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二兰>第三十章 悲喜交加(1)

第三十章 悲喜交加(1)

作品名称:二兰      作者:高研      发布时间:2019-07-02 11:05:53      字数:4490

  一个生产队几百号人几百亩地的生产生活安排,说简单就简单,说烦还也就烦。得河在得江、二兰前两任队长管理的基础上,做起来得心应手。小龙学着才做了两年现成的会计,记工分记一般的账还可以,一下子要全面负责就不那么轻松了。他来和三宝商量开挖排水沟的宽度和深度以及如何计工的问题,先是商量大合拢一起干按大寨式计工办,还是定额计工承包给几个劳力干,后来谈谈就谈到了对得河的看法了。
  三宝说:“得河走的时候,没有和你交待怎么挖呀?”
  “哎,得河叔代理大队主任后,哪还有心思在生产队里了呢?”小龙叹口气说。
  “哼,得江和学礼他们也不负责任啊,得河去当大队主任,要赶快明确生产队里谁来接替队长呗!”
  “你说的也是,他说这次开会回来就组织选举队长的事。”
  “他慢慢不放下,恐怕是队里的心思也让他上了头吧?”
  小龙愣了一下说:“三宝叔,你是说得河叔在队长任上有问题?”
  “呵,这个你问我?你是会计是管家,我要问你呢!”
  这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叔侄俩,平时谈话不多,但可以说是相互欣赏心心相印,或叫惺惺相惜,工作安排上互相支持十分默契。但在对得河问题的态度上还是相互试探着交流,在对集体利益的观点上是一致的。他们朴素地认为,既然是搞集体,就得大公无私,干部辛苦一点,可以多劳多得一点,也应该是公开的,大家都服气。明一套暗一套,坑害众人利益以权谋私还冠冕堂皇,就是可耻的了。
  两人通过几个项目的核实,确认得河这几年来从队里谋得私利至少在五百块以上,算账算得背脊发凉,他们为得河捏了一把冷汗。两人不忍心多谈才刚刚上任大队主任的得河的毛病,转而谈到了谁适合接任队长的问题。
  三宝说:“小龙,你做队长,我协助你。”
  “不,我还嫩一点呢,我若有你这么在行,我倒愿意接替队长的职务啊。三宝叔,我看你当队长才是合适的!”
  两人相互吹捧着推荐着笑了起来,似乎谁当队长就由他们两人决定,也必然在他两人中产生一样。
  “小龙啊,其实我俩都不合适,至少眼下还不合适。”
  “你说谁合适?”
  “我真不忍心说,也不知道她现在高兴不高兴再带我们一起干呢!你想啊,我们队不同别家,有砖窑、纺织厂、桑场等好几个场子,比一般的搞纯农业的大队还复杂还难管理,是不是?没有这个肚子吃不了这个泻药哟!”
  “你说的是二兰婶儿?”
  “是啊,不知道这个二姐愿不愿意重新出山呢。”
  “哎呀,二兰婶有她的难处啊,真的不好说呀。”
  “小龙,你也知道的了,如莹马上要生孩子,做外婆的不要去照顾?这个还不最要紧,要命的是建国处于极度痛苦之中出不来,伤透了脑筋。”
  “三宝叔,二兰婶的命还也真苦唻!”
  “切,你听说过吗?自古英雄多磨难啊!你没见过哟,那时我还小呢,我那宇清哥,才叫风流威武豪杰英雄呢!真可惜英年早逝了。”
  “三宝叔,你怎么文乎文乎的呢?说得我懂而不懂的嘞。”
  “哦哦,不文乎,啊。我是说二兰婶几十年来不容易,先是和宇清离异,被人误会了好长时间,宇清过早去世,对她的打击是要命的。后来几个心中有鬼恩将仇报的混蛋给她戴上一顶富农分子的帽子,这就像山一样压在她头上,又是多少年透不出气。她看上去很文雅,实际上脾气还是很火爆的,坚决不承认是四类分子,到社教期间搞整改时,才正式恢复她社员身份的呀。接着又推她做队长,后来受冲击等情况你都知道的了。如莹随军后安排了正式工作,眼下要生孩子;朱斌知道他丈母娘内行,又知道她现在不担任干部,要求她去照顾一段时间,也是人之常情,不可指责的啦。”
  “叔,你说得没错,可是……”
  “可是建国的事情咋办,对不对?”
  “是的啊,现在建国气得就差撞墙和跳河啦,二兰婶儿怎么走得上前啊?”
  “其实啊,小龙我跟你说,建国比你和我都聪明,读的书也多,可就是会认死理。那吴韵也不好,大学还没有毕业,只是个实习医生,你去参加什么援外医疗队呢?报名时,吴韵妈妈死也不肯,学礼说尊重女儿选择,好儿女志在四方。吴韵和建国商量时,他说坚决支持她的革命行动,是援助非洲人民支持世界革命的行为。实际上,我想建国内心并不一定希望吴韵出国,也担心有闪失,可他差就差在像学礼一样说尊重她本人意愿支持她的革命行动。学礼作为领导干部,不能拖儿女后腿,但你建国算哪门子事?换了我要么直接说不同意,要么就说尊重你父母亲的意见,不就行了?说出那种很革命的话来,你态度那么积极做什呢呀?吴韵妈妈踏到他家门上臭骂过几次了,好像是建国把吴韵推出去的,你说闹心不?”
  “这个吴韵妈妈也真不是个杲昃,建国能把她女儿推到外国去吗?这里已经伤心到要死,那里还要挨骂受气。”
  “问题不在这里,关键是吴韵即使能活着回国的话,也不大可能嫁给你建国的!想不通的是这个问题。他俩虽然好了十来年,但毕竟是小时候的事,现在情况变了,一个大学生怎么可能嫁一个修地球的,尽想好事啊!”三宝好像看破了人性似的,觉得建国不必如此伤心,早就应该放手,何必自作多情自寻烦恼到这个程度,这是何苦唻?
  “你这样说我不同意,你不理解年轻人的爱情。”小龙不肯认同三宝叔的这个看法。
  “哼,爱情多少钱一斤?小龙,你也糊涂啊,历古以来的婚姻都要讲门当户对。鸡配鸡,鸭配鸭,天上人间不可混搭,牛郎织女天仙配,都是做做戏的,做人能像做戏吗?这个建国一定是痴了心了——哎,小龙,我在想啊,如果可能的话,这个队长选建国来当,倒是再好没有呢!”
  “三宝叔啊,亏你想得起来的,他肯答应吗?”
  叔侄俩谈论了好半天,也没有搞出来个子丑寅卯,因为章程不是他俩能决定的。不过,小龙心里有点纳闷,三宝叔的精神面貌好像焕然一新了,今天又特别兴奋,对什么事什么话题都那么来劲,尤其是之前避之唯恐不及的男女爱情。
  叔侄俩务虚地侃了一通后,还是回到务实的活计安排上来。排水沟的开挖也是三宝提出来的,按照三宝的估算,正常出工情况下,没有五十个劳动日拿不下来,他建议小龙出三十个劳动日,看有谁挑头包下来搞。可是精明的男人们步来步去,没人愿意接茬,说至少四十个劳动日,否则包了钻进去要吃亏。
  一直到傍晚,也没有人接这个活儿。
  三宝大声说:“没人接我包了,我只要五个人,哪几个愿意和我一起包的?”
  人们还是犹豫着不肯报名。
  银富走来说:“三哥,算我一个,行不行?”
  “行啊。”三宝见银富报名,立即答应并接着说,“我再报一个,我家翠翠。”
  乖乖,大家见是队委三宝挑的头,并且夫妻俩一齐上,啪啦啪啦地争着报名,觉得纵使吃亏也不会吃到哪里去的,一下子十几个人报了名。
  三宝说:“别争了,就前十个人吧。”
  有人冷笑着回去了。十个人晚饭前就开工,挖了一阵,约定了回家把晚饭吃饱,月亮上来后开夜工再干。
  晚饭后,月光刚能照见人动手的时候,人都来了,银富老婆也来了,说银富的腰受了伤没有完全好,她来帮忙不计工分,这让众人听了都十分感动。
  三宝干一阵停下来,检查其他人开挖的是宽了还是窄了,深了还是浅了,一句话,是否合乎规格要求。披着月色,挥汗如雨,没有人声喧哗,没有号子嘹亮,到凌晨三点左右,就全部结束。
  三宝说:“大家放心回家去睡,明天我负责和小龙结算工分。银富媳妇的工分大家不要担心,我们两家四个人平分三个人的工分,不叫她来白忙大半夜。”
  银富两口子怎么也不肯,说帮忙就是帮忙的。
  翠翠说:“不要多争,就照三宝说的这样算。”
  其他人都不同意三宝和银富两家的两种意见,坚持十一个人平分,说哪怕以后分到个人再说。大家很累很困,但心里很爽,并认为全部在白天干,可能会更快一点。
  爽的不单是干了大半夜多拿到几个劳动日的工分,而在于看到了自己潜能的发挥,平时依然存在浪工窝工的严重现象。大家一边收工回家,一边议论着眼下劳动的安排和二姐当队长时对比有了倒退。但说到此就打住了,毕竟现任队长是得河,而他刚提到大队去做主任的。
  开挖排水沟的成功承包,调动了社员们劳动的积极性,也大大地提高了三宝和小龙的人气。
  三天以后,得江得河从县城开会回到了圩子里。得江是作为公社领队带得河等二十一个大队的主任去参加县委举办的基层干部培训班学习的。
  得江回到圩子,当天下午就召集大小队干部开会,代表上级宣布了调整大队领导班子的批复意见:高得河任大队主任,高建国和楊冈担任副主任,其他干部成员没有变化。这多少让人感到有些离谱,队长得河拦在原副主任杨冈前边站到一把手的位置上不算,高建国才做了两年农技员就升为副主任;尤其是建国的名字排在楊冈的前边人们难以理解,虽然人们丝毫不怀疑建国的能力,只是觉得有些不合论资排辈的老规矩。
  宣布完毕,得江在大队的班就算交清了。他没有交待说明大队班子为什么作如此调整,当然,他可能觉得不做任何解释说明为好,只是说感谢大家这么多年来对他在工作上的支持配合。现在到公社主持工作,仍然请大家支持,自己也会全力关心大队的事情,确保高圩这面红旗永远鲜艳高高飘扬。大家都深受鼓舞。
  得江讲话后,得河在大小队干部会上做了表态,要向原主任得江、老书记学礼他们学习,坚持以阶级斗争为纲,抓革命,促生产,在计划生育、民兵训练、移风易俗等方方面面努力工作,保持县里树立的高圩大队这面红旗不褪色,希望得到各位同志的帮助、支持和配合。
  杨冈等大、小队干部们纷纷争先恐后表态,一如既往的像支持得江主任一样支持和配合得河主任工作,开创高圩大队工作的新局面。
  得河把在县里培训班上特供的前门香烟发了三遍刚好发完,也就宣布散会了。
  建国对他职务的安排没有一丝欣喜,反而觉得有点对不住像师长一样关怀自己成长的楊冈主任。
  一散会,他立即找到得江说:“得江叔,我先要感谢领导对我的信任。但这样的安排不妥当,我很难接受,叫我和杨主任怎样协调工作啊?”
  得江淡淡地笑着说:“傻小子吧,这有什么关系?共产党的干部能上能下,管排名先后干什么?你做好工作就是了。再说,作如此安排,也不是我一个人的意思,区里吴书记就是这个意见,公社正在办退休手续的大钟书记甚至提出由你做主任,他们做副的,以后经过权衡,还是让你先在副职上锻炼锻炼,啊。”
  建国点点头,又摇摇头,自己也搞不清楚自己是什么心理状态。得江说正好有事要找他,他告诉建国,学礼白天在县里开会,晚上回公社,在原来的宿舍兼办公室等他,有话要和他谈。建国答应说那就晚饭后去。
  得河散会后没有立即离开大队部回家,现在顾不得别的一切大事小情,首先要确定一队的队长人选,他已经开始主持大队的工作一段时间了。县城开会期间,他一边听报告学习,一边考虑大小队里的事情,和得江商量整个大队工作的安排,一队队长继任人选的问题。
  选队长的标准当然是得江说的能干加愿干,利人利己利集体。
  二兰是首选了,但这位老姐愿意再出山吗?群众肯定愿意选她,但如莹和建国目前的状况允许她再任队长吗?真不忍心把她再放到火上去烤啊!
  小龙还嫩一点呢。
  三宝,嗯,三宝是最合适的人选!回去一定极力举荐他,调动调动他的积极性,这样,他对自己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不满情绪也就可以带过去了,和翠翠的那些破事也该划上句号了吧。
  不过,一个人的时候,得河也没有少想翠翠的心思,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和她在一起了,真的很想。他想和翠翠切割开,又痴痴念念地不舍。得江从不叫翠翠“八百响”绰号,得河也是少数不叫“八百响”绰号的一个,他把利用休会期间在人民商场买的尼龙袜子,拿了两双悄悄放在包里,想给翠翠一个惊喜。送给翠翠的是不能给媳妇兰英看到的,还要封住翠翠的嘴才妥。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