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二兰>第三十三章 逸仙下乡(2)

第三十三章 逸仙下乡(2)

作品名称:二兰      作者:高研      发布时间:2019-07-04 14:56:32      字数:3270

  人们听说周逸仙来了,圩子里开始欢腾起来了。年轻人并不认识逸仙,只是听老人们讲过他的传奇故事。
  一队的五保户郑正轩,七十多岁了耳聪目明身板硬朗,他从年轻时就不肯好好干活,搞集体没几年就享受五保户待遇的。有人说他是地壁蛇投胎——嘴勤身子懒,天上的故事他要打八折儿,地上的事情那是百分百全部知晓。
  圩子里的历史掌故传说,正轩不用眨眼就能滔滔不绝地讲述。过去的时候,庙里的哪个菩萨管什么行当,南河北沟哪里有鬼怪出没,哪家祖坟上冒过青烟,哪个坟茔上鬼火特亮,圩子里哪块地适合种旱,哪块田适合灌水,哪家擅长织布,哪家酿酒拿手,哪个男人饭量特大能不松裤腰带可以连吃碰鼻子三大碗饭,哪个女人特别风骚一夜能够好上几个男人,哪些人家祖上做过土匪,哪些人年轻时当过红军,甚至连某人手臂负伤的子弹是从前面打进还是背后打进的都了如指掌,讲起来吐沫星子横飞,如同亲眼目睹的一样逼真。大人们和孩子讲,不要信老爷子瞎吹,孩子们哪里肯听?一些好奇的年轻人夏夜纳凉和冬天围着火炉取暖的时候,还特别喜欢缠着正轩吹吹山海经呢。虽然他经常把水浒和三国里的人物故事讲得串起来,别人耻笑他也不在乎。
  今天听人说周逸仙来了,他赶过去乜着看了一眼,回来和人又吹上了,什么周书记?周蛮子,和年轻时的大样没变。有人问,你认识他?他哼一声说,烧成灰扬到海里我都认识,年轻时和我一起在君培家做过活计啊。老爷子说着涎水拉出来老长,人们听着就笑了。
  在人们说笑哄谈的时候,大队部会议室内一群人围着逸仙,想做汇报的,要听指示的,也有想打个照面混个脸儿熟的各色人等。逸仙铁青着脸,对尾随而来的记者以及各级干部显然表示出不满,一肚子火气,但没有立即发作出来。
  万会计颠簸着拿来水瓶和茶杯,逸仙摆摆手示意他拿走,尔后从自己包里拿出用了几十年已经退去颜色摩挲得发出银白光亮的军用水壶喝了几口水,坐在花梨木的椅子上,面对着等待他作指示的干部和记者们,他把水壶的盖子旋上盖好,掏出手帕擦擦嘴边的水,咳嗽一声,会议室内更显得寂静。
  他缓慢地开讲了:“请问各位,你们怎么知道我到高圩来的呀?”
  一句话把大家问的笑了起来,可笑声很快就消失了,人们看到逸仙那不怒而威的架势,两眼似乎要喷出剑来,寒光闪闪。
  “你们是来干什么的,又知道我来干什么的,唔?要找在座哪位的话,我会去找你的,你们不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工作,不围着广大农民群众的利益转,听到点风声,雷打火烧跟着我来了,啊!是觉得我这个地委书记一个人出来不安全,还是没有前呼后拥显得不够威风?什么意思,大家说啊!”
  逸仙提高了声音有点激动,下边一个个面红心跳屏声静气,等着挨继续尅。
  他把声音降下来说:“我知道你们来是为了给我面子,可是谁来给我里子?你们这样来扰民,一闹一哄,威风倒是威风了,掌握最实际情况的机会没了,我们都是农村干部,号称生活在群众中间,可是有多少人真正在关心农民的疾苦,在关心最基层农民的冷暖饿饱,听到农民心底里的声音啊?大家说说看啊。解放二十多年了,我们的农民过的什么日子,大家心里有数吧,高圩大队是个老牌先进单位,俗话说不看人家吃的也看人家穿的,你们在圩子里走,看到有多少房屋下雨天会漏水?知道整天和土地打交道的农民是怎么骂我们的吗?你们中很多人并不知道我和高圩的关系,我曾在这里做过几年长工……”
  “哗……”说到这里,下面一片惊讶之声,有人说着是的是的,周书记当时是地下党……很多人想听逸仙讲讲当年的传奇故事,只听他的一声“同志们”,会场里即刻鸦雀无声。
  他接着说:“我当年为了打土豪分田地为了普通百姓过上好日子,以长工身份为掩护,发展组织,秘密参与创建红十四军,就住在高宇清将军的家里,他家老爷子待我视同儿子,我也和其他帮工以及邻居们关系很融洽,有些人就叫我蛮子,呵呵。这里的人勤劳节俭,民风淳朴,同时也像圩子里的两条河一样,清浊有别,有的富的为人宽厚,也有富的为富不仁,有的穷人穷的有骨气凭双手劳动吃饭,也有的穷人偷鸡摸狗为人所不齿,总的来说是贫困的人多其中又是好人多。为了大多数人能过上好日子,我们牺牲了成千上万的好同志好战友好兄弟。”
  “单就高圩一个村,参军参战负伤和牺牲的就有近百人,我们付出的代价太大了,想起来心里就非常难过,可是我们的目标完全实现了吗?人民群众对我们这些当干部的满意吗?我做金城县的领导二十多年了,没有能实现大家都过上富裕生活的目标,我很惭愧,很少来高圩关心我的老东家老朋友们,很对不起高圩的父老乡亲。我们的工作没有做好,一是我们在政策制度上存在不完善的问题,二一个是我们很多干部的素质和作风存在严重问题,只是向上看,不愿向下看,为人民服务只是挂在胸前喊在口头没有完完全全落实在行动上。”
  讲到这里,台下忽然出现了惊悚的情绪,有人低声交头接耳,这个变化没有逃出逸仙的目光。这个信息的反馈使他瞬间意识到,这是有人对他说政策和制度存在问题的怀疑和恐惧,这是教条主义在作怪,是唯上为上唯书为上的僵化思想,不敢唯事实为上唯真理为上,看来解放思想才是干部队伍建设的牛鼻子啊。
  他略略皱了一下眉,待静了下来继续说:“因为向上不向下,就使得我们的作风漂浮,依样画葫芦搞批发,上面怎么说也跟着怎么说,这个干部谁还不会当?当干部太容易了!这是毛主席一贯反对的本本主义教条主义,这就难免如毛主席批评过的瞎子捉麻雀乱折腾,工作缺乏主动性创造性,习惯于乱指示瞎指挥,劳民伤财,这样的教训太多太深刻了!
  “今天我不是为大家上党课的,但我要说明的是我们必须有自觉的党性意识,党代表了人民的利益,我们的党是几百万党员组成的一个整体,每个党员就是这个肌体的一个细胞,只有每个细胞的健康发育,整体才能充满活力,具有对敌人强大的战斗能力和为人民的服务能力。”
  “说一句违背组织原则的话,我这次单独出来调研,是我们地委几个人研究决定的,也是保密的,除留守值班的外,几位书记和专员都分头下去了,就是要掌握第一手资料,光坐听汇报,水分太多,这也是有深刻教训的。
  “还有我们报纸电台等媒体的朋友,为迎合某些领导的虚荣心理,炮制假大空的报道,争取上头版头条,这是一个很坏的风气。我在这里越位宣布一下,谁报道了我今天来调研的事,我就处分谁,不信试试!有的人就是跟风,盲目报道农村形势一片大好,不是小好,而且越来越好!”
  说到这里,逸仙自己笑起来了,大家也跟着笑了起来。
  他收敛起笑容说:“大家也和我一样不要皮肉,都笑得起来呀?很多人肚子吃不饱,请问好在哪里?我在圩子里转了将近两个小时,也随机找干部和社员聊了的,你看有多少人家是住瓦房的?有多少草房下雨天漏雨冬天钻风,干部们知道吗?有多少人冬天穿不上棉衣棉裤?不少人家吃饱饭还成问题唻!不管老百姓的衣食住行这些最起码的生活,我们这些共产党员不觉得亏心吗?各级干部在账目财物管理上是不是存在问题?社员群众对我们的干部是不是满意?我是不敢瞎说啊!”
  一贯表现为气定神闲稳如泰山的逸仙,今天显然是很激动了,甚至表现出怒不可遏的样子,他翕动着嘴唇,似乎还有很多火要发。人们屏神静气地等待着他的下文,可只见他拿起那军用水壶喝了一口水,旋好壶盖轻轻放下,然后环视一下大家说:“今天没有准备的临时会议就开到这里,你们追过来影响了我和一般社员群众的直接接触,以后不允许出现类似的情况,都听明白了吗?”
  台下一条声地喊着,听明白了!
  逸仙没有来得及到老东家去拜访,只是会后和高建国在大队部简单地谈了一会儿。他深情地回忆了建国的祖父高君培待他如亲人一般的往事,和建国的父亲高宇清亲兄弟一般的相处并秘密发展他入党参加红军的经历,对其英年早逝表示扼腕痛惜和深深的怀念,询问了他娘以及其他家人的情况,欢迎建国和他娘去江海时到他家里作客,同时,勉励建国做好带头人,在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中让青春大放光彩。建国亲切地叫逸仙伯父,并请他放心,一定会发扬父辈红军的光荣传统,努力把家乡建设得富饶美好。
  逸仙回到地委,和书记、专员们汇合了意见,达成的共识是工作组一定要派,但必须精干,不全面推开,每个县只先派两个组,做示范引路,主要是摸清情况,抓主要矛盾,解决主要问题,树立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典型。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