做的具体指导意见逐一落实,不得自作主张疲沓过去。每个生产队的一到两个经济种植养殖示范户要给予督促,力争年内见到成效。我和杨主任等大队干部全力配合大家一起做好技术服务工作。这个很有意义,这是引导我们农民走上富裕道路的有效硬招儿。各队在抓好大田管理的前提下,一定要抓好工、副业的生产和管理,保证各项产品的质量和销售,这是关乎到集体和个人钱袋子的问题,也是过去得江主任和得河主任一直十分重视的问题。”
  得河在建国讲话后也做了发言,他表示服从上级调整的决定,说了许多谦虚的客气的打招呼的话,肯定了杨冈和建国他们的能力,“相信高圩的明天一定会更好,自己的明天一定会更老”。
  得河的发言博得了一片笑声和掌声。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