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二兰>第三十四章 新年将至(1)

第三十四章 新年将至(1)

作品名称:二兰      作者:高研      发布时间:2019-07-05 13:24:51      字数:3907

  高圩大队有幸被作为先进单位试点进驻工作组的。
  这期工作组的套路让人觉得有点奇葩,略去了以往大会小会的反复动员、各种座谈会、搞忆苦思甜报告会、排练文娱节目演出等等繁琐的程序;除了一次动员大会外,学习材料印发到各生产队,有的必须了解的资料每户一份,就空自读,原则是不影响正常的生产生活秩序。
  除了农村有关政策的宣讲解读外,工作组好像只专注两件事,一是检查各生产队的茬口布局各种农作物的种植比例,还有品种改良问题,这些人应该是农技部门抽调的精英骨干;二来就是核查大小队的财务账目,都是精通账理的一些行家里手。这在干部群众中反响很大,抓住了农村工作的两个要害,一是种养的技术问题,一是农民意见最大的干部贪污问题。工作组成员刀强马快,分兵行动,种养一头主要找队长落实,财务那边归会计扎口。
  沿江农科所的严所长担任技术组的组长,他会同大队抓生产的副主任高建国很快把十个生产队的队长聚在一起,各队把水旱轮作的茬口布局、品种改良、土壤改造等硬招儿公开晒出来进行交流,一起把脉会诊,提出修改意见。会议室里辨不清爽的,就走到田头进行实地考察,在建国协助杨冈原来对土壤进行测定分析的基础上,又抽样进行了酸碱度和肥力、保墒能力的测定。现场指导不同田块的宜翻深度、宜种作物品种、宜施肥料类别、如何做好植保工作。
  每到一个生产队的田头,除了各队队长,还要召集本队的种田能手的代表到场一起听讲解。这让一直凭经验种田的人们大开了眼界,也让一些不服气的刺儿头了解了解知识的力量。工作组的技术员们除了帮助集体修改原来的种植和养牛养羊养猪养蚕的计划外,还在每个生产队选一两户做自留地和庭院经济的设计,对猪舍鸡舍等家禽家畜的养殖做技术指导,以示范来推动全面的科学种养。一句话,就是想尽办法让农民尽快有饭吃有钱花。
  财务清查核算一头问题比较麻烦,有的表现复杂甚至尖锐。前边走马灯似的工作组也查了账的,有的结了,有的没结。留下了不少糊涂烂账,有些糊涂账群众不满意,当事人又不肯承认,这让账目清查组的高手同志们也很是棘手。上级要求这次不留烂尾的账,该退赔的一定要退赔清楚,给群众一个交代,也是对干部们负责。
  查下来的结果是,生产队里或是队长或是会计,大部分都有不同程度不同形式的公款贪污情况。令人掉眼镜的是,查大队主任高得河在任队长期间贪污集体一百五十多块钱,群众反映说不止这个数目,最后落实的是五十块。有人检举说砖瓦贩子老王送给他的那一百块钱理应退赔,便宜卖掉次品砖瓦造成的损失不追究就算客气的了。得河矢口否认有受贿这笔账,表示愿意和老王当面对质。而派人去找老王核实时,老王人间蒸发了,这又遗憾地留下了一个悬案。
  得河把出差超标补贴的五十多块钱悉数做了退赔,并公开作了检讨,他没有把责任推给小龙和其他人。虽然有人觉得远远不是这个数,但已经做到了大家基本满意。大队主任都作了退赔,其他有问题的都纷纷退赔并作检讨,说是清清爽爽轻松上阵好做工作,大家的气都比较顺了。
  人们以为每次进驻工作组后都要撤换一批干部,这次出乎人们意料的是,大小队干部基本没动。工作组带队的王炎组长说,我们来搞基本路线教育,是提高人的思想认识和工作能力,使我们的干部更好地为群众服务,不是来整谁拿下谁的。
  话虽这么说,得河还是为自己退赔了五十多块钱而感到羞愧不已,是不是只有五十来块他自己心里应该有数。数目大小是另外一回事,但毕竟不能算雪白的猫了,他向工作组提出了辞职,并推荐建国接替自己的职务。
  这让等着收操的工作组很是为难,多大个事,辞职?
  王炎是地委组织部一个干部科的科长,是组织人事工作的内行。他知道来参加工作组的工作,就是帮助干部群众开展教育提高认识,帮助有关人员修正错误解决问题;至于说谁该受到处分还是提拔任用或者如何调整,不是工作组的职责,是组织部门的事情。很有可能过去的工作组有越位包办的嫌疑,使得人们过于敏感,向工作组提出辞职算怎么回事?
  王炎对得河说他们不可以接受他的辞呈,并和他谈心交流,劝他不要有什么思想包袱;再说本来就不是多大的问题而且已经解决,已经得到干部群众的谅解,他担任生产队长和主持大队工作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是很称职的。可是得河确有思想顾虑,问题再小,大家再谅解,也认为自己很难再挺起腰杆说话。
  王炎去公社和得江做沟通,得江说:“得河肯定有顾虑的,他有他的难处啊,王科长,他是我的兄弟,我了解。”
  王炎当然不知道得河有什么难处了,只听得江接着说:“我也不能立即接受他的辞职,要和其他两个主任商量一下,看看对他怎么安排比较妥当。”
  王炎似乎听出得江已经同意得河辞职的意思了,那么谁来主持大队工作,工作组总得给个建议吧。他心里这样想但口头不说,只是微笑地看着得江。
  得江继续说:“王科长啊,你是地委领导,是管干部的行家……”
  王炎立即接过话头说:“高主任说笑了,我只是个跑龙套的,有什么吩咐你尽管说。”
  “哪敢哪敢?王科长客气了。”得江说,“我想请你到大队后再听一听得河的意见,再听听别的干部群众的想法。我是高圩人,你代表的是地委工作组,你找他们谈比我有利,也更能听到实际情况,就算你帮我的忙吧。”
  王炎佩服得江的老辣,夸奖说:“高主任真的高明,我在配合你们开展工作的同时,也学到了你们的不少东西啊!”
  “王科长又谦虚了。”得江说,“还有几天你们就要撤回地委,舍不得也留不住的,明天,嗯,后天吧,我抓紧处理好几件事情,回去找你。一是和你再商量一下大队班子的事情,毕竟我在大队做主任几年,不能不管家里的事啊;第二呢,请工作组的同志吃顿便饭,对你们的帮助聊表一下心意,也算为你们送行,呵呵。我们高圩的老白酒很有名的,好上口不上头,就吃点土菜,江里河里田里有什么吃什么,我们江边人土气。”
  “不用,不用啊,高主任太客气了,再说我们也是有纪律规定的。”
  得江不理会王炎的话说:“什么规定?我高得江私人请客与集体无关不行啊?请王科长不要推辞,让我尽一下地主之谊,好不好啊?”
  “好,那我代表工作组的同志先谢谢高主任了。”
  其实,王炎带工作组到岗后,听了人们对得江传奇经历的讲述后就肃然起敬的,知道他是重情重义的一条汉子,苦于工作安排太紧,为没有能和这个曾在疆场厮杀多年的老兵做近距离交流而甚是遗憾。今日一聊大为感慨,此公担任公社主任委屈其才了。
  王炎到圩子里和得河一谈,得河心里高兴得要蹦起来,特别听说要为他做什么安排真的要感激涕零。尽管得江在主持大队工作时,没有给他多少好脸色看,要求极为严格,还当面点过他和“八百响”的破事,自己年底叫家人多给他送两条鱼事后还要受到训斥。但同样是兄弟,和年轻时的宇凌迥然不同,他没有害人之心,得河心里想着格局有大小人品有高下呀!
  听说得江要私人请客为工作组送行,一种歉疚感立即袭上心头,因为牵涉到要捉自己头上的虱子,只顾挠痒逃避责任没有来得及考虑此事,哎,多大个事把自己搞得灰溜溜的如此狼狈?虎死还不落架,没有不讲人情的道理!即使明天下台,也不能给高圩人丢脸。
  他自己觉得,工作组是放了他一马的,最后作检讨只退赔了五十块钱还受到表扬,自己再不满足真的就无话可说了。再说那点钱,有的是人家硬塞给他的,有的是小龙账面搞错了的。人最难做到的就是自责,因为自责就有焦虑,焦虑就特别累人,能把责任推掉是多少好呢!
  他想想很后怕,好在有几笔账没有落实,否则,后边几年在哪里度过也说不定呢!得河一激灵,立即终止了脑子里忽然冒出的这一连串想法,并且笑着对王炎说:“王组长,我得江哥是在打我的脸啊。您带领工作组对我们进行教育,帮助我们解决了自身难以办到的事情;特别是对我本人帮助最大,应该是我们对您表示感谢的。”
  “哎呀,高主任啊,你这就把话说远了,无论是你,还是得江主任,我们之间都不存在谁欠谁,谁要感谢谁的,是正常的同志之间的工作关系。地委周书记和我们说过,人有最大的一个毛病,就是不能,或者说是不敢、不愿面对自己的毛病,不想自责。正因为人性中有这样的弱点,毛主席才历来提倡批评和自我批评,这也是我们党的优良传统和作风。就我们工作组成员而言,谁能保证本身没有这样那样的一点问题?工作组开展工作,就是促进批评和自我批评的正常进行,像洗澡时相互擦背一样,擦掉本人看不到擦不到不想擦的地方的污垢,经常这样做才能保持党的队伍的纯洁性,党员干部才能真正做到轻装上阵,你说呢?”
  “对,王组长讲的太对了,党课就应该这样上,才有好的教育效果的!”得河一转话题说,“不过,你们来这么长时间,帮助我们解决了很多问题,工作一直很紧张,我们有诸多怠慢的地方,真的对不住了。你们马上要走,我们真的很依恋,我早就和杨冈建国他们说好了,马上就到年关,也没有别的意思,就请同志们和我们提前吃顿年夜饭吧。虽说我很可能马上离职,但下台前还是我说了算,这是我们的个人行为,与集体无关,请王组长放心。”
  “那好,我们也参加份子,搞个联欢呗。”
  “哎哎哎,这就是您的不对了,是不是做好防备,我们乡下人进城,你科长不想请我们吃顿饭啦?”
  哈哈哈……两人同时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这期工作组似乎静悄悄来静悄悄走的,没有见什么大的动静,和以往的声势张扬迥然不同,免去了以往名目繁多的各种形式的玩意儿。但精明的高圩人心中有数,他们得到了实惠,不长的时间内就可以见到实效。财务专家们把账目理得清清楚楚,给群众以一个交代,其实大小队干部们心里都有数,他们中多数人的屁股后边不是很清爽的。
  工作组本着“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对有关人员做了个别诫勉谈话,也照例严肃交代了“过去从宽今后从严”的教育方针。当然对有些账目的处理大家是心知肚明,不过还是向大家交代清楚了,这次清账是终审结论,不允许再翻旧账,即使后边出现问题,也得从交代之日起再算。一句话,大家的心气儿比较顺了。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